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1章 八臂邪尊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此刻道路的中央,一个身材强壮,身穿一件大红色长衫的中年男人,正端着一盆水,在一块石头上磨刀。

    每磨几下,他就要从盆子里舀一勺水,浇在石头上。

    只是那把大刀,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的鲜血,水一浇上去,立刻就在刀身上晕成了浓黑色的血水,顺着磨刀石流淌下来。

    此刻这个中年男人脚下的地面,都被染成了诡异的暗红色,看上去就像是一片血海,让人看上一眼,就头皮发麻,从骨髓之中,渗出一股森森寒意。

    只要不是傻子,此刻众人一眼自然就看出来,这个中年人来者不善。

    不过在场众人也不见得慌乱,因为他们探查出来,这个中年人是天华境四层。

    他们这支队伍中,宁海崖就是天华境四层,另外还有雷焰这个天华境三层,真要打起来的话,他们的胜算是很大的。

    所以众人此刻也不觉得担心。

    停下马车后,由雷焰上前,朝对方道:“我们马车想要过去,麻烦你让个路,规矩我们懂,等我们过去,一定会给阁下感谢费。”

    雷焰的意思很明显,我们实力强过你,人数也比你多,你自己识相点,让开一条路,等我们过去了,也会给你一点好处,不会让你今天白跑一趟。

    不过这个中年人充耳不闻,继续嚓嚓嚓地磨刀。

    流淌在地上的那些暗红色的水流,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真的变得如同鲜血一样,甚至还散发出来了浓浓血腥味。

    这些水流不断蔓延,片刻之间,就形成了一条两丈来宽的小河,正好将众人要通过的道路给截断了。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雷焰变了脸色,皱眉道。

    中年男子也不说话,举起刀,对着太阳照了照锋刃,不经意间,他露出了胳膊上的一个纹身。

    这个纹身,弯弯曲曲,像是好几条蛇盘踞在一起,乍一眼看去,这纹身甚至都好像是在皮肤下面蠕动,透出一股邪恶的味道,让人看上一眼,就喉头发毛,几欲呕吐,而且仅仅一眼,这纹身图案就像是深深刻在人的脑海中一样,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睁眼会忍不住想,闭上眼还会忍不住想,越想越觉得四周寒冷,短短片刻,好像全身的鲜血,都要凝固起来了一样。

    看到这纹身的刹那,雷焰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先是变得苍白,然后下一刻就变得铁青,他的身子,甚至都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上下牙床不停打颤,往后退了两步,结结巴巴道:“八、八臂邪尊?”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雷焰的声音变得无比尖锐,仿佛是一直被人掐住脖子惨叫的公鸭子。

    原本众人还在奇怪,雷焰为什么脸色会变化这么快,等听到他说出来的这个名字的时候,在场众人,除了李和弦,其他人的脸色唰一下子,全都变了。

    那个满头是汗的胖子,此刻更是噗通一声,跌倒在地上,眨眼功夫,汗水就湿透了衣衫。

    “八臂邪尊……”宁海崖的脸色都扭曲起来,一把拽过雷焰,低声吼道:“你确定没有认错?”

    “不会错……绝对不会错……是八臂邪尊。”被宁海崖狠狠拽了两下,雷焰才回过神来,此刻说话,依旧忍不住哆嗦个不停,那副神色,像是看到了什么绝顶恐怖的东西一样。

    “嘶——”宁海崖吸了一口凉气,再望向那个红衣中年人的时候,脸色阴晴不定,拢在袖子里的双手,都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起来。

    李和弦看得奇怪,束气成音问不远处的宁采臣道:“八臂邪尊是谁?”

    宁采臣此刻好像也被吓坏了一样,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那红衣中年人,过了一会儿,才艰难了咽了口口水道:“八臂邪尊是当年祸害东莽的一个邪修,被他灭掉的家族,至少也有两位数,官府下发了通缉令,而且各个宗门也都有斩杀他的悬赏任务。

    不过那些追杀他的修者,无论是散修,还是官府的修者,还是宗门的弟子,无一例外,全都被他反杀,并且每一个死者,身体都像是被巨蟒缠住活活绞死的一般,找到尸体的时候,身体骨头全部折断,身体扭曲得不成样子,几乎都碎掉了。

    有传闻说那些人都是被他用手臂活活拧死的,所以才得了八臂邪尊这个称号。

    只是三十年前,他应该中了埋伏,被斩杀分尸了呀,怎么会、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传说当时他死的时候,还是天华境低阶,怎么现在,还晋升到中阶了!

    他还是低阶的时候,就可以虐杀天华境中阶的修者啊!现在晋升了中阶,岂不是更加厉害了!”

    宁采臣的声音,透着无边的恐惧。

    而这个时候,八臂邪尊似乎也因为雷焰认出了他的身份,也显得格外满意。

    他将刀垂下,看着众人:“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就好办了,马车都给我留下……”

    众人脸色一变。

    八臂邪尊顿了一下,继续道:“你们都自尽吧,省得我动手。”

    唰!

    顿时之间,除了李和弦,在场众人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眼看再过一天,就可以走出红枫山脉了,到了这个时候被人打劫,众人自然不会甘心。

    而且对方居然大喇喇就要他们自尽,那就更加不甘心了。

    宁海崖望着八臂邪尊,无比干涩道:“阁下真的要和我台海城宁家为敌了?”

    “区区一个城市家族,蝼蚁一般,当我怕你?”八臂邪尊满不在乎地一摆手,“你动不动手?”

    宁海崖深吸一口气,双手缓缓从袖子里伸出,手中已经握住了两柄短刀,眼中透出一抹决然:“既然这样子的话,那就只能分个生死了。”

    “嘿,有胆子!”八臂邪尊冷笑一声,猛然五指向前一伸,刹那之间,打出一片红雾。

    就在雾气涌出的刹那,众人身边的密林里面,陡然传来两声呼啸。

    两道黑影,快如闪电奔雷,立刻之间,将树林摧枯拉朽一般刮倒,狠狠一下子冲入车队之中,轰然炸开。

    砰砰!

    连声巨响,同时伴随着马车被炸飞,角马重创的嘶鸣。

    宁海崖心头一紧,下意识就扭头朝身后车队望去。

    “你的对手是我!”八臂邪尊一声长啸,上前一步,刹那之间,就斩出数百刀,血芒出现在他的手上,血色的刀芒游走着,突然化为万千血芒,朝着宁海崖笼罩而下。

    一股股冰雪般寒冷和肃杀的意境,弥漫整个场地。

    唰唰唰唰!

    大地被狠狠撕裂开来,无数的裂纹,到处弥漫,好像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疯狂肆虐。

    立刻之间,宁海崖就感觉自己的一切生机,都被掩盖。

    这种绝望的感觉,他还从来没有过。

    一声悲愤地大吼,宁海崖手中长刀,化作一片银芒,迎着血光,压迫而上。

    无数的银芒,化作一张遮天大网,苦苦挣扎。

    但是仅一下,数不尽的血芒,就将银光撕成了碎片。

    爆炸的银色光芒,如同粉碎的银河,无数的光点,朝着四下散落。

    下一刻,血色刀芒轰然出现在宁海崖头顶,朝着他狠狠斩落下去。

    “小心!”

    雷焰此刻终于回过神来,一拍储物袋,抛出一面圆滚滚的盾牌,朝着宁海崖头顶甩去。

    铛!

    一声撕裂耳膜的金属撞击声传来,盾牌上的光芒急速黯淡下去,下一刻,轰的一声炸得粉碎。

    不过被这一阻,刀芒下坠也出现了一个停顿。

    趁着这个机会,雷焰一把抓着宁海崖,朝着旁边躲去。

    “躲得开吗?”八臂邪尊哈哈大笑,刀锋一转,五指破空而来,猛然之间,他的这条手臂上,无穷黑气,从那纹身里汹涌而出,眨眼之间,就在手臂上凝聚成一条数丈长的大蛇。

    大蛇眼中凶芒闪闪,张开血盆大口,嘶吼连连,口中无数的尖牙利齿,如同一把把小匕首一样,不断颤动,蛇身上的鳞片,漆黑森森,每一片都渗透出叫人胆寒的光芒。

    啪的一声,蛇身一扭,抽动空气,发出清脆声响,瞬息之间,就如同一条黑色闪电,冲到了宁海崖的面前,和他近在咫尺。

    这条巨蛇,太过逼真,如此靠近巨蛇张开的大嘴,宁海崖只觉得一颗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全身血液,都忘记流动,脑中一片空白,眼睁睁看着巨蛇一个猛扑,张嘴一咬,就将他的左手臂齐肩撕扯下来。

    愣了一会儿,直到摔倒在地上,宁海崖才回过神来,下一刻,就感觉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从伤口传来。

    汩汩鲜血,怎么也止不住,片刻功夫,就让他变成了一个血人。

    宁海崖脸色惨白,跌坐在地上,全身的气势如追崖一般坠下,虚弱得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继续战斗了。

    而雷焰此刻也好不到哪里去,为了救宁海崖这一下,虽然没有直面那巨蛇,但是也被大力波及,此刻倒在地上,五脏六腑像是裂开来一般疼痛,张嘴只能吸气,话都说不出来。

    八臂邪尊狞笑一声,手臂一抽,巨蛇化作黑气,重新收回到纹身中。

    而宁海崖那条被撕断的手臂,被他抓在手里,轻轻一捏,顿时就变成一团血肉泥浆。

    仅仅一个照面,车队中境界最高的两人,就被八臂邪尊打成了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