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5章 紧急求援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看着眼前防护光膜上那密密麻麻,犹如蛛网的裂缝,冯一章瞠目结舌,说话都结巴起来。

    “这、这可是冯家老祖当年亲手布置,号称可以抵挡星河境高阶修者全力一击的防御阵啊……”

    眼看防御阵摇摇欲坠,随时都要破裂,而那个黑脸汉子气势再度攀升,整个人如同神龙降世的伟岸模样,冯一章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抓住,叫他呼吸不能,眼前黑。

    深吸一口气,冯一章满脸怒容,表情狰狞,一声狂吼:“我和你拼啦!”

    说完,他双臂向前伸,脚踩灵舟,飞——向后退去。

    李和弦原本都准备好给这家伙致命一击了,看到这一幕,顿时愣住了。

    他看得清楚,冯一章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而且身体前倾,要往前冲的架势,但是他和脚下的灵舟,却是如闪电一般,朝着后方猛退而去,如同脱丨肛的野狗,刹那之间,就消失在天边。

    “……”眼前这一幕,都让李和弦彻底无语了。

    什么叫怕死,什么叫厚脸皮,李和弦在这一刻,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年轻了。

    冯一章再怎么跑,冯家的整个家业,都在永环城,他要是敢抛下所有族人,一个人逃走,那么以后他都没法在永环城立足。

    仙灵大陆对于血脉和传承,可是看得比什么都重,族长抛弃族人独自逃生,仙灵皇朝的官府甚至都会派人缉拿,抓到之后杀无赦。

    有这个原因,所以李和弦一点都不担心冯一章会逃到哪里去。

    深深看了一眼冯一章逃逸的方向,李和弦转身朝着刚刚偷袭的那个家伙走去。

    那个家伙刚才被李和弦的苍龙乱舞打了个正着,狠狠坠到地上,将满是岩石的地面砸出一个大坑,此刻全身皮开肉绽,糊满了鲜血,昏迷不醒,别提多狼狈了,不过胸口微微起伏,看样子还没死。

    李和弦扫了一眼,看出来这家伙是个半大的老头,竟然是星河境一层的境界,想来应该就是冯家的那个长老了。

    顿时之间,李和弦明白过来,冯一章之所以忙不迭逃跑,不仅仅是自己一下子打裂防御阵那么简单,这个星河境一层的长老,在自己手底下,都经不住一招,他冯一章就比这个长老高了一层,真要硬拼,也是凶多吉少。

    而他冯一章背后有整个家族需要保护,家族中谁都可以死,就他绝对不能死,所以他当机立断,受伤的长老也顾不上了,拔腿就跑。

    “你跑得掉嘛。”李和弦冷哼一声,将这个长老腰间的储物袋一把拽下来,指尖再一弹,射出锋利的灵气,刹那之间,就将这个长老全身衣服死得粉碎,变得赤条条的。

    之前被李和弦抓住的那个中年人,此刻吓得全身哆嗦,裤裆里湿了一片。

    没办法,他可是亲眼看到李和弦打跑了他们族长,一招就把家族中星河境的长老给秒掉了。

    李和弦将这中年人抓到手里,问了一下冯家在永环城的位置。

    和其他家族一样,冯家的祖产和绝大多数族人,都在城外。

    这个中年人被李和弦彻底吓傻了,所以李和弦根本都没有威胁,对方就竹筒倒豆子一般,把所有的一切都说得清清楚楚。

    那详细的程度,就算李和弦现在闭着眼,现在都可以走到冯家堡,然后在那么多的房屋里,找到其中一间房屋藏在第七根木梁上第十二片瓦左边小沟里的一块中品灵石。

    问清楚了自己需要的信息后,李和弦在这个中年人满脸期待的目光中,一把捏碎了对方的脖子。

    中年人一脸的不敢置信,他觉得自己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对方怎么还能杀自己呢?

    “你们要杀我之前,可没问过我的意见。”李和弦冷哼一声,将对方的尸体甩了出去,用邪鬼蛇牙枪将那昏迷不醒的长老挑在枪尖上,朝着冯家堡的方向而去。

    冯一章狼狈不堪地回到冯家堡,一副脸红脖子粗的样子。

    一回到冯家堡,他立刻下令开启最高境界模式。

    整个冯家堡,唯冯一章马是瞻,虽然疑惑族长为什么下达这样的命令,但是也没有人多问,立刻照做了。

    片刻之后,冯家堡的外围,立刻升起一层淡黄色的光膜,光膜很快变得透明,隐匿在了夜色之中。

    冯家堡在永环城扎根数百年之久,虽然不算很长,但也算得上是老牌家族之一,当年祖上也富过。

    这个防御阵法,就是冯家当时的老祖宗特意请阵法师布置的,按照不同的情况,可以提升强度。

    最低的强度,可以阻挡暴雨啊,飞鸟什么的,低等的强度,化凡境和天华境低阶的修者,也无法闯入,中等的强度,可以挡住天华境高阶修者至少三天时间持续的狂轰乱炸,而提升到最高强度,抵挡住星河境高阶修者一整天时间的持续轰炸,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不过当然了,开启的强度越高,那么对于防御阵的消耗,也就越大。

    此刻冯一章下令开启最高境界模式,顿时之间,冯家族人就马不停蹄从库房中搬出灵石,不断朝着阵法运送过去。

    最高强度的阵法消耗,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必须要不停更换灵石,要不然的话,灵石供给一旦断了,那么灵气支撑不住,防御阵自己就破了。

    防御阵开启了,冯一章还觉得不保险,又让所有族人,都开始戒严,一旦现有什么问题,立刻激警戒符。

    等到整个冯家堡都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忙碌起来,四周都透出一股紧迫、山雨欲来气氛的时候,冯一章这才感觉好受了一点,缓了口气,他立刻要求召开家族高层的紧急会议。

    家族最高层的紧急会议,在冯家的宗祠内召开,能参加的,都是冯家现在战力最高主事人。

    冯家上下,一共有三千多人,不过主支只占了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还多,都是旁支。

    参加家族会议的,一共有二十来人,其中有十七八个,都来自主支。

    这些参加会议的高层,见到族长风风火火回来,立刻就要求整个家族进入最高警戒模式,并且还要召开紧急家族会议,顿时都猜测到,生了大事了。

    等见到参加会议的这些高层中,那个星河境一层的长老没有出现的时候,所有人心目中,更加蒙上了一层阴影。

    冯一章以很严肃的态度,将之前生的事情,讲述一下,顿时之间,引起轩然大波。

    “原来是这样!”

    “居然是那个家伙杀了我们的族人!”

    “长老死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还不快点向楚家和杨家求救!我们平时可没少给他们上供!”

    “别说什么上供不上供的!楚家身为一城的城主,保护百姓,本就应该是他们家族应该做的事情!”

    “这个家伙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永环城!”

    “我们现在警戒,也不是办法啊,只听说过千日做贼的,可没听过千日防贼的!”

    众人闹哄哄的,互相争吵,冯一章的脸色一片铁青。

    他狠狠一拍桌子,让众人安静下来,然后要求他们一个个言。

    “现在当务之急,是决定要不要向楚家和杨家求救!”冯一章冷冷道。

    虽然被李和弦一招就吓得仓皇逃窜,但是在自己家族,他还是很有威严的。

    这个问题被摆上台面,有人要求立刻就去求援,还有一部分人表示不同意。

    支持求援的人,他们认为这个黑脸汉子的实力,不是他们冯家能够承受得住的,长老都已经殒命了,冯家不能再失去仅剩的星河境族长,而且那个黑脸汉子,当时是楚家和杨家没有绞杀掉的,这个锅本该由那两家来背,现在冯家当了马前卒,楚家和杨家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坐视不理。

    而反对的那一批人,理由很明确,当年净心水洞的事情,是由冯家的族人泄露出去,这才引来那个黑脸汉子,如果不是当年冯家族人的意外,现在大家都在闷声大财,哪里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生。如果让楚家和杨家知道是冯家的错,那么到时候冯家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不死也要扒层皮。

    这两方人,各持己见,争论不休。

    眼见夜色越来越深,冯一章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浓烈。

    最后他猛一拍手,让众人安静下来,宣布了自己的决定:楚家和杨家不能坐视不管,现在就出求援符,通知两家前来支援,不仅要帮助冯家抵挡住那个黑脸修者,更要将他彻底杀死,如果他有同党,也要将同党一网打尽,以绝后患!

    至于当年冯家泄露穿水石和净心水洞的事情,冯一章威胁族人,要是谁敢把这件事泄露一个字,那么这人所在的那一支,全部贬为奴隶,而且世世代代,都不允许重新入籍。

    族长做完决定,其他人自然不敢再说什么,于是就由冯一章亲自执笔,写下求援信息,洋洋洒洒将目前的情况叙述一下,然后往楚家和杨家。

    带着忐忑的心,没有等候多久,冯一章就得到了回应。

    不过打开作为回应的通讯鹤,扫了一眼,冯一章的心都猛地一下子沉了下去,嘴里泛起一股苦涩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