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2章 陈家的奇怪态度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不知道这位是?”李和弦朝陈苇军望过去,一脸的疑惑。

    在之前的时候,陈苇叶明明向李和弦介绍过陈苇军,不过李和弦现在故意假装不认识。

    陈苇军也知道李和弦是这么做的,不过此刻这是在自家的议事厅,他的胆色就大了十几倍,望着李和弦,倨傲道:“陈家负责财务的总管家,陈苇军。”

    “哦——”李和弦拖长了声音,斜睨对方一眼,“听你刚刚挥斥方遒的样子,我还以为是陈家的族长呢。”

    李和弦这番话,说得诛心至极,刹那之间,陈苇军就感觉到四周投向自己的目光。

    仙灵大陆的家族等级严格,陈苇军此刻被族人的目光盯着,顿时就有种针芒在背的感觉,急忙想要解释。

    不过他张张嘴,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一个字,李和弦的话又接着来了。

    “我虽然不知道这其中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最开始的时候,听你一直在为江家说话,我还以为你是江家派来的奸细呢,后来又见你指挥所有人的样子,又以为你是陈家的族长,结果原来你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啊。”李和弦冷笑一声。

    这下子,陈苇军实在不能忍受了。

    说他是陈家族长,那他解释一下还好,但李和弦此刻,扣下来的帽子,可是江家奸细。

    他惊得几乎跳起来,指着李和弦,大声吼道:“你胡说什么!我、我可是陈家主支!嫡系!怎么可能是江家的奸细!倒是你!你——”

    “所以我才奇怪嘛。”李和弦语气慢吞吞,但是一开口,就正好打断了陈苇军的话,并且还让他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你如果不是江家的奸细,为什么一直在为江家说话呢,恨不得跪着求着,把陈家的矿藏割让给江家,然后还一副讨好主人的狗的样子。说起来,你这样的主支,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呢。”

    李和弦语气淡淡,但是话语之中,却是挖苦讽刺,一下子就将陈苇军之前种种小人行为,形容得淋漓尽致。

    在场陈家族人,绝大多数,都是支持擂台战争夺矿藏的。

    因为每一个修者,都有着一口血勇之气,这种被其他家族公然打压的行为,他们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正因为如此,陈家在场的族人,一开始就对陈苇军的态度和行为不满,只是碍于陈苇军在家族中的身份地位,不方便站出来说而已。

    此刻听到李和弦这一番话,只觉得每一个字,都直戳要害,再看陈苇军这时候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只觉得分外过瘾,心中恨不得给李和弦点三十二个赞。

    “你!你居然敢污蔑我!”陈苇军跳着就要朝李和弦冲过来。

    “你敢动手一下试试。”李和弦的声音,陡然之间就冷了下来,“我保证在场没有一个人救得了你。”

    听到李和弦的话,陈苇军只觉得身子一凉,想到之前巴隆的惨状,刹那之间,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凝固住了。

    朝着四周望过去,陈苇军更是惊怒地发现,在场居然没有一个族人支持自己。

    顿时之间,他就像是变成了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你们、你们!你们迟早会后悔的!江家绝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狠狠大吼一句,陈苇军夺门而出。

    “我要是建立了家族,族中有这样的家伙,早就把头割下来当马桶了。”李和弦轻哼一声道。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在场这些陈家族人,听到耳中,顿时都感觉脸皮一阵发烫。

    康丹凤更是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尴尬:“那个……李玄,让你见笑了。”

    “你才贱笑了。”李和弦心中不满道。

    康丹凤此刻和坐在她身边的那位老太太对视一眼,得到老太太眼神示意的肯定答复后,她起身道:“其他诸位,请暂时离去,我和太上长老有一些话,想要和李玄说。三妹、采薇,你们留下来。”

    听到康丹凤的要求,在场这些陈家族人,都露出来古怪的神色,不过见到这是陈家太上长老的意思,他们就算有疑虑,也只敢放在心里,不敢说出来。

    等到其他人都离开后,议事厅内,就只剩下李和弦、陈家太上长老、康丹凤、陈苇叶和陈采薇五个人。

    陈采薇此刻已经平复了心情,一双水水亮亮的眼睛,好奇地在李和弦身上打量着。

    陈苇叶看着李和弦的神色,则透着一丝怪异。

    她的心里面,其实此刻和刚刚离开的那些陈家族人,是一样疑惑的。

    代族长和太上长老居然让家族其他的族人都离开,而留下这个李玄,到底是想做什么?

    陈苇叶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答,就看到太上长老五指一张,瞬息之间,激发一座阵法。

    “幻听沉目阵!”陈苇叶一惊。

    这个阵法的作用,是混淆视听,让阵法外面的人,看不到阵法里面的人,也没法窃听到阵法里面人的谈话,对星河境一下有效。

    而这个阵法,只有在陈家做出极为关键的决策,可以说是在家族生死攸关的时刻,家族要谋划某些重要事情的时候,才会开启这个阵法,以防止消息外泄。

    在陈苇叶的记忆中,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阵法的开启。

    由此也可以看出来,太上长老此时的态度。

    李和弦抱着胳膊,坐在椅子上,冷冷看着陈家这几人的行为。

    此刻他虽然心中也有疑惑,但是脸上却没有表情。

    “李玄,希望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康丹凤解释道。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李和弦也不想看她们绕圈子,总是无法进入正题。

    康丹凤不以为意,微微一笑,道:“刚刚族会上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吧,目前我们陈家总体上的意见,还是要擂台一战的。”

    “说重点。”李和弦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我来吧。”这个时候,陈家的台上长老,那个老太太开口了。

    她的目光,带着一股慑人的力量,看着李和弦:“小辈,你真的是化凡境五层?”

    “是的。”李和弦脸不变色心不跳地说。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的话,我就不说得那么清楚了。”太上长老扫李和弦一眼,显然对李和弦刚刚的话,一个字都不相信,顿了一下后,她又说道:“我就想问一下,你的实力,能不能斩天华境?”

    李和弦闻言,眉头微蹙,朝陈苇叶望过去。

    陈苇叶也慌了神,急忙望向太上长老:“难道江家要派天华境的修者出场?规则不是早就商定好了吗,只允许拍出化凡境的修者!”

    当时的种种条件,都是她对李和弦承诺下来的。

    只是当时说好,对手只有化凡境,现在突然提出有天华境,会给人坐地起价的嫌疑。

    陈苇叶话音未落,太上长老就一摆手,打住她的话头,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李和弦问道:“李玄,这件事和擂台赛无关,我希望你可以如实告诉我,你可不可以斩杀天华境。”

    李和弦对这太上长老咄咄逼人的语气有些不满,正要随便说个答案,这个时候,突然心神一动,目光朝台上长老旁边望去,看到陈采薇,正用很紧张的神色盯着自己。

    她那白皙的小手,紧紧抓着座椅的扶手,整个人身子都紧绷起来,眼神全都落在了李和弦的身上。

    此时此刻,李和弦从陈采薇的身上,感觉到对方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此刻在渴求救命的稻草一样。

    想到之前陈采薇曾经帮自己解过围,虽然李和弦觉得,当时就算没有陈采薇,他也可以解决好那个问题,但是既然承了人家的情,李和弦就觉得自己需要做点什么,好吧这个人情还回去。

    他本就不是一个喜欢欠人人情的人。

    因为陈采薇的目光,李和弦心一软,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初阶的话,跑应该还是没有大问题的。”

    李和弦的话,除了模模糊糊展现自己的实力之外,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在警告陈家太上长老,你也是天华境初阶,你要是敢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念头,就凭你们几个人,是留不下我的。

    到时候只要我逃走了,你们陈家,就等着噩梦的降临吧。

    听到李和弦的话,太上长老眼中一下子闪烁出湛然精芒。

    而康丹凤和陈苇叶的表现,则要夸张得多。

    二女张大嘴巴,齐齐倒吸一口凉气,一副完全不敢相信的样子。

    陈苇叶甚至惊呼出声:“你在说笑吧,天华境初阶,留不下你?”

    “要不你试试?”李和弦很不喜欢别人的质疑,而且还是一个不熟的人的质疑。

    见陈苇叶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李和弦提醒她一声:“我不会切磋,只会杀人,所以建议你动手之前,先把要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好。”

    见李和弦那笃定的样子,陈苇叶顿时一下子怂了。

    毕竟陈家这么多人中,她算是和李和弦打交道次数最多的了。

    在她看来,李和弦的一些手段,的确邪门得很。

    于是陈苇叶果断摊摊手,表示了放弃。

    这个举动,要是此刻有外人在,看在眼里,绝对会被惊掉下巴。

    因为李和弦仅凭着一句话,就吓得一个天华境的修者,不敢朝他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