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8章 妖狐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哦?逃走了?”看着那破损的衣物,李和弦没有丝毫慌乱,好像一切都在掌握的样子。

    片刻之后,周围突然传来一阵飘忽不定的声音。

    这个声音,听上去像是宁采臣的,但是时远时近,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西,让人捉摸不透。

    “你怎么发现是我的?”

    “很难吗?”李和弦冷笑一声。

    “这怎么可能。”这个声音透出一丝惊愕,“我明明伪装得天衣无缝,你根本不可能发现这是我做的。”

    “你明明露出了很大的破绽好嘛。”李和弦都无奈了,“这个破绽简直大得就像是一个裸丨女走在街上,想让我不注意到都不行啊,玉藻前。”

    最后三个字出口,周围的虚空,突然传来一阵怪异的扭曲。

    片刻之后,那个声音叫喊出声:“我才不信!你说我哪里露出了破绽!”

    “我不喜欢对着空气讲话。”李和弦缓缓转动手里的妖皇剑。

    漆黑森森的剑身上,气血震荡,喷薄,化作一道道黑色和红色的线,显得极为诡异,周围的空气受到压迫,都形成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弧线。

    “那你有本事就先把我找出来呀。”玉藻前嘻嘻笑了起来。

    这一次,声音变脆了不少,而不是之前纯粹的宁采臣的声音。

    “你之前在我面前,已经暴露了太多的实力了,你的底细,我都知道,嘻嘻嘻嘻,你之前还在我面前炫耀你的符箓,现在你看看你装符箓的储物袋在哪里?”

    李和弦低下头去,看到自己腰间的储物袋已经不见了。

    玉藻前的声音继续响起:“而且就算你隐藏了境界,你之前和八臂邪尊的战斗,也已经受了伤,所以你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乖乖认命吧,嘻嘻嘻嘻。”

    “是吗?”李和弦依旧是淡淡反问。

    李和弦的反应越是平静,就越是让玉藻前感觉到恼怒。

    “你少装蒜!你的底牌,我都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了,你的储物袋现在都被我偷走了,唯一还算拿得出手的,就是你手里那把剑,哼,你现在装得再镇定,也掩饰不了你内心的恐惧,有本事的话,你先把我找出来呀。”玉藻前怒极反笑,开口说道。

    “你以为这很难?”李和弦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下一刻,他手中突然凭空多出来了一张阵图。

    “咦!”玉藻前惊讶的声音响起,声音吃吃的,“你这阵图哪里来的?”

    突然之间,玉藻前像是明白过来了什么,惊呼出声:“你身上还有储物袋!”

    “废话,不多准备一点,哪里骗得了你这只老狐狸!”李和弦一声厉喝,抖动手中阵图,哗啦一声,打了开来。

    顿时之间,阵图之中,霹雳闪电,雷霆震荡,仿佛打破天穹的九天狂雷,当空横扫,朝着四面八方,狠狠摧残。

    噼里啪啦!

    整个虚空,雷霆狂炸,霹雳作响,轰得四周天翻地覆,斗转星移,龙蛇起陆,宇宙沉沦。

    仿佛刹那之间,就变成了雷霆的世界。

    一切生灵,都要万劫不复,灰飞烟灭。

    这张阵图,是很早之前李和弦得到的,其中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存下一个阵法,激发阵图,就可以直接使用。

    而其中的雷霆,则是来自月影修炼场。

    李和弦在月影修炼场,不仅仅是利用雷霆淬炼身躯,同时也用阵法,收集火雷,预存在阵图中,为的就是对付玉藻前!

    在决定前来红枫山脉的时候开始,李和弦所做的每一件事,就是为了现在在准备!

    妖兽因为本性的原因,最为惧怕雷火,它们最不愿意碰上的,也是人类修者中的雷修和火修。

    玉藻前虽然被放逐,但是它本身也是狐族,所以雷火是它的天敌之一。

    此刻眼见雷霆奔涌,如狂潮一般崩裂四周,玉藻前连连尖叫,笼罩周围的迷阵,也开始不断扭曲,崩溃。

    它根本没有想到,李和弦居然会用这样的方法,直接暴力破阵,同时逼自己现身。

    轰——砰!

    一声巨响,地面震动,大片撕裂,放眼望去,周围数百丈的范围,地面全都崩裂开来,露出犹如蛛网一般的裂纹。

    地上原本铺着的厚厚枫叶,都被烧成了飞灰,地面也都如同焦土,空气之中,此刻都散发着一阵阵燥热的气息,让人以为是误入了火山中心。

    四周的气流不断摩擦,不时还有蓝色的电弧闪过,发出啪的一声,在半空炸出一团火星。

    李和弦刚刚释放火雷的时候,稍微操控了一下,所以迷阵虽然被直接轰爆,但是昏迷的宁海崖等人,却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只是被震飞出去,此刻摔得灰头土脸。

    而距离李和弦大约三十多丈的地方,一道纤细的人影,此刻跌坐在地上。

    这道人影此刻用袖子遮住了自己的脸,身上穿着红色的裙装,乌黑的长发顺着两肩垂下,袖口露出的一截白皙的手腕如同美玉。

    裙摆分开两边,两条腿白皙地蜷曲着,膝盖以下,都暴露在空气里,纤细笔直的小腿,没有一丝赘肉,线条完美,小脚上穿着白色的短袜,此刻一双木屐,散落在旁边。

    如同光是从这副身形来看,玉藻前绝对会让人误以为它是一个娇弱无助的少女,而不会让人想到,它其实是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以弑杀为乐,而被狐族放逐的妖兽!

    “用袖子遮着脸做什么?”李和弦冷哼一声,“难不成你其实长了一张狐狸脸,满脸都是毛,丑得不能见人吗?”

    说到这里,李和弦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想起来了,妖兽在灵兽阶段的时候,最多就是开智和口吐人言,还没有能够化形,所以你绝对是一张狐狸脸,说不定还是一只土黄土黄,像是黄鼠狼一样的猥琐脸。”

    “你才是黄鼠狼!”玉藻前一声娇叱,缓缓将袖子放了下来。

    李和弦扫了一眼,结果发现玉藻前戴了一副面具。

    面具上面,是世俗民间过年时年画上胖娃娃的笑脸。

    只是此刻这笑脸出现在这样的环境里,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诡异。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我不是宁采臣的。”玉藻前面对着李和弦。

    面具上面,露出了玉藻前的眼睛。

    眼眸清澈,春水荡漾,透出一抹娇艳至极的邪气。

    “那个胖子其实就是你事先安插进来的奸细吧?”李和弦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一句。

    玉藻前微微点了点头。

    “其实我从很早的时候,就怀疑你不是宁采臣了。”李和弦道。

    “为什么?”玉藻前疑惑问道。

    “因为除了第一天晚上,之后你这个宁采臣,再也没有过来向我问过关于我侍女的事情。”李和弦冷笑一声,“宁采臣年纪尚轻,为人处世并不稳重,以他的性格,绝对不可能这么久的时间,一句话都不问。

    我后来找机会试探了你一下,我问你你是不是来向我打听我侍女的事情,你还记不记得?”

    玉藻前微微歪头思索片刻,点点头道:“记得。”

    “你当时那对这件事完全不感兴趣的态度,更加让我确定了我的猜测,你不是真的宁采臣。”李和弦冷笑道:“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恐怕进入红枫山脉第一天晚上,你就找到机会,和他换了身份了。”

    听完李和弦的话,玉藻前一愣,随即苦笑一声:“原来我是在这上面露出了破绽,所以你当时是故意试探我的?”

    李和弦点点头,沉声问道:“真的宁采臣现在在哪里?”

    “死了。”玉藻前冷冷说道。

    李和弦冷笑着看它的样子,让它一阵心慌:“你这样子看我什么意思?”

    “都说玉藻前喜欢玩弄自己的猎物,都要玩够了,才会将对方虐杀而死,宁采臣应该不是你的猎物吧?”

    “那又怎么样?”玉藻前没好气道:“我最近变主意了,反正我已经把他杀了,尸体现在恐怕已经被毒虫猛兽给吃干净了。”

    说完她一阵娇笑,好像是在说什么极为有趣的事情一样。

    “那不见得吧。”李和弦冷笑连连,“要是宁采臣死了,你能知道八臂邪尊悬赏领战功的事情?所以至少在那个时候,宁采臣还没有死。而且我能够杀八臂邪尊这件事,也是在你的意料之外,所以你应该是见到八臂邪尊的脑袋之后,才临时起意,去问宁采臣这件事情的。”

    李和弦笃定的神色,玉藻前没来由一阵心慌。

    此刻它突然有种感觉,自己好像是进入了一个圈套,不然的话,对方为什么好像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你什么意思?”玉藻前此刻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眼中的猎物,有一些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内了。

    哪怕之前被李和弦看破身份,它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李和弦的气场,仿佛狠狠压住了它一样,让它感觉很不舒服。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

    “那段时间内,所有人几乎都惊魂未定,恨不得彼此之间,寸步不离,以此来增加安全感,而你也没有例外,并没有离开过我们所有人的视线。

    但即便这样,你依旧能够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悬赏和战功的事情,你说我能从这里面推测出什么?”李和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