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8章 你的名字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陌生的声音,响起得太过突然,在场众人,没有一个人意识到此刻居然有人靠近,顿时都被吓了一跳。

    林天翔距离最近,更是被吓得心脏下一点从嗓子眼跳出来。

    “什么人!”他一声怪叫,一蹦三尺高,朝着身边望去。

    此刻在场众人,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高高瘦瘦,正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你是谁?”看着这个年轻人,林天翔警惕地问道。

    此刻他已经注意到周围的环境。

    四周空旷,根本藏不住人。

    而他们这一行人是结伴而来,路上根本没有看到有陌生人出现,而此刻这个人突兀出现,居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是在太叫人可疑了!

    “我问一下,你们是不是说要对付玄月宗的李和弦?”年轻人看着他们,眼角带着笑意。

    “你什么意思?”林天翔眼睛眯起。

    他此刻看出来了,对方的境界,也不过就是天华境一层,比他天华境二层还要低一些,顿时之间,他的心跳就恢复了平静。

    不过年轻人还没有回答,林天翔身后一名弟子,突然哆嗦一下,一指年轻人,失声惊呼:“就是他!就是他!”

    “什么?”林天翔扭头看自己师弟一眼,眼中露出不满的神色,“把话说完整。”

    “刚刚在酒楼里面,就是他!”这个弟子咽了口口水,瞪大眼睛,道:“就是他把丹炉借给李和弦的!”

    “哦?”林天翔闻言,眼睛顿时一亮。

    再看向年轻人的时候,林天翔的眼中,顿时透出阵阵杀意。

    “不错呀,居然自己撞上来了。”林天翔舔舔嘴唇,“本大爷正好有气没处发泄呢。”

    说到这里,他转头朝段琪望去,换上一副客气的口吻:“段师妹,过会儿的画面可能会有些血腥,所以请你先回避一下。”

    “你们是听不懂人话吗?”年轻人的眼睛眯了起来,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我再问最后一次,你们是不是要对付玄月宗的李和弦?”

    “你这家伙,难道不知道我们是谁吗,居然用这样的口吻和我讲话。”林天翔狞笑一声,陡然出手,瞬息之间,虚空中凝聚出一只巨浪凝聚而成的手掌,朝着年轻人平拍过去。

    林天翔虽然现在才是天华境二层,但是也是神海宗中有名的天才,即便境界有限,但是这一掌拍出,也隐约之间,有了高手的迹象。

    四周虚空中,一时之间,轰隆隆隆,传来震耳欲聋的惊涛巨响。

    “没大没小的家伙,先学会怎么跪着向上位者求饶吧!”林天翔狞笑连连。

    年轻人背着双手,淡淡看着他们,眼中带着一丝嘲弄。

    这个目光,顿时之间,让林天翔心中更加不爽。

    眼看巨掌就要拍到年轻人身上,也不见年轻人出手,就只是哼了一声。

    刹那之间,声音在半空中摩擦,刹那之间,化作巨大声响,如同千军万马,惨烈厮杀,齐齐喊出杀字,金戈铁马,铁与血的味道,瞬息之间,横扫四面八方。

    原本置身事外的段琪,脸色瞬间就变了。

    与此同时,林天翔打出的巨浪手掌,眨眼之间,就像是狂风中的薄纸,被撕成了碎片。

    “这怎么可能……”

    林天翔瞳孔剧烈收缩,惊呼一声,他自己也不记得这是今天第几次喊出这句话了。

    只是这一次话还没有说完,声波轰然而至。

    砰的一声,林天翔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头狂奔的蛮荒巨兽撞上了一样,又像是被地底巨大炎魔抓在手里,肆意揉捏,全身骨头,瞬息之间,仿佛全部碎掉,五脏六腑,都被揉成血肉泥浆那般剧痛。

    他的身体,一下子飞了出去,口鼻之间,激射出浓浓血箭,犹如断线的风筝,跌飞出去,全身每一寸骨骼,都像是被碾成了碎末,全身,每一根肌肉,都像是被磨成了肉泥,全身每一滴鲜血,都像是混入滚油一般,疼得他恨不得一死了之。

    可是偏偏的,这样的剧痛下,林天翔还没有昏迷,如此一来,遭受的折磨,比直接晕过去,还要多出几百倍!

    其他的神海宗弟子,除了段琪,其他人也都横七竖八,倒了一地,一个个捂着胸口,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而段琪之所以没有倒下,甚至毫发无损,是在刚刚声波即将触碰到她的时候,她的身上,突然绽放出一抹湛蓝的光芒,将声波产生的冲击挡了下来。

    此时此刻,蓝色光芒还在,如同一个蛋壳,将段琪保护在了里面。

    不过这个年轻人的目标,似乎并不是所有的神海宗弟子,只有林天翔一个。

    此刻其他神海宗弟子虽然也站不起来,但是却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只需要休息片刻,就可以恢复了。

    而林天翔明显比他们要凄惨无数倍,此刻想要哀嚎,都喊不出来,全身痉挛,口鼻之中,不断涌出鲜血,就连呼吸一下,胸口都像是被锯子拉过那样疼痛。

    “就你们这样,还想去找李和弦的麻烦,到时候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年轻人斜睨一眼众人,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林天翔此刻心中又惊又怒。

    自己势在必得的一招,居然被对方一声轻哼就彻底瓦解,自己还因此受了重伤,对方这个家伙,到底什么身份!

    为什么今天这么倒霉,连续踢到铁板!

    一想到这里,林天翔胸口,猛然提起一口气。

    凭借着这口怨气,他居然硬生生忍住了全身的剧痛,强撑起自己的上半身,面朝年轻人离开的方向:“你到底是谁!敢留下名字来吗!”

    他的脸上现在全部糊得是血,努力睁开眼睛,眼眸也都被鲜血遮住了,只能勉强看到年轻人的一个背影,模模糊糊,很不真切。

    不过此刻,林天翔话语中的怨气、怒气,却是傻子都感觉得出来。

    “问我的名字?想报仇吗?”年轻人此刻的声音已经渐渐变远,“我就问你,你敢留吗?”

    林天翔顿时语塞。

    他自然不敢。

    两个陌生的修者,如果产生矛盾,那是绝对不会随便向对方透露自己的姓名的。

    这在仙灵大陆是一个共识。

    为的就是防止对方会根据名字,找到家族,从而寻仇。

    毕竟在仙灵大陆上,杀仇人不成,而去杀仇家的家人这种事情,绝对是有丧心病狂之徒做得出来的。

    祸不及妻儿这句话,本来就只对部分人有约束力。

    就在林天翔挣扎着,要不要再留下什么狠话的时候,突然之间,他身边的师弟,发出一声惊呼:“你看他的脚!”

    下一刻,林天翔就听到四周传来了倒吸凉气的声音。

    “怎么回事?”他拼了命用力挤眼睛,朝着那年轻人离去的方向望过去。

    片刻之后,视线恢复,他看到那年轻人此刻双脚居然离地足足有一尺。

    对方踏空而行!

    能够不依靠飞行法宝而踏空飞行的,只可能是步入星河境的修者!

    刹那之间,林天翔心中,又是惊惧,又是庆幸。

    惊惧的是,对方居然是个星河境!

    星河境看化凡境和天华境,那就是看蝼蚁。

    对于他们来说,杀一只蝼蚁和杀一群蝼蚁,根本没有区别。

    一想到自己刚刚竟然不自量力,挑衅了一个星河境,此刻林天翔就后怕不已。

    而他庆幸的,也同样因为对方是星河境。

    因为林天翔心高气傲,平时越阶挑战,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如果让他输给比自己境界还低的修者,简直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但是现在,输给的是星河境修者。

    双方差距实在太大,一招输给对方,也是正常,所以林天翔此刻,反而没有之前那般纠结了。

    就在林天翔此刻心中患得患失的时候,远处那年轻人的声音,再度遥遥传了过来。

    “我知道你的名字叫做林天翔,神海宗的嘛。”

    对方一句话,顿时之间,让林天翔刚刚放下去的心,瞬间再度提到了嗓子眼。

    “你、你这句话什么意思!”一想到自己极有可能给家族招惹了一个星河境的敌人,林天翔此刻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想要报仇的话,就来找我,我的名字叫做”

    顿了一下,远处随风飘来年轻人说的三个字。

    “木子禾。”

    听到对方的名字,林天翔顿时一愣。

    原本他想着要不要让家里长辈为自己报仇的,但是现在,他反而没有这个胆子了。

    对方既然敢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那不就说明对方根本就不害怕自己的报复?

    一想到自己今天接连收到羞辱,偏偏这一口气还没地方出,顿时之间,林天翔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的滋味。

    刚刚出手的,自然就是李和弦的本体。

    本体在得到分身要去风枝城的消息后,也就去了风枝城,在酒楼的下层等候。

    原本本体和分身之间,并不打算有什么交流,不过正好遇到神海宗这群人,于是本体就借了个普通的丹炉给分身。

    事情就是这样。

    至于现在本体要来找林天翔的麻烦,那就纯粹是李和弦看林天翔实在不顺眼。

    现在杀他,难免会给分身和其他罗天成等人带来麻烦,不过惩戒一番,是绝对少不了的。

    此刻离开之后,本体算算时间,直接朝着玄月宗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