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8章 真不要脸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仲严刚刚被李和弦一记神识攻击撞到在地,此刻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躺在地上,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当然不可能回答李和弦的问题。

    “呵,装死不回答就以为我会放过你?”

    就在台下众人等着看李和弦无法打破防御阵的笑话的时候,就听到李和弦冷哼一声,下一刻,他收起了青光剑,唰的一声,从储物袋里抽出了一柄足足有一人宽的巨刃!

    吞吐的光华,刹那之间,让在场众人心跳都要停止。

    磅礴的压力,远超青光剑,顿时之间,让周围这些人,几乎要被压得吐血。

    “那、那是巅峰灵器!”

    台下有个人尖着嗓子喊了出来。

    那声音,直刺得人耳膜发疼。

    不过这一嗓子,也验证了在场众人的猜测,让这些人全身一震。

    那真是一件巅峰灵器!

    他们这些人,虽然入了外门,但是拥有灵器的人根本不多。

    不然的话,杨振川化凡境七层,有一件初阶灵器,怎么能让这么多人羡慕?

    可是现在,一个才化凡境四层的杂役弟子,居然身怀两件灵器,其中一件还是巅峰灵器。

    这种震撼,就好比你以为这个人是个小乞丐,结果他是一个拥有亿万人口的王朝的皇帝那样无与伦比!

    杨振川在看到斩圣刀的刹那,也有片刻的失神,下一刻,他心都沉了下去,一声怒吼,奋不顾身朝着生死台上跃去。

    “混账!给我住手!”

    他看出来了,这一刀要是真的让这个杂役弟子斩下去了,仲严身死事小,自己的护脉双龙棍损毁,那就是大事了!

    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的实力,有超过三成都在护脉双龙棍上,要是这件灵器毁了,他杨振川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他这时候什么都顾不上了,跃上生死台,狠狠一拳,在半空凝聚出一个足足门板大小的拳头,朝着李和弦的后背就打了过去。

    杨振川此刻也顾不上自己此刻可耻的偷袭行为了。

    反正对方只是一个杂役弟子,死了也就死了,以自己在外门弟子中的威望,到时候真有人追查,找几个人作伪证就是了。

    正经是自己的护脉双龙棍,绝对不能有损毁。

    “哈!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大欺小不够,现在还来玩游戏?”感觉到背后罡风猎猎,李和弦扭头一看,顿时讥诮出声。

    说话的同时,他反应也极快,一拍储物袋,将刚刚换到手不久的缚身环朝杨振川抛了过去。

    缚身环能捆住化凡境高阶的修者片刻功夫,此刻在半空陡然变大,唰的一下,就将杨振川牢牢箍住。

    杨振川没想到李和弦居然还有这样的法宝,猝不及防,全身灵气一下子被锁住,从半空中落下,而且是面朝下衰落,顿时摔了个狗吃屎。

    他心中焦急,急忙抬起头来,顿时就看到李和弦挥舞斩圣刀,在半空划过一道凌冽的弧光,朝着防御阵狠狠斩落。

    轰的一声,一刀下去,防御阵的光膜迅速黯淡下去,并且不停颤抖,那样子好像随时都会崩溃一样。

    生死台下面的众人,此刻都看得傻掉了,一个个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杨振川更是全身颤抖,又惊又怒,刚刚那一下他已经感觉到,护身双龙棍上,出现了裂纹!

    “我饶不了你!”他在地上左滚右滚,想要挣脱出来,对着李和弦连连大吼。

    “急什么,我杀了他,就来杀你。”李和弦冷哼一声,面对防御阵,深吸一口气,将寒冥刀法第一式施展出来。

    顿时之间,一股苍莽的气息从他身上释放而出,无比澎湃、浩大、滂沱。

    这股气息,让距离李和弦不愿的杨振川一下子呆在当场,闭紧嘴巴,胆子都缩进了大肠,眼中浮现出惊骇欲绝的神色。

    “给我破!”

    半空中浮现出一抹刀影,瞬息斩落。

    防御阵的光膜急剧颤抖几下,轰然炸碎,护身双龙棍更是一下子炸成齑粉。

    李和弦挥舞斩圣刀,刀影不停,唰的一声,将昏迷的仲严拦腰斩成两截,再一刀斩去了他的头颅。

    看着生死台上再多出滚滚涌出的鲜血,生死台下那些外门弟子,此刻都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在这之前,他们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杂役弟子不知天高地厚,绝对死定了。

    但是谁知道,整个生死斗的过程,加起来才几个呼吸的功夫,这个杂役弟子就以完全碾压的姿态,获得了胜利。

    而就连他们敬畏的杨振川师兄,此刻都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被捆住摔在生死台上,只能一个劲儿发抖。

    杨振川此刻看着李和弦,眼中有惊恐、有怨恨、有后悔,种种情绪,无比复杂。

    见李和弦转身朝自己走来,杨振川艰难咽一口吐沫:“你已经杀了仲严,毁掉我武器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唰!

    他话没说完,李和弦一挥长刀,就将他肩膀以上砍飞了出去,切口光滑平整,过了片刻,鲜血才狂涌而出。

    “不要脸偷袭我,还敢和我谈条件?”李和弦呸了一声,弯腰捡起杨振川的储物袋。

    等李和弦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生死台下,噤若寒蝉,没有一个人敢再多发出一点声音。

    开什么玩笑,这家伙一刀就能杀了化凡境七层的杨振川,杀他们台下这些人,还不跟捏死蚂蚁一样容易。

    此刻更是有人心理素质不好,感觉到李和弦的目光扫中自己,身子顿时一抖,直接晕倒在地上。

    李和弦看这群人一眼,没有说话,跃下生死台,朝着人群外走去。

    他走到的地方,这群外门弟子全都低眉顺眼,主动给他让开一条路来,不少人脸上,甚至都带上了谄媚的笑容。

    不过李和弦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态度。

    “前倨后恭,都什么玩意儿!”

    骂了一句,也不顾这些人涨得通红的脸,李和弦径直离去。

    李和弦离开后,过了好一会儿,在场这些人,僵硬的身子才渐渐恢复过来,一个个对视一眼,然后匆匆错开,急忙溜走了。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不过他们心中都清楚,下个月的外门弟子测试,恐怕有热闹要看了。

    这其中,有一些人已经记住了李和弦的长相,对于这样一个突然崛起的杂役弟子,他们一定要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背后的势力。

    到时候是要拉拢,还是要打压,就看自己背后势力的意思了。

    总之,就算再迟钝的人,此刻也可以感觉到,原本波澜不惊的一池春水,现在已经荡起了阵阵涟漪。

    而就在此时,玄月宗深处,烟雾缭绕,苍松翠柏覆盖的大山之中,高耸入云的宫殿隐约可见。

    无数亭台楼阁,雕栏画栋,在云层中若隐若现,富丽堂皇,让人乍一眼望去,以为是天上的宫阙,让人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此刻就在这宫殿的前方,一千八百级的台阶,每一层台阶,都是用一整块北海寒晶切割而成,长三百丈,宽六十丈,恢弘大气,晶莹剔透,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光芒,犹如虹桥一般。

    就在这一千八百级台阶的第一层上,失去了斩圣刀的夏立,此刻跪在那里,不停磕头。

    从玉林海回来后,他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这里,向玄月宗唯一的大师兄,号称玄月宗建立以来,最具有天赋的弟子龙行云请罪!

    他面前这恢弘的仙宫神殿,就是龙行云的行宫——龙宫!

    来到这里后,夏立就不停地磕头,每一下,都是砰的一声。

    而且他不敢利用灵气护体,更不敢利用灵气恢复伤势,所以此刻,他的额头上一片血肉模糊,伤口深可见骨。

    就算是天华境,此刻他的身子也是摇摇欲坠,时间越久,他的眼神中,就越是灰败和绝望的神色。

    “夏立自知罪孽深重,还请龙师兄责罚。”拼尽全力吐出一句,夏立再次一头磕下,血光四溅。

    这一次,他休息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直起了身子。

    看着高出空荡荡的台阶,夏立只觉得身子越来越冷。

    他不怕龙行云的责罚,他怕的是龙行云都不愿意见他。

    要是责罚他,那就说明他夏立还有值得龙行云栽培的地方,但要是龙行云见他都不想见,那么就说明,他夏立被彻底放弃了,以后在这玄月宗,再无出头之日!

    想到这里,夏立就悲从中来,脑海中想到在玉林海受到的羞辱,他的心中,戾气狂涌,恨意滔天。

    “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要你们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让你们生不如死,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就在夏立咬牙切齿的时候,陡然之间,一金一银两道光芒,如匹练,从台阶的最高处,云端之上的宫殿里射了下来,悬停到了夏立的前方。

    一金一银两道光芒中,各有一个童男,一个童女,白白胖胖,十分可爱。

    但是这一对童男童女的眼中脸上,却带着和他们年龄完全不相符合的,高高在上,蔑视众生的神色,好像除了他们,天下都是烂泥一样。

    见到这对童男童女,夏立先是一愣,随即激动得泪如泉涌,身子都瘫软下来,哽咽着拱手道:“见过金大人,银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