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7章 什么货色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怎么样?厉害吧?”看到小狐狸惊讶的神色,李和弦忍不住得意道。

    “真的没有问题?”小倩看向小狐狸。

    小狐狸点点头,从李和弦的手臂上跃了下来。

    “你这什么话,好像我会骗你似的。”李和弦不满道:“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小倩盯着李和弦看了好一会儿,从他手里接过丹药,一边朝自己的屋子跑去,一边咯咯笑道:“像的呀。”

    “嘿?真是反了天了。”李和弦哼了一声,眼中却没有什么怒意。

    两天之后,小倩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直在等候她的李和弦急忙迎了过去:“感觉怎么样?”

    “啊?”小倩愣了愣,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一眼李和弦,“主人?”

    “不是我还能是谁?”李和弦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她,“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小倩苦笑着揉了揉太阳穴,“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不是。”李和弦摇头。

    “怎么可以证明?”小倩看着李和弦,“我现在需要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听说受到强烈刺激的人,要是人在做梦,就会醒过来。”

    “你的意思是要我砍你一刀?”李和弦没好气地斜睨她一眼,“我相信那样子的话刺激会比较大。”

    “大哥,你等一下。”小狐狸此刻从旁边的桌子上跃下来,来到小倩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会儿,转头对李和弦道:“她服药过量了。”

    “没可能啊。”李和弦赶紧大喊冤枉,“一梦凝气丸,给化凡境中阶的修者服用的量是一次一到两颗,可以有辅助进阶的作用,小倩是化凡境六层,是中阶的顶峰,一次服用两颗,怎么能算过量?”

    “大哥”小狐狸白了他一眼,“你忘了,你炼制出来一梦凝气丸,可比普通的药效要强大了两成,而且一次服用两颗,不出现一点幻觉那才有鬼呢。”

    和李和弦这边解释完,小狐狸又朝着小倩的方向嗅了嗅,点点头道:“一梦凝气丸的药力倒是全部吸收了,只是现在气息有些紊乱,可能是服用过量导致的后遗症,所以现在虽然药力吸收了,但是只是吸入体内,还没有全部融入血液,不然的话,你的气息不该是现在这样紊乱,而是应该比之前浑厚不少。”

    “我现在真的不是在做梦?”小倩揉着脑袋,“我就觉得特别晕。”

    “要是一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的话,那就有麻烦了。”李和弦喃喃自语,“这样一来,不能坚定自己是在现实的话,做什么事情,都会犹豫,一旦犹豫,就会在心里形成魔障,到时候绝对影响晋升啊。”

    原本是想帮助小倩晋升,顺便也试验一下自己炼制的丹药效果到底怎么样,结果现在晋升的效果还没体现,反而因此影响了小倩的心境。

    顿时之间,李和弦就感觉,自己可能好心办坏事了。

    “这个不是大问题。”小狐狸摇摇头,朝小倩望过去:“你服用了一梦凝气丸之后,有什么反应?”

    小倩在石凳子上坐下来,沉吟片刻,苦笑道:“就是做梦啊,一个梦接着一个梦,然后还有梦中梦。梦中梦你们懂吧,就是梦里面的我也在做梦,以为自己醒过来了,结果自己还是在梦里,而且这个梦中梦还好几层,估计有四五层,我最后都不能确定自己是醒着还是在做梦了。”

    “一般情况下,一梦凝气丸最多只会让修者做一个梦,然后通过梦境,磨练心境,吸收药力和灵气,完成晋升,你现在这明显就是嗑药磕多了……”小狐狸一阵无语。

    “那现在只有唯一的办法了。”李和弦此刻开口。

    小倩和小狐狸都望向他。

    “我再去炼制一炉一梦凝气丸,让你服用下去。”李和弦郑重其事道。

    “我不要!”小倩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紧紧抱住了小狐狸。

    “如果你想永远无法分清梦境和现实,那你就拒绝,不然的话,这是唯一的办法。”李和弦一摊手,片刻之后,像是怪叔叔一样诱惑着小倩,“再吃两粒,到时候在梦境中直接晋升,这样一来,你不仅晋升到化凡境高阶了,而且还把心魔祛除了,并且我还可以给你一样法宝,一举三得,你难道不动心吗?”

    “我要是再拒绝的话,你估计会一刀把我砍了吧。”小倩苦笑一声,“那好吧,不过主人你能不能尽快一点,因为我感觉我现在的状态不是很稳定。”

    “你等我。”李和弦唰一下,就冲进了屋子,在大门拍上的刹那 ,传来他对小狐狸喊的话:“给我看好小倩,这几天不要让她乱跑!”

    就在李和弦开始炼药的这天中午,一艘巨大的战舰,黑压压一片,来到了飞剑派的山门外。

    负责看守山门的飞剑派弟子一见战舰上的标志,顿时就脸色苍白,急忙往回跑去,一边跑一边喊:“不好啦!不好啦!血莲派打过来啦!”

    要不了多久,飞剑派的一众高层,就在执掌姚化淳的率领下,来到了山门外。

    飞剑派这一边,有执掌姚化淳,副执掌赵剑一,刑罚堂长老郑琅,大长老拓跋亮等人。

    这其中,郑琅和拓跋亮是李和弦没有见过的。

    拓跋亮年岁已大,一向深居简出,很少路面,只是作为飞剑派的隐藏实力之一,所以许多飞剑派的弟子,都不知道还有这号人物的存在。

    而刑罚堂长老郑琅此刻的脸色,如同烧焦的锅底,很不好看,好像谁都欠了他一大笔灵石似的。

    据知情人透露,他保持这个脸色,已经接近十天了,似乎和他儿子郑克爽有什么关系。

    至于炼药堂长老俞奇,因为他不司职战斗,所以此刻就没有出现。

    来到山门外,血莲派那巨大的战舰,此刻依旧悬停在那里,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巨大的阴影投落下来,给人一种巨大压力的感觉。

    之前姚化淳的脸色还算正常,不过等来到山门外,见到那巨大战舰的时候,他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一股无形的威压,释放而出,冷哼一声:“血莲派真是好大的阵仗,看这样子,是打算来灭我飞剑派吗?”

    姚化淳当然知道血莲派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不过不管怎么说,先把一顶大帽子扣上。

    紧接着,姚化淳又提高嗓音道:“来人,都给我用听风石把现在的场景摄录下来,到时候全都交给上门,让他们看看血莲派的丑恶嘴脸!哼,看来血莲派胆子也不小,现在都敢绕过上门来灭其他的门派了,看样子距离取代上门,也是指日可待了。”

    “姚化淳,你少说废话。”一个如同滚雷一般的声音,猛地在战舰上响起。

    下一刻,一行数人,在一个身穿金甲的大汉的率领下踏上战舰甲板,和姚化淳等人对峙着。

    看到这人,姚化淳顿时神色一凝,暗暗咬了咬牙。

    “原来是邹副帮主大驾光临,不知道邹副帮主有何贵干呢。”赵剑一此刻开口,对着金甲人冷笑道。

    “赵剑一,这没有你说话的份!”金甲人一摆手,目光如炬,朝众人一瞪,顿时之间,在场众人,除了姚化淳和赵剑一,其他人都脸色一变,闷哼一声,更有实力稍弱一些的,顿时脸色苍白,往后连退数步,好不容易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我今天来,一是来接回我血莲派的长老,二来则是严惩凶手。”金甲人冷笑道:“姚化淳,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不然的话,别怪我今天不客气了!”

    “而且我们这次得到准确的消息,飞剑派偷袭重伤我血莲派弟子的凶手,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对于这种事情,你们飞剑派也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金甲人身后,此刻又走出来一个干瘦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脸上有一道疤痕,从左边眼角一直延伸到下颚,随着讲话时候脸部肌肉的扭动,那疤痕如同一只在蠕动的巨大蜈蚣,叫人毛骨悚然。

    “血莲派副执掌邹进伟,战堂长老郭兴。”说出这两个人的名字,姚化淳只觉得嘴巴发苦。

    之前如果之后邹进伟一个人的话,那他还可以对付一二,但是此刻见到血莲派战堂长老郭兴,他是真的头疼。

    这个人战力在血莲派并非数一数二,但是出了名的狠辣无情,而且一旦动手,那就如同疯狗一般,不死不休,给人一种就连自己死活都不顾,就是要置人于死地的恐怖感觉。

    “当年受姚执掌一礼,我可是没齿难忘。”郭兴狞笑连连,加上他脸上的巨大疤痕,这让他看上去更加阴森恐怖,“刚刚副执掌还少说了一点,飞剑派灵犀剑法和我血莲派两百年前丢失的一门剑法类似,这一次我们也是要将灵犀剑法借回去,好好验证一番的。”

    “放你妈丨的屁!”一直沉默不语的大长老,此刻突然开口,脸色气得通红,“你们血莲派什么狗屁玩意儿,居然还敢打我飞剑派镇派剑法的主意?就你们那种垃圾一样的货色,也敢说自己有剑法?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