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1章 不正常的邀请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打开房门,站在门外的,依旧是之前引领自己去宴会大厅的那个陈家族人。

    之前这个陈家族人面对李和弦的时候,最多只能算是恭敬。

    但是现在,整个人简直谦卑得恨不得要钻进地里,那一脸谄媚的笑容,看得李和弦眼角抽搐,恨不得要打他一拳。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李和弦跟着这个族人后面走着,开口问道。

    之前这个族人只是说,代族长邀请他过去有事情商量,不过李和弦觉得,还是先问清楚,好有个准备。

    “代族长说了,让我请贵客去家族议事厅。”这个族人一脸谄笑,像是个太监。

    “家族议事厅?”李和弦微微一愣,忍不住迟疑道:“你们陈家的——家族议事厅?”

    “是的。”这个族人连连点头,“代族长,还有太上长老她们都在等着您呐。”

    得到肯定的答复,李和弦此刻心里,感觉有些疑惑。

    虽然他不是出自家族,但是他也清楚,家族议事厅,是一个家族制定各种规矩,制定各种方案,甚至包括家族未来走向一系列决策的地方。

    可以说,让一个家族兴盛的种种计划,基本上都是在家族议事厅里定下来的。

    家族议事厅,可以说是一个家族最为神秘的地方,外人绝对不可能进入。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家族的宗祠,代表了家族过往的荣耀,家族议事厅,则代表了家族的未来。

    李和弦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个严肃、重要的地方,陈家的人,怎么会邀请自己进去?

    带着狐疑,李和弦走了一阵,远远就看到一栋四四方方的建筑,矗立在前方。

    在这个族人的引领下,李和弦进去之后,就看到一个方方正正的大厅。

    地面上铺就的是黑色的曜石,四面墙壁上,悬挂着陈家历代族长的画像,显得格外庄丨严肃穆,让人一进来,就忍不住变得严肃起来。

    李和弦进来之后,就看到今天宴会时,坐在陈家主桌上的那些人,基本上都在场,甚至还包括了那两个陈家的供奉。

    看到那两个不是陈家人的供奉也在,李和弦顿时感觉道德上的压力小了许多。

    不过让李和弦疑惑的是,陈家的这些人,似乎只邀请他一个人过来了,这一次参加擂台赛的其他修者,却没有一个出现在这里。

    见到李和弦进来,陈苇军一愣,随即从座椅上跳了起来,一指李和弦:“你来这里做什么!谁叫你过来的!”

    “你再指我一下试试?”李和弦朝对方斜睨一眼,冰冷的话语,直接顶了回去。

    “你!”陈苇军正要发作,猛然之间,被李和弦的眼神扫中,只觉得全身鲜血,都像是一下子凝固了一样,原本涌到嘴边的话,也都说不出口了。

    “是我邀请李玄过来的。”康丹凤这时候开口解释道。

    “原来是代族长邀请的。”陈苇军眨眨眼,目光狐疑,“不过这是我们陈家的家族议事厅,邀请他一个外人过来做什么?”

    “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希望能够让李玄知晓。”康丹凤淡淡道。

    陈苇军还想要再说什么,但是康丹凤已经不给他这个机会了,挥挥手,示意族人给李和弦准备一张椅子。

    李和弦不知道康丹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坐下来后,一言不发,静静等候。

    环视一眼四周,康丹凤点点头,朗声道:“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是最后一次,想确认一下大家的态度。大家都是族中的老人了,后天的事情,对我们陈家的重要性而言,我想就不需要我多说了。

    后天这一战,关系到我陈家的生死存亡,我现在就是想知道,大家还有没有什么意见。

    要是没有的话,过会儿族会结束,大家走出这扇大门,这一战,就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说完,康丹凤朝着四周众人望过去。

    听完康丹凤这番话,李和弦越发奇怪了。

    康丹凤话里表达的信息,分明和自己无关,这是你们陈家的事情,为什么要把我找过来?

    这么一想,李和弦顿时就无所事事起来,目光四下望着。

    他很快就注意到,宴席上为自己讲话的那个少女,此刻也坐在议事厅里,而且还是靠前的位置。

    很显然,李和弦之前的猜测没错,这个看上去身体极为单薄的少女,在陈家的地位不低。

    似乎是感应到了李和弦的目光,少女抬头,朝着李和弦的方向望来,正好和李和弦对视。

    四目交接,少女莞尔一笑,脸颊略显羞红,垂下头去。

    少女含羞带怯的笑容,再加上原本就惊人的娇俏容貌,顿时之间,让李和弦的心跳,都不由自主漏了一拍。

    陈家的这些长老、执事,此刻都沉默不语,似乎都已经下定了决心。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一直没有开口的陈苇军,站了起来,看向康丹凤:“大嫂,我觉得你这次的决定,还是唐突了一些。”

    “哦?你什么意思?”康丹凤显然没想到陈苇军这个时候会站出来反对自己,顿时语气就有些生硬。

    “大嫂,虽然我承认,你的性格比我大哥要强硬,大哥不在之后,你也做出过不少对陈家有利的决策,但是这件事,我还是不赞同你的。”陈苇军说道:“矿藏这件事情,我觉得我们陈家,还是退让一步比较好?”

    “退让?”康丹凤的眉头皱了起来。

    “是的。”陈苇军点点头,侃侃而谈起来,“江家在吴江镇,地位怎么样,这个就不需要我多说了。近些年他们家一连有好几个修者突破到了天华境,家族实力,得到增强,远远超过了我们陈家。

    无论是明的还是暗的,我们陈家都不是江家的对手。

    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陈家应该拿出我们的诚意,主动退出矿藏的争夺,将矿藏让给江家,来展现出我们陈家的诚意。”

    “可是那矿藏本来就是我们陈家所有,哪有你的争夺一说。”康丹凤眉头皱得更紧,显然不同意陈苇军的说法,“我们现在是在守护家族产业,而不是争夺无主的矿藏。”

    “大嫂,我也知道那矿藏是我们陈家的。”陈苇军笑道:“正因为这样,才更能显示出我们陈家的诚意和善意。不然的话,就算我们陈家争夺获胜,也是惨胜。大嫂,我就想问一句,你就不怕江家的报复吗?”

    “那你的意思就是,把原本属于我们陈家的东西,主动送给江家,就为了不让他们报复?”康丹凤被陈苇军的逻辑给惊呆了。

    而陈苇军明显误会了康丹凤,一拍手,笑道:“大嫂你终于理解我的意思了!真是太好了!趁现在擂台赛还没有开打,一切还有回转的余地,大嫂你赶紧写一份态度陈恳的书信,送到江家去,我想江家一定会被我们陈家的大度感动,以后都会对我们陈家以礼相待的。”

    “我不同意!”

    陈苇军话音刚落,柔柔弱弱的女声,带着坚定的味道,立刻响起来。

    “采薇,听叔叔的话,别闹。”陈苇军不耐烦地朝少女一摆手。

    陈采薇因为激动,脸色上都浮现出一抹红晕,急切地道:“叔叔,你怎么能够做出这么屈辱的事情来!江家欺负到我们陈家头上,看上我们陈家的矿藏,想要抢夺,你不想着反抗,居然说出把整条矿藏送给江家的话,难道、难道你忘了我爹是怎么死的嘛!”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陈采薇胸口剧烈起伏,单薄的身子不停摇晃,好像随时会摔倒,但是她的眼睛,却格外明亮,死死盯着陈苇军。

    这一刻,李和弦在知道陈采薇姓名的同时,也从这个少女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和她形象完全不符合的坚持和坚定。

    “采薇,你说什么呢!”陈苇军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你已经被退婚了,再也不是屈家的儿媳妇了,没了屈家的支持,你以为我们陈家能抵抗得过如日中天的江家?

    我们和江家对抗,那是以卵击石。我现在的提议,是为了我们陈家好!

    你一个小女孩子,在族会上乱插什么嘴!”

    被陈苇军一阵抢白,而且特别被戳中伤心的事情,陈采薇的眼睛里,瞬间蓄满了委屈和愤愤的泪水。

    可惜的是,她不善和人争辩,此刻虽然气得脸色通红,但是嘴唇嚅动,却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李和弦看到这一幕,心想这都什么事儿真是,让我来看戏的吗?也不知道这个陈采薇有什么好和这家伙争辩的,要是我的话,直接一刀下去,让你瞪我!

    陈采薇盯着陈苇军,深呼吸几下,猛然之间,抬头朝左顾右盼的李和弦望过来,大声道:“李玄,你觉得我刚刚说的有没有道理!”

    李和弦万万没有想到,陈采薇这个时候居然会叫自己的名字,顿时一愣。

    “采薇,这是我们陈家的族会,你问这一个外人做什么?”陈苇军不等李和弦开口,脸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难不成他能为我们陈家做决定?”

    “我可还没开口呢!”李和弦心中不满,哼了一声。

    他还没有讲话,陈苇军却主动来挑衅自己,李和弦冷笑着站起来,他可没有陈采薇那么不善言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