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5章 九公主让我来的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看着这诡异异常的一幕,南鬼王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好像这一切在他看来,根本不值得有什么要惊讶的。

    过了片刻,地上的人形微微颤抖一下,紧接着,身上那层黏糊糊的液体,就像是一个膜被撕开来一般,裂出一道口子,顿时之间,一股香气传来。

    下一刻,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朗的男子,从地上爬起来,站在了南鬼王的面前。

    这个男子,长相英俊,近乎邪魅,只是那一双眼睛,却是与众不同的紫色,而且眼中,没有眼白,看向别人的时候,让人感觉心里发毛。

    破损的眼球,也在这个时候通过自我修复,恢复了原样。

    不过吐出这个人形,眼球似乎也很是疲惫,发出的声音,都显得有气无力。

    “这一次的合作,就由他负责,具体的事情,你们沟通吧,他的名字叫做川桐。”眼球说道。

    “遵命,魔尊大人。”被称为川桐的域外天魔,此刻单手抚胸,恭恭敬敬说道。

    “好了,南鬼王,下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希望你已经夺回了你要的东西,而我也杀掉了想要杀的人。”眼球说话的同时,被南鬼王撕开的空间裂缝,开始缓缓愈合,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彻底消失不见。

    那一片虚空,也彻底恢复了原样,再也不见那片混沌和巨大的眼球。

    南鬼王依旧面无表情,等到眼球消失,他突然转身,手中门板一般巨大的刀刃,毫无征兆,朝川桐横扫。

    川桐不闪不避,抬起一只手,铛的一声,传来金石撞击的声音,将巨刃抓在手里。

    南鬼王朝对方望去,发现对方的左臂,从肩膀位置开始,一直到整条左手臂和手掌,全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鳞片。

    这些鳞片,紧贴在一起,就像是一层坚固的铠甲。

    “好,你的实力已经得到了我的认可。”南鬼王淡淡道:“下面我们可以谈谈怎么可以让玄月宗付出一些代价了。”

    对于南鬼王刚刚无理的举动,川桐似乎不以为意,闻言,将手松开,说道:“魔尊大人已经告诉了我一个完整的计划,我们只需要按照魔尊大人的指使去做就行了,这一次,不仅仅是玄月宗,八大宗门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同时攻击八大宗门?”南鬼王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他对于玄月宗的弟子来盗取自己宝物的行为相当愤怒,但是他不是傻子,他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清楚的。

    他很清楚,虽然被称为南鬼王,但是他也不过就是黄泉古地这一隅之地的鬼王而已。

    而黄泉古地对于整个星罗三千界,只不过是沧海一粟,区区一域的鬼王,根本算不了什么。

    就算是在仙灵大陆,以他现在的实力,去挑衅整个玄月宗,都是个笑话,更别提挑衅全部的八大宗门了。

    “我没有说要正面挑战八大宗门。”川桐语气丝毫不变,像是在阐述着一件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一样,“不妨告诉你好了,我们域外天魔,很早以前,就在仙灵大陆八大宗门,还有一些门阀家族中,安插了效忠我们的探子。这些探子经过多年的岁月,有的在我们的扶持下,已经成为了高层,掌握了话语权,这一次通过部分探子,我们知道了八大宗门的一些计划。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个计划,让八大宗门付出惨重的代价!

    不过你放心好了,事成之后,你也会得到极大的好处,这些好处,足以让你脱离这区区黄泉古地,成就更高的地位,到时候就算八大宗门知道是你出手,也不敢贸然来找你报仇,因为找你报仇,那就是自己找死!

    而且我敢保证,只要你完全按照我的计划去布置,消息就绝对不会走漏一点,到时候八大宗门根本不知道是谁做了这一切,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至于你我,都达到了彼此的目的,闷声发大财。

    我知道,现在空口无凭,你肯定不会相信我的话,所以我现在就先让你知道我们域外天魔的诚意。”

    川桐说完,取出一块红色的血晶,托在掌心。

    血晶之中,可以看到翻滚的阵阵红雾,这些红雾,不时还会凝聚成一张张不一样的脸孔,时而扭曲,时而哭泣,时而充满绝望,时而愤怒大吼。

    “这块戮灵血晶,是魔尊大人让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你吸收了之后,不仅实力会再度大涨,而且也会知道魔尊大人接下来的计划了。”川桐手臂一挥,血晶顿时在半空腾空而起,飞到了南鬼王面前,悬停在半空,散逸出阵阵叫人难以拒绝的血气。

    南鬼王犹豫一阵,眼中闪出一道决然的神色,张口一吸,就将血晶吸入口中。

    刹那之间,他一声狂吼,全身每一个毛孔,都涌出一道黑气。

    黑气缭绕,仿佛在他身上,长出了无数的草一样。

    立刻之间,南鬼王的气势就向上攀升,眼眸之中,血光疾闪,仿佛有一头爆戾的猛兽,要破体而出,杀戮一切。

    不过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很短,大约一顿饭的功夫,就平息了下去。

    等到气息平静下去之后,南鬼王吐出一口气,发现自己身上,长出了一根根尖锐的黑色骨刺。

    这些骨刺,充满了叫人胆寒的味道,让他看上去越发狰狞、凶恶。

    滚滚黑气,还凝聚成两条足足手臂那么宽的手臂,交叉地围在他的身前,缓缓旋转。

    “很好,我很喜欢魔尊送的礼物,我现在感觉到体内充满了力量!”南鬼王满意地连连点头,眼眸之中,射出来毫不掩饰的狂喜神色,“计划我也已经知道了,看来魔尊是筹划了很久,简直是天衣无缝。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配合好你们。”

    得到南鬼王答应下来,川桐点了点头。

    他的眼眸深处,闪烁出一抹狡诈的神色。

    现场此刻除了他,其他没有一个人发现,南鬼王原本平滑的额头上,此刻出现了一个不正常的凸起。

    那个凸起,就像是一张缩小的人脸,要挣脱皮肤,钻出来一样。

    ……

    一天之后,早上李和弦吃完小倩做的饭,就准备出门了。

    小倩泪水涟涟,显得分外不舍。

    “主人,你一定要经常回来看我,我会想你的。”小倩呜呜流着眼泪说道。

    李和弦摸了摸她的脸颊,点点头,转身取出灵舟,不再犹豫,腾空而起,片刻之后,就消失在了桃花镇的上空。

    离开之后,李和弦一路往北,朝着玄月宗的方向而去。

    此时距离阴风谷的期限,还剩下最后七天。

    按照目前的速度,那一天的时候,李和弦正好可以抵达玄月宗的山脚下。

    一切都在李和弦的掌握之中。

    飞行五天,此时如果举目望去,以李和弦的目力,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天边,一道擘天雪柱,直插天空。

    那根雪柱,就是玄月宗有名的观月台。

    传说中当年玄月祖师,就是在这观月台上,以大神通搬山填海,摘星拿月,打下了玄月宗万年圣地的根基。

    在玄月宗中,有这么一种说法:只要看到观月台,那弟子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观月台对于玄月宗的弟子,就和大海上水手们心目中的灯塔差不多。

    看到它,就能认清方向。

    “快到了。”离开宗门足足两年,此时李和弦心中,难免也升起一股激动的感觉。

    到了这里,他就不能再继续使用灵舟飞行了。

    因为从现在开始,很容易就会遇到玄月宗的弟子,虽然李和弦使用改容易貌的神通,和自己原本的样子完全不同,但是驾驶灵舟,在八大宗门附近肆无忌惮飞行,未免给人一种太过招摇,还不尊重八大宗门的感觉。

    到了这种关键时刻,惹上不必要的麻烦,那就不是李和弦希望见到的了。

    于是李和弦降下灵舟,改为步行。

    这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内,所以也不用担心耽误时间。

    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李和弦突然停下脚步。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看上去很滑稽,还很熟悉的身影。

    一只看不出年龄的狐狸,留着夸张的八字胡,两条后爪着地,两条前爪像是人一样,背在背后,此刻一脸悠闲地来回踱步,不时四下看看,像是在品评着什么,口中还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你怎么在这里?你的九公主呢。”李和弦神念一扫,发现四周并没有小狐狸的踪影,于是疑惑问道。

    听闻声音,八字胡狐狸朝李和弦的方向望过来,眼睛一眯,看上去像是在笑,但是它似乎立刻意识到,自己此刻笑的话不太合适,于是赶紧恢复了严肃的神色:“九公主还要赶路,所以就让我一个人在这里等你。”

    “等我?为什么?”李和弦好奇地走上前去。

    八字胡狐狸没有回答李和弦的问题,而是背着双手,上下打量李和弦一番,眼中满是审视的神色,口中哼哼道:“哼,真不知道你这个人类修者哪里好,都这个时候了,九公主还惦记着你。”

    李和弦从一开始,就感觉到这八字胡狐狸对自己感官不好。

    不过以李和弦的脾气,并不会因为这家伙是小狐狸的手下,就对对方太客气,现在这八字胡狐狸言语之中透着不爽,他当然也不可能给对方好脸色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