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43章 奇怪的沈韵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吧嗒一声,断成两截的身体掉在地上,鲜血刹那之间染红了地面。

    和之前单纯的血雨不同,此刻这个弟子,没有死去,分成两半的上下半身,此时还在挣扎蠕动,满脸痛苦,出阵阵哀嚎。

    这个场面,触目惊心,让人看上一眼,就头皮麻,双腿如同灌铅,再也走不动一步。

    “你、你……”

    剩下的几个玄月宗弟子,看到这一幕,吓得五官都扭曲起来,脸上出现难以想象的表情,一个个颤抖的样子,如同狂风中的树枝。

    “都给我跪下!”李和弦一声低喝,杀气滂沱而出。

    “呜呜呜呜——”

    这几个弟子,顿时被活活吓哭,眼泪哗哗哗往外涌,一个接一个跪倒在地上,望着李和弦,眼神里面,充满了哀求。

    眼见这一幕,泰夏红牙关紧咬,手臂微微颤抖。

    此时此刻,他又惊又怒。

    在这之前,他根本没有想到,李和弦的实力,竟然如此出人意料。

    一群境界高过他的修者,在他的面前,竟然如同土鸡瓦狗,任由宰割,连一点点反抗的能力都做不出来。

    这时候更是毫无血性地跪倒在地,连连求饶。

    “这个家伙,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回去。”泰夏红眯着眼睛,眼眸深处,闪烁出毫不掩饰的杀意。

    李和弦眉头微微一皱。

    他此时可以清楚感觉到,背后从泰夏红的方向,传来了凛冽的杀意。

    “这个家伙居然还想着反击?”李和弦心中冷哼一声,手腕暗中一抖,抬头重新朝着面前跪着的众人望去。

    “求求你放了我们,我们知道错了!”

    “我们是被泰夏红逼迫的!”

    “泰夏红根本不是人!”

    “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伤害同门弟子!”

    “一切都是泰夏红的错!”

    “求求你饶了我们!”

    “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在场这些弟子,此刻一个个哭得眼泪鼻涕齐齐往下淌,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前面几个人,那可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被腰斩的那个例子,此刻就在眼前呢!

    李和弦冷哼一声,一挥妖皇剑,传来一声锋芒划过长空的声音。

    立刻之间,跪在前排的那个弟子,失声痛呼,一双眼睛,飙出血泉。

    李和弦一剑,直接割裂了对方的瞳孔。

    “你们看到了不该看的,那就应该做好受到惩罚的准备。”李和弦森然一笑,“别求饶了,一点用都没有的。”

    “你!”剩下的几名弟子,此刻都看傻了。

    “我们都求饶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们已经道歉了,你原谅我们一下,难道会死吗!”

    他们从地上爬起来,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如果你们做错了事,道个歉就能免于惩罚的话,那么做坏事的成本也未免太低了。”李和弦淡淡一句后,不再和这群家伙废话,长风步迈出,刹那之间冲到这伙人中央,妖皇剑划出一片恐怖的血光。

    唰唰唰唰!

    整个虚空,都仿佛被切割开来,一道道红黑交缠的线条,仿佛亘古时期,就凝固在虚空中的一样。

    一连串的惨叫中,这些弟子,一个个全都捂着脸,惨叫着滚倒在地上。

    他们十指的缝隙之中,涌出浓浓血浆。

    一刹那的功夫,李和弦手中的妖皇剑,就刺瞎了在场这些弟子的眼睛。

    妖皇剑中,还蕴藏火毒,火毒侵入筋脉,如火焰灼烧皮肉的剧痛,让这些弟子在地上滚来滚去,痛不欲生,恨不得咬牙自尽。

    可是偏偏的,他们还没有这个勇气,在没有办法激保命牌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活生生承受这样的剧痛。

    而且就算他们此时激了保命牌,传送回玄月宗,这种剧痛也不会消除。

    “你们应该感谢自己运气好,在这种地方我杀不了你们,不然的话……”李和弦冷哼一声,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话语中透出的森森寒意,却是让这些满地打滚哀嚎的弟子,吓得闭上嘴巴,直喘粗气。

    就在这个时候,李和弦突然感觉背后一僵。

    “偷袭!”李和弦心头一凛,迅转身。

    但是就在他转过身子,面对泰夏红的时候,却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浇筑在了钢板里面了一样,动弹不得。

    而此刻泰夏红,却是一脸得意的奸诈笑容,手中握着一面镜子,对着自己。

    此刻那镜子表面,浮现出一股淡淡幽光。

    李和弦就是被这幽光照到,才动弹不得。

    之前一直不能动弹的沈韵,此刻很虚弱地趴在地上,此刻艰难抬头,朝着李和弦望过来。

    李和弦注意到,沈韵的脸色,此时透出一抹病态的红晕,白皙的皮肤,像是被火烤过一样,从内部渗出一股妖艳的红色,不仅如此,她的眼神也变得迷离,整个人还在不断出汗,身子在地上不安地扭动着。

    原本就被泰夏红撕扯开来的衣服,此刻随着她的扭动,更是被拉扯下来一截,顿时之间,胸前雪白的圆球,露出大半,正好暴露在李和弦面前。

    李和弦很想问一下泰夏红,他对沈韵做了什么,不过李和弦很快就现,自己被那面古怪的镜子照到之后,不仅身体被固定住不能动弹,讲话也办不到了,甚至就连眨眼,都成了奢望。

    “这件法宝有点意思啊。”李和弦心中暗道。

    “哈,李和弦,你不是很有能耐嘛,我看你现在怎么办。”泰夏红一副摇头摆尾的得意模样,好像李和弦已经成了一团烂泥,可以任由他随意揉捏。

    “幸好我这一次从我叔父那里借来了这面荒古明月镜,要不然的话,说句老实话,我还真的没有把握能赢过你。”泰夏红上下打量着李和弦,“真没想到你居然隐藏得这么深,实力比我想象得要大得多。”

    “事实上我的实力比你现在见到的还要强大。”李和弦心中暗道。

    “难怪龙行云要亲自出手镇压你,按照这个情况展下去,将来你必成大患。”泰夏红缓缓取出一柄长剑,对准了李和弦,“我们今天已经结下死仇了,要是不能把你解决掉,你伤了我这么多手下,以后我还怎么做人?还怎么服众?

    不过我也要谢谢你,要不是你的提醒,我还是真没有想到,这保命牌的激条件原来是这个样子,只要不是致命伤,就不会被淘汰出局,既然这样的话——”

    泰夏红拉长了声音,他故意这么做,就像是看看李和弦脸上恐惧的表情。

    不过让他很不满意的是,李和弦别说出现恐惧的表情了,甚至就连眼神,都没有生丝毫变化。

    甚至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只菜鸡。

    是的,泰夏红可以确认,对方看自己的眼神,真的就是在看一只菜鸡。

    “你居然敢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泰夏红的怒火瞬间就被点燃,大声怒吼,“我现在就要砍断你的四肢,割掉你的鼻子,把你变成一根人棍,让你今生今世,都要做一个废人!不仅如此,我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蹂躏沈韵,让你看看她是怎么在我的身下婉转呻丨吟的!”

    泰夏红如同一头狂的猛兽,握着长剑,就朝李和弦走来。

    但是他刚走两步,那一脸狂怒的神色,就凝固在了脸上。

    他的身子僵在原地,脸色连续变化,片刻之后,竟然如同一根木柴一样,笔直地倒在地上。

    随着泰夏红倒在地上,禁锢住李和弦的荒古明月镜,也失去了灵气的支持,顿时之间,李和弦就恢复了自由。

    看着局势瞬息逆转,李和弦朝自己走来,泰夏红嚅动着嘴唇,半天之后,口中喃喃吐出几个字:“我艹……你用毒……”

    “是啊,刚刚背对你的时候,我以防万一,就洒了一点药粉。”李和弦点点头,“谁让你正好站在下风口呢?”

    李和弦撒出来的毒药,正是当时在飞剑派的时候,从俞霜那里要过来的。

    原本是两种毒药,每一种效果不同。

    不过李和弦保险起见,将两种药粉都撒出来一些,顺着风势,这些无色无味的毒药,就全都飘进了泰夏红的鼻孔里。

    于是泰夏红就成了现在的样子:身子动弹不得,灵气也全都被封闭,整个人就和一根废柴没有两样。

    凝视对方片刻,李和弦陡然挥剑。

    唰唰两声,泰夏红两条胳膊就飞了出去。

    “唔!”

    因为全身没有力气,所以此刻泰夏红也根本没有办法出大声的惨叫,只能从喉咙深处出闷闷的呻丨吟,剧烈的疼痛,让他额头和脖颈上的血管都挣了出来,不停蠕动,如同粗长的蚯蚓。

    “你知道吗,你的废话实在太多了。”李和弦五指一曲,就将对方吸到手里,“你对沈韵做了什么?”

    此时此刻,李和弦现沈韵越来越不对劲了。

    原本还只是在地上扭动,此刻竟然已经开始解开自己的衣裙,顿时之间,光洁无暇的背脊,就全都暴露在了李和弦的面前。

    不仅如此,背脊往下,凸起的峰峦,也只剩下一点布片遮住。

    这副模样,像极了李和弦还在世俗的时候,听说过服用下三滥春丨药后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