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17章 人心叵测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此时此刻,在这缝隙的尽头,一行三人,二男一女,睁开了眼睛。

    那身材魁梧的弟子,目光带着急迫,朝着不远处的祭坛望去。

    祭坛上原本渗出的幽幽蓝光,此刻已经消失了,整座祭坛,此刻泛出来的是,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看上去让人觉得很舒服,而没有之前那阴森诡异的感觉。

    身材魁梧的弟子脸上,顿时露出抑制不住的欢喜神色。

    潘畅和胡月,此刻也都看着祭坛,同时长长吐出一口气。

    “快点取出来!”身材魁梧的弟子一指胡月。

    胡月没有做声,而是抬头朝远处他们来时的方向望了一眼。

    从好几天之前开始,她就隐隐约约感觉到,远处似乎生了什么。

    但是一时半会,又说不上来。

    这身材魁梧的弟子,此刻捕捉到胡月脸上一闪而逝的担忧,扭头朝来时的方向望了眼,立刻恶狠狠望向胡月:“你看到了什么?”

    “我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人来了。”犹豫一下,胡月还是老老实实说道。

    对方的狠戾凶残,她可是亲眼见过的。

    身材魁梧的弟子朝潘畅望了一眼,潘畅点点头,立刻化作一道光芒,向远处飞去。

    而这身材魁梧的弟子,此刻伸出手,对准了胡月,很显然是防止对方耍什么花招。

    过不了多久,潘畅就回来了,向这身材魁梧的弟子摇摇头。

    身材魁梧的弟子这才松了口气,望向胡月:“好了,快开始吧,别磨磨蹭蹭的,你是不想活了?”

    胡月无奈,只能朝着祭坛走去。

    此时可以说是到了整个计划最关键的一步,之前所有的准备,所有的等待,都是为了这一刻,所以那身材魁梧的弟子,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他凑近了一些,同时让潘畅绕到另外一个方向暗中戒备。

    两个人通过束气成音,早就达成了一致。

    只要生什么不对劲,立刻斩了胡月,带着这祭坛就走。

    实在不行的话,就把祭坛给毁了。

    他们得不到的东西,也绝对不能便宜了别人。

    胡月此刻并不知道他们所想,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步骤,在祭坛四周,飞描绘上一道道符纹。

    “你这是做什么?”这身材魁梧的弟子,显然对阵法不太精通,此刻看到那些符纹相当复杂,顿时问。

    “要想开启祭坛,只能这么做。”对对方无理的态度,胡月此刻也是没好气地说道。

    “不能直接打开吗?”身材魁梧的弟子一皱眉。

    他以为等候五天,那诡异的蓝光散去之后,就可以直接打开祭坛,取出水镜承天剑了,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步骤,这让他心中不是很满意。

    “要不你来试试?”胡月让开一步,皮笑肉不笑道。

    身材魁梧的弟子脸色一沉,重重哼了一声:“那你快点!”

    在这祭坛上绘制阵纹,大概花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在这期间,身材魁梧的弟子每隔一会儿就催促一下,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不过胡月此刻反而像是不着急了,等她将阵纹描绘完,站起身的时候,那身材魁梧的弟子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就将胡月推到一边,凑到那祭坛上,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不知道看出来问题没有,过了一会儿,才直起身,看着一脸不满的胡月道:“好了,打开吧。”

    胡月此刻带着明显的怒意,但是对方有两人,而且境界都高过她,她也没法翻脸,只能走回到祭坛面前,从储物袋中抓出一把红色的粉末,朝着祭坛撒去。

    当着红色粉末撒出去之后,祭坛上的阵纹,突然之间,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开始蠕动了起来。

    那个样子,看得人毛骨悚然,仿佛是什么妖魔鬼怪,要从里面钻出来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潘畅整个人都呆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祭坛上那些扭扭曲曲的阵纹,像是受到了某种吸力一般,一下子全都被吸入了祭坛,下一刻,祭坛的表面,就开始出现细密的裂纹。

    “要出来了!”身材魁梧的弟子一声大吼,迫不及待,往前一步,就冲到了祭坛的面前,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着祭坛。

    咔嚓咔嚓

    阵阵破碎的声音不断传来,祭坛的表面,窸窸窣窣,开始往下落着碎片,整个祭坛,从最上方开始崩塌。

    片刻之后,崩溃的地方,就到达了剑柄的所在。

    此刻在场几人,全都屏住了呼吸,紧紧盯着祭坛。

    流光四射的剑柄,不久之后,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出来了!”身材魁梧的弟子一声怪叫,迫不及待下,伸手就朝着剑柄抓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劲风掠过的声音。

    唰!

    身材魁梧的弟子猛然之间僵在了原地。

    他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低头朝着自己的胸口望去。

    此刻,一截剑尖,带着淋漓的鲜血,从他的胸口穿透出来一尺来长。

    疼痛和冰凉,此时以他的胸口为圆心,朝着他全身扩散过去。

    这身材魁梧的弟子,顿时感觉到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整个身体,像是渐渐被冻住一般,不能够动弹。

    “谁……”他张张嘴,吐出一个字,顿时之间,鲜血就从他的口中涌了出来,让他洁白的牙齿都变得猩红。

    身材魁梧的弟子转过头去,看到他最怀疑的对象胡月,此刻就站在他的身侧,脸上也全是惊讶的神色。

    顿时之间,这身材魁梧的弟子心脏一个咯噔,仿佛明白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喉咙里面,挤出来一丝类似的声响:“是你!”

    这个声音,透出不解、愤怒、怨恨等等复杂的情绪。

    “是啊,是我呢,师兄。”潘畅此刻站在这身材魁梧的弟子身后,双手持剑,剑身闪耀出阵阵锋芒,半个剑身,都已经没入对方的体内。

    此刻潘畅根本就不怕对方反击,因为这一剑,他早有准备,在剑身入体的刹那,他的灵气,就已经随着神通,轰入这身材魁梧的弟子体内。

    纵然对方境界高过自己,实力强过自己,但是此刻对方体内五脏六腑、筋肉血脉,全都被冰封,就算解冻,也会立刻腐烂坏死。

    这样的情况,对方还怎么反戈一击?

    潘畅的脸上,此刻丝毫看不到之前的惶恐和小心翼翼,有的只是凶狠和残戾。

    “你……为什么……”身材魁梧的弟子,此刻口中鲜血狂涌,问出他无法理解的问题。

    这些鲜血,从他口中涌出来的时候,都不是热的,而是像是冰沙一般,缓缓涌出,透出惊人的寒气。

    很显然,他的体内,已经近乎完全被冰封了,这种伤害,是不可能被救治的。

    “原因?”潘畅哈一声长笑,此时他的眼中,满是畅快,就像是一个被压抑了许久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个泄口一般。

    “你真不知道?”潘畅反问一句,语气之中,充满了嘲弄。

    胡月此刻见状不对,转身想要逃,但是潘畅的度比她要快得多,五指一张,顿时之间,六七根冰凌凭空出现,呼啸而至,唰唰唰唰唰,顿时形成一个牢笼,将她钉在中间,动弹不得。

    “老实点!不然我立刻就杀了你!”潘畅恶狠狠朝胡月吼道。

    要不是因为祭坛内的神剑还没有到手,潘畅担心情况还有变,不然的话,现在就直接杀了胡月了。

    “潘畅……告诉我……为什么……”此时这身材魁梧的弟子说话的时候,嘴巴已经几乎无法动弹了,他的脸上,已经凝结出来了一层冰霜,眼眸也已经完全被冻住,看这个样子,恐怕片刻之后,整个人就会彻底变成一尊冰雕。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潘畅,才有资格称为得到水镜承天剑的人!”潘畅此刻见大局在握,忍不住酣畅淋漓,仰头大笑,“将这神剑献上去,我潘畅甚至有资格称为宗主的入室弟子!到那时候,整个吹雪宗,我潘畅将会在万万人之上,就你这样的货色,有什么资格对我颐气指使!我呸!”

    说到这里,潘畅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狞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这份功劳,你也想要独得的吧,要是我没猜错,在得到水镜承天剑之后,你也会找个机会,把我杀了,然后独自一人回去领取宗门的赏赐。就你这样的家伙,平日里为人处世,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根本就不可能和我平分这么大的功劳!之前那家伙一踩上这祭坛,就被碾杀,其实也是你早有预谋的吧,嘿嘿,这些我早就看出来了。要不是我先下手为强,下一个意外而死的人,可就是我了呢!”

    潘畅眸中,满是嘲弄和讥讽,胡月在一旁一脸目瞪口呆的模样。

    看她的样子,好像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宗门的弟子,心思竟然如此缜密,更没想到,他们的心肠,竟然如此恶毒,为了功劳,竟然连同门都算计,不仅算计,还要杀死!

    潘畅此刻说这番话的时候,那身材魁梧的弟子,身体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尊冰雕。

    这家伙的脸上,分明写着不甘和怨毒。

    潘畅唰一声,将长剑从对方体内抽出来,像是担心对方还有什么后手一般,唰唰唰,连续斩出锋芒,将这尊冰雕大卸八块,这才彻底放下心来,一指胡月,眼神充满冷酷:“你!去给我把剑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