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36章 飞剑派的小算盘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将蒯长老丢到一边,李和弦正想着怎么处置这老小子,这时候看到那中年妇人臊眉耷眼地凑了过来。

    对于这个“保镖熟丨女”,李和弦真是一点好感都欠奉。

    或许这中年妇人还不知道,只要她再稍微冒犯一下李和弦,李和弦就打算直接把她剁成人棍了。

    之前受了点伤,不过现在这中年妇女已经调理过了,至少表面上不是那叫人心烦的苦巴巴的样子。

    此时走到距离李和弦还是十步远的地方,中年妇人就停下脚步,毕恭毕敬地朝李和弦行了一礼:“谢谢您的出手相助。”

    这时候正在兴高采烈拍摄蒯长老的俞霜等人,见到这一幕,全都吓了一跳。

    她们都清楚,这中年妇人在飞剑派虽然没有实权,但是境界摆在那里,所以地位不低,可是现在,居然对着李和弦如此恭敬,简直前所未见。

    不过想想李和弦的实力,再想想要不是他出手,现在众人可能的凄惨境地,顿时之间,众人也都觉得中年妇人有这种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态度,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说实话,中年妇人之前对李和弦还有一些怨恨,毕竟她被李和弦修理过,还被抢走了储物袋,不过现在,她是真的心服口服。

    她从李和弦对待血莲派的态度上,也看出来,李和弦的脾气并不是可以针对谁,而是谁要是招惹他,那么必然的,就会遭到恐怖的打击。

    说到底,之前和对方有矛盾,也是她不对在先。

    所以此时,中年妇人想借着道谢这件事,顺便化解一下自己和李和弦之间的误会。

    不然的话,一想到招惹了一脚就踩死佘姥姥的家伙,中年妇人保证自己以后睡觉都不敢闭眼了。

    李和弦对对方前倨后恭的态度不太感冒,冷冷道:“我出手,是因为这些家伙想讹我的的东西。”

    顿了一下,李和弦继续道:“还有当时俞霜没有把我推出来当挡箭牌,我感觉她不错,所以才出手的,和你没一点关系。”

    见李和弦看出来了自己当时的心思,俞霜顿时激动得脸都红了。

    被李和弦一番话直接怼回来,中年妇人一时间有些讪讪,不过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这些了,化解矛盾才是最重要的。

    斟酌了一番说辞,她才再度开口道:“您仗义出手保护飞剑派的弟子,保护了小姐,等于说是救了我一命”

    “我本来就救了你一命,哪里是等于?”李和弦斜睨她一眼,“要不我把那姓蒯的老货治好,让你们一对一公平打一场?”

    “不!”中年妇人吓得头发倒竖,急忙摆手:“对不起对不起,我刚刚说错话了,您今天救了我们,这份恩情我永世难忘,过去因为我的自命不凡,导致和阁下您产生了一些不愉快,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以后有需要帮助的,以飞剑派的名义我不敢保证,但是我个人绝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和弦原本想反问一句“我做人还用你来教?”,但是听到对方后面半句话,突然心念一动,一指俞霜:“你说她是你们飞剑派炼药堂长老的女儿?”

    “是的。”中年妇人点点头,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我最近有一些炼药方面的疑惑,去你们请教一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李和弦淡淡道,虽然是在问问题,但是说出来的,却是完完全全的陈述语气。

    听到李和弦的话,中年妇人顿时大喜。

    不管怎么说,这算是李和弦有求于飞剑派,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血莲派不久之后肯定就会得到消息,到时候两派绝对少不了一场口水仗,有了李和弦这个强援坐镇,飞剑派绝对就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憋屈和忍气吞声了。

    而且李和弦本身就是今天这件事的亲历者,有他出面,那就更少去了许多没必要的空口白牙。

    “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不需要中年妇人开口,俞霜此刻就拍着自己还没发育完全的胸脯,给李和弦做着保证,“你有什么问题,我让我爹给你解答。”

    “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李和弦撮了撮牙花子道。

    中年妇人此刻偷偷看了眼李和弦,其实很久之前,她就怀疑李和弦是隐藏了境界的,真实的境界,绝对不是现在表现出来的这么一点儿。

    毕竟在仙灵大陆上,隐藏境界的神通虽少,但并不是没有。

    之前佘姥姥逃跑前的那声尖叫,那验证了她的猜测。

    此刻听说李和弦有炼丹方面的疑问,中年妇人的心里就更加盘算起来了:“要达到天华境四层,才能开始炼丹,难道他的真实境界是天华境四层?”

    中年妇人越想越有可能,不过这事关人家的秘密,她自然不敢多嘴去问。

    过了片刻,见李和弦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昏迷不醒的蒯长老,中年妇人心头一动,再度开口:“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都说是不情之请了,那你就别说了。”李和弦没好气道。

    中年妇人撇撇嘴,心想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嘛,不过此刻这件事比较重要,也由不得她不讲,于是她继续道:“请问一下,您是在考虑怎么处置蒯长老?”

    “是的,你有主意?”李和弦斜睨一眼对方。

    他的确是在考虑这个问题。

    要是按照以往的性子,这种老东西,一刀砍了就是了,但是那样子的话,气是出了,但是李和弦总觉得,自己好像亏了点什么。

    毕竟对于自己而言,今天这件事,是无妄之灾,杀了对方,抢个储物袋,这油水李和弦已经不太看得上了,他希望能够多榨出一点东西来。

    此刻见中年妇人问出这个问题,他顿时反应过来:“对啊,飞剑派和血莲派不和,这不正是从两家榨取资源的好机会嘛!”

    “你有想法?”李和弦问道。

    中年妇人点点头:“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决定,没有的话,我是想可不可以让我把蒯长老带回我们飞剑派。”

    立刻之间,李和弦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这中年妇人显然也不傻,她是打算留着蒯长老一条命,和血莲派交涉呢。

    要是杀了蒯长老,泄露了消息,血莲派一定会拼命,甚至会招来上门的干涉,到了那时候,飞剑派怎么也不占理。

    但要是将蒯长老囚禁在飞剑派,那么可操作性就大了许多,首先血莲派为了自家的脸面,肯定就会主动过来和飞剑派交涉,要将蒯长老给赎回去,不然的话,自家长老被飞剑派扣着,那可是太丢脸的事情了,而且投鼠忌器下,他们还不敢声张。

    如此一来,血莲派就被动了,飞剑派则占据了主动。

    到了那个时候,血莲派就是真的死了人,还什么便宜都得不到,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只是片刻功夫,李和弦就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都想得清清楚楚,于是不由自主看了这中年妇人一眼。

    知道对方看出了自己内心的小九九,中年妇人忍不住悻悻道:“让您见笑啦,我也算是飞剑派的门人,为自己门派考虑一下,也是应该的,而且这么多年,飞剑派也被血莲派欺负得够多了,也该让他们也尝一下这种滋味了。”

    李和弦点了点头,蒯长老落在他手里,做多也就是一刀砍了,交给飞剑派,正好还可以为自己争取一些资源,比如现在最切合实际的,就是炼丹。

    至于飞剑派也希望他去派中坐镇,到时候也可以助力一把,李和弦也没有在意对方的这点小心思。

    因为李和弦对血莲派也很不满,这些家伙当时可是打算抢他的东西呢!

    不让你血莲派放点血,还真以为我李某人好欺负?

    于是李和弦正了正神色,对中年妇人道:“人交给你们没问题,不过有一点你必须弄清楚,这老货是我的俘虏。”

    “是是,这个是事实。”中年妇人连连点头:“这件事的全过程,我也会全程禀告给执掌,您救了我们,这份恩情,飞剑派没齿难忘。”

    对方摆出来的态度,李和弦还是很满意的,至于对方到时候会不会反悔,李和弦现在才不会在意。

    他其实还巴不得飞剑派到时候会反悔呢,那到时候他又有借口可以从飞剑派抢一笔了。

    反正他现在的身份是木子禾,不是李和弦,才没有那么多顾虑。

    商量完毕后,蒯长老现在就由中年妇人负责看守了,李和弦则迈步,朝着仅剩的哪一个血莲派弟子走过去。

    这个弟子也着实可怜,和他年龄相仿的弟子,都被斩杀了,作为此行靠山的佘姥姥和蒯长老,一个被杀,一个昏迷不醒,轮回阶下囚。

    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保持没有被吓到晕倒,心理素质还是比较过关的。

    不过此刻,他见到李和弦朝他走过来,顿时脸色就煞白一片,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全身筛糠一样瑟瑟发抖。

    “不、不要杀我……”

    就这一句话,他哆嗦了半天,才讲了出来,上下牙齿不停打颤,如果不仔细听,甚至都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