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章 处处古怪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飞剑派拥有那么荣光的历史,现在怎么会堕落成这样?”李和弦的眼中,闪烁着疑惑。  .

    说实话,他从一开始的时候,对飞剑派的印象就不好。

    甚至在第一次去北岭尸地的时候,还和飞剑派的弟子产生过冲突,甚至还杀过执事。

    当时他对飞剑派的印象,就是贪图小利,见钱眼开的一群蠢货,只要是修者拥有的劣习,都能在飞剑派的弟子身上看到。

    但是没想到,飞剑派居然有着这么叫人肃然起敬的历史。

    光是那一句“山河若破,剑修何存”的悲壮话语,就足以让李和弦动容。

    不过这种前后反差,未免也太大了点。

    前辈为了整个仙灵大陆的人类修者,奉献自己,足以让万人敬仰。

    但是后辈们,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首先足足六百年的时间,都没有再出现一个天才,反而越来越堕落,现在被别的门派欺压。

    而且弟子也都一副不求上进的样子,无论是之前和自己发生冲突的弟子,还是这次同行的等人,也就楚娇和俞霜还让李和弦顺眼一点,包括那个中年妇人,别看她天华境六层的境界,在李和弦看来,这家伙鼠目寸光,小算盘打得噼啪响,在大问题上,基本上就是睁眼瞎的那种。

    除此之外,李和弦还有一个问题很疑惑。

    “按照道理说,飞剑派在历史上,为整个仙灵大陆的人类修者做出如此卓越的贡献,应该众口相传才是,为什么在这之前,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次还要通过查阅史书才知道。”

    李和弦摸着下巴,感觉这件事透着一股微妙的感觉。

    “英雄的事迹,好像故意被人压下来了一样。而且对于这样在血脉大战中差点凋敝的门派,等到大战结束,应该也会得到各种资源的扶持吧,怎么直接就降下去了级别,而且现在被人欺负,也没有人出头?”

    这两个问题,李和弦现在怎么都想不通。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楚娇他们乘坐的灵舟,突然停了下来,李和弦也让小倩操控灵舟悬停半空。

    过了片刻,远处两艘灵舟飞了过来,这两艘灵舟上,都刻着飞剑派的标志。

    抵达之后,其中一艘灵舟上,出现一个身穿绿袍的中年人,和那中年妇人打了一下招呼后,就让其中一艘灵舟在前方领路,然后一行人继续向前飞去。

    等穿梭在那些巨剑一般的群山中的时候,李和弦终于明白,为什么要有人出来接引了。

    当他的灵舟一进入群山所在的范围,他立刻就感觉到,四面一股磅礴的杀气,直接锁定了自己,气势汹汹,避无所避。

    而这杀气,不是来自某一个人,也不是某一样事物,而是来自周围的群山,处处都有,绵绵不绝,叫人避无所避。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这群山之中,果然存在着巨大的护派大阵。”李和弦摸着下巴,“不过我总觉得,这护派大阵好像是在针对谁似的,难道这是我的错觉?”

    众人在群山中又飞行一阵,大约两个时辰之后,缓缓降落在一座高山的山腰上。

    之前还没有降落的时候,李和弦就看到了,飞剑派的主要场所,就是在这座巍峨高山的山腰上。

    这座山原本是什么样子,已经具体不可考了,但是可以看得出来,这座山峰,必然是被大神通改造过,才变成现在这适合修者居住的模样。

    郁郁葱葱之中,可以看到一幢幢房屋,鳞次栉比,半掩在树木之中,隐约之间,还可以看到大殿的一角,或是演武场的轮廓。

    飞剑派的地盘和玄月宗当然不能比,但是在李和弦看来,却称得上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场所,一个没少,而且许多地方,还给人一种匠心独运的感觉。

    灵舟降落之后,李和弦从里面走下来,顿时就看到之前那个绿袍中年人,朝他迎了过来,中年妇人和俞霜他们跟随其后。

    “飞剑派副执掌赵剑一。”对方拱拱手,“多谢阁下这一次仗义出手,执掌已经在大殿等候,还请阁下随我来。”

    李和弦点点,跟着对方,沿着石台向前走去。

    楚娇此刻小心翼翼走到李和弦身边,束气成音道:“木大哥,赵执掌人挺好的,处事公平,大家都很尊敬他,就是他不太擅长言辞。”

    “嗯。”李和弦点点头,突然他心念一动,问道:“楚娇,你进入飞剑派也有一段时间了吧,知道你们门派的历史上,有哪些知名的修者吗?”

    楚娇眨眨眼,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道:“不知道,在入门拜师的时候,只见过飞剑派的祖师的画像,其他的好像没有什么知名的修者,飞剑派只是北域一个小门派,应该也没有什么厉害的大人物吧,不然的话,大家就都知道了。”

    说完,她疑惑地看着李和弦:“木大哥,你问这个做什么?”

    “就是顺口问一下的。”李和弦淡淡一笑说道,但是此刻他心里,却是冒出了一个更大的疑团。

    居然连飞剑派的弟子,都不知道他们这个门派,在仙灵大陆的历史上留下那么浓墨重笔的一道印记?

    这可是当年有希望升教的门派啊!居然连本门弟子都不知道本门的历史了,那该多么可怕!

    李和弦将这份疑惑藏在心中,跟随者赵剑一往前走的时候,目光也在四下观察着。

    这条石阶,一直向上,通向飞剑派建在高处的一个大殿,一开始的时候,李和弦还不以为意,但是走了一段之后,他发现这石阶每隔一些,就会出现一道缝隙。

    因为所有的缝隙,都不是出现在同一个位置,所以乍一眼望过去的话,这就和石阶天长日久而出现的裂隙一样普通。

    在场众人,都没有一个人低下头关注一下的。

    或许在他们眼中,这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但是李和弦却发现了不同。

    因为除了这些相隔一段距离,就有裂隙的石阶外,其他所有的石阶,都无比平滑整齐,仿佛是玉石一般,没有一丝瑕疵。

    如此一来,就越发显得这些有裂隙的石阶显眼。

    李和弦数了一下,大约每十层阶梯,就有两道上面有裂隙。

    这让他越发感觉不正常。

    “既然这样的话,飞剑派为什么不将这些有裂缝的石阶换掉。”李和弦此刻心中这么想着,眼睛眯了眯,指尖一弹,一道劲气,悄无声息打在前方那个飞剑派男弟子的腿弯处。

    这个男弟子猝不及防,顿时一个踉跄,手中的长剑,在其中一块石阶上磕了一下,留下一道浅浅的印子。

    男弟子急忙站稳身体,一脸的诚惶诚恐:“赵执掌,我失礼了。”

    “知道就好,回去之后,自己去刑罚堂领罚。”赵剑一淡淡道:“另外让工部的人下午将这块石阶换了。”

    “是。”这个男弟子急忙点头。

    “果然有问题。”李和弦心中暗道。

    那些石阶的表面有裂缝,却从来没换过,而现在突然一块石阶被磕了一道浅浅的印子,立刻就要换掉,李和弦于是接下去走的时候,心中就在悄悄记诵。

    他记诵的同时,阴风谷的分身那边,则手持纸笔,将整条石阶和有裂缝的石阶,包括裂缝的位置,都照着原样画下来。

    这样一来,哪怕李和弦以后记不住了,也没有什么问题,分身现在就是他的大脑。

    李和弦一边走,一边记诵,没有注意到,一直走在最前面的赵剑一,此刻微微低下头,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笑容,稍纵即逝,在场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足足走了半个时辰,终于走完石阶,来到一座半嵌在山峰里的大殿前。

    大殿前有一个广场,此刻大约有几十个飞剑派的弟子,正在整齐划一练习着剑术。

    李和弦的目光,此刻停留在了广场中央一个展翅雄鹰的石雕上。

    石雕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看得出来雕刻者水平极高,这雄鹰仿佛活生生的一般,就连那双眼眸,都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不过最最引人注目的,是这雄鹰石雕的两只爪子上,抓着一把长长的铁剑。

    这铁剑极长,足足接近一丈。

    石鹰抓铁剑,就足够引人注意了,而且这铁剑,还真的就是一柄凡铁打造而成的剑,表面锈迹斑斑,不知道已经多少年了,看上去都快腐朽了。

    见李和弦看着这石雕,赵剑一上前笑着解释道:“这座石雕,是本派第六任执掌所留。”

    “那铁剑呢?”李和弦一指问道。

    “有传闻说,铁剑和石雕是一起摆置在这里的。”赵剑一解释道。

    “铁剑已经如此破败了,你们有想过把它换掉吗?”李和弦问道。

    “长辈所留,晚辈不敢乱动。”赵剑一赶紧道。

    “哦,说得也对。”李和弦点点头,若无其事地往前走去,目光瞥向其他地方。

    不过事实上,此刻他的心里却是暗暗嘀咕:“果然不正常,这广场和大殿,处处透出肃穆的感觉,哪怕是这石鹰,都给人一种极为凌厉的感觉,只有那生锈的铁剑,和四周环境显得格格不入,简直可以说是破坏了这里整体的气氛。都这样了居然都不换掉,这飞剑派里,果然处处透着古怪。”

    李和弦心中这么想着,赵剑一已经站在大殿门外,对他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