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23章 谁要让我受委屈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你、你……”

    何章不是何进那样的草包,从李和弦刚刚的出手,他就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少年,分明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

    被李和弦杀死的那个修者,是何家的一位供奉,同时兼任何章的随身保镖和打手。

    这个供奉是天华境三层的境界,在这个怀洲镇,可以算得上是顶尖的战力了,就算是在整个何家,这个供奉的境界,也只是仅次于何章的天华境四层。

    而这个供奉一个照面,就被李和弦斩成了两截。

    何章很清楚,让他和供奉交手,他自己是绝对没有能力一剑就杀了供奉的。

    也就是说,李和弦的实力,是完全碾压供奉!

    就算何章是天华境中阶,供奉是天华境低阶,但是何章此刻,依旧吓得脸色发白,手脚冰凉。

    “你、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我、我是仙灵皇朝册封的镇长,你要是杀了我,会遭到仙灵皇朝的通缉……你、你去死!”何章猛然一声大吼,一掌朝李和弦拍了过来。

    掌心之中,烈焰熊熊,熔金华铁,化作一条十多丈长的火蟒,刹那之间,将李和弦卷在其中。

    周围的空气,都被烧得连连塌陷,发出阵阵轰鸣,李和弦被围在其中,一时之间,看不到身影。

    看到这一幕,远远围观的众人,脸色顿时都很不好看。

    “这……死定了吧……”

    “可惜了……”

    “这么近的距离,还是偷袭,基本上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提到何章偷袭,众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来鄙夷的神色。

    “我们还是赶紧散了吧,不然的话,等到何镇长缓过劲来,彻查此事,拿我们开刀,那就麻烦大了,毕竟我们今天可都见到了他的丑态。”

    就在众人心中慌乱,纷纷打算离去的时候,盘绞的火蟒,突然从内部发出一声轰鸣。

    “老货!你这次死定了!天上地下,绝对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

    猛然之间,一声大喝,化作滚滚气浪,仿佛是两只大手,交叉一撕,一下子就将盘旋的火蟒撕成了两半。

    大片火焰飘飞,在众人惊呆了目光中,李和弦从其中大步走出,毫发无损,不过他的眼中,杀机迸现,让人胆寒。

    何章此刻抱着儿子,并没有逃出多远,听到身后动静,扭头一看,吓得几乎心胆俱裂。

    “老货,你给我去死!”

    李和弦眼睛一眯,几步之间,缩地成寸,刹那功夫,就到了何章面前。

    何章急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面盾牌,想要挡在自己面前。

    李和弦寒冥刀法第三招直接斩落。

    刹那之间,无数的冰墙,在四周凝聚,轰然巨响,塌陷崩溃,气浪翻涌,冰雪漫天,瞬间就将何章淹没其中。

    爆炸剧烈的冲击,让何章口中鲜血狂喷,体内灵气运转紊乱,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眨眼功夫,就被打得面目全非,全身鲜血淋漓,皮肉撕裂,骨头折断,筋脉俱损,倒在地上,仿佛就像是一块浸满鲜血的破麻袋。

    而他的儿子何进,身体都被打碎成了十多块,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招斩杀天华境四层的修者,而且这个修者还是镇长,顿时之间,远处的所有人都看呆了。

    任何形容词,都没有办法形容他们内心的震撼和惊叹。

    四周那些守卫,此刻腿肚子都阵阵发软,不停朝着人群中钻去,生怕李和弦迁怒他们,朝他们看上一眼。

    李和弦将原本属于何章和何进的储物袋吸到手里,转身正要离开,人群之中,宁海崖和一个修者慌慌张张,朝他这边赶了过来。

    见到地上何章的尸体,随同宁海崖一起来的那个修者,脸色唰一下子变得惨白,手支着李和弦,哆嗦起来:“你、你……”

    “怎么,那是你爸爸?”李和弦眉头一皱,“再指我一下,我就剁了你这只手。”

    来人没想到李和弦会是这种态度,顿时之间,一口气堵在胸口,明明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是过了半天,还没有讲出口。

    最后还是宁海崖替这人解了围,不过他的脸上,此刻也露出来了为难的神色。

    显然宁海崖也知道李和弦刚刚杀了谁。

    “这位是怀洲镇的副镇长王路,李玄你刚刚杀的,正好是王大人的同僚。”宁海崖苦笑道。

    李和弦似笑非笑看着王路:“所以同僚大人是打算给何章报仇了?”

    王路悚然变色,脸色唰一下子变得煞白。

    “不不不不!”不需要王路开口,宁海崖就急忙解释道:“王大人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说到这里,宁海崖束气成音,对李和弦挤眉弄眼:“王大人所在的家族,和我们宁家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这一次的货物,就是运给他们家的,而且王大人和何章水火不容,这在怀洲镇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你这次可算是帮了他一个大忙,何章一死,王大人正好可以顶上镇长这个位置。

    不过你毕竟当街杀了一个镇长,所以表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一下的,不过你放心,有王大人在,绝对委屈不了你。”

    宁海崖此刻这番话,显然也是得自王路的授意。

    见到李和弦脸色微妙的变化,王路面露得意,对李和弦微微颔首,一副你配合我,我罩你的样子。

    “我需要他帮我?”李和弦老大不满意了,“他还敢委屈我?”

    听李和弦这么一说,王路王大人的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说句好听的会死啊!

    “在这怀洲镇一亩三分地上,我王某人还是有几分薄面的。”显然事先知道了李和弦彪悍的战绩,王路此刻虽然心中不满,但是对李和弦,还是比较客气的。

    再说了,上一刻对李和弦不客气的例子,现在就一块块散落在王路面前呢。

    镇长杀一个是杀,两个也是杀,要不是宁海崖陪同前来,王路此刻绝对不敢站在李和弦面前。

    李和弦最见不得的,就是有人在他面前秀优越。

    扫了王路一眼,李和弦看似不经意,挠了挠脖子,于是他脖子上的那块玉佩,就“不小心”露了出来:“在这仙灵大陆上,我感觉也没有几个人敢委屈我。”

    “呵,年少轻狂——啊?”王路正想在语言上不轻不重敲打一下李和弦,眼角无意中一扫,看到了李和弦脖子上露出来的那块玉佩。

    看到玉佩上的图案,王路的脸色,唰一下子就变了,没说完的话,也化作一声尖叫。

    “小王,你觉得我说得有没有道理?”李和弦淡淡笑着,朝王路望过去。

    宁海崖心想,你李玄也太没大没小了,就算你实力惊人,也没有必要对一个副镇长这种口气吧,要知道,王大人可是官府体系内的人,在这片大陆上的地位,可是远远高过你的。

    心里这么想着,宁海崖张张嘴,正要为王路说几句话,这个时候,王路抢在他之前开了口,而且态度恭敬到了极致,先是深深鞠了一躬,再抬起来的时候,脸上堆满了笑容:“您说得是,您说得是,现在这个情况,您感觉怎么处理好?”

    “啊?”宁海崖惊得几乎要跳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还是平时自己认识的那个王镇长?

    这还是那个因为这次货物出了点意外,不久之前,还将自己骂的狗血淋头的王镇长?

    “不、不,王镇长这肯定是缓兵之计,他想用这种态度,麻痹李玄……”宁海崖心中拼命猜测。

    李和弦没好气地一脚将王路踹倒在地,冷冷道:“不在我面前装了?”

    见到这一幕,宁海崖深深吸了口凉气。

    王路却依旧满脸笑容,丝毫不生气,甚至眉眼之中,都是讨好的谄媚笑容:“瞧您说的,小的怎么敢在您面前装呢。”

    “小的?”宁海崖的眉毛都不受控制地跳了起来。

    “好了,这些东西我也懒得和你废话,你看着办,不过有一点我要和你说清楚,何章欠我一百战功,这笔账你想个办法,今天傍晚之前,帮我弄好了,不然的话……”

    李和弦话没有说完,但是效果却是出奇得好,王路连连点头:“您放心好了,傍晚之前,我一定帮您办得妥妥当当的。”

    李和弦原本和何章说好的是五十点战功,不过何章出尔反尔,李和弦心里有气,所以也不客气,将这个数额,再提升一倍。

    李和弦才不担心王路搞不定这件事,能有什么人会比官场上的人更心黑?

    用膝盖想也知道,王路一定会利用这件事,好好在何家身上做文章,那一百战功,必然也是要从何家身上扒下来的,而且给李和弦一百战功,他王路捞到的好处,只会更多。

    要是连这都办不好,他也不可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

    王路此刻心里也更明镜似的,知道李和弦给了自己一个去敲诈何家的肥缺。

    何家死了现任的家主,又死了未来的家主,现在肯定混乱得很,自己和对方本来就矛盾很大,这个时候再不痛打落水狗,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小人一定给您办得妥妥的,不然的话,傍晚时分,小人提头来见!”王路眼睛都快笑得看不见了,胸脯拍得震天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