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8章 心情不好,不要打扰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我血莲派说是,那就是。”

    大长老话音刚落,战舰之上,一个阴森森的女声响起。

    下一刻,一个一身银装,大约四十多岁的女人走了出来:“你们飞剑派对我们血莲派长老、护法和弟子痛下杀手,人证物证皆在。血莲派今天三点要求,你们飞剑派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不然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飞剑派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赵剑一惊呼道:“血染锦湖的单红!你什么时候和血莲派那些人混在一起的!”

    这个单红,在北域也是一个凶名赫赫的散修,天华境七层的境界。

    她的外号叫做血染锦湖,是因为几十年前,她被仇家追杀,最后在北域一处叫做锦湖的湖泊上,她一个人单挑对面一群人,最后杀得整片湖泊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有传闻说那之后的几年,锦湖里的鱼虾,都肥得不像话。

    至于最后的赢家是谁,单红现在好端端站在这里,答案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在某种程度上,单红和佘姥姥一样,都是年轻的时候,在北域创出极大的凶名,之后就很少再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此刻单红居然和血莲派众人站在一起,顿时就让飞剑派这边的修者又惊又怒。

    郭兴冷笑一声,道:“单护法目前是我血莲派的护法,你们飞剑派还有什么疑问吗?”

    “刚走了一个佘姥姥,居然又招揽来了一个单红……”飞剑派这边众人,心中顿时又妒又恨。

    血莲派能够短期之内,就再度招来护法,只能说明血莲派给出的待遇极好。

    而血莲派之所以能给出惊人的待遇,也和它近些年不断占据飞剑派的地盘和资源有关。

    此消彼长之下,现在的飞剑派已经落寞得完全不像话了,甚至出现了青黄不接的场面,除了派中的寥寥几位长老和屈指可数的几名弟子之外,再没有一个天华境的修者。

    而血莲派那边,则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不仅资源越来越多,越来越好,派中的天才苗子也不断出现,近十年时间,光是从化凡境晋升为天华境的修者,就有足足八个,差不多一年一个,更别提随着飞剑派的式微,许多原本打算送族中子弟去飞剑派的家族,现在也纷纷将家族中的好苗子送去了血莲派。

    这就好比是烧干柴,飞剑派这边没有新的木柴加上,只能靠着最后一点余辉勉力挣扎,而血莲派则是好的木柴不断投入,火是越烧越旺。

    “姚化淳,今天我没有直接出手,就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了,我现在不怕告诉你,一千名血莲派弟子,现在已经集结在你飞剑派山下,只要我出信号,他们随时就可以杀上来,到了那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邹进伟率领着郭兴和单红,从战舰上来到众人面前,狞笑道:“三个条件,你还有什么疑问嘛!要是你不服气的话,我们血莲派的人证,今天也一同过来了!哼,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居然还留下一个活口,我看你们这次还怎么狡辩!”

    邹进伟话音落下,一拍手,顿时之间,之前在北岭尸地被李和弦放走,让回去传信的那个弟子,颤颤巍巍走了过来。

    “这个弟子,就是当时的幸存者。”邹进伟冷笑道:“就算是上门追究起来,我也不会担心,我们这个弟子,所见都是事实,就算搜魂都不怕!我限你一炷香之内,把蒯长老毫无损地归还我们,把参与那件事的人都给我交出来,还有把灵犀剑法的原本,你听清楚了,是原本,复刻的玉简我可不承认,都给我乖乖献出来,不然的话,今天我就让你飞剑派血流成河!”

    “你敢!”赵剑一双目一凝,身上爆出滚滚杀气。

    “邹进伟,你要是有胆子的话就试试,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条命,敢在我飞剑派地盘上闹事!”姚化淳厉喝道。

    作为一派执掌,他很清楚,这个时候,他的气势千万不能弱了。

    要是今天真的答应了血莲派的那三个条件,别说都答应了,哪怕只是答应其中一条,那飞剑派就真的彻底滑落深渊,再也没有崛起的可能了。

    而自己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也就等于全部白费了!

    “我就说那个木子禾是害人精!”这个时候,站在姚化淳等人之后的郑琅,恶声恶气地说道:“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散修,只会给我们飞剑派惹祸,到底是谁答应让他进来的!这样的家伙,还不交出去,把我们飞剑派撇干净,难道留着等我们飞剑派被灭?”

    “你胡说什么!”赵剑一听不下去了,厉声喝道:“这件事本来就是血莲派惹是生非在先,郑长老你此刻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郑琅阴阳怪气道:“都到了现在了,还不让那个木子禾出来对质,难道真的如外面传闻所说,这木子禾和我们飞剑派,真的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瓜葛?”

    己方在和血莲派苦苦对峙,郑琅此刻却在这里一个劲儿拆台,飞剑派众人此刻把他给活拆了的心都有了。

    听到郑琅的话,邹进伟眼睛一亮,心中不由自主就给郑琅竖了根大拇指,暗道飞剑派真是有一个优秀的猪队友,此刻对方窝里乱了,他自然不介意火上浇油,冷笑连连:“姚化淳,你现在还不把那个木子禾交出来,那就别怪我请出上门修者来做个见证了,见证的理由就是飞剑派私通身份成疑的修者,伤我血莲派长老和护法,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飞剑派诸人脸色一变再变,心中都大骂郑琅没脑子。

    他们都知道李和弦和郑琅的儿子前些日子起了冲突,不过因为有俞奇的女儿牵扯在内,所以众人都暂时克制,没有将这件事摆到台面上。

    此刻只要不是瞎子,都可以看得清楚,郑琅现在是想借着血莲派的手,除掉李和弦。

    但是你真的要借刀杀人,也选个其他场合啊!

    现在关乎到门派的尊严,怎么能退一步?

    “看来飞剑派真的对上门不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来人啊,给我送紧急信号,请上门的修者来做个见证!”邹进伟得意地一再施压。

    郑琅也在一旁煽风点火,上蹿下跳:“执掌,你还在犹豫什么!这件事本来就是那木子禾做的,和我们飞剑派没有一点关系,你就把人交出去又能怎么样?”

    眼看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姚化淳也不能一再袒护李和弦了,他苦笑着朝赵剑一望了一眼:“现在没有办法,只能去将木子禾请过来一趟了。”

    言下之意,飞剑派已经尽力了,你木子禾既然现在住在这里,也应该为飞剑派承担一些压力。

    “快去把人叫过来,我们当时幸存的弟子就在这里,是不是那个杀我血莲派的凶手,一认便知。”邹进伟洋洋得意道。

    赵剑一叫过一名弟子,吩咐了一声,这弟子就急匆匆离去了。

    要不了多久,这弟子就回来了,脸色不是很好看。

    “人呢?”没见到李和弦,郑琅急忙上前一步问道。

    “木大人说……他现在心情不太好,如果不是要紧的事,他就不过来了……”这个弟子结结巴巴说道。

    众人:“……”

    面面相觑一阵后,血莲派等人还没开口,郑琅就已经跳了起来,眉毛倒竖,厉声大吼:“他这什么话!什么叫不是重要的事情!他这个家伙,哪里来的底气?血莲派都已经上门来了,他居然还坐着缩头乌龟?他这是要做什么?根本不把血莲派放在眼里吗?他知不知道血莲派代表着什么?血莲派的弟子随便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他!”

    眼看郑琅一张嘴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趋势,姚化淳无奈地捏了捏眉心,对那个弟子有气无力道:“再去请,就说是我请他过来。”

    这个弟子苦着一张脸又匆匆离开了,不久之后,他就领着李和弦过来了。

    李和弦走在这个弟子身后大约十步远的地方,步履不紧不慢的,看那阴沉的脸色,的确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李和弦没有故意撒谎,他现在的心情的确不是很好。

    先小倩用药过量的危险还没有解除,他现在忙着在炼制新的一梦凝气丸。

    二来就是他炼药的过程不是那么顺利。

    之前他炼了好几天,才炼制出来那么一炉两枚丹药,经验还不是那么丰富,所以这一次炼制,依旧有些磕磕巴巴,不是很顺畅,并且还遇到了一些之前没有遇到的小问题。

    这个弟子找过去的时候,他正在为解决这几个小问题而苦恼。

    不过这个弟子第二次找来的时候,听说是执掌特意请他去的,于是他才不耐烦地放下手里的事,跟着那弟子走了过来。

    远远看到血莲派的战舰和邹进伟那几个气势汹汹的修者,李和弦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心中暗道过了这么久才找上门来,也是一群软蛋,就这一群软蛋,居然也要自己亲自过来一趟?

    眼见李和弦走进,不等他开口,郑琅就一个箭步窜了上去,指着他的鼻子就大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