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45章 拼了命厮打反抗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沈韵的眼神,刹那之间,和李和弦的眼神对到了一起。

    刹那之间,她就赶紧闭上眼睛,继续装晕。

    与此同时,沈韵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如同小鹿乱撞。

    其实很早之前,她的神志就已经恢复了清明,苏醒了过来。

    但是她依旧还是躺在原地装晕。

    究其原因,是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李和弦。

    对于之前的记忆,沈韵停留在了李和弦将那些弟子砍断胳膊的刹那,然后接下来,她就什么都不知道。

    隐约之中,似乎感觉自己坠入了一个巨大的熔炉,身体拼命地索取,想要将什么东西纳入自己体内一般。

    沈韵不像其他的女弟子那样,进入宗门之后,就一心修炼,以求晋升更高的境界。

    因为她的造诣主要是在阵法上,所以她绝大多数的时间,都会在藏书阁看书。

    经常性的,一看就是一天。

    阵法类的书籍看累了,自然就需要看一些其他的书籍换换头脑。

    八大宗门藏书阁内的藏书,浩瀚如烟,内容更是无比丰富,哪怕比起仙灵皇朝皇家藏书阁拥有的亿万藏书,恐怕都不成多让。

    书看得多的结果,就是懂的东西,要比其他人多。

    通过自己之前身体传来的感觉,沈韵知道,自己是中了春丨药的毒了。

    相比起对泰夏红这卑鄙手段的愤怒,沈韵现在更在意的,是自己有没有和李和弦生什么。

    毕竟中途那一段的记忆,全都缺失了。

    醒过来之后,沈韵可以利用的线索,就是自己手腕和脚踝上,有一些不正常的淤青,看起来像是被人用手用力箍住后产生的。

    最大的问题是,自己身上的衣裙换过了。

    而在前方不远的地方,之前被扯烂的那条白色的裙子,就落在那里。

    沈韵眯着眼偷偷观察,可以看到那条白色裙子上,有很奇怪的破裂。

    她记得很清楚,之前泰夏红妄图侵犯自己的时候,扯掉了自己一条袖子,然后裙摆也被扯掉了一半。

    但是此刻观察那裙子,似乎——整个后背都被暴力拉扯开了。

    沈韵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双大手,扯掉自己的衣裙的场景。

    刹那之间,她的脸烫得厉害。

    “到底……有没有生什么啊!”沈韵偷看一眼李和弦,现对方一脸的高深莫测,云淡风轻,这就让她更加没底了。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沈韵脑子里回忆起在一些话本中,叫人看上一眼,就脸红心跳的描写。

    “嗯……我全身的骨头的确有种散架了的感觉,而且也口干舌燥,小腹……小腹……嘶……似乎是有些疼啊……大腿内侧,也阵阵酸,一点力气都没有……”

    沈韵此刻,表现出来了少有的呆萌一面。

    如果让李和弦知道她这时候的心中所想,恐怕会笑掉大牙。

    按照话本上的描述,沈韵一一对照,越来越感觉,自己似乎真的和李和弦生了什么。

    顿时之间,沈韵心里,就更加矛盾。

    “我、我还该怎么面对三弟,面对其他兄弟姐妹啊……我不想……哦不是,我也不是不想,是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情啊……三弟人的确不错,可是我暂时还没有考虑过和他结为仙侣呢……”

    沈韵越想越是心乱。

    不过她还是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要冷静下来,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趁着三弟现在还没有现我已经醒过来,我要想个办法。”

    就在沈韵心中这么对自己说着的时候,突然之间,不远处传来李和弦的声音:“二姐,我过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你既然已经醒过来了,就不要躺在地上了,这地面被魔气浸染过,很凉的。”

    虽然李和弦的语气极力保持平静,但是此刻格外的沈韵,还是从中听出来了对方抑制不住的笑意。

    “啊!”沈韵一声轻叫,顿时就像是偷糖果却被父母现的小孩,刹那之间,脸红过耳,心脏怦怦狂跳,赶紧睁开眼睛,看到李和弦转身离去。

    对方不断耸动的肩膀,让沈韵的脸颊越滚烫,仿佛随时都要烧起来一样。

    “被、被现了……”看着李和弦离去的背影,沈韵扁着嘴,都要哭出来了。

    “没想到二姐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李和弦越想越觉得有意思。

    他知道沈韵肯定此刻心里很矛盾,所以就留下对方一人,让对方先冷静一下,然后自己才好解释之前生了什么。

    趁着这个时间,他正好去将之前丢在那边的听风石回收。

    长风步迈出,李和弦度迅捷,要不了多久,就远远看到之前横七竖八躺着众人的那片区域,包括泰夏红在内的所有玄月宗弟子,都已经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正在原地游荡的几个恶魔。

    泰夏红那些人,看样子是受到了这些恶魔的攻击,所以激了保命牌中的阵法,被传送出去了。

    原本洒在地上的鲜血,早就干涸,此刻看上去黑漆漆的,如同一条深色的大毯子,此刻这几个恶魔,就在上面飘着。

    李和弦一眼分辨出来,这些恶魔,是魔岩戈壁最低等的那种,只会跟随着血气的味道追寻目标。

    此刻随着李和弦的接近,这些恶魔顿时现了活物,立刻嗷嗷叫着朝着李和弦冲了过来。

    “一共五个,最多就是五点积分。”李和弦撇撇嘴,长风步迈出,凝光罩都没有使用,破神指当空一点。

    砰砰砰砰砰!

    连续五声闷响,五个恶魔的脑袋,全都炸开。

    李和弦手指连勾,五颗魔核飞入手中,再多五点积分。

    抬头看看风云榜,五点积分到手,对他现在的名次变化,没有丝毫影响。

    将之前放置在地上的听风石收起来,李和弦忍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能忍住内心膨胀的好奇心,朝听风石内注入一股灵气。

    只是看了一眼听风石记录下来的画面,李和弦就恨不得挖掉自己的眼珠子。

    拼了老命将那不堪入目的画面忘掉,李和弦折返回去,见到沈韵正站在原地,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

    “三弟……”

    “二姐,你知不知道,你差一点,就玷污了我。”

    沈韵语塞,看着李和弦那一脸幽怨的神色,刹那之间认为,自己是不是化身禽兽,做出了什么有违人理的事情。

    “我、我做了什么?”沈韵结结巴巴,下意识问道。

    “你当时身中奇毒,叉开两腿,坐在我身上,将我牢牢压在身下。”李和弦一脸的屈辱,看得沈韵惭愧无比。

    “我当时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亏得我刚刚还在内心责怪三弟。”沈韵心中喃喃自语,“难怪我觉得我两条大腿的根部酸痛,原来是跨坐的缘故。”

    “然后你两只手,还牢牢抓住我,拼命朝我身上挤过来。”李和弦继续说道。

    顿时之间,沈韵为什么全身酸痛,也有了解释。

    “那你当时……做了什么?”犹豫一下,沈韵还是问出了这个内心很关注的问题。

    “幸亏我当时拼了命的厮打反抗,才脱离了二姐你的魔掌。”李和弦言不由衷地说道,眼神迅瞥了下沈韵的胸口。

    嗯,捂的严严实实,有点失望。

    “这样啊。”听李和弦这么一说,沈韵反而高兴了起来。

    因为这就说明,自己和对方当时真的没有生什么。

    其实刚刚李和弦离开的时候,沈韵也有过这样的想法。

    她在话本小说中看到类似情节的时候,书中都有这样的描写,说会火辣辣疼,并且还有血流出来。

    但是沈韵刚刚检查过,自己不仅不疼,也没有血。

    附近的地面,也没有血,自己走路,更是没有不适应的感觉。

    这些全都证明了,自己之前的担忧,是多余的。

    “这样子我就放心了。”沈韵自己也不愿意往深处去思考,所以此刻也就顺理成章,相信了李和弦的说辞。

    李和弦这番话,半真半假,不过不过怎么说,总算让自己和沈韵之间微妙的尴尬关系得到和解,这也算是值得了。

    就在李和弦也长长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看到沈韵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犹豫再三,沈韵还是问出了她最后一个问题:“三弟,我身上的这件衣服……”

    “哦,是你自己换的。”李某人扯起谎来,眼不眨心不跳,宝相,无比肃穆,“我怎么会知道你储物袋里面有什么呢?”

    说这番话的时候,李和弦脑海中,浮现出沈韵储物袋内的那些私密物品的样子,顿时脸颊一阵烫,但是偏偏的,他绷着一张脸,就他这幅表情,哪怕他现在说自己是个女的,都绝对会有人相信。

    “说得也对哦。”沈韵点点头,越想越觉得事情的确就应该是这样,“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啊。”

    经过李和弦这么一番半真半假的解释,两个人之间的那点隔阂,顿时烟消云散,甚至因为这一次的事情,两人的关系,隐隐还有了更进一步的感觉。

    “哦对了三弟,我还没有谢谢你呢,这一次要不是你及时出现,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可以这么说,二姐欠你一条命。”沈韵很认真地看着李和弦,同时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