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0章 你再嚣张看看啊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猛吸一口气,李和弦全身肌肉中,力量如同沸腾的岩浆在滚荡,再度扬起手中巨锤的时候,四周的空气,仿佛都被抽干一空。

    地面上众人此刻仰头望去,李和弦的身影在阳光中,仿佛凝固了一般,这个世界的时间、光线,都在这一刻,停止了流动。

    轰!

    不等战舰升高,李和弦又是一锤砸下去。

    一声巨响,战舰出吱嘎的,向着地面歪斜的时候,侧面已经出现了一条明显的裂缝。

    这一刻,邹进伟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太阳穴突突直跳,整个人完全陷入了呆傻的境地。

    “住、你住手啊!”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邹进伟赶紧放声大喊。

    李和弦才不管他,趁着还可以在半空停留的刹那,他猛然抽出妖皇剑,朝着战舰的那条裂缝狠狠斩下去。

    巨大的剑影,伴随着无数铁链坠落的声音,浮现在半空,斩在战舰上。

    咔嚓——轰!

    在邹进伟呆若木鸡的表情中,血莲派的战舰就在他的眼前,被生生劈成了两半。

    里面的弟子,鬼哭狼嚎,如同苍蝇一样,从半空坠落下来。

    战舰之间悬停的地方不高,这些弟子落下来倒不至于摔死,但是一个个狼狈无比,一时半伙,根本不可能爬的起来,更重要的是,脸都给丢尽了。

    打爆战舰之后,李和弦朝邹进伟投去一个轻蔑的眼神,身形在半空再度消失。

    “我艹!”邹进伟倒吸一口凉气。

    对方这表现,分明就是代表着还没结束。

    而且对方根本就肆无忌惮!

    这个时候,他彻底慌了神了,求助的目光,朝着飞剑派众人望去,最后停在了姚化淳的身上。

    “姚执掌——”这个时候,邹进伟也就只能厚起脸皮了。

    之前都是姚化淳直呼姓名,此刻却是恭恭敬敬叫起了执掌。

    姚化淳见他这前倨后恭的样子,心里就不由来气,重重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假装没有看到。

    “姚执掌——”邹进伟脸皮一阵热,但是这个时候,关乎自己的性命,他也顾不上脸面了,“这件事我看就此作罢好不好,我们血莲派已经损失了一个护法,现在又损失了一艘战舰……”

    “我请你们来的?”姚化淳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开口打断,噎得邹进伟说不出话来。

    此刻眼看李和弦翻手之间,就打得血莲派等人抬不起来来,姚化淳心中爽到了极点,但是此刻,依旧板着一张脸,厉声道:“我们飞剑派一直以来都秉承着门派之间,和谐相处的宗旨,而你们血莲派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战舰就压到了我们飞剑派的门前,你让我们飞剑派以后还有什么威严管辖这一片区域!我们飞剑派的损失大了去了!现在你还跟我谈损失?”

    邹进伟在血莲派中,属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种,谁都不敢和他大声讲话,早就养成了高高在上的习惯,此刻被姚化淳当面痛斥,立即就要暴走。

    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感觉内心的怒意就要压制不住的时候,猛然之间,他就感觉到虚空之中,一股杀气,牢牢锁定了自己。

    “我、我艹!”邹进伟一个哆嗦,回过神来,顿时就感觉背后都被冷汗给浸透了。

    毫不犹豫的,他就转变了脸色,苦笑道:“这件事是我们血莲派欠考虑了,不过现在你们也出了气了,我看不如就这么算了吧。”

    过去的时候,飞剑派一直都是被血莲派压制,姚化淳等人心中早就憋着一口气。

    像是现在这种,对方几乎是哀求的情况,从来没出现过,飞剑派等人,只觉得扬眉吐气,内心畅快到了极点。

    “姚执掌,要是你同意的话,我现在就先走了,至于蒯长老那一边,血莲派会另外再派人来和贵派接洽的。”此刻邹进伟只想着赶紧离开,于是连过去从来没有过的类似“贵派”这样的措辞,就说了出来。

    姚化淳此刻心里巴不得邹进伟多出一些丑,于是把担子撂到了李和弦身上,淡淡道:“这件事不是归我管。”

    “你又说笑了。”邹进伟陪笑道:“这片区域,归飞剑派管,你是飞剑派的执掌,自然都应该听你的。”

    “可是木子禾不是我们飞剑派的人,他只是路过这里,借住几天,所以他的行为,我们飞剑派概不负责。”姚化淳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艹尼玛的!”邹进伟顿时心里都骂翻天了,“不归你管你特么早说啊!浪费老子这么多口水,还赔了这么多笑脸!”

    不过此刻,邹进伟脸上可不敢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满,他赶紧转身,面对着空荡荡的四周——他感觉不出来李和弦具体在哪个位置,只能随便朝着一个方向,满脸堆笑:“木子禾,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血莲派的损失,我就不追究了,你肯定也清楚,血莲派至少是一个门派,要是你真的决定——我艹!”

    邹进伟话音未落,猛然之间,就感觉脑子仿佛被钻头狠狠钻进去一样,瞬间产生的疼痛,甚至让他怀疑自己的都被绞碎了。

    “神识攻击!”邹进伟顿时心都凉了。

    对方战力深不可测,拥有高明的隐身术,现在还有强得过分的神识,自己这么这么倒霉,遇到这么个变态!

    慌乱之中,邹进伟一下子将身上所有的防御法宝一股脑全都催动,根本顾不上李和弦是从哪里攻击的了。

    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单红。

    就在身上的金甲和一众防御法宝一起被催动的刹那,虚空之中,陡然之间,凝聚出无数的剑影。

    剑光凌冽,密密麻麻,如同滂沱大雨一般,带着倾覆天地一样的浩荡神威,一下子全都倾泻在了邹进伟的身上。

    顿时之间,邹进伟的全身,爆闪出足以刺瞎人的火花,整个人仿佛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烈日。

    噼里啪啦的巨响,也不断在他身上传来。

    一件接一件的法宝被打爆,四分五裂,震耳欲聋的轰鸣,根本停不下来,如同雷霆鼓点。

    这个时候,就连飞剑派的众人,也都看得傻掉了。

    在这之前,也是有人对李和弦的实力存疑的,毕竟除了当时去北岭尸地的俞霜外,并没有人真的见到李和弦出手。

    但是这个时候,就在他们眼前,他们可以说是看得一清二楚,平日里耀武扬威,就连飞剑派执掌姚化淳都无可奈何的邹进伟,被打得如同缩头乌龟,躲在他的一大堆防御法宝里面瑟瑟抖,看样子都要哭了。

    在这之前,谁想到过,血莲派的副执掌居然会有这一天?

    而之前骂过李和弦,想借血莲派的手除掉李和弦的郑琅,脸色白得如同一张白纸,艰难咽了口吐沫,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你居然还敢反抗?”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之后,见没有打爆对方的防御,李和弦的身形在半空浮现出来,一脸的气急败坏,仰天怒吼,“邹进伟你死定了!今天天上地下,没有人能救得了你!我要把你剁成人棍,然后在你面前把你全族一个个杀死,最后再干掉你!”

    说完,李和弦一番储物袋,取出厚厚一叠灵符,在手里摔打着,狞笑连连:“你就给我躲!我看你还能躲到什么时候!人棍!”

    看到李和弦那厚厚一叠灵符的时候,邹进伟的眼泪终于抑制不住地淌了下来,等再看到那叠灵符里面,甚至还夹杂着几张道符的时候,他的胆子彻底钻进了大肠,括约肌疯狂抽搐着。

    “我艹我错了还不行嘛!”曾经不可一世的血莲派副执掌,此刻眼中含着两大包眼泪,一脸的委屈和悲愤,“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手?”

    “现在知道怕了?”李和弦哈一声笑了出来,手里的动作变得更快,刹那之间,激十多张灵符,打出一片雷光火焰,四周的空气,都被焚烧干净。

    邹进伟的防御法宝可以抵挡雷霆的破坏力,但是电流的刺激,却还是透过铠甲传到了他的身上。

    顿时之间,邹进伟的头都竖了起来,脸变得焦黑,嘴巴一张,吐出一口白烟。

    “你刚刚不是很嚣张吗?不是要把我抓回去吗?不是还要求我放过你吗?我呸!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你把别人看做蝼蚁,你在我眼里,也不过就是一只肥了一点的蝼蚁而已。现在知道被人欺负是什么滋味了吧?是不是很爽?啊?”

    李和弦猛地长风步迈出,刹那之间,冲到邹进伟面前,扬起巨锤,轰然砸落。

    轰!

    保护邹进伟的防御法宝表面,光芒顿时极具黯淡下去,法宝本身,更是裂出细碎的缝隙。

    这一幕,看得邹进伟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飞剑派的众人,也全都呆滞了,嘴巴张开,不出一点声音,嗓子眼里的小舌头都看得清清楚楚。

    猛然之间,李和弦一转身,扬手就打出一个剑阵:“你还想逃?”

    噼里啪啦!

    四十九把飞剑,打爆了郭兴的防御法宝,将他头和衣服,都削得七零八落,里面干瘦的身子若隐若现,脸彻底丢尽了。

    郭兴面如土色,站在原地,瑟瑟抖,眼神之中,尽是恐惧,片刻之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不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