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39章 沈韵危机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在李和弦充满压迫力的眼神下,领头的这个弟子,心理防线立刻就崩溃了,一五一十将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通过对方的叙述,李和弦知道了沈韵在进入魔岩戈壁后的第一个黑夜,就遭到了一群恶魔的袭击。

    不过沈韵本身阵法造诣惊人,依靠这份能力,她费尽力气,连续布下阵法,斩杀了一部分恶魔,困住了追赶自己的恶魔后,终于逃了出来。

    不过这样一来,她也筋疲力尽了。

    倒霉的是,在这后不久,她遇到了一个一直都觊觎她的玄月宗男弟子。

    从领头的这个弟子口中,李和弦知道了这个男弟子的名字,叫做泰夏红。

    泰夏红是玄月宗内某个掌握实权的长老的子侄。

    有这层关系,平时自然少不了各种优秀资源的获取。

    依靠着这些资源,泰夏红的修为提升很快,实力也比同阶修者高出不少。

    泰夏红对沈韵的觊觎,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不过因为沈韵依靠着惊人的阵法天赋,在玄月宗内,也有相应的靠山,所以平时在宗门内的时候,泰夏红也不敢对沈韵逼得太惨。

    但是到了这魔岩戈壁,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于是泰夏红的本来面目,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

    当时发现沈韵的,有两支玄月宗弟子组成的队伍,还有一支神海宗弟子组成的队伍。

    神海宗弟子最先发现沈韵,倚仗人多势众,想要将沈韵淘汰出局,但是泰夏红所在的队伍,和此刻李和弦面前这个弟子所在的队伍及时赶到,前后夹击,将神海宗弟子组成的队伍全部淘汰。

    这件事之后,泰夏红立刻携恩求报,让沈韵答应他一些很无理的要求。

    从此刻这个弟子支支吾吾的话语中,李和弦可以想象的出来,泰夏红当时提出的要求,是多么不堪。

    沈韵当然不会答应,言语之中,让泰夏红恼羞成怒,于是泰夏红不顾同门之谊,朝着沈韵猛攻过去,妄图将沈韵抓到手中,任意蹂躏。

    每个弟子身上佩戴的保命牌,虽然可以阻挡致命攻击,但是却对禁锢类的神通毫无反应。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此刻李和弦面前的这个弟子,李和弦用妖皇剑斩向对方的脖子,那么保命牌立刻就会发动,抵挡住这一次致命攻击的同时,将这个弟子传送回到玄月宗。

    但是如果李和弦使用禁锢类的神通,将对方控制住,动弹不得,而不施以威力极大的攻击的话,那么保命牌是不会有任何反应的。

    很显然,泰夏红就是想钻这个规则的空子,将沈韵抓住之后,不对对方进行致命伤害,而是对对方进行各种羞辱,以达到自己邪恶的目的。

    “当时泰夏红将沈韵逼到一条河边,沈韵跳了下去,泰夏红带着人去追了,这枚戒指,我就是在沈韵跳河的地方捡到的,可是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这是她的东西啊……”领头的这个弟子此刻眼中含着两大包眼泪,委屈得要死。

    李和弦问清了那条河的具体位置和泰夏红等人追出去的方向后,五指一曲,将面前的储物袋全都收入囊中。

    “你、你要放我走?”领头的这个弟子和他仅剩的同伴又惊又喜。

    “你想太多了。”李和弦冷哼一声,妖皇剑一个横扫,顿时两道青光闪过,面前这两个弟子,带着不甘和绝望,被淘汰出局。

    李和弦抬头朝天空上的风云榜望过去。

    这一次淘汰掉的人数比较多,他的名次有了一个明显的提升,从之前已经跌落到的六十多位,上升到了四十几位。

    在风云榜上又寻找片刻,李和弦找到了沈韵的名字。

    沈韵此刻排在一百多名。

    对方名次多少,对于现在的李和弦而言并不重要。

    李和弦关注的是,沈韵的名字还在风云榜上。

    只要还在风云榜,那就说明沈韵还没有被淘汰。

    不过就刚刚这个弟子的话而言,沈韵可能遭遇的危险,还不如直接被淘汰。

    李和弦没有犹豫,将那枚莲花形状的戒指戴在手指上,迅速朝着那条河赶了过去。

    与此同时,李和弦的本体,来到了北域深山的一处石窟前面。

    石窟里面,漆黑森森,如同一个深渊,让人看上一眼,就不寒而栗。

    四周遍布杂草、碎石,还有动物的尸骸,看上去分外恐怖,普通人看到这一幕,恐怕立刻就被吓得双腿发软,忙不迭逃走。

    不过本体此刻嘴角却是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下面,就是藏海大帝留下的一处宝藏。”李和弦的本体毫不犹豫,纵身朝着这个漆黑的窟窿跳了下去。

    所有和李和弦关系亲密的人中,只有小狐狸知道李和弦拥有分身。

    现在李和弦的计划很明确,本体寻找藏海大帝的宝藏,以木子禾的身份,行走在仙灵大陆,提升境界和实力。

    而分身则以李和弦的身份,在玄月宗内行走,获取各种资源,同时掩人耳目。

    李和弦的计划到目前为止,进行得很顺利,分身这一边,在大约两个时辰之后,也顺顺利利找到了那条河,来到了沈韵跳河的那处地点。

    而此时此刻的沈韵,就不是那么幸运的了。

    她本身擅长的是阵法布置,依靠着各种大阵,来困住敌人,消灭敌人。

    布阵需要时间,所以真正战斗起来的时候,她比那些主攻战力的修者,要逊色一些。

    虽然依靠着天赋和实力,可以缩短这其中的差距,但是这一次,追赶她的那个泰夏红,境界和实力,都要远远超过她。

    而且泰夏红还有自己手下的一群帮手,加起来大约是十多个玄月宗的弟子,都对他唯首是瞻,帮助泰夏红沿途搜索着沈韵。

    沈韵此刻并没有从河里回到岸上,她知道对方那伙人中,有擅长依靠气味寻找目标的修者。

    她此刻几乎整个身子都泡在河水里,可以最大限度地隐藏住自己身体的气味。

    不过即便这样,对方追踪的手段,还是比她想象得要高出不少。

    小心翼翼紧贴着河岸,用少量水草遮挡住自己,沈韵突然之间接收到了自己布置在附近的感应阵法传来的消息。

    这些消息表明,泰夏红和他的一干手下,此时距离自己已经不足三里了。

    “该死!”就算沈韵平时性格再温和,此时被对方逼迫到这种份上,依旧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她很清楚泰夏红的手段。

    等到对方抓住自己之后,肯定会使用某种捆缚类的法宝或者神通,让自己动弹不得,如此一来,这个毫无廉耻的混蛋,就可以对自己为所欲为了。

    反正只要不是致命攻击,就不会激发保命牌里的阵法。

    砍一刀,或许会激发保命牌,但是摸十下,是绝对不会激发保命牌中的传送阵法的。

    一想到泰夏红望向自己的那充满淫丨邪的目光,沈韵此刻就感觉到全身鸡皮疙瘩都一粒粒起来了。

    “绝对不能落入这家伙手里。”沈韵银牙紧要。

    在这之前,她好几次都想自己激发保命牌了。

    只要激发阵法,传送出去,泰夏红就不可能威胁到自己了。

    但是那样一来的话,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沈韵被淘汰。

    想到自己不是因为被恶魔攻击而淘汰,也不是遇到强大的神海宗弟子而淘汰,是被自己宗门的那个混蛋逼迫着自己选择淘汰,沈韵心中就充满了不甘。

    此刻就在沈韵心情极为复杂的时候,不远的地方,响起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沈韵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身子再往河水里潜了一些,只露出鼻孔以上的部分。

    魔岩戈壁的河水,也受到魔气的污染,冰寒刺骨,就算沈韵身为修者,此刻也只能咬牙苦苦坚持。

    “这一带没有发现沈韵。”

    这个时候,沈韵听到自己头顶,传来了一个男弟子的声音。

    她心中一凛,急忙屏息凝神,将自己的气息和神识都极力收拢,防止被对方窥测到,同时耳朵竖起,窃听对方的对话。

    “好奇怪,她跳进河里之后,就好像失去了踪迹一样,我们按照泰师兄的要求,分头寻找,此刻都已经沿着河道找出来三十多里了,却连一点沈韵的踪迹都没有发现,那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会不会她用了什么手段,抹去了痕迹?她不是拥有很强的布阵手段吗?如果故意在沿途布下一些幻阵困住我们,或者引导我们走到错误的方向,那就糟了啊!”

    听到这里,沈韵不由暗暗摇头。

    她的确想过这么做,但是泰夏红的手段,要比她想象得多出太多,这一路逃亡,几乎每一个时刻,她都可以感受到来自泰夏红的压力。

    这种如蛆附骨一般的压力,让沈韵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布置幻阵。

    此时刚刚讲话的那个弟子,又开口道:“不得不承认,沈韵很果决也很聪明,那种关键时刻,居然会想到跳入河中,借着河水来隐藏自己的行迹和气味。不过她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其实我们在第一次碰到她时候,泰师兄就在她身上洒下了吐香蛇的涎液。”

    “什么!”听到对方这句话,沈韵顿时之间,心脏一沉,只觉得全身血液涌向大脑。

    下一刻,一个足以让她全身颤抖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沈师妹,你难道一直以为你可以躲过我的手掌心吗?”

    PS:说三更就三更,三更男向大家拜个晚年,祝大家晚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