灵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495章 今天晚上,我要放飞自己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第495章

    一位绝色的清丽佳人,一身崭鲜而又娇艳,仪态万千的大红宫装,头上披霞带彩,金光闪闪的牡丹发簪,还有那额前垂下的银流苏,将其衬显得那样的雍容华贵,艳丽无双。

    俏脸上娥眉轻扫,胭脂淡抹,樱唇显得那样的娇艳欲滴,雾蒙蒙的眼眸波光流转,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夫君……夫君?”看到王洋一副挨雷劈得外焦里嫩的痴傻模样,李清照的心中不禁升起了几分的小得意与甜意,轻唤了好几声,王洋这才恍然地回过了神来。

    “妹子,你真漂亮……”王洋真心实意地赞道。是的,之前见多了李清照女扮男装的样子,偶尔虽然也渐李清照穿女装,但是却从来没有那一次会像今天这样的盛装现身。

    她那完美的身材,在衣襟之下,仍旧能够看到优美曲线与轮廓,尽情的展现了女性的魅力。

    “妾身也觉得……若是夫君喜欢,以后妾身经常这样穿给你看……”李清照满脸欢欣地张开双臂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朝着王洋嫣然一笑,犹如那牡丹初绽般惊艳。

    “好啊,以后……以后我会给你设计很多漂亮的衣服,你可以穿给我看,唔……”王洋眼珠子一绿,然后很一本正经地道,可就是那鬼鬼崇崇的笑容怎么都不像在想什么好事。

    奈何天真呆萌的文学女青年可猜测不透王洋这位驾驶技艺娴熟的老司机,还很开心地用力点了点头。“好啊好啊,只要是夫君给妾身设计的,妾身一定会喜欢。”

    “太好了,我那里正好有什么警服、护士、还有,咳咳,你听错了,我是在说,妹纸你这首浣溪沙写得真心不错,怎么有的灵感?”

    李清照先是把那名偷偷窃笑的小侍女赶出了房间之后,粉嫩的俏脸越发地玫红。“妾身想你的时间写的,不光这一首,那里还有好多呢……”

    顺着李清照葱白一般的纤指所指,王洋望了过去,就看到了旁边立着的一个瓷桶之中,满满的尽是圈起来的宣纸。

    “每一次想王大哥你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特别有灵感,特别想要写些东西……”脸蛋红粉粉的,可是李清照却仍旧继续鼓着勇气说道。

    王洋有些发愣地看着李清照,似乎自打一开始认识她,她就是这样的性情,认真,而又固执,或者应该说是执着,而且她不会去顾忌其他人的想法与目光,这样特立独行的女性,怕就算是后世,也是极为少见与罕见的。

    重要的是她对于自己的那一片芳心,还有她的一举一动,尽情的表述着她的内心。王洋再一次,轻轻地张开了双臂,将李清照揽入了怀中。“谢谢你,美人恩重,王某当不负你。”

    “那,那夫君你要看看吗?有些写得不太好……”李清照甜甜地笑,那副欢喜的模样,仿佛连天地都渲染上了一层欢愉。

    “恭敬不如从命……”王洋点了点头,正要有所动作,却被李清照按着坐回到了榻上,而她则一身盛装地去将那些圈起的词稿取来,小心翼翼地摊开之后,一双雾萌萌的水眸紧张地盯着王洋的表情。

    那模样,就像是在期待着奖赏的小动物一般可爱与呆萌。

    #####

    等到酒宴开始,王洋只能与李清照道别,然后窜到了前院去接受一票老司机的洗礼。看到苏东坡这位老司机一脸坏笑地抱着酒坛子的架势,王洋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强人住了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

    战吧少年,今天晚上,我要放飞自己,哥要是不抽翻你们这帮子自以为是的老司机,你们还真当我怕了你们不成?

    酒量比猫大不了多少的吕陶倒下去的时候,王洋这才刚去了一趟茅房,头脑清醒无比,当去了第二趟茅房时,闻讯赶回府中当援军的李逾悲壮地倒下。

    而第三趟茅房的时候,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悲壮地倒下了,李迵这位年轻人也趴在案几之上彻底凉了。而这个时候,王洋也已经昏头昏脑,不过他犹自记得上一次醉倒在苏府,苏东坡这老司机叫嚣要与自己抵足而眠,所以,王洋一直强打着精神,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当那苏东坡也面露痴笑,悲壮的倒下之后,王洋端着酒杯,帽歪衣斜的环视周围,李学正就那么坐着,已然抱着一个酒壶进入了梦乡。

    最终,当意识再一次回归本体,王洋缓缓睁开双眼之时,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闻着那身边熟悉的,淡淡兰花香气一般的李师师的处子幽香,王洋总算是松了口气。

    看样子自己再一次逃脱了与苏东坡那位老司机抵足而眠的可怕机会。“主人,主人你醒啦……”

    “别摇,头晕,姑奶奶你能不能轻点……我这脑袋你一摇就感觉脑子都快让你给摇出来了。”王洋赶紧闭上了双眼喝止李师师那不道德的行为。

    “谁让你喝那么多,吴大哥说你昨个喝酒比喝水还痛快,你一个人怕就得喝了足足有十来斤酒,不头痛才有鬼。”李师师的摇晃瞬间停止,但是她那不开心的声音仍旧钻进了王洋的耳朵里。

    “我那也是没办法,那帮老家伙对你家主人我可是不怀好意思,我当然只能先下手为强,能拿翻一个是一个,不过昨天状态不错,发挥也好,这才把那些倒霉鬼全抽翻了……”王洋感觉到了一只微凉的柔荑轻轻地搁在自己的掌心,轻轻地握住之后笑道。

    “你可真厉害,害得我跟姐姐昨个穿了一天的新衣,愣是没有人欣赏,唉……都怪你,主人你要怎么赔偿我跟依依姐?”李师师的手指头就像作怪的小松鼠似的在王洋的掌心轻轻地挠着。

    “只要你别摇我,你可以把我的眼皮撑开,然后罚我看你们俩一整天。”

    “那样可是你占便宜,我们吃亏了。”

    “要不罚我一天不能看你们?”

    “不行,你一天不看我跟依依姐,那你想去看谁?”

    “……天花板怎么样?”

    “我们一起看!”李师师咯咯地笑着挤上了榻,与王洋并排躺着,看向天花板,王洋轻轻地揽住了李师师的肩膀,哪怕落眼处没有半点的风景,可是,身边能够有心爱的人在,却怎么也不会觉得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