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22章 你太天真了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我可以告诉你,不过我不要灵石,只要你能杀了这个家伙。”

    这个时候,人群之中,传来一个瓮声瓮气,古里古怪的声音。

    众人纷纷扭头望去,但是谁都没有找出来刚刚讲话的这个人是谁。

    “杀不杀不要你教。”李和弦没好气道:“你不说,别人总有愿意的。”

    “谁说我不愿意!”刚刚那个声音赶紧又响了起来,听语气似乎很着急,“这家伙是镇长何章的独自,平时在怀洲镇都是横着走,这些年强夺豪取,不知道让镇长多少人家破人亡。

    前几天打着皇朝圈地的名义,让镇子外数千家族流离失所,但是那些土地,绝大多数,都落入了何家的口袋。

    还有镇子里只要赚钱的生意,何家都要强行无本入股,占据利润的至少一半,谁要是不答应,就根本没法在镇子里做生意。

    镇子里最繁华的那条街,一大半的商铺,都被何家强行买下,谁要是不卖,指不定过几天就横尸城外,事后调查,都是死于来自红枫山脉的邪修,哼,但是其中怎么回事,是个明眼人都知道!

    这些侍寝,只不过就是何家所犯恶行的冰山一角,你要是不信,在镇子里随便找一个人,一问便知。”

    这个古怪声音讲出来的话,让何进又惊又怒,他捂着受伤的肩膀,愤怒地看着人群:“是谁!是谁胡说八道!有种给老子站出来!”

    “在我面前还敢自称老子?”李和弦从储物袋里抽出一根铁棍,对着何进的脸颊噼里啪啦就抽了下去。

    片刻之后,何进就被抽得脑袋青肿,嘴歪眼斜,口中牙齿掉了一大半,样子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看着他这凄惨的样子,周围众人心里都暗暗叫了一声好。

    “看你的样子,好像还不服气?”李和弦停下手里的棍子,冷冷扫一眼何进。

    何进吓得一个哆嗦,急忙摇头,不过还是晚了,李和弦剑芒一挑,将他另外一挑胳膊也砍飞了出去。

    何进脖子一梗,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惨叫,再次满地打起滚来。

    此刻没有了胳膊,全身是血,看上去就如同一只染满血的大虫子。

    李和弦重新朝人群望过去,淡淡道:“我是问你他家族在哪里,家族里战力如何,没有问你他做过什么,重新说。”

    眼看李和弦狠辣的手段,刚刚讲话那人,似乎也被吓到了,此刻愣了一会儿,才敢再度偷偷出声。

    而且这一次,这个人一句废话也不敢说了,直入主题:“何家最高战力就是镇长何章,天华境四层,何家大部分都在镇子外面居住,何章率领一部分,住在镇子里。”

    “既然是镇长的话,这么久时间过去了,他应该也接到风声了吧。”李和弦冷哼一声,一脚踩在何进的脑袋上,“一刻钟之内,要是你老爹不过来,我就把你两条腿也砍了,做成人棍,挂在镇子外面。”

    何进闻言,吓得全身发抖,眼神之中,全是抑制不住的恐惧,下一刻,两腿之间,更是涌出来一股黄色的液体,赫然被活活吓尿了。

    此时此刻,他心中是无尽的屈辱和恐惧。

    原本他今天只是无意中逛到这里,结果看到有人正在交八臂邪尊的悬赏任务。

    看这个人不是镇子里的,境界也没有他高,所以他就想着直接把这份功劳给抢了。

    虽然他是镇长之子,但是在这怀洲镇里,也捞不到什么战功。

    何进是那种典型的眼高手低,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类型,他一心想要多赚到战功,好去城里生活,但是偏偏的,他志大才疏,只能在这镇子里为祸一方。

    今天见到这样的好机会,他当然不打算放过,直接出手抢夺,结果没想到,今天出手抢夺的,是李和弦这块大铁板。

    此刻他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

    出门没看黄历,今天黄历上一定写着:不宜出门,不宜闲逛。

    李和弦说的时间还多了,没过多久,任务处外面就传来一阵乱哄哄的声音。

    李和弦将没了两条胳膊的何进提在手里,出门就看到一艘灵舟从半空缓缓降落下来。

    灵舟上面,站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腆着肚子,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另外一个,三十多岁,板着一张脸,好像谁都欠他一大笔灵石似的。

    李和弦目光一扫,停在了那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身上。

    “阁下为什么要重伤我儿。”这个中年人正是怀洲镇的镇长何章,虽然事情发生的时间还不长,但是以他的能力,自然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甚至就连李和弦和何进为什么起争执,乃至发展到现在这个模样,他都一清二楚。

    但是他还是要这么问,一方面是气势压制李和弦,另外一个方面,也是先将一个伤人的帽子扣在李和弦脑袋上。

    这点小把戏,自然逃不过李和弦的双眼。

    李和弦冷笑一声,将何进重重扔在地上,一脚下去,咔嚓一声,就踩断了对方一条腿。

    何进扯直了脖子,发出嗷一声,眼白一翻,痛得晕了过去。

    而他的左腿,此刻膝盖以下,以一个极为诡异的角度,向内扭了进去。

    “你干什么!”何章双目圆瞪,一声大吼,气势狠狠压迫而来,地面上的沙尘,顿时都被卷成一个个同心圆,朝着四周轰然扩散。

    “让你冷静一点。”李和弦看着对方,似笑非笑,再次抬起脚,作势要朝何进另外一条腿的膝盖踩下去,“要不要我再帮你降把火。”

    “你最好弄清楚一点,现在是在怀洲镇。”何章深吸一口气,强行按耐住内心的怒火。

    李和弦脸色一沉,又一条踏下。

    咔嚓!

    何进的另外一条腿,也被李和弦踩断了。

    不过因为他之前痛晕了过去,所以此刻只是痉挛一下,没有其他动静。

    “我杀了你!”何章目眦尽裂,拳头上火焰凝聚,灼热气息轰然压迫,就要朝李和弦打过来。

    李和弦手中妖皇剑一扫,抵在何进的喉咙上。

    锋利的剑芒,割破何进喉咙的肌肤,割开一条血线。

    只要李和弦手腕稍微抖一下,何进的脑袋就会飞出去。

    看到这一幕,何章原本已经凝聚出来的神通,不得不暂时停止,掌心的火势,也渐渐减弱。

    “你最好弄清楚一点,你儿子的命现在在我手里。”李和弦冷冷道:“他想抢我两万战功的事情怎么算?”

    “两万战功?”何章旁边的那个人此刻一声惊呼,“你还不如去抢!”

    “有你说话的份?”李和弦眉头一皱。

    “你闭嘴!”何章生怕李和弦再在他儿子身上来一刀,急忙喝止了身边这人。

    这三十多岁的修者,顿时悻悻地闭上嘴巴,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恶狠狠瞪着李和弦。

    “两万战功,阁下不要和我开玩笑了,阁下能重伤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实力已经毋庸置疑,算我儿子今天咎由自取。”何章斟酌了一下道:“你们冲突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了,八臂邪尊的悬赏,你可以得到五点战功,我另外再以私人身份,送你十五点战功,有了二十点战功,你在军中,可任十夫长,进入镇中,可以享受守卫统领的待遇,你看这样可好?”

    “五十点战功,没有商量。”李和弦冷哼一声。

    “五十点……这实在是有点……”何章露出为难的神色。

    “你是打算一块儿给我五十点战功呢,还是打算一块块把你儿子捡回去?”李和弦长剑下压,冰寒的气息压迫出来,何进身上的伤口表面,瞬间凝结了一层冰霜。

    “好!五十点就五十点,但是你要给我一点时间。”何章赶紧道:“因为战功这种事情,关系到官府和军队的事务,非同小可,我需要将账面做平,不能有破绽。”

    “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无关。”李和弦寸步不让。

    李和弦这种强势的态度,最让何章头疼,他沉吟一下,说道:“那好,今天傍晚之前,我一定给你弄好,不过何进你可不可以先交给我,他伤势太重,我想带他回去治疗。”

    “可以。”李和弦点点头,“你不要想跑了。”

    说完,将何进朝着何章抛了过去。

    “怎么会呢,我何某人一镇之长,答应你的事情,必然会做到的。”何章伸手接过何进,转过身就对旁边那修者下令:“杀了他。”

    “你不守信用。”李和弦一皱眉。

    “年轻人,你太天真了,我要是今天放了你,以后我还怎么当这个镇长!”何章此刻面容扭曲,显然恨李和弦恨到了极致,一声大吼:“还在等什么!给我杀了他!”

    “是!”那三十多岁的修者一点头,直接就朝着李和弦冲来,天华境三层的威压,浩浩荡荡,如层叠的云浪,朝着李和弦压迫下来。

    “你以为我为什么敢那么放心地把那家伙还给你?”李和弦哈一声长笑,朝那三十多岁的修者一个神识撞击,趁着对方头晕脑胀的机会,他长风步迈出,寒冥刀法第一招狠狠劈下去,仅一招,就将对方拦腰切成两半。

    落到地上,李和弦看着瞠目结舌的何章,淡淡道:“因为我确信我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