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24章 茫然无解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看到叶家族人都这么做了,李和弦顿时明白,想要用激将法让对方出来受死,已经没有可能了。

    不过这一趟,他也不是全没有收获。

    至少他知道了一个很重要的讯息:叶家最高的战力,天华境三层的族长叶天,此刻不在叶家寨中,而且要天亮之后,才能从灵松镇赶回来。

    “叶战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接到消息了吧。”李和弦朝着树林里退去,心中一边思索着。

    他很清楚,等到叶战回来,自己就要承受一些压力了。

    到现在为止,他能让叶家遭到损失,最主要的,就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而对方看到自己的境界,产生自大的情绪,也是一个方面。

    可是现在叶家选择了龟缩防守,那就难办了。

    那防御阵对于现在的李和弦来说,硬得如同龟壳,从外面打破,基本上没有可能了。

    但要是就这么干巴巴等到天亮,叶战回来了,叶家人心稳定了,那他就更不好办了。

    并且听叶家族人的口气,叶战得到消息,天亮了还会带人回来。

    那个时候,想要再冲杀叶家,也就更难办了。

    “我还就不信,晚上我不能冲进去了。”李和弦哼了一声,回到了和小狐狸汇合的地方。

    小狐狸蹲在附近的大树上,见到李和弦回来,一个纵身,轻盈地落到了李和弦的肩头。

    看到李和弦砍断一棵小树,将昏迷的叶秋困在树上,然后拖着小树要走的架势,小狐狸顿时一脸的疑惑:“你这是要做什么?”

    将叶家龟缩的事情讲了一番,李和弦一指叶秋:“当然是用他撬开叶家的龟壳!”

    说完这句话,李和弦凑近小狐狸的耳边,将自己的计划小声说了一通。

    听着李和弦说他计划的时候,小狐狸的眼神,急剧闪烁,好几次,都一副“我不要听我不要听”的表情。

    等听完之后,小狐狸一脸的幽怨看着李和弦:“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是这么卑鄙的一个人。”

    “我这能叫卑鄙?我这叫足智多谋!”李和弦瞪它一眼,“今晚我要让叶家人知道,惹恼我是什么下场!”

    说完之后,李和弦拖着小树和叶秋走了一阵,来到了距离叶家大寨三四里地的空地上。

    将那小树插在地上,李和弦取出绳索,将叶秋捆得结结实实,挂在了树顶上。

    “这下子,我就不信你们还不出来。”李和弦冷笑一声,望向叶家大寨。

    此刻叶家寨的议事厅内,叶明和一干执事长老,脸色阴沉。

    议事厅内的气氛,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叶齐死了,叶家未来之星死了好几个,甚至有一些叶家子弟,今天直接被吓傻了,变成了白痴,什么时候恢复,还说不准。

    更重要的是,叶家的现在,仅有的三个天华境之一的副族长叶秋,追那个面具人的时候,一去不返,到现在位置,生死不知。

    但是在场这些人都知道,时间拖得越久,叶秋活下去的希望,就越渺茫。

    现场众人心头,都仿佛压着一块沉甸甸的巨石。

    他们隐隐约约都感觉到,叶家这一次,面临的是灭顶之灾。

    但是最让他们郁闷的就是,到现在为止,为什么惹上这样的强敌,还不清楚。

    而且对方的来路,除了那个面具人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帮手,他们都一概不知道。

    叶家族人现在就觉得,自己像是走在路上,被人蒙着脑袋,狠狠打了一闷棍一样。

    他们有气没处发泄,别提有多郁闷了。

    过了好一会儿,副族长之一的叶明打破了沉寂,他捏了捏眉心,道:“好了,我们现在也不要想太多,防御阵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被打破,就说明对方的实力,还没有到让我们需要鱼死网破的时候。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守到天亮,到了那个时候,族长就可以回来了。

    只是现在有一个问题,你们谁能告诉我,这个面具人,到底为什么要来杀我们叶家的族人!”

    说到这里,叶明的声音里,透出无比的威严。

    他是在场唯一的一个天华境,威势一出,顿时之间,现场的这些叶家长老、执事,顿时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在场每一个人额头上,都渗出滚滚汗珠。

    叶明目光冷冷扫过众人:“叶家最近一段时间,损失了多位核心和未来的希望,先是叶晨神陨在前,然后叶海不知所踪,当时那件事情,还没有查得清楚,现在又有人杀上门来!你们谁能告诉我,你们到现在为止,到底查出了些什么!”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像是钝刀子割肉一样,让这些叶家族人,全身颤抖。

    过了一会儿,见没有人回答他,叶明伸手一指一个叶家的执事:“叶晨、叶海的事情,是你负责查的,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执事闻言,全身颤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这件事我一直在查,但是当时情况太过混乱,许多客商也已经离开,那个人的画像,我尽力再查了,应该要不了多久,就有眉目了。”

    “那就是现在还没有线索了?”叶明眉头一皱。

    执事哆嗦一下,轻声道:“是……”

    “那我要你何用!”叶明一挥手,“带下去,水牢关押三个月,剥夺执事身份!”

    “是!”立刻之间,就有家族执法堂的子弟,走上前来,将连哭带嚎的执事,给拖了出去。

    剩下那个人,顿时都缩着脖子,低着头,不敢看叶明一眼,生怕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

    叶明又一指另外一个执事:“今天那面具人杀来的时候,你正在广场上指导年轻子弟练习拳法,我问你,你知不知道那个面具人来的目的?”

    “这个……当时有一位重伤的族人回来传信,倒是说了目的……”这个执事颤抖着开口。

    “他说了什么?”叶明腾一下子站起来,重重一拍茶几,怒吼出声:“这么重要的消息,为什么你之前不说!”

    轰的一声,茶几顿时四分五裂,炸成齑粉。

    这个执事吓得一下子蹦了起来。

    再看到叶明面罩寒霜的脸,他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结结巴巴道:“事情、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家族子弟说、说,说叶齐长老,欠了、欠了那个面具人一千万上品灵石……那个面具人、人是来要债的……”

    听到一千万这个数目的时候,在场的所有叶家族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放屁!”

    听完执事的叙述,叶明一声狂吼,鼻孔一张一翕,如同愤怒的公牛。

    “一千万上品灵石!他怎么不去抢!真要有一千万上品灵石,我叶家还需要在镇子里?去四方帝国都有一席之地了!这是借口!这他丨妈就是借口!”

    叶明这个时候,连风度都不顾,粗口都爆出来了。

    “这么拙劣的借口,也亏他想得出来!放屁!纯粹就是放屁啊!他怎么不去死啊!”

    又狠狠摔碎了几个花瓶,叶明瞪着那个惊恐的执事:“这个消息,你为什么不早说!”

    “这个……我就是觉得,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所以才没有……”执事喃喃自语。

    “是不是匪夷所思,我自会判断,而你隐瞒不报——”叶明一皱眉,大喝一声,“来人,拖下去,水牢关上两年!两年之后出来,贬为杂役!”

    等这个执事被拖出去之后,议事厅内的气氛,越发凝重了。

    从这个纯粹扯淡的理由来看,他们都觉得,面具人根本就是冲着他们叶家来的。

    可是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叶家虽然平时行事蛮横了一点,但是这份蛮横,也就仅限于在灵松镇内,就这样的行事作风,怎么会惹上这么个猛人?

    “副族长,我有话要说。”这个时候,一位长老站了起来。

    这个族长,是化凡境高阶,在叶家,也算是顶尖的战力了。

    对于这样一位被封为长老级别的人物,叶明自然不可能冷言冷语。

    他缓和了一下神色,点点头:“说。”

    “我觉得,这件事是有人在背后搞鬼。”长老摸了一把下巴上的胡须,信誓旦旦地说道。

    “说清楚点!”叶明眉头一皱。

    这个长老原本还想卖弄一下,但是看到叶明不善的神色,赶紧直入主题:“我觉得这件事,很大可能,是灵松镇和我们叶家敌对的几个家族,背地里下的黑手!”

    “你是说,他们买凶?”叶明眉头皱得更紧。

    “很有可能。”长老说道。

    “证据呢?”叶明看着对方。

    “这个……这个……”长老语塞道:“我就是……猜测……”

    “我要是买凶,绝对不会让人这么大张旗鼓杀上门,而是暗地里杀掉对方家族的几个重要人物。”叶明冷哼一声,“你这个猜测,破绽太多。而且买凶杀人这种事情,要是让镇长知道了,你觉得他会放任不管?”

    叶明的话,顿时让这个长老哑口无言。

    叶明原本也想像之前惩罚那两个执事一样,惩罚一下这个长老。

    但是一想到,对方是叶家仅有的几个高战力之一,于是只能摆摆手,让对方坐下。

    “先让我静一静。”叶明叹一口气,坐回到椅子上。

    但是他的屁股才刚刚落下,议事厅外面,就传来一声惨叫,由远及近:“不好啦!不好啦!副族长!不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