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98章 误会身份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活的,如意境中阶。”李和弦打量一番,“从服饰来看,也不是这个年代的人。”

    就在李和弦的注视下,水晶棺内的荒原延寿水,慢慢都流了出去。

    荒原延寿水虽然叫做水,但是事实上,它是一种生命的本源。

    将它叫做水,只是因为它的形态和水比较接近。

    和水不同的是,此刻荒原延寿水流淌干净后,少女的身上,干干净净,衣服头也都干燥,并没有湿漉漉的痕迹。

    这时候一眼望去,这个美丽的少女,就像是刚刚躺下睡着,小憩片刻一般。

    微微阖上的双眼,娇嫩如花瓣的嘴唇,此刻呼吸着香甜的气息。

    就在李和弦盯着她观察的时候,少女似乎有所感觉,眼皮子嚅动两下,突然就睁了开来。

    亮若星辰的眼眸,顿时和李和弦四目相对。

    少女两眼如若点漆,明亮闪烁,仿佛是一汪清泉。

    李和弦原本以为对方至少还要昏睡一会儿。

    而且按照常理来说,一个人经过长久的睡眠,刚刚醒过来的时候,都会处于一种迷糊的状态。

    但是这个少女苏醒过来的刹那,却丝毫没有这些表现,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李和弦,眼眸之中,没有意外,没有惊喜,仿佛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一般。

    对方不开口,李和弦也没有先开口。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互相从对方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这……”李和弦想了想,决定还是自己先开口,问清楚对方的身份再说。

    这个少女浸泡在荒原延寿水里,李和弦不相信对方和东海领主没有关系。

    从她口中问出更多的荒原延寿水的信息,显然是最明智的举动。

    不过李和弦刚说出一个字,顿时就看到这个少女的眼神变了。

    原本清亮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喜色。

    欢喜的颜色缓缓扩散开来,荡漾到整张脸上。

    少女笑逐颜开,烂漫的笑颜,犹如百花绽放,刹那之间,让这阴冷的环境,都变得温暖起来。

    “主人!”

    就在李和弦愣神的功夫,少女脆生生开口,声音仿佛是黄莺一般,无比悦耳动听。

    看着少女吐气如兰的娇嫩红唇,李和弦往后挺直了身子,居高临下俯视对方:“你叫我什么?”

    嘴上这么问,李和弦心中却是警惕万分。

    这家伙不会是什么被东海领主封印的海妖,借着这天真烂漫的形象,还有这让人心神大动的称呼,来让自己放松警惕,然后趁机痛下杀手吧?

    刚刚那些海妖难道不是在将这青铜柱子挖掘出来,而是在试图营救这个女人?

    如此推测的话,似乎也说得通。

    顿时之间,李和弦脸色不变,全身感知却是调动起来,只要这个少女稍微做出一点让人起疑的举动,立刻就动手将其斩杀。

    李和弦虽然才星河境七层,但是斩杀一个如意境中阶的海妖,他还是有强烈的自信的。

    李和弦看着少女,少女也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李和弦。

    她的眼神,透着一股笃定。

    “主人,我是云竹啊。”自称云竹的少女,此刻眨着眼睛,看着李和弦。

    “我哪里知道你是什么云竹翠竹的。”李和弦心中腹诽,冷冷盯着对方,眼眸之中,缓缓凝聚出来一抹杀意。

    不过云竹似乎没有感应到这股杀意,落落大方地从水晶棺中站了起来,四下打量着:“咦,我到底睡了多久?主人你这是第几世的转世了?”

    对方的话语,似乎透出来了一些信息,而且反应也不像是在假装,李和弦心念一动,道:“你的主人是谁?”

    “就是你啊。”云竹凑近一点,看着李和弦,仔仔细细看了一会儿,然后目光挪到李和弦手中的邪鬼蛇牙枪上,“主人,邪鬼蛇牙枪都在你手里,你这一世怎么不记得我了?那你还记得记得其他几个姐妹吗?”

    李和弦没有开口。

    他此刻心中快分析着对方话语中的信息。

    “主人,邪鬼蛇牙枪,几个姐妹,李和弦的邪鬼蛇牙枪,来自藏海大帝的传承,这么说来的话——”李和弦心头猛地一跳,“这女人是藏海大帝的侍女?她通过邪鬼蛇牙枪,把我当做藏海大帝的转世了?那藏海大帝的侍女,为什么会在东海领主的遗迹里面,并且还被那样子保存下来?”

    李和弦是不是藏海大帝的转世,他自己比谁都清楚。

    他只是通过自己的推测,再加上一些手段,强行从乱心鬼口中问出来了藏海大帝的传承所在。

    “这么说,乱心鬼是有其他事情瞒着我,还是说它也不知道这云竹的事情?而且听她的口气,似乎侍女还不止她一个?”

    一时之间,一堆问题涌了上来。

    “主人,看来你真的把我忘了。”云竹的脸上带着一丝遗憾,“可能是你这一世转世的时候,遇到了什么意外,缺失了部分记忆,所以才忘记了我们,不过邪鬼蛇牙枪在你手里,你就一定是主人没错了。”

    被美丽的少女用这样单纯的眼神盯着,李某人不由自主也是老脸一红,干笑道:“那你怎么知道这邪鬼蛇牙枪不是我捡的?说不定我是无意中得到了藏海大帝的传承呢?”

    “我说过邪鬼蛇牙枪是主人你的传承了吗?”云竹白了李和弦一眼。

    她容貌本来就清纯中带着一丝妩媚,此刻这个眼神动作,更是平添一抹风情,让人心头忍不住跳动一下。

    “你看你看,你不打自招了。”云竹噗嗤一声笑道,“主人你还说什么藏海大帝,你就是藏海大帝的转世呀,我是不会看错的,主人你不要忘了,我可是最早跟随你的侍女,足足有三千年的时间,我都陪在你身边,所以你的一些小习惯啊,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如果你不信的话,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身上还有你所说的藏海大帝的物品嘛,比如邪鬼蛇牙枪这种?”

    李和弦心念一动,从暗罗戒中取出一截剑尖。

    “不周承天剑的剑尖!”云竹忍不住一声尖叫,瞪大眼睛看着李和弦,“主人,你都找到不周承天剑的剑尖了,你还没有恢复记忆?”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李和弦回过神来,五指一翻,将不周承天剑的剑尖收好,皱着眉看向对方,“你先别管我是谁,先把你的事情说清楚,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又是谁。”

    说话之间,李和弦直接抬枪指着对方,枪尖所至,犹如一张天罗地网,将云竹周围的空间全部封锁,只要对方稍有轻举妄动,那就直接将对方灭杀。

    李和弦才不会因为一个少女太好看就忘记了自己本身对事情的判断。

    “主人的脾气一点都没变。”少女背着双手,一点都不紧张,笑嘻嘻地说道,似乎对李和弦的反应早有预料。

    “那好吧,我现在就都告诉主人你。”云竹笑眯眯地一指李和弦,“我不知道你现在的名字,但是你轮回之前,是我云竹的主人,北域海主,藏海大帝。而我云竹,是你的奉剑侍女。当年主人你为了飞升仙域,曾经做下多种布置,其中有一道布置,就是让我和其他几位姐妹沉睡在这里,在将来的某一天接引你,帮助轮回之后的你重新掌控北海,登上巅峰。”

    “证据。”李和弦淡淡道,神情和心境,都没有因为对方这番惊世骇俗的话而产生波澜。

    “主人当年为了防止飞升失败,一共留下两条路,其中一条,是由乱心鬼负责,利用修者的神魂血魄,重塑身躯,不过主人你当年觉得不保险,然后暗地里面,还另外为自己准备了轮回转世这一条路,你先按照自己未来可能的境界上,先安排要所有的传承,但是私下里,也秘密安排了我们姐妹四人作为接应,等到有一天唤醒我们姐妹四人后,让我们再来辅佐主人你,我们的存在是秘密的准备,事先并没有其他人知道,除了主人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云竹好奇地打量着李和弦:“不过主人,你的记忆为什么会消失,你经历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经历了什么。”李和弦没好气道。

    他现在对云竹的话,只相信一成。

    在他心中,与其相信对方的话,相信自己是藏海大帝的转世,李和弦更愿意坚信自己的判断,这只是一个巧合,自己得到藏海大帝的传承,所以才在不知不觉之中,受到了对方气息的影响,这才会让对方产生自己是藏海大帝转世这样的错觉。

    而且李和弦也不是主动找到云竹的,而是无意间闯入到了这里,这才现了这青铜柱子。

    不过听云竹的话,李和弦倒是对乱心鬼那一边打消了疑虑。

    乱心鬼似乎的确不知道这件事情。

    “不过乱心鬼和这个云竹都是藏海大帝的侍从,那么他们之间必然就应该认识,到底怎么回事,等到时候见到乱心鬼就可以知道了。”李和弦心中说道。

    缓缓收起邪鬼蛇牙枪,李和弦问云竹道:“你刚刚说除了你,还有三个人,那三个人在哪里?还有,藏海大帝当年既然让你们活到现在,为的就是接应他,那么他有没有做什么准备?”

    “有准备。”云竹目光灼灼,认真点头,“那三位姐妹,还有主人你当年的准备,就在这东海龙宫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