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7章 不起眼的小人物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诸位,今天的结局早就已经注定了,如果诸位愿意来我江家助拳,陈家能够给的,我们江家愿意给出三倍!”

    黑衣中年人话一出口,陈家这边,几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康丹凤第一个走过去,厉声喝道:“江常!比赛还没开始,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江常斜睨一眼康丹凤,冷笑连连,“良禽择木而栖,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不愿意这些修者,为了你们陈家注定的失败,而枉送了性命罢了!”

    说完,江常再不看康丹凤一眼,对李和弦等人道:“诸位,要改变主意,现在还有时间,要不然过会儿比赛开始,就由不得你们——咦?”

    江常此刻眼睛一亮,眼神定定地落在了李和弦身上。

    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变得疑惑起来:“这是?”

    好像是怀疑自己看错了一样,江常揉了揉眼睛,再仔仔细细看了李和弦一下,确认下来:“化凡境五层?”

    江常自己本是天华境一层,此刻说出这五个字的时候,因为太过惊讶,音调都拔高起来,引来众人的围观。

    李和弦抱着胳膊,扫他一眼,冷冷地没有开口。

    “你这是什么态度!”江常顿时之间,就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往前一步,威势就压向李和弦。

    他这么做,一方面是打算用李和弦立威,向其他的修者竖立威信,第二个方面,就是想试探一下李和弦的底。

    毕竟在今天这种关系到陈家未来走势的战斗里,居然出现一个境界“如此低”的修者,这让江常觉得很不寻常。

    不过他的威势还没有落下,康丹凤就上前一步,为李和弦接下了对方这一击。

    康丹凤的身子微微一晃,眼睛眯起:“怎么,比赛还没开始,江家就已经等不及了吗?”

    江常眼睛眯了眯,目光越过康丹凤,落到李和弦身上,饱含威胁地指了指李和弦,转身离去。

    “你没有事情吧。”等到江常离开之后,康丹凤立刻对李和弦束气成音地问道。

    在她看来,李和弦是这一次陈家的底牌。

    她可不希望一开始,李和弦这张底牌,就会被暴露出来。

    “你要是不拦着我,我刚刚就一刀把他给杀了。”李和弦没有用束气成音,而是公然地就这么说了出来。

    江常之前虽然离开,但是他的神识,却在关注着这里。

    此刻他听到李和弦的话,顿时脚步一个踉跄。

    “使出反常必有妖,这个家伙,肯定有问题!而且他今天居然敢这样看不起我,等到比赛结束,陈家倒台,我一定要亲手把他杀了!”江常转过身,恶狠狠瞪了李和弦一眼。

    李和弦站在人群之后。

    虽然他距离江家众人有很远的一段距离,但是李和弦的神识强度,要远超在场任何一个人。

    此刻他的神识扩散过去,江家众人的一举一动,他全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李和弦注意到,江常回到江家的阵营后,立刻拉过一个獐头鼠目的修者,对着自己的方向指指点点,眼神中透出凶狠的味道,好像是在面授机宜。

    李和弦暗暗记下那个獐头鼠目的修者的长相后,目光移到了江家另外几个天华境的修者身上。

    他此刻已经发现,江家这一次来的修者中,一共有三个天华境。

    刚刚过来的江常,就是其中之一,天华境一层。

    另外两人,长得极为相似,如果不看境界的话,甚至会怀疑这两个人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不过这两个人,境界不同,一个是化凡境二层,一个是化凡境三层。

    李和弦猜测,这两个人,就是杀死陈家族长的凶手:江成龙和江成虎。

    片刻之后,康丹凤的话,证实了李和弦的猜测。

    “擂台赛一共打十五场,李玄你先不要上场,保留实力,等需要你的时候,你再出手。”康丹凤将这番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一丝微微的颤抖。

    此刻显然她也很紧张。

    而且从江家今天来的人数和阵容也可以看出来,一旦今天的擂台赛输了,陈家过来的这些人,一个都别想回去了。

    江家是带着把陈家全部消灭的心思来的。

    就算不杀死,恐怕也是要捉回去,然后用在场这些陈家族人的性命,去威胁陈家堡内剩下陈家族人投降。

    “可以。”李和弦点点头。

    他没有说太多,反正他和陈家,不过是交易的关系,没有安慰对方的义务。

    两方都是抱着弄死对方的心情来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客套,要不了多久,比赛就开始了。

    这一次的擂台赛,所有的是一对一的比赛方法,一共打十五场,先赢八场的家族获胜,从而得到血纹精钢矿的开采权。

    陈家的十五位修者站出来的时候,江家那边,顿时就像是炸开了锅一样,笑得前仰后合。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陈家是打算自暴自弃了。

    不然的话,他们为什么会让一个化凡境五层的修者混入其中。

    在他们绝大多数的人看来,一定是所有人都对陈家不抱希望了,所以陈家根本请不到足够的修者来卖命,所以最后只能拉了一个化凡境五层的修者来充数,来当炮灰。

    见到江家那些修者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陈家这边除了见过李和弦出手的少数人,其他人都觉得脸皮发烫,抬不起头来。

    而等到代表江家的修者出场的时候,陈家众人的心情,顿时就更加悲观了。

    陈家的十五位修者,光是化凡境九层,就有五名,剩下的十名,没有低于化凡境七层的。

    而陈家这边,一比起来,就要寒酸许多,他们化凡境九层的修者,只有两名。

    光从境界上来看,陈家就已经输了。

    江家那边的气势,顿时之间,暴涨到了最高点,所有人仿佛都已经看到陈家输了。

    “你们,不要太得意了。”看到江常仰头大笑的模样,康丹凤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

    接下来,比赛正式开始。

    就和纸面展现出来的实力一样,陈家从一开始,就被江家压得抬不起头。

    江家也不知道花了多少代价,才请来了这十五位修者。

    这十五位修者,普遍境界要压过陈家的修者外,就算是同境界,代表江家的修者,也要比陈家的修者强上一截。

    第一场,代表陈家的修者才打了不到三招,就被对手砍掉了一条胳膊,幸亏他逃得及时,这才保住了一条命,不过受了这样的重伤,这辈子想要进阶到天华境,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了。

    看到这一幕,康丹凤阴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说道:“凡是今天代表我们陈家出战的修者,日后都可以在我陈家享受供奉的待遇。”

    这个条件,显然是此刻临时加上去的。

    但是效果显然不错,一下子让其余的修者,按下心来,就算他们受伤,今后在陈家养老,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第二场比试,代表陈家的修者,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打了一炷香的时间,他手里的武器,被对手一下子震飞。

    而就在他意识到不妙,准备转身逃开的时候,对手的长枪,一下子贯穿了他的胸膛,把他狠狠一下子,钉在了地上。

    大股大股的鲜血,像是不要钱一样,从胸口里面汩汩而出,把一大片地面都给染得血红一片。

    此时陈家已经连输两场。

    康丹凤脸色阴沉得越发厉害。

    第三场比试,陈家的修者虽然捡回来一条命,但是依旧输了比赛。

    不过就算这样,康丹凤还必须要耐着性子,安抚输掉的修者。

    但是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有多么的紧张。

    第四场,陈家的修者再次被杀,而且死状极其凄惨。

    他的对手,几招之间,就把他四肢砍断,然后在他痛苦的惨叫中,才把他的喉咙割断。

    这个修者就算到死,眼睛都没有闭上。

    连输四场,陈家此刻族人的脸上,都像是蒙上了一层死灰。

    他们实现完全没有想到,自家请来的修者,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或者说,并不是代表陈家的修者不堪一击,而是代表江家的修者,实力太强。

    终于,在陈家第四场输完之后,陈家的族人中,有人突然惊呼一声:“这个江家的修者是绝灭派的!他们门派的绝灭剑法,我是见过的!”

    “是门派弟子!”陈家族人,悚然一惊。

    康丹凤也是心脏猛地一跳,抬眼望向远处的江常。

    看到江常那掩饰不住的得意样子,康丹凤只觉得心脏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全身如坠冰窖,骨髓里面,都透出一丝寒意。

    难怪代表陈家的修者,怎么都不敌代表江家的修者,原来江家的修者,都是来自门派。

    此刻康丹凤也注意到了,站在江常身后,除了江成龙和江成虎之外,还有几个并不是江家族人的修者。

    这几个修者,虽然没有达到天华境,但是那股气势,却绝对不是一般的散修能够比拟的。

    “难怪江家如此有自信,原来、原来他们背后有门派撑腰!”康丹凤全身冰冷,牙关紧咬,口中都沁出了腥甜的味道。

    看到第五场代表江家的修者已经入了场,耀武扬威地在挑衅着,康丹凤深吸一口气,以几近绝望的眼神,朝李和弦望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