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41章 李和弦的坏脾气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听到李和弦还有麻烦,沈韵的脸色顿时一变。

    “嗯?你这么关心那个家伙做什么!”泰夏红猛然时间,一声大喝,吓了沈韵一跳。

    下一刻,泰夏红就冲到了沈韵面前,一把抓住对方的肩膀,用力一扯。

    嗤啦!

    沈韵的衣裙,顿时就被泰夏红扯破,露出一截雪白的肩头。

    见对方真的动手了,沈韵眸中,顿时写满了惊恐。

    沈韵越是害怕,泰夏红就越是兴奋。

    此刻他喘气如牛,伸手又是一撕。

    沈韵一整条胳膊,顿时都暴露在了空气中。

    不仅如此,她的衣襟也被拉扯开来,此刻半个耸立的雪腻,出现在了泰夏红的面前。

    随着沈韵紧张而加重的呼吸,那诱人的沟壑,一起一伏,几乎要把泰夏红的眼珠子都给勾进去。

    四周空气的温度,此刻都像是被点燃了一样。

    不仅是泰夏红,其他那些弟子的眼睛里面,都像是燃起了一团火。

    被人如此羞辱,沈韵急怒攻心,只觉得喉咙涌出一股腥甜,眼前阵阵黑。

    “沈师妹,你好像不太愿意啊,既然这样的话,我就给你一样好东西好了。”泰夏红冷笑一声,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古怪的小瓶子。

    当他把瓶塞打开的时候,立刻之间,一股诡异的浓郁香气,飘到了沈韵的鼻孔中。

    在吸到这股香气之后,沈韵现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全身也开始阵阵热,在冰冷的河中浸泡的身体,此刻竟然开始阵阵烫,心中涌出来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好像恨不得立刻就能够放开自己,尽情扭动自己的身躯。

    猛然之间,她全身一个激灵,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吸到的是什么东西了!

    “师妹,看你的眼神,你似乎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了。”泰夏红淫丨笑连连,将小瓶子凑到鼻尖,用力吸了一口。

    刹那之间,他原本俊朗的面孔,变得狰狞,呼吸无比粗重,胸口剧烈起伏,瞳孔上面,都密布血丝,看上去如同要狂的野兽。

    “混蛋!这个家伙居然准备了这么无耻的东西!”沈韵又惊又怒,但是因为嗅到了刚刚那诡异的香气,此刻药力渐渐作,她只觉得全身绵软无力,意识也开始逐渐沉沦。

    “不行!我绝对不能够丧失意识!”沈韵深吸一口气,拼命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但是清醒过来,就看到泰夏红那张扭曲狰狞的面孔,这让她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为什么你对李和弦那么关心!刚刚我一提到他的名字,你的眼神都变了!你当我眼瞎看不到吗!”泰夏红一声低吼,五指一抓,一扯。

    嗤啦!

    顿时之间,沈韵的裙摆,被他扯掉大半,一整条雪白笔直的长腿,就完全暴露在了泰夏红的面前。

    不仅是泰夏红,周围见到这一幕的那些玄月宗弟子,眼神里面,都露出来了无尽的。

    围在周围的那些弟子,之前也不是没有见过泰夏红当众做这种事情。

    但是像沈韵这样的绝色,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于是此刻,不知不觉中,他们都往前迈了几步,眼睛更是眨眼不眨,生怕漏看了一个画面。

    “沈韵,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落在我手里,是什么下场!不仅如此,等我找到李和弦,我更要他生不如死!”泰夏红的怒吼,如同惊雷炸响,此刻震得沈韵脑子里面仿佛有一万只疯狂的蜜蜂在乱窜,眼前视线,阵阵模糊,呼吸之间,都感觉是阵阵热气。

    “哦?你打算怎么让我生不如死?”这个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如同近在咫尺一般,响彻在众人耳边。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立刻之间,就如同一桶冰水浇在众人脑袋上,立刻之间,在场众人,都是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

    等他们朝着声音出的方向望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的少年,此刻正提着一把漆黑的长剑,一步步朝他们走了过来。

    虽然少年脸上在笑,但是被他视线扫中的刹那,在场众人都感觉小腹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呼吸都要喘不过起来。

    “你是李和弦?”泰夏红又惊又怒,指着李和弦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和弦看着他,脸上笑意更浓:“我听到一直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感觉很烦,所以就打算来看看是谁觉得自己的舌头太多余,就帮他割掉。不过现在看来,这里更多的人,应该被挖掉眼睛。”

    李和弦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感觉不寒而栗,冰寒彻骨。

    见到李和弦此刻居然真的出现在这里,沈韵一时间差点窒息,已经接近被水雾蒙住的眼睛,重新浮现出一抹清明。

    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李和弦。

    “小子!你活得不满耐烦了?知道现在是在和谁讲话?”李和弦身后,一个弟子皱着眉头,狐假虎威,大声嚷嚷,伸手就朝李和弦的后背抓来。

    李和弦反手一剑,顿时之间,就沿着对方中指和无名指之间的缝隙,将对方的胳膊像是片肉那样,给分成了两半。

    这两半胳膊偏偏还没有从对方肩膀上脱离,此刻一眼望去,对方的胳膊仿佛变成了两条章鱼的触手,切面一片血红,甚至可以清楚看到肌肉平滑的纹理和嵌在肉中的臂骨。

    这个弟子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胳膊,急促呼吸两下,片刻之后,剧烈的疼痛,才陡然袭来。

    “哇啊!”

    一声惨叫,这个弟子顿时倒在地上,哭喊哀嚎,滚来滚去,鲜血如同不要钱一样,从伤口里汹涌而出,刹那之间,就将地面染得一片血红,看上去分外狰狞恐怖。

    浓浓的血腥味,朝着四周弥漫开去,刚刚精虫上脑的众人,此刻全身猛地一个哆嗦,彻底回过神来。

    见到李和弦脸上笑容不变,刚刚头都没有回,就将一个同阶弟子斩成废人,在场众人,陡然之间,都感觉到全身阵阵凉,背脊上面,都沁出了一层白毛汗,被风一吹,凉飕飕地,直入肉骨。

    “为什么!为什么!”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弟子,此刻脸色惨白如纸,嘴唇都给咬破了,刚刚惨烈的嘶嚎,让他喉咙肿得如同一个烂掉的水蜜桃,不过此时,他还是用沙哑的嗓音大吼着,“为什么我会受伤!”

    “因为你就是一只弱鸡。”李和弦淡淡说道。

    那语气,简直就像是刚刚捏死了一只蚂蚁一样,没有一点点波动。

    “为什么我没有被传送出去!”这个弟子还在不甘地大吼着,“为什么我的保命牌没有保护我!”

    周围其他众人,也都纷纷露出来了不解的神色。

    “说起来,在刚刚过来的路上,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李和弦嘴角上扬,笑着说道:“保命牌只有在受到致命攻击的时候,才会启动,而受到一般的攻击,并不会有任何反应。如果稍微一点皮外伤,保命牌就被激的话,那这斩魔大赛,也剩不下几个参赛者了。要知道,修者之间的战斗,断胳膊断腿,甚至被打爆半个身体都是很正常的,走上仙路,是为了更强,为了长生,而不是为了让自己不被碰掉一块皮。”

    听李和弦这么一说,在场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们之前竟然一直都没有想到。

    此刻滚在地上的那个弟子,更是又愤怒又后悔。

    早知道这样,他就绝对不做这只出头鸟了。

    “你放心好了,。等到你的血流得差不多了,保命牌感觉你要死了,就会自动激的。”李和弦看着对方,好心安慰道。

    这个弟子顿时气得好悬吐出一口血来。

    “在我看来,仅仅是斩断胳膊和腿,不是致命伤,保命牌都不会启动。”李和弦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就像这样。”

    话音落下,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

    唰!

    剑锋划过长空,顿时之间,李和弦身侧一个弟子的左胳膊和左耳齐齐飞上半空。

    飞出去的左手中,还仅仅握着一张未曾激的符箓。

    “嘿,学别的不好,偏偏学偷袭。”李和弦森然一笑,妖皇剑再动。

    唰唰唰唰!

    还在半空的手臂和耳朵,顿时就被切成了数百的肉块。

    肉块混合着血浆,从半空洒落下来,浓腥的味道中,现场如同下了一场鲜血暴雨。

    李和弦站在这一片血色的中央,一袭白衣,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身上凝聚出来一层光罩,让血雨不会弄脏他的头和衣服。

    此时此刻,他就如同是从尸山血海中走来,专门收割生命的死神!

    在场众人,脑子里顿时都因为恐惧,变得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泰夏红毕竟见过世面,此刻短暂失神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阴沉着一张脸道:“李和弦,我们可是同门,你知道伤害同门是什么罪过,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吗!”

    李和弦指一指此刻被禁锢住,衣衫不整、泪痕犹在的沈韵,目光带着森森寒意,看着泰夏红道:“你伤害了同门,所以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过会儿应该就知道了。”

    “嘶——”

    这句话,嚣张、狂妄,顿时之间,让在场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