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1章 按着猛揍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不久之前,血莲派还气势汹汹,趾高气昂的修者,一个被砍了头,一个如同缩头乌龟,一个全身衣服都被撕得稀烂,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至于战舰,更是被打得四分五裂,要有多惨就有多惨。

    这个景象,绝对是在场任何人,事先都没有想到的。

    飞剑派众人,绝大多数,这个时候只觉得心中畅快无比。

    在过去的近百年间,类似的事情,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次,每一次飞剑派都是被羞辱的那一个,从来没有例外。

    但是这一次,终于扬眉吐气。

    血莲派的副执掌和长老,就在飞剑派的山门前,狼狈如狗,而且还有一个长老,被俘虏着。

    不过飞剑派那么多人中,此刻还有一个人,却是满脑袋的冷汗,眼眸之中,写满了恐惧和绝望,这个人就是郑琅。

    眼看李和弦大发神威,他终于明白,自己之前的决定,是多么愚蠢。

    惹恼了这个家伙,自己真是上杆子作死啊!

    偷偷朝四周看了看,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李和弦的身上,他身子一矮,顿时就想溜走。

    可是郑琅才迈开两步,突然之间,面前就出现了一道人影,不偏不倚,正巧就挡住了他的去路。

    抬起头来,郑琅看到赵剑一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这个时候,郑长老你是要去哪里呢?”赵剑一脸上在笑,但是在心中有鬼的郑琅看来,对方的笑容实在是深意十足。

    “我、我有事。”情急之下,郑琅想不到好的理由,只能随便搪塞。

    可惜赵剑一根本不上当,他摸着下巴,双眼望天,似有所指地道:“原来是这样啊,之前我听郑长老的那些话,我还以为郑长老是血莲派安插在我们飞剑派的奸细,这个时候是要去偷偷报信求援呢。

    “你、你胡说!”郑琅吓得都跳了起来,头发竖起,“你、你不要血口喷人,信口雌黄!”

    “那这个时候,你要去哪里!”赵剑一猛地脸色一沉,“在这个时候离开,你怎么让我相信你不是心中有鬼?”

    “那、那我不走了还不行嘛!”眼见执掌姚化淳的目光都有意无意朝这边扫过来,郑琅悻悻说道。

    过了一会儿,他又蠢蠢欲动起来,不过刚抬起头,就见到赵剑一冷笑着看着自己,好像早有所料的样子,顿时就吓得郑琅又赶紧低下头去,心中暗骂不止。

    而这个时候,龟缩在防御法宝中的邹进伟,已经快要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他拼命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大声对李和弦喊道:“你有什么要求!你直接说啊!我都答应你!你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的命!你给不给?”李和弦话音未落,一剑斩下。

    轰的一声,金光迸射,无数的火光,朝着四周飞溅而去,仿佛是烧红的铁水突然炸开了一样。

    防御法宝的光芒一阵猛烈摇曳,仿佛是风中的烛火,让邹进伟紧张得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他很清楚,防御法宝也是依靠它内部的阵法催动的。

    只要是阵法,都需要能量的支持,才能够运转,此刻对方每一次斩下来的剑影,都带来极大的神威,以惊人的速度,消耗着防御法宝的内部能量。

    按照邹进伟的估计,要是对方照着这个趋势下去,要不了半个时辰,自己的防御法宝必然会能量消耗殆尽。

    到了那个时候,他就是待宰的猪狗,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此时此刻,反抗已经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对方谈条件,来换取对方的停手。

    “这个不可以!其他呢!其他的呢!”邹进伟发了疯一样大喊着,“其他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放过我,今天的事情,包括之前的事情,我们血莲派既往不咎!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哈?”李和弦果然如邹进伟所愿住了手,不过还没等他悬着的心放下来,李和弦的脸色就再度阴沉下来,眼眸之中,更是迸射出叫人胆寒的杀意,“你居然还有脸对我说既往不咎?本来就是你们血莲派主动招惹我的!你们既往不咎,我还打算去找你们算账呢!去去一个屁大的门派,还真把自己当什么了?”

    李和弦这句话,某种程度上,就连飞剑派也骂了进去,但是这个时候,飞剑派众人,没有一个抠这个字眼。

    他们此刻,只觉得畅快淋漓,恨不得李和弦对邹进伟更狠一点,邹进伟出的丑态再多一点。

    飞剑派的大长老此刻最坏,他明目张胆地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听风石,开始摄录此刻邹进伟和郭兴的狼狈样子,口中还在念念有词:“等明年招收新弟子的时候,就用这个作为宣传。”

    听到这句话,邹进伟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不过骂娘的话语,到了嘴边,立刻就被生生咽了回去,变成了软弱的求饶:“木子禾,我知道我错了,你是吧,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你哪里错了?”李和弦冷笑一声。

    说自己错了,也不过就是嘴上的说辞,从心底来讲,邹进伟才没有觉得自己错了。

    所以此刻被李和弦这样反问,他顿时愣了一下。

    就这一愣神的功夫,邹进伟知道,自己又做错了。

    “你连求饶都不诚心,要你何用!给我去死啊!”李和弦猛地一下子抽出足足十多张威力巨大的灵符,共同激发出来。

    瞬息之间,飞剑派的山门外,好似平底升起了一轮烈日骄阳,刺眼的光芒,让人根本没法直视,只看一眼,眼睛就又酸又痛,眼眸里面,蓄满了泪水,只能偏过身子,用眼角去窥视。

    更叫人恐惧的是这轮光芒带来的恐怖威力。

    一阵声波,刹那之间,就将地面整个铲开,狠狠砸到了邹进伟的身上。

    因为被光芒笼罩着,在场没有一个人发现,李和弦的身体,在陡然之间,一下子撑开,整个人变成了一个足足有两三层楼那么高的巨人,全身每一个毛孔,都爆发出惊人的神威。

    此刻他摈弃了妖皇剑,仅凭着一双拳头,朝着邹进伟的防御法宝,打出霸鲸天涛拳!

    砰!

    砰!

    砰!

    轰!轰!轰!轰!

    一开始是一声接着一声,叫人胆战心惊的巨响,等到了后来,声音都串连起来,如同雷霆战鼓,万马奔腾,钢铁洪流一般,震撼得地面都在颤抖。

    在场众人,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觉得震耳欲聋,心惊胆战。

    不久之后,等到光芒衰弱,众人视力恢复正常,急忙再望过去的时候,齐齐爆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所有人脸上,都是统一的震惊表情,嘴巴几乎要砸到地面。

    此刻飞剑派的山门外,地面好像是被无数陨石撞击过一样,处处都是破碎和裂纹,邹进伟的防御法宝虽然没有被打爆,但是他一身金甲,此刻布满了瓷器一般的裂纹,而他整个人,披头散发,口鼻中鲜血狂涌,身上也像满是伤口一样,鲜血汩汩,不断从金甲的裂缝中渗透出来。

    这凄惨的模样,看得人心头发毛,头皮发炸。

    现场一时之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在场众人,甚至都可以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李和弦此刻冷着一张脸,心情也不是很爽。

    刚刚虽然没有将全部力量都施展出来,但是未能打破对方的防御法宝,依旧还是让他有些恼怒。

    “这该死的乌龟壳!”李和弦心里重重哼了一声。

    到目前为止,他暴露出来的实力已经足够多了,还有一些隐藏的实力,他不愿意施展出来。

    一来就是作为一个修者,都不可能将自己的所有底牌都暴露在别人的面前,底牌暴露得越多,那么距离死亡也就越近。

    二来则是毕竟从小了说,现在是在飞剑派的地盘,这里的人他根本就不信任,从大了说,这是依旧是在玄月宗的地盘,依旧是在北域,有些实力施展出来的话,那就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了。

    这个险,他现在万万冒不得。

    而且杀了对方的话,要是飞剑派不给自己背这个锅,那也是有一些麻烦的。

    李和弦斜睨姚化淳等人一眼,冷哼一声,重重一脚,踹在邹进伟防御法宝的光华上。

    顿时之间,砰的一声,光芒上抖出一片涟漪般的光华,响声吓得邹进伟一个哆嗦,仿佛是偷东西被发现的耗子一样,一下子抱住脑袋,蹲在了地上。

    要是现在血莲派的其他弟子看到这幅景象的话,恐怕都会难过得流下眼泪来:以前多狂傲的副执掌啊,现在怎么就成了这幅模样了呢?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愿意给你!只要你能饶我一命!”邹进伟根本不敢抬头,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大声喊道,声音带着哭腔。

    “储物袋交出来。”李和弦冷冷道。

    听到李和弦的话,缩着身子的邹进伟,眼中突然绽放出一抹叫做“希望”的光芒,他几乎没有犹豫,就把自己身上的储物袋摘下来,朝李和弦抛了过来而且还是两个。

    见到这一幕,飞剑派众人愣了一下,姚化淳按耐不住,走上前来:“木大人,你这是要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