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46章 吞海门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倪新国今天晚上显然心情极好,高举酒杯,说了一些欢迎李和弦的话。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陡然之间,倪家堡刚刚修复完的城墙上,嗖嗖嗖嗖,出现了十多道黑漆漆的身影。

    这十多道身影一出现,顿时之间,天上的月亮,都被阴影遮蔽,四周的空气,都变得沉重,气氛更是无比压抑,让人感觉呼吸困难,心头沉甸甸的。

    “你们是什么人!”倪新国眉头一皱,感觉到对方来者不善。

    “倪家今天是办什么喜事?让我们也来参加呗。”城墙上,一道人影奸笑着开口。

    他的声音,又尖又利,让人听到,简直就是对耳朵的一种折磨,就好似狡诈的小鬼,不仅难听,还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装神弄鬼!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今天到我们倪家,又是想要做什么!”倪新国星河境八层的气势陡然释放出去,顿时之间,气焰冲天,叫人望而生畏。

    “哎哟,我们好害怕呀。”那尖锐的声音再度响起,一道身影,往前一步,缓缓扯下头上的黑色兜帽。

    顿时之间,一张带着黑铁面具的面孔,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黑铁面具,遮住了这人半张脸孔,扭扭曲曲,看上去分外可憎,恐怖,叫人看上一眼,就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在看到这张面具的刹那,在场倪家众人,全都变了脸色。

    倪思晴虽然没有被李和弦收为奴仆,但是在她父亲的劝说下,她已经以女仆的身份自居,李和弦坐着的时候,她就在一旁侍候着。

    此刻见到这个面具,她身子微微一晃,俏脸白,低声惊呼道:“吞海门!”

    听到倪思晴的话,在场众人,顿时全都颤抖了一下,一个个脸色白,看着城墙上这十多人,眼中都露出来了恐惧的神色。

    “吞海门?”李和弦疑惑地扫她一眼,“东莽有这个门派?”

    仙灵大6所有宗门、门派的名字,李和弦早就烂熟于胸。

    东莽两宗,吹雪宗和天仙宗的下属教派、门派,李和弦在来东莽之前,也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他可以肯定,在他的记忆里面,东莽绝对没有吞海门这个门派。

    “嗯,木大哥,我可以确定他们都是吞海门的人。”倪思晴定了定神,迅解释道:“吞海门并不是得到各大宗门承认的门派,也不隶属于某个宗门,它是一个由东海上修炼的散修自组成的组织,平日里以杀人越货为生,也会接一些杀人的单子。传说吞海门的门人,脸上都会佩戴由东海深处地狱铁蛛的肢节制作而成的面具,只要出手,就是斩草除根,极为狠辣。

    他们在东莽犯下的罪行,可以说是罄竹难书,仙灵皇朝也曾经派人围剿过他们,但是吞海门的门人行踪诡秘,似乎还掌握着某种上古秘法,每次遇到危险,都会逃脱,再加上吞海门隐藏在东海深处,无人知道他们的总部所在,所以几次出手,都没有办法剿灭吞海门后,仙灵皇朝也就不再过问了,如此一来,却是增加了吞海门的气焰。”

    倪思晴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努力保持着平静,但是即便这样,她的声音,还是带着一丝丝的颤抖。

    “原来只是一群土鸡瓦狗。”李和弦淡淡哼了一声。

    在场这些人,就他神色极为淡然。

    在知道这群人竟然是吞海门的门人后,倪新国的脸色也变得极为不好看,不过他还是镇定了神色,道:“我们西湖倪家和吞海门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你们今天来,是想要做什么。”

    吞海门中,刚刚讲话的那个家伙,此刻桀桀怪笑,道:“你们西湖倪家当然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了,但是就在几天之前,有人出了一笔赏金,要我们吞海门出手,灭掉你们倪家。”

    “什么!”倪新国一声惊呼,其他倪家族人,也都露出了惊讶和恐惧的神色,纷纷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只有李和弦气定神闲,扬天望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倪思晴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开口对倪新国道:“爹,我知道了!雇佣吞海门的人,一定就是当时收买了银目大王,让他袭击我们的人!”

    “到底是谁!”倪新国此刻脸色阴晴不定。

    这几天来,他的心情几番大起大落,今晚明明是在庆祝喜事,但是现在,吞海门居然找上门来,眼看着喜事就要变丧事了。

    “是谁让你们出手的。”倪新国深吸一口气,看着吞海门的那个家伙,咬着牙问道。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总之对方的要求,就是将你们倪家灭族,一个活口都不留!”

    对方一句话,瞬息之间,让在场倪家族人,再度变了脸色。

    这该是怎样的深仇大恨,血海深仇,才要灭人全族!

    “到底是什么人!”倪新国眼中精芒闪烁,喃喃自语,“难道是陶家?”

    “倪新国,今天你倪家难逃一死,我劝你乖乖认命,这样子还能少受一些痛苦。”吞天门门人,狞笑一声,脚下一跺,顿时之间,一股黑气,刹那之间,沿着城墙蔓延开来。

    立刻之间,坚固的城墙,就像是河沟里的淤泥一般融化,塌陷,仅仅几个眨眼的功夫,三层楼高的城墙,就被腐蚀出来一个巨大的缺口,看上去就仿佛是巨兽陡然张开的血盆大口,叫人看上一眼,就头皮麻。

    “我倪家虽然最近遭受损失,但是也绝对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倪新国偷看一眼李和弦,见李和弦似乎对现场的事情毫不在意,顿时之间,一咬牙,大声吼道。

    “那也可以,不过你一定会后悔的。”吞天门领头的那个门人勾一勾手指,顿时之间,他身后那十多人动作整齐划一,掀开头上的兜帽。

    这十多个人,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遮住半边脸的黑色面具,不过遮的位置却不一样,有的是遮住左半边脸,有的是遮住右半边脸,还有的是遮住嘴巴,有的是遮住鼻子以上的部分。

    不过虽然遮住的位置不同,但是每个人身上,都透出一股股阴森恐怖的味道,仿佛他们是从深海爬出来的怪物,从地狱中爬出来索命的恶鬼。

    目光一扫,刚刚还连声大吼的倪新国,顿时身子一颤,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嘴唇都没有了血色:“全、全都是星河境高阶?”

    此刻倪新国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朝着大脑涌去,四肢变得冰凉。

    倪家原本只有两个星河境高阶,一个是他,一个是已经被点了天灯的倪新春。

    剩下族人中的星河境,一半是星河境中阶,一半是星河境低阶。

    此刻就算再加上倪家拥有的供奉,达到星河境的修者,一共也才十五六人,对方虽然同样也是十五六人,但是最低的境界,也是星河境七层。

    这十多个吞天门门人,要杀死在场的倪家族人,简直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轻松。

    噗通一声,此刻有其他桌上的倪家族人,膝盖一软,打翻座椅,倒在了地上。

    其他那些族人,一个个也是面无血色,全身抖。

    “倪新国,你应该感到庆幸,我们吞天门最近正好缺少几个看门的人俑,你是星河境八层,勉勉强强,可以算一个。”吞天门领头的那人此刻狞笑连连,他也是星河境八层的境界,但是此刻透出的种种阴森、诡异的气息,却比倪新国强大了好几分。

    此刻他站在那里,都仿佛是一个黑洞,要将周围的一切生机,全都吸收进去。

    倪新国牙关紧咬,拳头紧握。

    其他倪家族人,几乎没有人有一战的勇气。

    对方的实力,完全就是碾压性的,他们就算冲上去,怕也是一瞬之间,就被轰成肉泥。

    而且听闻吞海门中许多人都是散修,在东海之中,掘过许多上古遗迹,获得了诸多阴邪的功法神通,所以一旦被他们击中,立刻就会遭受到难以想象的痛苦,甚至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一想到这里,倪家族人更是心生怯意,没有一个人想要反抗,全都颤抖不止,甚至有的人,此刻眼中已经涌出了恐惧的泪水,怎么止也止不住。

    “一定是陶家。”就在此时,李和弦听到身边的倪思晴喃喃自语,“陶家一直觊觎我们倪家的祖传神通,还有收藏的剑意,更想吞并我们倪家的航线,能够收买银目大王,更能让吞天门出手,使出这么大手笔来对付我们倪家的,除了陶家,不会有其他家族!”

    倪思晴此刻一步上前,娇声喝道:“吞海门,我承认倪家不是你们的对手,但是我身为倪家族人,绝对不会因此而等着被你们屠戮!你们要杀的话,尽管就来试试!”

    倪思晴此刻话语之中,透出一股视死如归的味道,她的腰杆,挺得笔直,如同直刺天空的标枪,眼神清澈,坚定,丝毫没有其他倪家族人的那种畏畏缩缩。

    “好,那我第一个就杀你,让你的族人们看看,反抗我们吞海门,是什么下场。”吞海门领头的那个门人此刻桀桀怪笑,从怀里取出一个造型古朴的金色小瓶子。

    此刻这个小瓶子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在这个家伙手中微微摇晃,不断传来金石撞击的叮当响声,好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不断挣扎,想要挣脱出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