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23章 就该强势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赵剑一此刻四肢着地,姿势十分不雅。

    不过此刻,他心里丝毫没有怨恨,有的只是无尽的恐惧。

    因为刚刚那一下,他清楚感受到了来自李和弦的恐怖势力.

    隔了这么远,对方仅仅一个神识攻击,就把自己打翻在地。

    而且赵剑一还可以感觉出来,这一下对方完全就是随意而为,略施惩戒,根本没有认真对待。

    要是对方真的有心惩罚一下子自己的话,此刻别说还能思考了,恐怕早就七窍流血,倒在地上不停抽搐了。

    这么一想,被李和弦打得狼狈不堪的赵剑一,心中不仅没有丝毫怨愤,反而还对李和弦充满了感激。

    要是李和弦此刻知道他心中所想,绝对少不了一句“贱皮子”这样的称呼。

    等到脑袋的疼痛稍微恢复了一点,赵剑一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李和弦心服口服地行了一礼,道:“木大人你出关了?”

    “我倒是想不出关呢。”李和弦没好气斜睨他一眼,“什么事?”

    “你还问我什么事?都火烧眉毛了!”赵剑一顿时就想喊出来,但是看到李和弦望向自己的眼神,到嘴边的话顿时变成软绵绵的一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之前谈的那件事情。”

    说完赵剑一赶紧朝李和弦使了个眼色,示意旁边还有别人在。

    不过李和弦才不在意,一摆手道:“有眉目了,去你那边谈。”

    “有眉目了?”赵剑一的脸上,顿时充满了喜色。

    等了这么多天,虽然心中焦躁,但是他也清楚,这么难的问题,飞剑派历代执掌,包括他和姚化淳,花了那么多的时间,都没有能够找出宝藏所在,对方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就找到答案。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赵剑一是没有指望能够得到李和弦的肯定答复的。

    可是现在,李和弦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以至于让赵剑一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见到李和弦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于是他赶紧屁颠屁颠追了上去。

    半路上,李和弦见到了跪在地上的郑克爽和打坐的郑琅。

    见到李和弦从旁边经过,郑琅急忙站起身,想朝李和弦走过来。

    但是他显然一下子想起了那天被当空打落的惨痛经历,脚步顿时一滞,脸上也露出了焦急和恐惧交织的神色。

    而且等他见到赵剑一也在旁边,他顿时就更不想上前向李和弦道歉了。

    毕竟在飞剑派中,他的地位低赵剑一这个副执掌一等,偏偏他又看不起对方,所以双方关系并不好。

    这个时候被自己眼中的敌人看笑话,简直比杀了他还要让郑琅难受。

    不过郑琅很快就反应过来,此刻要是再不低头向李和弦道歉,求得他的谅解的话,再下一次见到对方,恐怕就是刀斧加身了,那个时候,可就是真的死了。

    这么一想,郑琅顿时全身一个激灵,硬着头皮朝李和弦走了过来,在距离对方还有十步远的地方停下,恭恭敬敬行了一礼:“木大人。”

    赵剑一此刻随着李和弦停下脚步,他眼神闪烁,也想看看李和弦怎么处理这件事。

    对于李和弦而言,郑琅只是一个小人物,最多就算是一只大号的蝼蚁,和这样的人纠缠太久,简直就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此刻看对方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李和弦伸手一指:“跪那儿去。”

    “啊?”郑琅一愣,扭头一看,李和弦手指的,正是他儿子郑克爽的身旁。

    明白了李和弦的意思后,郑琅的脸色顿时变得很为难。

    他再怎么说也是飞剑派刑罚堂的堂主,要是今天做了这样的事情,他以后在飞剑派,还有什么威严可讲?

    “要么跪,要么死。”李和弦懒得和他浪费时间,淡淡吐出一句话,拔腿就走。

    李和弦这句话,在他自己看来,太平常不过,但是此刻听在了赵剑一耳中,却是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在这之前,谁敢想象,一个化凡境的修者,敢对一个天华境的修者这么说话?虽然赵剑一根本不相信李和弦是化凡境。

    可是现在,对方就是表现出来了这样的霸道。

    实力强,就是有资格不讲理。

    这个时候,赵剑一深深觉得,自己之前挨了李和弦那一下,一点都不冤。

    郑琅稍微犹豫一下后,就做下了决定:相比于面子,性命更加重要。

    不过就在他转身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李和弦的声音:“你儿子的胳膊,是你接上去的?”

    当时在竹林里,李和弦一剑砍飞了郑克爽的胳膊,可是现在,胳膊好好长着,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郑琅找来灵药,给郑克爽给按上的。

    “是。”郑琅赶紧点头。

    “断了。”李和弦说完,脚步不停,直接走远了,声音凌空飘了过来,“跪到我回来为止。”

    郑琅呆呆看着李和弦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神色,变了好几次。

    在这期间,他也曾经想过,要不要冲到旁边的小院里,抓住对方的女仆,威胁对方一番。

    毕竟再怎么说,这里是飞剑派的地盘,他算是半个主人。

    但是仅仅片刻功夫,郑琅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他实在没有这个胆子。

    转过身,他面如死灰般走到郑克爽的面前。

    李和弦刚刚的话,没有背着任何人,自然也传到了郑克爽的耳朵里。

    郑克爽此刻看到郑琅的颜色,就知道了父亲的神色,脸色无比苍白,一边往后挪着,一边苦苦哀求:“不要、不要……”

    郑琅只是稍一犹豫,下一刻,猛然出手。

    顿时之间,血光飞溅。

    一条胳膊,齐肩而断,血流如注,飞了出去,同时响起了郑克爽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郑琅阴着一张脸,赶紧给自己儿子口中塞入止血和恢复伤势的丹药,然后扶着儿子,和自己一起面朝小院,跪了下来。

    父子二人,背影同时抖。

    郑克爽是痛的,郑琅是吓的。

    郑克爽的惨叫,从身后传了过来,李和弦听到了,面色如常,继续往前走着。

    赵剑一却是眉头皱了皱,他没有想到,郑琅居然真的下得了这份狠心,断掉自己儿子一条胳膊。

    要知道,如此一来,郑克爽这辈子的修为都有限了,很可能连天华境中阶都不可能迈上去。

    犹豫一下,赵剑一赶紧几步,追上李和弦,张张嘴想要为郑克爽求个情。

    毕竟再怎么说,对方也还是飞剑派的人。

    不过他还没开口,李和弦就先说道:“你飞剑派确定接的下这个因果?”

    赵剑一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

    先不说飞剑派内,恐怕没有一个人是李和弦的对手,光是对方有把握找到宝藏所在,就让他不可能去违逆对方的意思。

    而且转念一想,郑琅父子本来就是咎由自取,面对血莲派那狗腿子一样的模样,赵剑一想想就来气。

    如此一来,赵剑一就再也没有为这对父子说情的打算了。

    李和弦来到大殿后,见到姚化淳第一面,就直接问道:“现在什么情况了。”

    “什么什么情况?”姚化淳一愣。

    “血莲派的动静,还有你口中所说的那个老长老的动静。”李和弦斜睨对方一眼,“你别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把我叫了过来。”

    “你怎么知道他们有所行动了?”姚化淳很惊讶。

    “不然的话,你们怎么可能这么着急,而且来的这一路上,我平时能见到的飞剑派弟子,现在都不见了,而且一个个都人心惶惶的样子,显然是生什么意外了。”李和弦说道:“我闭关的这几天,生了什么?”

    姚化淳苦笑道:“他们真的是按耐不住了,也就是几天前,我才得到的消息,为此飞剑派安插在血莲派的暗桩,死了六个,还有一个已经达到堂主级别了,现在也死了。”

    李和弦对此并不意外。

    仙路之上,资源有限,血肉为阶,要想走得更远一些,就必须要踩着别人的尸体,抢走对方的资源前进。

    所以门派之间,都会彼此安排一些暗桩,目的就是打探其他门派的消息,或者得到其他门派的功法和神通,要是有的门派的暗桩,在其他门派能够坐上高位,那就更加了不得了。

    彼此看似友好的门派,都尚且如此,更别提飞剑派和血莲派这种关系基本上算是水火不容的了。

    通过姚化淳的解释,李和弦知道了,大约在七天之前,血莲派突然集结了一群精英弟子,悄悄潜入到了飞剑派的管辖范围内,而且这一次,是由血莲派的执掌亲自领导行动。

    一个门派的执掌,暗地里率领着门派的大部分力量,潜入到另外一个门派的管辖区,绝对没有好事。

    除此之外,飞剑派那位老长老所在的家族,也有修者潜入了进来,而且甚至有可能,那位老长老也已经亲临了飞剑派的势力范围内。

    但是可惜的是,飞剑派此刻没有办法知道,这两股势力进入飞剑派的势力范围后,具体潜伏在哪里。

    “看来那个老货,已经忍耐不住了呀。”李和弦点点头道。

    “的确是这样。”姚化淳面露苦色,“最新的消息是,那个家伙的寿命,可能只剩下五年不到,所以实在等不了了,准备亲自来抢夺宝藏。”

    “那你通知上门了没有?”李和弦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