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5章 俞霜的小秘密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什么玩意儿!”

    李和弦目光一凝,头也不回,一个神识攻击就把青年打翻在地,顺势一剑过去,就要将青年劈成两半。

    死亡的气息,刹那之间,笼罩四周,仿佛是地狱之门缓缓打开,让这个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原本还算俊美的五官,顿时都扭曲起来,上下牙齿不停打颤,短短一个眨眼的功夫,仿佛是在地狱中熬过了千百年一样。

    “木大哥!剑下留人!”俞霜吓了一跳。

    她知道李和弦脾气不好,动辄刀剑相向,但是她没想到,对方胆大包天,居然在飞剑派的地盘上也敢动手。

    她此刻阻止李和弦,倒不是要保护那个青年,而是她觉得,要是李和弦此刻杀了人的话,恐怕就没法再飞剑派待下去了。

    “他是刑罚堂郑长老的独子郑克爽!”俞霜赶紧喊出了这个青年的身份。

    唰的一声,李和弦的剑芒朝旁边偏了一点,擦着青年的脸颊斩在地上,顿时将地面撕裂开来一道长长的豁口。

    青年此刻脸色苍白,表情呆滞,只觉得灵魂好像都不在体内了,全身上下血液凝固,透着冰一样的寒冷。

    “哦,原来是只大一点的蝼蚁,难怪这么嚣张。”李和弦扫了眼早就吓傻了的郑克爽,“既然这样的话,那就”

    听到李和弦的话,郑克爽悬着的心正稍微一松,猛然之间,就听到李和弦淡淡道:“砍断一条胳膊好了。”

    唰!

    郑克爽还在因为李和弦的这句话发呆,猛然之间,眼前一花,下一刻,惨烈的剧痛,席卷全身。

    他的左臂,齐肩而断,鲜血嗤的一声激射出去,将旁边的翠绿竹林,都染得一片血红。

    顿时之间,郑克爽捂着伤口,滚到在地上,大声哀嚎,鲜血不断涌出来,沾到他的身上,片刻之间,就把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真的是惊怒到了极致。

    郑克爽惊的是对方居然真的敢动手,而他怒的,也是这一点。

    俞霜都已经报出他的身份了,对方居然还敢动手,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刑罚堂对于一个门派意味着什么吗!

    虽然以父亲对自己的宠爱程度,用丹药接上他的断臂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此刻的这份耻辱,却是郑克爽以前从来没有承受过的。

    此刻他心中恨意滔天,恨不得要将李和弦扒皮拆骨。

    “我们走了,这样的家伙,看着心烦。”李和弦对已经看傻了的俞霜淡淡说道。

    跟着李和弦走出竹林很久,俞霜猛地一咬牙,一步跨到李和弦面前,垂着头道:“木大哥,对不起。”

    李和弦没讲话,等着俞霜继续开口。

    “我今天收到一只通讯鹤,是我一个小姐妹给我发来的,说前段时间因为我去北岭尸地,一直没有见到我,今天约我去那片树林,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结果我到了那里之后,却发现郑克爽等在那里。他说要去向我爹提亲,我不愿意,就想离开,他就追着我,然后碰到了你……”絮絮叨叨将前因后果讲了一遍,俞霜最后道:“木大哥,对不起,把你牵扯进来了。”

    李和弦沉吟片刻,问道:“你们刑罚堂长老,也就是这个郑克爽的老子,是什么境界?”

    “天华境七层。”俞霜说道。

    “那他敢找上门来的话,我就教他学做人。”李和弦冷笑一声,然后道:“走吧,去你爹那儿,我正好有些事情想向他请教。”

    于是俞霜在前面领路,过了一阵,她发现李和弦似乎并没有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放在心上,于是她的情绪也渐渐恢复,路上不时向李和弦介绍着路过的场所是做什么用的。

    言语之间,李和弦尝试着套一下俞霜的话,结果和他预想的差不多,俞霜虽然是长老的女儿,但是对这个门派的了解,和其他的普通弟子差不多。

    千年之前的血脉大战,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只是有所耳闻,至于崖山之战,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当李和弦说起飞剑派在六百年前,还不是派而是门的时候,俞霜还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表示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听飞剑派内的长辈说起过。

    “年轻一辈对自己门派的历史一无所知,真是够狠的啊。”李和弦心中暗暗嘀咕。

    不久之后,李和弦就到了炼药堂的所在。

    俞奇今天没有炼药,不过他不善言辞,所以李和弦没有逗留太久的时间,在有关炼药的一些基础问题上,李和弦请教了一番俞奇之后,离开的时候,他带回去了不下于三十本书。

    这些书,有俞奇推荐的炼药方面的基础知识,另外还有俞奇自己的一些笔记,还有炼药的心得。

    虽然没有能够和俞奇聊上太久,但是捧回来这些书,李和弦也很知足了。

    要知道,如果没有别人指导的话,他肯定也是要去通过看书去了解炼丹的一些知识的,但是那样子的话,他看的书就会很杂,需要看完之后,自己再去系统地梳理。

    但是现在的话,就没有这个烦恼了,俞奇虽然不太擅长和人交流,但是他的笔记和心得却是很详细。

    李和弦都注意到了,这些笔记,有一部分,是记录在纸上的,而且纸张都已经泛黄,那就说明,这些笔记必然是俞奇年轻的时候记下来的,那个时期,他还没有办法在玉简上铭刻内容。

    也可以这么说,这些笔记,就是俞奇从年轻时候开始炼药就积累的这方面的知识,对于李和弦这种想要入门的人而言,由浅入深,正好合适。

    回去的时候,依旧由俞霜送他,分别的时候,俞霜对他说道:“木大哥,要是在炼丹的时候遇到什么问题,你也可以来问我,一般的问题,我也是可以解决的。”

    说到这里,小姑娘的脸上,露出来得意的神色:“我之前刚刚获得了三级炼药师的称号,我的打算就是在二十岁之前,进阶为五级炼药师,然后能够去上宗继续修炼炼丹术。”

    “上宗?”李和弦眨眨眼,“你是说玄月宗?”

    “是的。”俞霜用力点头,脸上充满了期盼的神色,“就是玄月宗。”

    “可是玄月宗好像不是以炼丹见长吧,你干嘛非要去玄月宗修炼这个?”李和弦忍不住好奇问道。

    “因为、因为……”俞霜的脸颊顿时一下子红了,声音也小了起来,“木大哥,我要是告诉你,你可千万不可以告诉别人啊,我、我想见一见李和弦。”

    “见李和弦?”李和弦一愣,心想我这名字难道还有重名的?

    “哪个李和弦?”他忍不住问道。

    “玄月宗就只有那一个李和弦呀!”俞霜涨红了小脸说道,发现自己不由自主放大了嗓音,她赶紧四下看了看,虽然四周没有其他人,但她还是压低了声音,脸上浮现出一抹羞红道:“我知道他的呀,他在藏海神舟里的表现,其实我们都知道的,所有人都说李和弦重情重义,而且实力强,还有领导力,当时在藏海神舟,要不是他出手,恐怕许多宗门和家族的天才弟子,都要陨落在里面了。”

    “原来我还有点名气。”李和弦摸着下巴,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感觉骨头都轻了几分。

    “所以我很想见见他,看一看他本人是什么样子。”俞霜声音细若蚊蚋,“我知道木大哥你是李和弦的族兄,所以你可一定要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呀,我这个秘密,就只告诉过你,其他人一个都不知道,甚至就连我爹都不清楚。”

    “其实他那个人吧……也就长得英俊了一点,其他也就一般般。”李和弦笑道。

    “不许你说我偶像不好。”俞霜气得一噘嘴,但是很快就又笑了起来,“不说这件事了,木大哥你要是在炼丹方面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

    “好的。”李和弦点点头,带着书回到小院,问了下小倩有没有人来找麻烦。

    小倩还很疑惑,问李和弦是不是又招惹什么人了,不然的话,为什么来到飞剑派还不到半天,就有人要上门来寻仇。

    “这次惹得人可大了去了。”李和弦没好气地吓唬她,“是飞剑派的执法堂长老,就问你怕不怕?”

    “我有什么好怕的。”小倩笑得很开心,“飞剑派境界最高的,也就只是在天华境的范围,天华境范围内,还有主人你打不过的?”

    李和弦很想说还真有,毕竟他现在越阶,最高也就可以斩杀天华境七层,至于八层和九层,跟七层的差距太大,他至少还要再提升一两个层次,才可以抗衡,不过在小倩这个女仆的面前,自己这个主人的面子还是要讲究的。

    于是他板着脸道:“就你知道。这几天我要闭关研究一下炼丹方面的知识,有人来找我的话,你就告诉他我在闭关。还有,你自己的修炼也别耽搁了,过些时候我要考核你的。”

    “好的。”小倩吐了吐舌头。

    李和弦走进里屋,先布下一个障目阵,防止有人通过某种法宝窥视自己,这才将这次带回来的书取出来,一本本翻阅起来。

    以他的阅读速度和理解力,再加上分身那边也在不断帮助本体领悟,所以正常情况下,别人要一两个月才能读完的书,李和弦两天时间,就读完了,而且全部理解透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