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20章 一波未平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按照乱心鬼指引的方向,李和弦身形如电,急速前奔。

    刚刚他隐身走出帐篷的时候,远远看到几艘灵舟正从远处疾射而来。

    当时他就感觉到,那几艘灵舟上,有他现在根本没法抗衡的存在。

    正常情况下,他是杀不了杨哲的。

    刚刚也是趁着杨哲虚弱的情况下,才偷袭得手。

    而那灵舟传递给李和弦的强大感觉,就是几近于一根手指就能把自己碾死的那种。

    甚至在某个刹那,李和弦感觉自己体内的气血,都要被对方压制住一样。

    所以李和弦才没有任何犹豫,离开了帐篷之后,立刻就朝净心水洞而去。

    要是等到灵舟上的来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出手封锁这一片区域的话,他再想要离开,就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容易了。

    “乱心鬼,还有多远!”李和弦伏低了身子,在山林间一闪即逝。

    “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就在前方!我没有骗你,真的!”乱心鬼急忙道。

    李和弦知道乱心鬼没有说谎,因为此刻随着不断前进,他可以感觉到,四周的水汽渐渐变得充足。

    而龙归大海的气运,也开始因为这些水汽,还是不断将力量加持到他的身上。

    这种感觉,在藏海神舟内曾经有过一次,所以李和弦一点都不陌生。

    再往前冲一段距离,李和弦远远可以看到,在前方大约三十多里的地方,有一片断崖。

    而在断崖的下方,有一个漆黑森森的山洞。

    这个山洞,仿佛是一头凶兽的巨口,里面透着无尽的黑暗,足足有三层楼那么高。

    李和弦注意到,那山洞的四周,有许多植物被砍断,后来又遮盖上去的痕迹。

    很显然,这个山洞原本因为多年没人发现,所以被植被覆盖了,但是被楚家、杨家的人发现后,他们将遮蔽的植物给砍掉了,所以才露出了这个山洞。

    至于那覆盖的痕迹,很显然就是他们担心有其他人发现,所以就又做了一些遮掩。

    此刻站在直面山洞的地方,李和弦清楚感觉到,一阵阵汹涌的水汽,从那山洞中不断吞吐而出。

    水汽之浓,甚至让山洞前方,都笼罩了一片白茫茫的薄雾。

    “就是那里了!”李和弦正打算一鼓作气,直接冲入山洞,猛然之间,前方出现了两道人影。

    这两道人影,都身背弓箭,手拿长刀,一脸的警惕。

    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不外乎是在这里看守的家族子弟。

    这两个人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个时候会在这里出现一个外人,顿时之间,都愣了一下。

    不等这两人开口,李和弦立刻低声喝道:“口令!”

    “此路是我开!”

    “此树是我栽!”

    这两人下意识地异口同声回答道。

    等到回答完之后,他们才反应过来,急忙望着李和弦道:“你是谁,你为什么……”

    趁着这两人讲话的功夫,李和弦已经直直冲了上来,神识一撞,先撞晕一个,再手起刀落,将另外一个修者斜斜劈成两半,然后转过身,将晕倒那人的脑袋砍了下来。

    吸起这两人储物袋的时候,李和弦微微一愣。

    这两个修者的储物袋上,居然都修者一把银色小剑的标志。

    按照仙灵大陆的规矩,只有封号家族和门派,才有资格拥有标志。

    永环城没有封号家族,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两人是门派的。

    “居然连门派都掺和进来了。”李和弦眉头微微皱了皱,“看来永环城这趟水真的很深啊。”

    暗暗嘀咕一声,李和弦再不犹豫,长风步迈出,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片刻之间,就冲入崖壁下的山洞之中。

    而与此同时,在楚家营地哪里。

    楚达的脑袋上,此刻满是恐惧和不解的神色,被摆放在地上,脖子伤口上涌出的鲜血,将地面都染成了黑漆漆的颜色。

    距离他脑袋不远的地方,好几股强大的气息,在那里吞吐不休。

    方圆十多里,一时之间,都鸦雀无声,所有的生灵,都噤若寒蝉。

    一个书生打扮,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男人,此刻背负双手,看向杨勇,淡淡道:“杨老弟,你看这样你还满不满意?”

    “楚广,具体发生了什么,你比我清楚,你就算杀了他又怎么样,我杨家的子弟,可是怎么也无法死而复生了。”杨勇冷冷说道。

    他刚刚坐在灵舟之中,还没有降落,猛然之间,听到一声悲愤的怒吼,顿时就感觉事情不对劲,于是立刻弃舟而出,等他降落地上的时候,看到了目瞪口呆的楚达。

    而楚达的身后,就是死不瞑目的杨哲。

    见到杨哲尸体的刹那,杨勇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用刀狠狠扎了一下那样疼。

    杨哲虽然不是他亲生,但是这么多年来,经过他的悉心调丨教,杨哲已经成长为杨家年轻一辈中翘楚级别的人物,比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要争气不知道多少倍。

    杨勇都已经做好了打算,再磨炼对方几年,然后就正式向家族提议,让杨哲进入族谱。

    这样一来,以后他就可以让杨哲进入杨家的决策层,以后就算不能继承族长这个位置,成为杨家长老,也没有任何问题。

    甚至在杨勇的心目中,杨哲可以说是杨家未来崛起,能够去争取永环城城主这个位置的重要筹码。

    可是现在,他所有的期望,一下子全都泡了汤。

    当时他心中的愤怒,简直是用尽五湖四海的水,都没有办法浇灭。

    眼看杨勇有要爆发的迹象,早就得到消息,一同前来的楚广,当机立断,将楚达毙命掌下。

    虽然楚达也是楚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从能够让他率领族人看守这里,就可以看出楚达在楚广心目中的分量,但是作为一个家族的族长,任何的考虑,都是从整个家族的发展方向来考虑的。

    所以此时此刻,楚广只能牺牲楚达。

    他的意思也很明白: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件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现在无论怎么说,我们两家的族人都死了一个,所以是不是应该先把这件事放一放,去关注我们这次来的目的。

    两人身边,一个不苟言笑的白须老人,此刻也摸着胡子,打着圆场:“我们都被人算计了,家族小辈的事情先放到一边,宝藏的事情才是重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白须老人是永环城附近真火门的一位长老,星河境四层,从身份地位上来看,都不输楚广,更是压过杨勇一头。

    所以此刻他开了口,杨勇自然不好再计较什么。

    楚广很快招来一个楚家子弟,要不了多久,就弄清楚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听完楚家族人的叙述,楚广等人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看中,看到了震惊的神色。

    “好深的心计。”最后,白须老人率先开了口,“这么说来的话,那个家伙现在应该已经前往宝藏了。”

    “那还不快追!”杨勇一下子急了。

    “不,稍等一下。”楚广突然开口。

    “为什么要等,难道是等着你销毁证据?”杨勇没好气说道。

    楚广斜睨对方一眼,心想你这么不会说话,难道就不能闭嘴嘛,满脑子都是肌肉,难怪杨家从你这代就开始堕落了。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楚广嘴上却不能这么说,他此刻依旧保持着一个城主该有的淡然态度:“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在发现宝藏的时候,消息有没有泄露过?”

    杨勇和白须老人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

    只是杨勇此刻有些心虚。

    毕竟之前用阵法监听任务处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些对杨哲不利的说辞。

    虽然杨勇知道,这件事是无稽之谈,但是如果他此刻讲出来了,别人可不一定会这么想。

    于是此时他聪明地选择了闭上嘴巴。

    “那就是这样了,既然消息没有泄露过,事后我们几家也都保持了极高的警惕,严令知晓此事的人随意提起这件事,所以由我们这些人泄露消息的可能,基本上就等于没有。”顿了一下,楚广继续道:“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个。”

    “什么?”杨勇此刻心里着急要去捉拿那个黑脸汉子,于是赶紧追问。

    “那就是这个今天算计了我们的人,在我们之前,就知道这里有宝藏,而且甚至有可能,他知道宝藏开启的方法,还有里面的路线!”楚广眼中神光湛然。

    “那怎么可能!”杨勇惊呼一声,朝白须老者望去,希望白须老者支持自己的观点。

    但是白须老人此刻摸着自己的胡子,却是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点点头:“是有这个可能。”

    “这宝藏我们发现之后,也一起坚定过,至少也是来自远古时期。我们这些世世代代生活在永环城的人,都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这里有宝藏,其他人怎么可能知道,而且还知道宝藏开启的方法和里面的路线?”杨勇嗤之以鼻。

    楚广心道:“说你脑子里面都是肌肉,你还真的给拧上了。”

    虽然心中不满,但是他还是必须要解释一下。

    看着杨勇,楚广问道:“你想一想,我们当时是怎么开启宝藏的?我们为了探明其中的路线,死了多少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