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2章 含着泪也要答应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不然呢?”李和弦斜着眼看他。

    “你、你不是应该杀了他呀!”姚化淳情急之下,口不择言,“他多次侮辱飞剑派,抢夺飞剑派的资源,虽然没有直接流血冲突,但是也可以算是血海深仇了!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李和弦哈一声笑了出来,不过他的眼中,却是没有丝毫笑意,透着慑人的光芒,淡淡吐出四个字:“关我屁事。”

    被李和弦冰冷的气势所慑,姚化淳一愣,嘴唇蠕动几下,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接下来的话,李和弦就再度道:“那是你们飞剑派和血莲派的事情,你是打算借我的手除掉对手呢,还是打算替我背这个锅?”

    “我……”姚化淳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这两个假设,他一个都不敢承认!

    李和弦冷笑着扫他一眼,目光重新落到了邹进伟身上:“不够。”

    “你还想要什么……”邹进伟此刻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于是不顾身体的伤势,嘶哑着嗓子道。

    刚刚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惊天动地的巨响,还有透过防御法宝传来的震撼灵魂的威压,都让他陷入了彻底的绝望。

    眼前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是他能够抵挡得了的。

    就算是血莲派,都抵挡不了,对方不是在吹牛,是的的确确有着将整个血莲派踩到脚下的实力。

    邹进伟他自己只不过是血莲派历史中的一个副执掌,他之前有着数十个副执掌,他的以后,或许也会还有无数的副执掌,所以他没有必要为了今天这样的事情,为血莲派奉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且要是因为他,让他成为血莲派的最后一个副执掌的话,那也实在是太悲催了。

    所以在李和弦给了他希望的曙光之后,邹进伟心中暗暗发誓,不管对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去答应。

    “飞剑派的山门,被你们折腾得实在不像话,你也应该把这里修整一下吧。”这地面明明是被自己刚刚踏碎的,但是此刻李和弦这么说起来的时候,是那么自然,好像就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没有问题,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飞剑派的山门修葺一新,而且绝对比过去的还要气派!”邹进伟想也不想,满口答应,同时不忘朝着不远处的姚化淳等人表达歉意,让飞剑派等人此刻也无话可说。

    “还有,你们血莲派的心法和神通是什么?”李和弦似笑非笑道:“我要原件,不要复刻的版本,三天之内,给我送过来,当然了,你也可以骗我,选择不给我送过来,或者给我假冒的版本,不过我相信,飞剑派的各位上人,是愿意为我做主的。”

    李和弦的这个要求,和之前血莲派对飞剑派的无理要求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此刻,邹进伟根本就不敢拒绝。

    “不敢!我绝对不敢!”邹进伟急忙摇头,“三天之内,我一定会给你送过来!”

    “你真的可以试试给我假的。”李和弦很认真地说道。

    李和弦是在说实话,要是对方骗他的话,到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打上对方的门去。

    不过邹进伟却显然认为这是李和弦在说反话,于是他的脑袋摇得更厉害了,甚至赌咒发誓,许下心魔大誓,表示绝对不会欺骗李和弦。

    对方心魔大誓都说出来了,李和弦只能遗憾地叹了口气:“我真的没有骗你,你可以试试的。”

    邹进伟的魂顿时都要吓得飞出去了。

    之后李和弦又提了一些要求,邹进伟也全都答应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李和弦见自己无论提什么要求,对方都满口答应,他顿时就失去了继续欺负对方的兴趣。

    李和弦的性格就是这样,你要是来惹我,我肯定就压回去,你要是反抗的话,你反抗得越厉害,我就越兴奋。

    至于现在邹进伟这种,李和弦实在是懒得再和对方废话。

    “我、我可以走了?”邹进伟一时之间,还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你要是留下来的话,也可以啊,我热烈欢迎。”李和弦冷笑一声,故意做出一副很轻佻的样子,“飞剑派的郑琅长老,最喜欢你这种孔武有力的类型了。”

    邹进伟和郑琅脸上的表情同时凝固。

    “我走、我走……”邹进伟二话不说,抬脚就要走,不过片刻之后,他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转过身有些为难地道:“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都说是不情之请了,那就别说了。”李和弦没好气道。

    邹进伟硬着头皮,继续道:“三天之后,我希望可以将暂留在此的蒯长老一同带回去。”

    这是他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之一,要是连这一件事都没有完成,还让血莲派遭受了这样巨大的打击,他回去之后,就算归为副执掌,也是没有办法交代的。

    “扣下那个老货的是飞剑派,你瞧我做什么?信不信我挖出你的眼珠子!”李和弦一瞪对方。

    邹进伟吓得一个哆嗦,急忙朝姚化淳望过去,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

    昔日趾高气昂的对手,现在仿佛是欠债而且还没钱还一样,对着自己一脸的谄媚,脸上眼里,全都是浓得几乎要流淌出来的讨好神色,姚化淳一边感叹势情变化无常,一边心中爽到了极致,恨不得要发出舒服的呻丨吟。

    不过这个时候,他依旧板着脸,做出一副冷冷的样子道:“要是木大人同意,到时候你就可以带人走。”

    姚化淳此刻做出这个决定,也是有他自己心里的想法。

    他在尽力表达一个意思:木子禾的意思,就是我们飞剑派的意思,木子禾你对我们飞剑派很重要。

    表达这个意思的目的很简单,姚化淳对李和弦有事相求。

    自己的愿望被对方连续踢皮球,要是以往的话,邹进伟早就炸了,用实力去教对方做人的道理。

    但是现在,他挤着一脸难看的笑容,大气也不敢出一口,重新朝李和弦望过去。

    李和弦心念一动,就知道了姚化淳的目的,此刻他轻哼一声:“只有三天,不要超时。”

    得到回复,邹进伟顿时心里美滋滋的,甚至喜形于色,仿佛做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一样,仿佛他已经忘记了,在这之前不久,他要得到的,可比这要多得多、

    邹进伟喜滋滋地离开了,衣衫褴褛、肉隐肉现的郭兴也长长松了口气,准备离开。

    他打算回去之后好好洗个澡,然后睡个觉,忘掉今天这噩梦般的遭遇。

    但是他才迈开一步,李和弦如同催命符一般的声音,就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响了起来:“没穿裤子的那个,你留下。”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我只是裤子破了,没有不穿!郭兴心里面暗暗腹诽,不过才冒出这个念头,他就意识到,对方这句话后面三个字的意思了。

    “为、为什么?”郭兴转过身,一脸的惊惶,声音都变了调,如同被人捏住脖子的鸡叫。

    “要是你走了,那个邹进伟耍赖怎么办?”李和弦冷笑连连,“到了那个时候,我可就只好把打算施展在他身上的一千八百道酷刑,全都在你身上施加一遍了。”

    “一千八百道!”郭兴惊得脸色发白,仿佛是被一群长满胸毛的壮汉轮丨奸一样,声音尖锐无比。

    “是的,我们刑罚堂的郑琅长老可以保证,以后你放屁都不再会有声音。”李和弦用认真的回答,击碎了郭兴最后的希望。

    看着邹进伟,郭兴满脸的悲愤:“副执掌,你可一定要回来啊!不然的话,到时候我要是一不小心说梦话,将你家族所在地给泄露出来,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啊!”

    “尼玛”邹进伟心中气得要死,只能狠狠瞪了对方一眼,“我知道了!你给我嘴巴严实一点!”

    离去的时候,邹进伟的心情,可以说是复杂到了极致。

    而在山下等候他的那些兴奋的血莲派弟子,见到邹进伟的时候,心情也是分外复杂。

    去的时候,副执掌是乘坐血莲派的标志性战舰,而且是一行人一同气势汹汹的去的,现在只有副执掌一个人回来了,而且他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用膝盖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邹进伟离开后,包括郭兴和从战舰里落到地上的血莲派弟子,全都被飞剑派的弟子用禁灵锁锁了起来,压回去扣押。

    这些飞剑派的弟子,一脸的喜气洋洋,走路的时候,都如踩云端一般,无论男女,都透出一种老光棍娶了漂亮媳妇的那种骚丨气蓬勃的感觉。

    看到飞剑派的弟子这副模样,李和弦心中感慨:“他们之前到底被血莲派欺负成什么样了啊,才这么点事情,就感觉开心得找不着北了。”

    转身正打算离开,姚化淳此刻上前一步,不动声色,跟到了李和弦身边,稍微落后他半步随行,轻声道:“木大人,现在有时间没?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姚化淳再怎么说,也是一派的执掌,虽然远远比不上玄月宗的宗主那样几乎问鼎整个仙灵大陆,但是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越是龙头一般的人物。

    此刻他称呼李和弦为大人,不仅表达了尊敬,也已经表明了,李和弦的实力,得到了他的认可,值得他整个天华境高阶的修者,这么称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