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40章 关于李和弦那个废物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在听到对方说到吐香蛇的时候,沈韵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吐香蛇是仙灵大陆一种被修者豢养,用来追踪的妖兽。

    吐香蛇几乎没有战斗力,但是它有一种独特的能力,就是它可以吐出一种在修者看来无色无味的涎液。

    每一种吐香蛇,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涎液。

    别人闻不到这涎液的味道,吐香蛇自己却可以闻到,而且有效的距离,足足可以达到四五十里,而且不会受到诸如下雨这种天气的影响,哪怕是在充满硫磺那种刺激性的浓烈气体中,吐香蛇依旧可以轻轻松松辨别到自己涎液的味道。

    所以在经过修者的豢养和训练后,吐香蛇就成为了一种专门用来追踪的妖兽。

    在目标身上神不知鬼不觉撒上几滴吐香蛇的涎液,接下来只要跟着吐香蛇,哪怕对方掘地三尺,钻到地下,都可以顺利被找到。

    此刻头顶响起泰夏红那充满淫丨邪的声音,沈韵瞬间毛骨悚然,灵魂都要僵住。

    这个时候她明白过来,自己之前所做的种种努力,其实在对方的手段面前,根本无济于事。

    刚刚那两个人说的话,其实也是在麻痹她。

    从一开始,自己的行踪,就被对方牢牢掌握着。

    精神恍惚一刹那,沈韵立刻回过神来,眸中精芒一闪,一道碧光,朝着头顶打去,同时身子迅速朝水下猛钻。

    “师妹,你以为你逃得了吗?”泰夏红的声音此刻再度响起。

    下一刻,沈韵就感觉到,身子周围的河水,居然在顷刻之间,变得粘稠无比,迅速之间,就如同浆糊,如同水银,再过片刻,她周围的虚空,竟然凝结得如同一块铁板,让她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动弹哪怕一丝一毫!

    沈韵的心脏,刹那之间,沉入谷底,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绝望。

    早知道会这样,之前就咬咬牙,自己激发保命牌中的传送阵法了。

    现在她哪怕有心想这么做,但是全身被泰夏红禁锢住,也是无能为力了。

    哗啦一声,流动的河水就像是被人挖起了一块,沈韵像是被禁锢在一个透明的牢笼中一样,悬在了半空。

    随着光线的流动,可以看到她身体四周,有一个正方体的轮廓,她被禁锢在其中,动弹不得。

    而此时河岸上,站着大约五六个玄月宗的弟子,同时还有差不多数量的人,正在从远处赶过来。

    岸上这一群弟子中,站在最前面,如众星拱月般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

    这个年轻男子肤白貌美,相貌英俊,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是让人感觉相当不舒服,眼神充满了轻佻和侵略的味道,仿佛哪怕是一只母苍蝇,被他盯住了,都会害羞地夹紧双腿。

    这个年轻男子,这是泰夏红,天华境三层的内门弟子。

    他的天赋并不算差,家族中还有长辈在玄月宗担任要职,平时根本不需要担心修炼所用的资源。

    但是这么说,如果他将花在女人身上蠕动的时间,拿出来三分之一用去修炼,他现在十有八丨九,已经是一个让人敬仰的星河境修者了。

    此刻泰夏红站在河边,掌心握着一面小巧的镜子,原本带着得意的脸色,在见到沈韵出水的刹那,如同点燃了一桶炸药一样,眼眸之中,都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欲望之火!

    沈韵的身体,之前都是泡在河水里面的,此刻被从水中提出,湿透的长裙,顿时紧贴在了身上。

    少女玲珑有致的曲线,顿时完完全全,暴露在了泰夏红的面前。

    在冰凉的河水中浸泡良久,沈韵的脸色,带上一丝病弱的苍白,如此一来,更加让人心生怜惜,恨不得立刻抱到怀里,好好安慰一番正常人是安慰,不过到了泰夏红手中怎么安慰,那就是可想而知的了。

    再加上沈韵身上的长裙,原本是白色,此刻泡水之后,就变成了半透明的颜色。

    于是长裙紧贴在身上时,娇嫩的肌肤若隐若现,更加夺人眼球,引人遐想。

    立刻之间,现场甚至可以听到吞咽口水的声音。

    沈韵此刻又羞又怒,想要挣扎,但是偏偏的,身体周围的虚空,牢固得如同一块铁板,她就算使出全身的力气,都无法移动分毫。

    泰夏红的眼睛,直勾勾在沈韵的胸口和两腿上来回扫视,口水几乎都要化作汪洋大海,从他的嘴巴里汹涌而出。

    此刻他狞笑连连,拼命吞咽着口水道:“沈师妹,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我现在手里握着的,可是荒古明月镜,以你的见识,应该知道这是件什么法宝吧。”

    听到“荒古明月镜”这五个字,沈韵的眸中,顿时泛出绝望的神色。

    她当然知道这是一件什么法宝。

    传闻中,哪怕是星河境的修者,被这面镜子发出的光照到,都无力挣扎,只能乖乖变作待宰的鱼肉,更别提她现在还只是一个天华境初阶的修者了。

    此时没法挣扎,也没法被传送出去,沈韵的眼中,顿时蒙起一层水雾,哀伤绝望的神色,更让她平添叫人心跳加速的魅力。

    顿时之间,泰夏红感觉自己小腹如同升起了一团火。

    自己苦追对方足足一年的时间,这一次,终于在魔岩戈壁这个地方,可以得偿所愿了。

    一想到这里,泰夏红都激动得全身发抖。

    他再也按耐不住自己了,操控荒古明月镜,将沈韵从河面上挪到自己面前。

    此刻沈韵近在咫尺,那娇嫩雪白的肌肤,望穿秋水的双眸,让人看一眼就不能忘记的绝色容颜,还有平时都被宽大的衣裙笼罩,而此刻才发现居然如此火辣的身材,都让泰夏红觉得自己要是还能忍住,那就都要怀疑自己的取向了。

    泰夏红如火一般的目光的盯着自己,沈韵感觉自己如同被吃了一百只苍蝇那样难受,此刻她是不能动弹,要是能动弹的话,哪怕是咬舌自尽,她都不愿意被对方这样肆意玩弄。

    “沈师妹,你在害怕吗?”泰夏红紧盯着沈韵,笑嘻嘻说道。

    此刻沈韵表现得越害怕、越绝望、越愤怒,他的心里,就越是能够升起说不清道不明的快意感觉。

    而且此时旁边有人围观,这种快意感觉,更如同火上浇油,让泰夏红欲罢不能。

    顿时之间,他的脸色,都涨得通红,如同一块猪肝,一双眼睛里,更是欲望的火焰熊熊燃烧。

    “沈师妹,春宵一刻值千金,我看今夜月色如此美好,我们不如就一起共同攀登灵魂的高峰吧。”

    泰夏红此刻睁眼说瞎话,大太阳明明在头顶上高挂着,但是此刻他的眼里只有沈韵美好的身躯,哪里顾得上其他。

    想了一下,泰夏红又补充道:“而且在这么多人的共同见证下,你一定会很激动,永远永远记得这么美好的夜晚的。”

    如果此刻有其他人听到这句话,绝对会认为泰夏红是一个老变态。

    不过此刻,听到他说完这番话,周围那群玄月宗弟子,居然一个个摩拳擦掌,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看他们那副轻车熟路的模样,这种场面怕是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在这之前,不知道有多少被泰夏红看上的眉毛女修,在众目睽睽下,受尽了屈辱。

    眼见泰夏红一步步走近,沈韵的身子,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沈师妹,你为什么要害怕?能够得到我的垂青,你应该感觉到荣幸啊!”泰夏红继续用言语羞辱着沈韵,这让他感觉自己兴奋得都要宣泄出来了,“我知道你平时和其他几个弟子走得比较近,甚至我还知道你们已经结拜了的事情,我想你那几个结拜的兄弟姐妹,应该很高兴有我这么一个便宜姐夫的。

    要是能够抱上我这根高枝,他们也应该感觉到荣幸啊,我什么身份,他们什么身份;我什么背景,他们什么背景?

    你跟了我,你那些结拜兄弟姐妹,也会得到我的赏赐的,嘶我想想啊,好像有一个叫东方玉的,还有一个叫常佳怡的,长得也都是人间绝色。不如这样吧沈师妹,等你见识到我的好之后,也把她们介绍给我怎么样?”

    泰夏红此刻已经完全不掩饰自己淫丨邪的思想了,张大嘴巴,肆无忌惮:“到时候我们四人不仅同房,更要同床,想一想我就受不了,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他污言秽语,沈韵几乎羞愤欲死。

    她性格温婉,平时就不擅长和人斗嘴,典型的大姐姐性格。

    此刻被泰夏红如此羞辱,她只觉得气愤异常,一张俏脸,此刻都因为愤怒,而白里透红,眼眸之中,透出无尽的怒意和寒意。

    “沈师妹,你看你脸都红了,一定也很激动吧,既然这样,我们就不浪费时间了。”泰夏红嘿嘿奸笑,慢慢走向沈韵的同时,嘴里还在叨念着,“沈师妹,你要是跟了我,好处那可就大了去了,别说你以后修炼资源不用担心,就算是你那个结拜的废物兄弟李和弦,我也能够帮他摆平他和龙行云的矛盾。

    你说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和谁结拜不好,偏偏去和李和弦结拜,这家伙得罪了龙行云,到现在能够不死,就是万幸中的大幸了,不过这样他就以为没事了?等到这斩魔大赛结束了,回到宗门,他的麻烦可就大咯。”

    说到这里,泰夏红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