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4章 冷傲青年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李和弦事先没有想到,就连飞剑派的藏书阁里,都没有关于那一段历史的介绍。

    李和弦是从飞剑派的建派历史开始看起的,里面也的确提到了有关飞剑派原本是飞剑门的事情。

    血脉大战的事情,也有所记载,但是偏偏的,就是没有崖山之战的那一段。

    至于为什么从门降为派,门派志里面只是简略提了一下,说在血脉大战中,飞剑门因为靠近一处妖兽的聚居地,所以首当其冲,遭到了重创,门派中的高阶修者死伤大半,就算活下来的,也都受了暗伤,要么修为降低,要么几年之后郁郁而终,最后因为门派达不到称门的要求,最后只能降低为派。

    “这就更加奇怪了啊。”李和弦摸着下巴,越发觉得这件事扑朔迷离起来。

    对于仙灵大陆上的任何一个门派而言,要是有前辈能够做出崖山之战那样的贡献,整个门派应该都会不断传诵,让这一段历史被人铭记,门派中的弟子,也会因此而自豪,甚至最基本的,门派每年招收新弟子的时候,也会以此为噱头,吸引人的眼球。

    但是飞剑派自己对这件事只字不提,讳莫如深,那么一段光辉的历史,居然还要在其他宗门的历史中才能看到。

    而李和弦也发现,玄月宗记载这段历史的书籍,也是放在格外偏僻位置的一本,当时拿到这本书的时候,书籍表面都有一层灰,显然平时都不会有人关注。

    这一点是李和弦之前就怀疑的,现在看完飞剑派的书籍之后,他心中又冒出一个新的疑惑。

    “血脉大战已经过去千年,飞剑派从门降为派,也已经过去了足足六百年,这六百年以来,飞剑派居然再没有出现过一个晋升星河境的弟子,这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啊。”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李和弦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一个门派,要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高阶修者,而且还不是偶然的情况出现,是稳定增长的趋势去出现的话,那就说明这个门派的功法,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在仙灵大陆,有一些小门派,虽然修炼它们的功法,晋升速度很快,但是达到一定的瓶颈后,就难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就说明这个门派的基础功法是有问题的。

    但是飞剑派的基础功法,却没有这个问题,血脉大战之前不断有星河境乃至如意境的修者出现,就证明了这一点。

    可是从那之后,飞剑派却突然出现了诡异的现象,整个门派六百年的历史中,居然再没有一个新的星河境出现,更别提如意境了。

    而且李和弦通过翻阅一些历史也发现了,在当时有少部分存活下来的天华境高阶修者,在血脉大战结束后的百年之内,也都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一个个陨落了。

    要是当时的话,身处那个环境里,或许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但是现在李和弦跳出当时的环境,用一个查找问题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的话,他的脑海中就不由自主冒出了一个叫人毛骨悚然的念头:“有人刻意打压飞剑派,不再让飞剑派崛起!”

    抹去历史的荣光,再修改门派的基础功法,让这个门派再也没有崛起的可能。

    “去除历史,打压现在,断送未来这得是什么样的血海深仇啊。”李和弦忍不住感叹一声。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基本上可以确认,飞剑派会没落成这样,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至于打压成这样,却不将飞剑派直接铲除,那就只有一个原因自己要的东西还没有得到!

    短短片刻之间,李和弦就已经分析出来了最大的可能。

    “能够打压一个门派,这股势力的能量必然很大,这么说来的话,飞剑派有什么东西值得让人花费几百年的时间去等待,也的确让我很好奇。”李和弦将自己看过的书一本本放回去,“具体的线索,应该还是和崖山之战有关吧。”

    通过蛛丝马迹,李和弦已经大致理出来了一条线索,但是这条线索,也并不是很明确,不过幸好的是,李和弦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

    “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水落石出了,要是我没猜错的话,线索应该就是在那两个地方了。”李和弦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走出了藏书阁。

    在藏书阁门外闭目打瞌睡的执事,在李和弦离开的时候,也没有朝他多看一眼,好像完全不关心一样。

    但是等到李和弦走远了之后,他猛地睁开眼,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精芒,身形敏捷无比,窜入藏书阁中,五指在虚空连点几下,顿时之间,书架上李和弦之前翻阅过的书籍的表面,就浮现出来了一抹淡淡的红色光芒。

    这个执事取出一只通讯鹤,飞快地将这些书籍的名字就记录下来,然后将通讯鹤放飞了出去。

    而几乎在同时,走在树林间的李和弦脚步微微顿了一下,若有所思地朝藏书阁的方向望了一眼,轻轻发出哈的一声。

    再往前走了没多久,李和弦突然听到树林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发出声音的,似乎是一男一女,而且好像还是在自己的前方。

    树林、男女、窃窃私语,这三点聚集起来,顿时让李和弦决定转换路线,但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发出声音的地方,一阵急促的脚步传来,不等李和弦回头,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在了李和弦的面前。

    两人似乎相对,不由同时一愣。

    李和弦面前站着的,赫然是之前分开的俞霜。

    此刻俞霜眼中透出一抹惊慌的神色,看到李和弦的刹那,她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对方,顿时之间,脸颊通红,涌出一股羞愤欲死的情绪来。

    沉寂片刻,李和弦正打算开口打破这尴尬,这个时候,又一声脚步传来,一个高大的青年,在俞霜身后走了出来。

    这个青年,一边走,一边笑着:“俞师妹,我难得才把你约出来,你为什么和我一句话不说,就要离开呢,你知道这样子我有多伤心吗?”

    嘴上说着伤心,但是语气之中,却透着无比轻浮的味道,说是调戏还差不多。

    一步迈出,青年立刻看到了李和弦,他似乎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其他人,顿时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嘴角扬起一丝冷笑,负手看着李和弦,目光之中,带着居高临下的审视味道。

    这种看人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不过李和弦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关系,所以也就懒得多问,朝俞霜点点头,就要离开。

    “木、木大哥,你等等!”俞霜顿时急了,赶紧开口喊道。

    见到李和弦望向自己的疑惑目光,俞霜结结巴巴道:“你、你是不是迷路了,我正好知道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啊?”

    说完之后,俞霜望向李和弦的眼神中充满了恳求。

    这个理由可以说烂到了极致,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相信,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可以看出来俞霜此刻多想起来这里,准确地说,是离她身后那个青年远远的。

    听到俞霜的话,那个青年的脸上神色不变,但是望着李和弦的目光,陡然之间,爆发出一股森冷的寒意,眼眸深处,仿佛是有刀光剑影在激烈碰撞,叫人不寒而栗。

    不知道俞霜和这个青年具体发生了什么,李和弦原本也不打算掺和这样的事情,但是此刻这青年望向自己充满敌意的眼神,却让他格外不舒服,就像是自己欠他几百万灵石似的。

    于是李和弦淡淡笑了笑:“是的,我迷路了,正好遇到了你,不然的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去。”

    俞霜顿时激动得都要哭出来了,急忙几步走到李和弦身边:“那、那木大哥我送你回去。”

    “师妹,这位是谁啊,我怎么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时候,那个青年开口了,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这个人应该不是飞剑派的弟子吧,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又怎么认识他的?”

    他的语气,不像是在询问,反而更像是在质问,而且他讲话的时候,森冷的目光,始终盯着李和弦,仿佛要将他穿透一般。

    “这位、这位木大哥……”俞霜显然对这个青年有些畏惧。

    “你到底是谁!来我飞剑派做什么!给我老实交代!”青年猛然之间一声暴喝,声若滚雷,形成一个压力,压得四周的竹子,都朝着一边倒下去。

    李和弦淡淡看着对方,片刻之后,吐出四个字:“关你屁事。”

    “你说什么?”青年瞪大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忍不住笑了出来,一指自己,“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讲话吗?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一个区区化凡境的蝼蚁,敢这样子和我讲话?”

    “我需要知道你这个蝼蚁做什么?”李和弦忍不住哼了一声,对俞霜道:“我们走了。”

    “你敢!”青年猛地一声大喝,在李和弦转身的刹那,手臂一抖,顿时之间,一道白光,迅疾如电,将周围空气都撕裂成丝,朝着李和弦的后心狠狠刺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