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35章 生死在我手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佘姥姥以为自己听错了,血莲派的其他人,也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等到他们确定声音是来自那个背对着己方的年轻时,他们还是不太敢确定,刚刚讲话的会是这个家伙。

    “小子,你不是飞剑派的人吧,不过既然你自己要死,也怪不得我了。”佘姥姥冷笑连连。

    李和弦站起来,转身看着对方,语气依旧淡淡:“抢我的东西,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滚,要么死。”

    “好大的口气,该死的是你!”佘姥姥气得一挥木杖,就要斩杀李和弦。

    “佘姥姥,让我来吧。”段军上前一步,狞笑着看着李和弦,“这种化凡境八层的蝼蚁,何必脏了您的手。”

    话音未落,他猛地一步迈出,手中握着一个流星锤,直直朝着李和弦狠狠砸落:“死吧!”

    “还偷袭?”李和弦哼了一声,扬手一个巴掌,就把流星锤拍成了一张铁饼,不等段军的脸上浮现出惊恐的神色,他手中长剑一挥,就把对方从中间劈成两半。

    段军被分成两半的身体倒在地上,眼睛瞪得滚圆,显然不敢相信,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自己,居然就这么死了。

    其他血莲派的人,此刻也不敢相信的眼睛,只觉得全身血液都涌向大脑,手脚变得冰凉,心脏狠狠下坠,几乎要撑裂胸膛。

    “你不是化凡境!”佘姥姥第一个回过神来,一声尖叫,木杖就牵动无数风刃,朝着李和弦狠狠斩来。

    “死吧!”李和弦一步迈出,五指一曲,凌空一抓,顿时之间,一大片空气,都被他抽光一样,那些风刃被卷在其中,被李和弦一握,就全都捏得粉碎。

    “我的妈呀!”佘姥姥一声尖叫,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展现出和她年龄不相符的敏捷,老脸上写满了惊惧。

    她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自己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对手。

    “想跑?”李和弦长风步迈出的同时,凝聚神识,朝着对方狠狠一撞。

    随着九黎圣血的提升,李和弦现在的神识,比过去更加强大,佘姥姥只觉得后脑勺仿佛被突如其来的重锤狠狠砸中,眼前一黑,身子一下子砸到地上。

    李和弦迈出上前,抬脚朝着佘姥姥的脑袋狠狠跺下去,周围的气流,都被他的滚滚气势压缩到了极致,爆出撬动钢板一般的轰鸣,轰的一声,就将佘姥姥的脑袋如同一个汁水饱满的番茄一样踩得稀巴烂。

    巨大的力量,震得地面都塌陷下去,气浪滚滚荡荡,混合着碎肉骨渣和鲜血,朝着四周抛散出去,佘姥姥的身子,也被震得腾空而起。

    李和弦抬手又是一剑,将佘姥姥没了脑袋的尸体拦腰斩断,伸手一吸,储物袋到手后,长风步迈出,瞬息之间,就回到了原地。

    整个过程,电光火石,血莲派那些人甚至还没有完全从段军死亡的震惊中抽脱出来,佘姥姥就同样在他们面前被秒杀。

    “这、这是在做梦吧……”一个血莲派的弟子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扭头望向身边呆滞的同伴,“喂,你打我一下试试。”

    他的同伴,此刻脸色煞白,颤抖如筛糠,抖了几下,裤裆顿时湿了一大片。

    蒯长老此刻头皮麻,一颗心脏,瞬间沉到了谷底。

    在见到佘姥姥逃走的刹那,他就意识到不好,当时就想着要不要去趁机劫持俞霜,至少还能当个人质。

    但是他根本没想到,李和弦斩杀佘姥姥,居然只用了一招!

    这是完完全全的碾压!

    再蒯长老看来,这是只有高阶修者面对低阶修者的时候,才可能出现的情况,甚至准确来说,是佘姥姥这个天华境七层,斩杀这个化凡境八层年轻人的时候,才会做到完完全全的碾压。

    可是现在,情况完全倒过来了。

    佘姥姥一招就败,甚至连逃都没能逃多远,就被对方把脑袋轰成了渣。

    身为血莲派的修者,蒯长老当然知道佘姥姥实力有多强,所以在之前,哪怕飞剑派这边,有境界实力和自己旗鼓相当的中年妇人,他依旧那么有恃无恐。

    可是谁知道,对方阵营里,居然还有一个这么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此刻蒯长老真是战也不是,投降也不是。

    结果他还没开口,身后的一个血莲派弟子,大声喊了出来:“你居然杀了佘姥姥,你死定了!你就等着血莲派的追杀吧!”

    “聒噪。”李和弦抬手一剑,把对方拦腰切成切成两半,语气轻蔑:“血莲派?算个什么玩意儿?”

    这个弟子一时之间还没有死,满脸痛苦地在地上爬来爬去。

    这一幕看得蒯长老鲜血涌入头脑,但是一点反应都不敢做出来。

    他很清楚自己和佘姥姥之间的差距,连佘姥姥都被对方一下子轰成渣了,他现在要是反抗,绝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蒯长老看出来了,出手的这个年轻人,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压根就没有把血莲派放在眼里。

    这可不是简单地看轻一个修者,而是根本没有把一整个门派放在眼里,这种狂傲的家伙,蒯长老过去从来没有见过!

    “还有谁有话要说的?”李和弦斜睨过去,阴森森说道。

    顿时之间,蒯长老和剩下的两个弟子噤若寒蝉,变成鹌鹑,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见他们一句话不说,李和弦又是一剑过去,将一个弟子脑袋砍飞。

    这个弟子一脸的惊惧和不解,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倒霉的是自己。

    片刻之后,他的脑袋落到地上,咕噜噜又转了几圈,这才停了下来。

    “让你讲话却不讲,难道是对我不满?”李和弦冷哼一声。

    蒯长老和剩下的那个弟子,此刻头都深深埋了下去,心中愤愤不平,开口被杀,不开口还是被杀,哪有你这么不讲理的。

    可是偏偏的,此刻哪怕心中再不满,他们也不敢多说一个字,身体更是一个劲儿地抖。

    看到蒯长老这缩头乌龟的样子,飞剑派等人顿时感觉扬眉吐气,一个个挺胸抬头。

    两派因为领地接壤,一向交恶,而血莲派天华境高阶的修者数目要多过飞剑派,所以一般出现矛盾,吃亏的都是飞剑派,这些年来,资源不知道被血莲派抢夺了多少,近些年来,血莲派甚至都开始抢夺飞剑派的地盘了。

    可以这么说,飞剑派的修者人人心中有气,可是实力不如血莲派,只能硬憋着。

    像是今天这种,一下子压得对方抬不起头来的情况,还从来没有过。

    俞霜这些人,此刻恨不得掏出听风石,将这一幕都摄录下来,然后每天晚上看一遍。

    李和弦看俞霜这伙人的小动作,就已经猜出了她们的心思,于是道:“想拍就拍,多拍一点,顺便帮我也拍一块听风石的。”

    听到李和弦的话,俞霜等人顿时没了顾忌,纷纷笑嘻嘻地将听风石取出来开始摄录。

    蒯长老却是又惊又怒,一张脸一会儿涨红一会儿铁青:“不许拍不许拍!”

    “不许拍?”李和弦眉头一皱,直接就朝着对方抓了过去。

    蒯长老下意识就要反抗,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动作,就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如同一片大海轰然而至,一瞬间就压得他喘不过起来,更别提运转灵气了。

    顿时之间,在血莲派不可一世的蒯长老,就被李和弦像是小鸡一样抓在手里。

    “还敢反抗我的命令?”李和弦一手提着蒯长老,另一只手从储物袋里抽出一根铁棍,对着蒯长老的脑袋就是噼里啪啦一阵抽打。

    灵气被李和弦给压住,蒯长老根本没有办法用护体真罡去抵御,此刻只能靠着天华境修者的肉身去硬抗。

    可是偏偏的,他又没有料到,李和弦是一个体修,力量大得惊人。

    那铁棍抽在身上的剧痛,比他料想的要严重几十倍,顿时之间,就被李和弦打得鼻青脸肿,如同一个腌坏了的猪头,嘴里更是出哇呀呀呀的惨叫,模样狼狈到了极致。

    片刻之间,一根铁棍就被李和弦硬生生打断了,但是李和弦明显没消气,一边骂一边又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根铁棍。

    这根铁棍比之前的还要粗,上面还有一个个的铆钉。

    看到这根铁棍,蒯长老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们血莲派胆子不小啊,我的尸核都敢抢!啊?你们的尸核?一具金尸都能把你血莲派灭掉吧,就你们几个垃圾,居然还舔着脸说你们杀了金尸,得到了尸核?”李和弦越想越气,一棍棍砸下去,顿时飚起一股股血箭。

    蒯长老想要反驳李和弦的话,但是嘴巴刚张开,满嘴的牙齿就被李和弦敲掉大半。

    对于天华境的修者而言,断骨掉牙,并不算什么大事,最多半天功夫,断掉的牙齿就能重新长出来,但是对于蒯长老而言,此刻的疼痛,却是实实在在要去承受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这一群小辈面前,自己像是面团子被人随意揉捏,如此蹂躏,简直是他前所未有的羞辱。

    越想越气,蒯长老猛地吐出一口血箭,顿时气得晕了过去。

    “以为装死我就会放过你?”李和弦冷哼一声,把对方朝小倩那边一丢,“禁灵锁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