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40章 飞剑历史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等候了片刻,见姚化淳和赵剑一还保持着那痴呆的样子,神秘男子顿时不耐烦起来:“你们还在等什么?”

    “你真是北斗老师师父?”姚化淳嘶一下吸掉嘴角的口水,上下打量着神秘男子。

    “为师的北斗七星剑,你总不会认错吧。”北斗冷笑一声,扬了扬手中七尺长剑。

    飞剑派不是每一位弟子都有资格获得宗门赏赐的飞剑。

    普通的弟子,用的都是凡铁打造的长剑。

    而得到宗门赏赐飞剑的弟子,他们的飞剑,都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飞剑派的规矩中,有人可以死在外面,但是飞剑一定要回到真剑谷的原因。

    “可是师父,你不是已经……”姚化淳结结巴巴。

    此刻冲击实在太大,他到现在还没有能够回过神来。

    “为师要是当年不假死,哪里还有机会能够现在深入到这里。”北斗冷笑一声,“个中缘由,等以后再说。现在为师命令你们,和我一起铲除这个家伙!得到铭心梵焰,重振我飞剑派!”

    说完之后,北斗满怀希望地看着姚化淳和赵剑一。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喊出那样的口号后,姚化淳和赵剑一不仅没有响应他,两个人还朝李和弦更靠近了一些,平时就比较激进的赵剑一,甚至直接抽出飞剑,对准了自己。

    “你们要造反了嘛!我的话也不听了?”北斗顿时气得大吼起来,“你们是想要欺师灭祖吗!”

    北斗气得跳脚,李和弦看着他,慢吞吞地道:“我想他们二位可能想起来,刚刚你打算用他们的命,去平息铭心梵焰的怨气吧。”

    北斗:“……”

    看着两个弟子的脸色,北斗用很无奈的语气道:“刚刚那种情况,我也是迫不得已……”

    “你不配做我们的师父。”姚化淳长吸一口气道。

    “我不相信你是想要振兴飞剑派。”赵剑一道:“虽然我不知道这宫殿之中,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当年假死,并且以变成现在这幅模样为代价,来希望得到的,但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你从一开始,就绝对不是为了飞剑派,而是为了你自己。”

    听到姚化淳和赵剑一的话,北斗气得要死,李和弦心中却感动得想要流泪。

    不愧是被自己救下来过的人,脑子就是好使,不是那种迂腐的家伙。

    “好吧,既然这样,那你们三个,今天就都死吧。”北斗狞笑一声,“你们不是好奇我当时为什么要假死吗?现在我就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

    “不好奇。”李和弦淡淡道。

    北斗:“……”

    “好好说话会死嘛!”北斗心中在咆哮,猛然一下子扯掉身上的长衫,顿时之间,那画满扭曲符纹的身体,就暴露在三人面前。

    “准备好好感受一下,来自地狱的怒火吧。”北斗狞笑一声,脚下出现一个黑色的光圈。

    刹那之间,光圈中燃起熊熊火焰。

    这火焰漆黑如墨,一眼望去,仿佛可以看到一片惨烈的世界,里面有哭嚎,有厮杀,有绝望,有怒吼,有不甘,有愤怒,属于人间的所有负面情绪,陡然一下子,全都在里面爆发出来。

    “北斗星光剑!”北斗一声怒吼,火势蔓延,瞬间将他吞没,整个人刹那之间,变成一团被黑色火焰覆盖的火人,朝着李和弦他们冲来,当空斩出一剑。

    剑芒千千万万,瞬息之间,铺天盖地,将李和弦他们笼罩在内。

    剑芒之中,一点黑色的火星,顷刻功夫,就如同墨水一样弥漫开来,将所有的剑光,都染成了黑色。

    这些剑芒,在半空不断凝聚,变成雄狮、猛虎、战车、高楼、大厦,不断吞吐,火树银花,碧落苍穹,死亡暴雨,倾盆而下。

    一剑就是绝杀!

    一剑就要取人性命!

    整个世界的光线,在这一刻,都像是彻底消失了一下。

    四周各处,森森寒意,汹涌而来。

    寒风背后,如同有着无数苍白的手臂,纠缠在一起,朝着自己抓过来,要将自己拖入无尽的深渊。

    姚化淳和赵剑一脸色齐齐变了,几乎是同时,扬起手中的长剑,朝着漫天剑光斩去,同时激发各种防御符箓,将自己笼罩在内。

    “亡魂的味道。”李和弦对气机变化极为敏感。

    几乎在北斗出手的一刹那,李和弦就感觉到了那和黄泉故地中的亡魂身上几乎一样的味道。

    虽然没有那么浓烈,但是绝对错不了!

    李和弦心念一动,原本打算爆发出来的纯阳真火,换成了妖皇剑的一斩。

    剑芒凛冽,刺裂苍穹!

    轰!

    剑气滚荡,狂潮澎湃,剑光和黑焰纠缠在一起。

    四周的地面,就像是脆饼一样,层层裂开,随时翻飞。

    轰!

    再一声巨响,黑焰将剑光吞没,化作一颗落地的陨石,一下子将李和弦和姚化淳、赵剑一砸飞出去。

    李和弦的身子,飞出去数十丈,重重砸进了地里。

    姚化淳和赵剑一虽然身体表面的防御光膜,不断炸出火星,光膜不断颤抖,猛然一阵剧烈的摇晃后,轰然炸碎。

    他们二人口中齐齐吐出血箭,身子如断线的风筝一样,落到李和弦身后。

    “米粒之珠,也敢于天地争辉。”一剑重创三人,北斗此刻终于有机会说出这样的话,心情简直好到了极致。

    “你去过黄泉古地。”李和弦望着对方说道。

    “那又怎么样。”北斗冷笑一声,“不去黄泉古地,不吸收足够的尸气,将自己变成一个将死之人,我哪里可以获得现在的力量,又怎么可以进入星辰那个家伙的大墓,得到这皇极天宫的地图呢!怎么知道星辰剑,就在这天宫之内呢!”

    说到这里,北斗的语气似乎因为激动,都开始微微颤抖。

    “你、你居然挖了星辰祖师的坟墓!”姚化淳胸口猛烈起伏,哇一声,再度吐出一大口鲜血。

    李和弦也是连连摇头。

    星辰祖师,就是飞剑派的创教祖师,也是第一任的掌门。

    挖自家祖师的大墓,这种事情,用大逆不道、天理不容、罄竹难书这样的词来形容,简直就是美化!

    仙灵大陆最重视的,就是家族和宗门的传承,北斗的行为,简直就和侮辱自己父母的尸体那样,千夫所指都是轻的,要是传出去,他足以被千刀万剐。

    李和弦虽然为了力量,坑蒙拐骗无所不用,但是他还有自己的底限,像是北斗这样的行为,就算是把他现在的下限拉低一万倍,他也做不出来。

    “哼,挖他的大墓,有什么好惊讶的,要不是为了他的星辰剑,你以为当时我为什么要进入飞剑派。”北斗现在显然已经认为,李和弦他们已经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了,所以不介意多说几句,也好炫耀一下自己这些年来的“丰功伟绩”。

    “说出来有一件事情,你们恐怕都不会相信,星辰那个老东西,其实是公羊家族的后人,而且是嫡系,继承了铭心梵焰的后人!”说到这里,北斗一指那大鼎,“以前我还有所怀疑,但是现在,我终于相信了。”

    “公羊家族的后人?”姚化淳和赵剑一有些迷茫,但是李和弦心中,却是无比惊讶。

    公羊家族,就是当时无意中修炼出铭心梵焰的那位修者所在的家族。

    当时公羊家族借助这位修者,借助铭心梵焰的威能,炼制出来无数强悍的法宝,在整个仙灵大陆,显赫一时。

    但是谁知道,他们的后人,居然会是飞剑派当时的创教掌门?

    “嘿,我就猜到你们不知道这件事,我也是当时无意中在一本古籍中查阅到了线索,又花了好几年的功夫考证,才确定了消息的真实性,不然的话,以我当时惊才绝艳的资质,就算是入上门,都能立刻成为核心弟子培养,哪里会愿意屈尊,来到飞剑派这个鸟都不愿意拉屎的小门派蹉跎岁月!”

    “你……”姚化淳艰难说道:“我以前听人说过,师……你天子绝佳,但是许多人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来到飞剑派这种没落的小门派,我还曾经问过你,你也从来没有回答过,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

    “不然你以为呢。”北斗冷笑一声,“不过我没想到的是,飞剑派的一些重要典籍,只有成为执掌,才有资格查阅,而偏偏的,当时我的师父那个老东西,总是不死!而我可以确定,我要查阅的一些东西,就在那些我不能看的那些典籍里!”

    “所以你……”姚化淳和赵剑一齐齐瞪大眼睛,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你们那么惊讶做什么,我只是顺应本心,在那个老东西晋升的时候,不小心干扰了他一下,谁知道他心志那么不坚定,稍一诱惑,就被心魔入体,直接爆体而亡,然后我只好勉为其难,接任飞剑派的执掌。”

    此刻北斗完全将自己的过往当做了炫耀的资本,越说越是兴奋。

    而李和弦却是有些不耐烦起来。

    这个不生不死的老东西,说了这么多废话,却没有一下子说到点子上。

    自己想要了解的信息,一点都没有得到。

    好想现在冲上去,直接把他拍倒在地,逼他说出来啊。

    可是这家伙能把自己祸祸成现在这副模样,明显是命都不顾的亡命徒,那样做的话,他肯定不会说的吧。

    李和弦心中纠结,只能耐着性子,听对方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