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37章 休想入内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在倪思晴含含糊糊的表达下,李和弦好不容易才明白了,昨晚自己似乎出了一些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声音。

    这种声音,如果是产生在孤男寡女独处的房间内的话,那只会叫人脸红心跳,想入非非。

    但是偏偏的,这船上的人都知道,李和弦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而且这些天来,大船行驶在海洋上,别说有其他人上船了,就连人烟,都见不到一个。

    所以昨晚的动静,让船上这些倪家族人,又是惊恐,又是疑惑。

    “想什么呢。”李和弦义正言辞地否定,“没那回事!”

    同时他心里又在疑惑:我明明布置了静音的阵法啊,怎么还会有声音传出去?难道哥们当时撕心裂肺的哀嚎,就连阵法都控制不住了?不应该啊。

    李和弦此刻一脸的宝相,再加上他在倪思晴心目中的心想无比伟岸和高大,所以倪思晴毫无保留,就相信了他的话。

    不过倪思晴的心里面,还有一点小小的疑惑:“木大哥,那你是在修炼什么功法?”

    李和弦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粒丹药,抛了过去:“晚上你吃了就知道了。”

    正常情况下的修者,都会像李和弦那样,对于其他人递过来的吃食,无论是什么,都不会接受,谁知道你会在里面放什么。

    不过倪思晴对李和弦似乎一点提防也没有,或许她觉得,以“木大哥”的实力而言,真要对他们这群人下手,也不需要用下药这种手段,于是她毫不犹豫就接过了李和弦抛过来的丹药,点点头:“好,晚上我试试。”

    过了不久后,明叔过来拜见了李和弦。

    那天明叔已经重伤晕过去了,整个人处在弥留之际,处于只差一口气就会死的状态,所以当时的事情,是这几天船上的其他族人告诉他的。

    明叔知道,当天要不是李和弦的出手相助,他和这一船的倪家族人,连人带货,就全都被一锅端了。

    此刻明叔对李和弦表达了无比的感谢之情。

    之后李和弦问了下倪思晴,到达港口还需要多久。

    倪思晴表示,这几天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后天,就可以进港了。

    李和弦在甲板上呆了没多久,就重新回到了船舱里面,继续打坐修炼。

    李和弦能够拥有如此快的晋升度,依靠的不仅仅是天赋和传承,他自己利用一切时间的刻苦修炼,更是成就现在力量的重要因素。

    回到船舱里,李和弦检查了一下之前布置的阵法,这才现,恐怕是昨晚吞噬罡风太疼的缘故,导致他无意识下,竟然将布置隔音阵的灵石,给抠下来了好几块,不仅如此,还被他嚼碎了一部分。

    看着那些破碎灵石边缘上清晰的牙印,李和弦大致能够估计出来,昨晚自己痛哼声有多大了。

    当天晚上,李和弦正在打坐,突然之间,听到隔壁房间,传来东西打翻的声音,片刻之后,就是抑制不住的。

    虽然对方极力压抑住自己的痛哼,但是李和弦依靠着惊人的神念和感知力,依旧可以清楚知道,此刻倪思晴趴在地上,因为太过疼痛,她的指头直接捏碎了一块钢板。

    李和弦对此摇摇头。

    他白天给倪思晴的,是类似锻体丸的丹药,服用下去,会对身体产生锤炼的作用。

    这枚丹药,对于修者提升肉身的强度,的确大有帮助,但是缺点就是,带来的疼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但是比起李和弦昨晚的疼痛,这丹药的痛感,大约只有李和弦感受的百分之一,疼痛持续的时间,也就一刻钟左右。

    不过李和弦相信,有了这枚丹药带来的感觉,倪思晴只要脑子没坏,应该可以知道自己当时不是在船舱内乱哼哼。

    “要是让你吞噬护界罡风,你一百条命都不够死的。”李和弦听到隔壁渐渐安静下来,心中哼了一声道。

    第二天再见到倪思晴的时候,少女望着李和弦的眼神,如见神灵。

    又过了一天,中午的时候,李和弦听到船舱外面,传来一阵欢呼的声音。

    他知道,这是应该到港口了。

    来到甲板上,四周众人,正在欢呼雀跃。

    毕竟这一趟行程,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在场这些人,都等于说是捡了一条命回来的。

    现在能安然回来,他们别说有多庆幸了。

    李和弦抬头望去,远处已经出现了连绵的大船。

    大船之后,是忙碌的港口,就算相隔还很远,但是依旧可以感受到阵阵喧嚣和热火朝天的气氛。

    倪思晴来到李和弦身边,说道:“木大哥,等船靠岸之后,你稍等片刻,我已经出了通讯鹤,要不了多久,我们倪家就会有马车过来接我们回去,族长要我务必请你去做客,他要亲自感谢你。”

    “嗯。”李和弦本来也希望能够和倪家搭上线,而且这一次,倪家欠他一个人情,他去接受一下感谢,也没有什么问题,所以自然而然就答应下来。

    过了大半个时辰,倪家的船就靠岸了,早就准备好的族人,开始忙碌地卸货,李和弦在倪思晴的引领下,等候片刻,数量马车,疾驰而来。

    倪思晴极为殷勤地招呼李和弦和她一辆马车,明叔和其他人,则搭乘另外几辆马车回去接受治疗。

    回去的路上,马车里的空间虽然足够,但是只有李和弦和倪思晴两人独处,李和弦没感觉有什么问题,专心打坐修炼,倪思晴的脸颊却一直红扑扑的,低着头,不时抬眼偷看一下李和弦,然后又飞快地把头垂了下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走了一阵,李和弦突然感觉到远处有人赶来,阵阵马蹄急促,下一刻,身下的马车,猛地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倪思晴感觉到不对劲,皱着眉问道。

    外面的车夫赶紧说道:“小姐,是二少爷带着人到了。”

    “倪思冲?他来做什么?”倪思晴疑惑地皱皱眉,让李和弦在马车内稍等片刻,然后掀开帘子,下了马车。

    马车前方,一行十多个倪家族人,骑着高头大马,像是一道高大的人墙,挡在前方,显得高大威武。

    特别是人墙中年的一个少年,看上去和倪思晴差不多年龄,面貌英俊,气宇轩扬,举手投足间,显示出一种非凡的气度来。

    不过此刻这个少年望着倪思晴的目光,却透出一股似笑非笑的神色,让人感觉他不怀好意。

    倪思晴看着自己这个堂弟,眉头蹙起:“倪思冲,你拦着我做什么?”

    “我是来迎接堂姐的呀,听说这一次堂姐遇到了危险,我在家茶饭不思,可是担心了好久呢,知道堂姐回来了,我当然应该出来迎接一下。”倪思冲嘴上说着担心,但是脸上那皮笑肉不笑的神色,怎么看怎么让人厌恶。

    “好了,你现在看到了,那就赶紧让开,让我回去,族长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让我汇报。”倪思晴显然平时和自己这个堂弟关系不怎么样,此刻不耐烦地一摆手说道,没有一点面对李和弦的时候那乖巧伶俐的样子。

    “见到堂姐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当然不会再拦着堂姐你。”倪思冲嘿嘿一笑,“不过嘛,堂姐回去没问题,就算你要嫁出去了,你依旧姓倪,是我们倪家的人——”

    听到这里,倪思晴柳眉竖起,目光中透着一丝怒意,望向倪思冲。

    对方现在拉长了声音,很显然还有话没有说完。

    果然,倪思冲拖长了声音,然后才道:“至于其他无关人等,在这种非凡时刻,休想踏入倪家领地半步!来人,给我搜!”

    倪思冲陡然变了脸色,声色俱厉,一声大吼。

    他身边的那些倪家族人,早就跃跃欲试,此刻听到倪思冲的命令,顿时一夹马肚,轰隆隆隆一声,将马车团团围住,手中长枪,寒光闪闪,全都对准了马车。

    驾驶马车的车夫,是倪家旁支的族人,此刻见到这一幕,感觉到周围的腾腾杀气,顿时吓得脸色煞白,瑟瑟抖,差一点从马车上滚下来。

    “倪思冲!你这是什么意思!”倪思晴愣了一下,下一刻反应过来,顿时勃然大怒,“这马车里面是这次救了我们倪家的恩人,族长指明要亲自感谢的,你现在是公然违抗族长的命令!还不快让他们退开!”

    “堂姐,你这话就说错了。”倪思冲根本不买倪思晴的帐,此刻冷笑连连,“这次货船遇袭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事情如此蹊跷,堂姐你难道就没有想过,银目大王为什么会突然对你们难?为什么在那么危及的时刻,又那么巧地正好有人出现救了你们?强大的银目大王,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得那么不堪一击?我们倪家现在面临的局面,堂姐你应该也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一切都像是事先设计好的一个圈套吗?”

    “圈套你个头啊!”倪思晴恨不得要不顾形象,破口大骂。

    此刻她气得俏脸白,声音透着无比的冰冷:“倪思冲,我对你说最后一遍,把你的人让开,你再这样无理取闹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哦?”倪思冲脸上的表情越古怪起来,“堂姐,你确定要对我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