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7章 和盘托出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赵剑一和姚化淳最后统一了意见,那就是李和弦一定是埋头冲击境界,所以才没有时间去研究炼丹。

    也就只有这个说法,才说得过去。

    至于对方为什么是化凡境,那绝对是使用了收敛境界的小神通。

    这种小神通,飞剑派自己也有,只是太过偏门,一般情况用不上,修炼的话又需要消耗不少时间,所以常年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

    此刻见到李和弦境界提升,愣了一下后,赵剑一回过神来,赶紧行了一礼:“木大人晋升成功,真是恭喜恭喜。”

    说完之后,赵剑一却发现,李和弦没有什么回应,站在院子门口,甚至就连让自己进去的意思都没有。

    赵剑一疑惑地望过去,见到李和弦似笑非笑的表情时,瞬间恍然大悟,自己恭贺对方晋升,不送贺礼,也实在说不过去啊!

    可是赵剑一此刻也很为难,因为他来之前,根本就没有想过对方会突然冒了一层境界,此刻他甚至都怀疑,对方是不是要讹自己,所以故意的。

    但是他转念一想,以对方那碾压血莲派的实力,根本就不需要讹诈。

    一咬牙,赵剑一从自己储物袋里面取出一块极品灵石,心痛得嘴唇都在哆嗦,递了过去:“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恭贺木大人。”

    “哎,来都来了,还送东西,多见外呀。”李和弦脸上顿时如同春风拂面,嘴上假吧意思着,行动却很诚实,手臂一身,就将极品灵石收入怀中。

    这块极品灵石,赵剑一攒了很久,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得来的,原本打算用来布置在聚灵阵中,给自己修炼用,现在一下子被对方得走了。

    在李和弦捞走灵石的刹那,他眼前一黑,差一点晕过去。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急忙深呼吸几口,赵剑一这样安慰着自己,但是即便这样,他还是感觉胸口作痛,眼泪都差一点流下来。

    “对了,赵执掌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呀?听说你前几天就来找我了。”

    李和弦虽然口中这么问,但是事实上,他已经猜到对方来的目的了。

    见李和弦发问,赵剑一收敛心神,努力忘掉那心痛得感觉,道:“我是奉姚执掌的命令前来,请木大人去商议一下事情的,不知道木大人现在是否方便和我去一趟大殿。”

    “可以。”李和弦点点头。

    叮嘱了一下小倩,李和弦便跟着赵剑一走了过去。

    不过今天赵剑一领着李和弦去往大殿的时候,却不是直接过去,而是带着他绕了一圈,来到李和弦上次发现有古怪的石阶,然后再顺着石阶朝大殿走过去。

    “为什么要从这边走?”李和弦问道,“这样子不是绕了一个大圈子吗?”

    “是这样的。”赵剑一耐心解释道:“最近几天,大殿外广场修葺,所以路被堵住了,不方便走。”

    这个理由,倒也说得过去,李和弦也没有多关注,只是走在这石阶上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于此同时,在阴风谷的分身,正紧皱眉头,口中念念有词:“好像是这样吧,既然这样的话……”

    分身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快速在纸上写写画画。

    不久之后,李和弦就来到了大殿前,放眼望去,大殿前的广场,果然在修理,不少石板,都被翻了过来,不过广场上的那雄鹰雕像,却是没有挪动。

    李和弦问了一下,赵剑一表示,那雕像是祖师所留,有看护山门的意思,不能轻易移动。

    进了大殿,姚化淳早就等候在那里。

    见到李和弦境界提升了一层,他也和赵剑一的反应一样,愣在了当场。

    在李和弦皮不笑肉不笑的提示下,姚化淳哆哆嗦嗦,从储物袋里取出一把灵器级别的短刃,当做了贺礼。

    送出这短刃的时候,姚化淳眼角的肌肉都在抽搐。

    飞剑派现在的声势大不如前,就算他是一派的执掌,手中所拥有的的灵器也不多。

    不过见到姚化淳给出一件灵器,赵剑一的心态倒是平衡了不少。

    不然的话,他给出一块极品灵石,而姚化淳却什么都不用给,他心中难免会有小疙瘩。

    李和弦察言观色,见到赵剑一悄然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心中暗暗感叹,自己为了飞剑派的和谐,真是呕心沥血,就冲这份心思,就当得起对方送出的贺礼。

    心中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暗暗给自己点了个赞。

    姚化淳请李和弦过来,目的和李和弦之前预料的一样,经过一番挣扎,姚化淳还是决定下来,用飞剑派的心法,去和李和弦换取血莲派的心法。

    这个决定,姚化淳是仔细考虑过的。

    当时如果不是李和弦出手,飞剑派很大可能,是保不住自己的心法的。

    也就是说,飞剑派现在等于是在用本该失去的东西,去换取血莲派的心法。

    如此一算,飞剑派不仅没有多失去什么,反而还赚到了对手的心法。

    从此以后,飞剑派要是再和血莲派对阵的话,心理上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这种心理上的优势,在姚化淳看来,是相当重要的,也是飞剑派这么多年来最缺少的。

    姚化淳既然要换,李和弦当然不会反对,就算姚化淳提出用复刻的心法来交换,李和弦也没有否决。

    对于李和弦而言,他这么做,只是让对方知道,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目的达到了,就可以了。

    在交换的时候,姚化淳还特别小心地询问了一下,李和弦得到飞剑派心法的目的。

    “就是单纯看看,不会外流,你放心,这心法档次太低,我练了也没用。”李和弦一句话,就让姚化淳彻底放下心来。

    不过姚化淳的心里面,还是特别不是滋味:“你就不能好好安慰一下人吗?”

    这件事说完之后,李和弦正打算离开,却听到姚化淳道:“不知道木大人有没有听说过飞剑派的真剑谷?”

    李和弦眼睛一眯,摇摇头:“没有听说过,你们飞剑派的地方,问我做什么?”

    姚化淳笑了笑,道:“木大人的实力,我已经见识过了,所以我觉得有些事情,可以和木大人说一说。”

    李和弦心中微微一动,淡淡点头,示意对方说下去。

    “木大人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大殿外石阶的不寻常了吧。”

    “直接说重点。”李和弦一摆手。

    姚化淳一愣,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和木大人讲话就是痛快,不用转弯抹角,既然这样的话,我就直说了。”

    “你又说了一句废话。”李和弦面无表情道。

    姚化淳:“……”

    “还是我来说吧。”见姚化淳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赵剑一接过话头,说道:“木大人,大殿外的石阶,包含了我们飞剑派一个巨大的秘密,关于血脉之战中一场极为重要的战役的秘密。”

    “崖山之战。”李和弦缓缓突出四个字。

    在李和弦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姚化淳和赵剑一的身子,明显一震,两个人因为情绪起伏太大,握紧的拳头,甚至爆发出一阵噼啪的声响。

    “木大人果然都知道。”片刻之后,赵剑一平复了情绪,吐出一口气道,“说的不错,就是崖山之战。这场战役,是血脉大战中人类修者扭转劣势的关键一战,我飞剑派当时付出惨烈代价,不仅没有换来应得的荣誉,反而落到现在门派衰落,甚至门派弟子,都不知道飞剑派还曾经有过辉煌的下场。”

    说这番话的时候,赵剑一的语气中,透出悲愤的神色,一旁的姚化淳,此刻也深吸一口气,显然情绪起伏极大。

    李和弦没有开口,静静凝听。

    片刻之后,赵剑一道:“说起来更加惭愧的是,到了现在,整个飞剑派,知道这段历史的,就只有我和姚执掌,其他人,包括大长老,都不清楚。”

    “那你们怎么知道的?”李和弦好奇问道。

    “我们两人的师父,是飞剑派的上一任执掌,他也是当时飞剑派最后一个知道这段历史的人。师父他在临终之前,将这个秘密告诉了我们,并且叮嘱我们,如果有机会,一定要重振飞剑派的荣光。”说到这里,赵剑一和姚化淳已经红了眼眶。

    “可是在其他宗门的历史典籍里,却有记载这一段历史啊。”李和弦说道。

    “谁会去在意一个日薄西山小门派多年前的历史?”姚化淳开口说道,他的声音有些沉闷,“而且这段历史,除非是有心人去查,要不然的话,在有关血脉大战的历史上,是没有崖山之战的记载的吧。”

    李和弦点了点头,姚化淳的话没有说错。

    分身看到的历史,是专门记载飞剑派的,所以才有血脉大战和崖山之战,而之后分身也专门查阅了有关血脉大战的历史记载,在那上面,就没有关于崖山之战的记录。

    也就是说,只有在专门为飞剑派所撰写的历史上,才有这场足以名垂青史的战役,其他地方,都是看不到的。

    而也就如同姚化淳所说的那样,区区一个势弱的小门派,最近几百年连星河境的修者都没有出过,谁会专程来关注你的历史?

    最应该被人铭记的历史,却被刻意遗忘,这对于飞剑派来说,才是最悲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