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34章 请救救我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段军淡淡笑着,道:“敏姑姑,你不要这么不近人情嘛,我又没有其他什么意思,就是好久不见俞霜师妹,想和她聊一聊,要是她愿意的话,我还想请她去我血莲派做客……“

    “你想都别想!”中年妇人厉声喝道,“别以为你那点心思,我猜不到!小姐要是去了你血莲派,你们怎么可能轻易放她回来!到了那个时候,你们肯定会借此威胁她的父亲和飞剑派!”

    听到中年妇人的话,俞霜等人的脸色,唰一下子就白了。

    她们都清楚飞剑派和血莲派的恶劣关系,血莲派做出这种事情,真的不要太正常。

    “啧啧。”段军咂吧着嘴,摇头道:“敏姑姑,你这么说,就实在太伤人的心了,我对俞霜师妹的心,可鉴日月。我都表示我不会做出什么非分的事情了,敏姑姑你还推三阻四,我倒是想知道,你是想挑拨你们飞剑派和我们血莲派的关系呢,还是说你们有什么巨大的收获,不想让我们看见呢?”

    段军的心思恶毒无比,这个时候,根本不让中年妇人将话题扯到他身上,而是话锋一转,先将挑拨门派关系这种大帽子扣上去。

    见到中年妇人脸上露出的怒意,段军洋洋得意,目光无意中一扫,猛然之间,看到了楚娇手中的那块尸核,顿时之间,心跳都漏了一拍,倒吸一口凉气,眼眸之中全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陡然加大了嗓门:“那块尸核!快拿给我看看!”

    听到他的话,顿时之间,在场众人的视线,就全都集中到了楚娇的手上。

    一开始的时候,蒯长老和佘姥姥还不以为意,但是等他们见到那块尸核的时候,他们也不能淡定了,蒯长老的眼睛顿时变得直勾勾的,佘姥姥更是干瘪的胸部剧烈起伏,仿佛是一个破旧的大封箱,呼哧呼哧一鼓一鼓的。

    “金、金尸?”片刻之后,蒯长老回过神来,惊呼道。

    佘姥姥的呼吸越发急促,她的目光有意无意朝中年妇人望过去,心中自然而然就认为,这金尸的尸核,必然是中年妇人出手才得到的。

    被几个强者的目光注视着,楚娇此刻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身体都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嘴唇都没有了血色。

    不过至少,她的思维还没有僵化,此时她竭尽全力,想要将尸核收起来。

    “听到我的话没有!拿过来给我看看!”段军梗着脖子,厉声喝道。

    因为太过激动,他的脸色都涨得通红,仿佛皮脂下面堆满了鲜血,脖子上的青筋,更是都挣了出来,像是一条蚯蚓一样蠕动着。

    “我、我不……”楚娇艰难道。

    猛然之间,中年妇人往前跨了一步,旋即半空之中,传来一声爆鸣,空间都扭曲了一下,仿佛有两股看不到的力量,在半空狠狠交锋,下一刻,中年妇人往后退了一步,血莲派那一边,蒯长老也闷哼一声,身子晃了一晃。

    两个人在无形之中,已经暗暗交了一次手,互相都没有占到便宜。

    而楚娇看到这一幕,也知道中年妇人刚刚为她挡住了致命一击,她没想到血莲派居然真的会动手,顿时脸色更加苍白了。

    不过她的五指,却是将尸核紧紧抓着,一点都没有松手。

    “蒯长老,你堂堂天华境六层,居然对我们飞剑派的一个普通弟子下手,以大欺小你还要不要脸!”中年妇人气得破口大骂。

    “谁让她不听话。”己方拥有绝对优势,所以蒯长老此刻有恃无恐,阴阳怪气地道:“让她拿过来,她不乖乖听话,蝼蚁一般的东西,也敢自称上位者?要我说第二遍,那她就是死罪。”

    能够进入门派修炼,自然都是家族中的佼佼者,无论是楚娇,还是另外那两个男弟子,对自己的实力,都很有信心,但是此刻被蒯长老称为蝼蚁,如此羞辱,他们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们凭什么给你!”对方如此不要脸,中年妇人气得都要吐血了。

    要不是她这次身怀重任,要保护俞霜的安全,而且对方实力明显超过己方,她现在绝对毫不犹豫,就和这蒯长老打一场。

    “凭什么给我?”佘姥姥这时候淡淡开了口,一指段军,“小军子,你告诉这个泼妇,她为什么要给我们。”

    “你才泼妇,你全家都泼妇!”中年妇人此刻心里像是点燃了一长串鞭炮一样,都骂得炸开花了,拳头也握得咔咔直响,但是此刻,她还真没有胆子和对方直接翻脸。

    段军冷笑一声,正色道:“我们血莲派丢了一块金尸的尸核,刚刚正在四周搜索,现在怀疑你手里的,就是我们血莲派丢失的那块。”

    说话的时候,段军的脸色无比严肃,眼神格外坚定,要是此刻让其他人看到,绝对不会怀疑他语气的真伪。

    “敏泼妇,你听到了没有,再不交出来让我们检查一下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佘姥姥眯着眼,阴森森道:“要是余家那丫头有了什么闪失,你也不好交代的吧。”

    “你们……好卑鄙!”中年妇人咬着牙道。

    “那就乖乖的,把偷来的金尸尸核,还给我们,要是让我动手,哼哼,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佘姥姥此刻话语之中,已经是毫不掩饰的杀机。

    “你们血口喷人!这尸核才不是你们的!”见对方一再得寸进尺,俞霜此刻终于忍耐了,大声道:“你们分明就是见钱眼开!臭不要脸!”

    “小丫头,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佘姥姥目光一凝,“别以为你爹是炼药堂的长老,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我佘姥姥可是有一百种法子,让你被割掉的舌头永远长不出来!”

    佘姥姥的长相原本就恐怖无比,此刻配上阴森森的话语,更是叫人毛骨悚然,背脊发凉。

    俞霜不由自主哆嗦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你倒是说说看,这尸核不是我们的,会是谁的?难不成是你们的?给我拿出来!别让我再说第三遍!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佘姥姥一声暴喝,猛地一顿她的那根拐杖。

    顿时之间,地面咔嚓一声碎裂开来,一阵阵冷风,仿佛是刀刃一样,在她背后盘旋,发出嗡嗡嗡的声响,期间故意摩擦,顿时之间,就闪耀出炫目的火光,叫人望而生畏。

    俞霜下意识朝李和弦望了一眼,李和弦背对着他们,此刻像是没事人一样,依旧在喝茶。

    她咬咬牙,目光收了回来:“不是你们的,我也绝对不会交给你们。”

    俞霜的想法很简单,血莲派和飞剑派关系不和,但是这件事,李和弦是一个局外人。

    虽然她知道李和弦很强,可是她不知道李和弦到底强到哪种地步,而且她内心里面,不希望将李和弦牵扯进入这门派之争。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现在的年轻人,对长辈真是越来越不恭敬了!”佘姥姥狞笑一声,木杖一指,顿时风刃就呼啸着朝着俞霜切割而来。

    “你大胆!”中年妇人一声大喝,手臂一挥,顿时从袖中弹出一柄短刀,划过一道锋芒,狠狠斩在风刃上。

    轰的一声,风刃瞬间炸开,中年妇人也是一声痛哼,往后连退十多步,每一步都在地上踩下一个深深的脚印,刚刚挥刀的右臂,已经软绵绵垂了下来,显然骨头已经断了,嘴角也沁出鲜血。

    她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瞪着佘姥姥片刻,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俞霜此刻已经吓得呆住了,眼眸里面,蓄满了泪水,但是她拼命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

    “真是不知死活,既然这样,那你们这些家伙,今天就都死在这里好了,反正进入北岭尸地历练,一不小心全军覆没也是正常的。”佘姥姥狞笑一声。

    听到她居然要将己方全部杀死,顿时之间,飞剑派众人面如土色,有一个男弟子更是吓得身子晃了一晃,跌倒在地,怎么都爬不起来。

    “木子禾,求求你救救小姐。”就在这个时候,中年妇人突然开口,求助的目光,望向李和弦。

    顺着中年妇人的目光,血莲派那伙人的目光顿时望向李和弦,片刻之后,段军狞笑一声:“敏姑姑,你是脑袋被打中糊涂了吧,那家伙才去去化凡境八层,在我面前,蝼蚁一般,你居然让他救你们?”

    见李和弦不为所动,中年妇人眼中满满浮现出绝望的神色:“我知道我之前有冒犯过你,现在只要你能答应救下小姐和其他人,我以后作为你的奴隶都没有问题,我可以奉你为主!”

    “敏姑!”俞霜一声惊叫,被对方的话语惊到了。

    “哈,真的是糊涂了。”佘姥姥冷笑道:“玩笑结束了,都死吧,嘿,多水灵的小女娃儿啊,可惜做什么不好,要做贼呢,居然偷我们血莲派的东西,今天就要香消玉殒咯。”

    她的语气里,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小倩此刻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目光望向李和弦,眼神中满是询问。

    李和弦皱了下眉头,放下茶杯,淡淡道:“老货,留下一条胳膊一条腿,然后滚,今天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

    说这句话时,他头都没有回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