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18章 螳螂捕蝉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潘畅一掌拍出,困住胡月的冰凌,顿时消失不见。

    胡月看看地上被大卸八块的冰雕,在看看潘畅,脸上的神色,尤为复杂,咬着嘴唇,好像要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过从胡月的眼眸深处,潘畅看到了一丝抑制不住的惊惶。

    潘畅笑了,他要的就是这个。

    对方害怕了,那么就更容易被他揉捏了。

    “你不想死的话,现在就乖乖照我说的去做。”潘畅一瞪眼,“去给我把剑拔出来!”

    胡月此刻脸色苍白,咬着下嘴唇,眼中泪光闪烁,走路的时候,都踉踉跄跄,显然吓得双腿软。

    这一幕看得潘畅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的眼中,透出抑制不住的得意。

    他一直追求的,不就是这种人人都害怕自己的快丨感嘛!

    刚刚生的一切,时间并不太久,此刻不断剥落祭坛中,剑柄已经完全露出来了。

    造型粗犷的剑柄,透出一股一往无前的味道,仿佛是受到了感染,潘畅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一直到今天,他才现,原来这里的空气,是如此的新鲜,味道是如此的好闻。

    “一切都将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吹雪宗将步入我潘畅的时代。”潘畅忍不住喃喃自语,眼中闪烁着阵阵精光,好像现在无数的吹雪宗弟子,已经跪在了他的面前,向他俯称臣,“蒙汗青算什么,未来能够和北域龙行云相提并论的,只有我潘畅!”

    他目光炯炯,看着胡月颤抖着,一步步缓缓登上祭坛,伸手向那剑柄伸过去。

    其实这个时候,潘畅是多么希望,亲手将这水镜承天剑拔出来的人是自己啊。

    可是他担心,担心这祭坛中还有什么禁制。

    毕竟在潘畅看来,这遗迹之内,充斥了太多的古怪。

    他不得不小心翼翼。

    潘畅不希望之前的种种隐忍,种种努力,到了最后却功亏一篑。

    他需要一个万全的把握。

    所以这个时候,他选择让别人去拔水镜承天剑。

    到时候就算出了什么意外,最先被波及的也不是他。

    此刻望着胡月的手缓缓接近剑柄,潘畅的心情也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胡月的手紧紧握住剑柄的刹那,潘畅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胡月此刻显然也无比紧张和害怕,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

    不过等候片刻,没有任何意外生。

    这祭坛之内,似乎没有禁制。

    潘畅的心放下来了一半。

    “快!给我拔出来!”潘畅见胡月一动不动,顿时不耐烦地催促起来。

    胡月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双手握住剑柄,用力一拔。

    啪!

    一声脆响传来。

    在潘畅万分期待的表情中,胡月将剑柄拔了出来,不过,也就是剑柄了。

    顿时之间,现场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安静中。

    胡月手中握着剑柄,一脸疑惑和不解地看着祭坛。

    她的手中,只有剑柄,没有预期中的剑身。

    潘畅此刻的表情,还停留在期待的那一幕,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

    盯着那剑柄看了片刻,他的脸缓缓扭曲了起来。

    原本已经准备好的雀跃神情,此刻和震惊、愤怒等等情绪混合起来,全都表现在脸上,顿时之间,潘畅的脸上,出现了叫人难以形容的复杂神色。

    他的五官都扭曲得不成了样子。

    不是亲眼看到的话,根本没有人会相信,这样的表情,竟然会出现在一个活人的脸上。

    “这怎么回事!”潘畅一个大步,直接跃到胡月面前,劈手就从对方手里夺走了剑柄,抓在手里仔仔细细看了好几眼,甚至还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盯着看过去,防止自己眼花。

    没有任何变化,就是一截剑柄。

    “剑身呢!”潘畅如野兽一般,转头对着胡月怒吼。

    胡月此刻像是被吓坏了一样,哆哆嗦嗦,指了指祭坛。

    潘畅这时候怒火攻心,也顾不上什么禁制不禁制了,抬手砰的一声,将祭坛打得粉碎。

    祭坛之中,一根长长的东西飞了出来,潘畅眼睛一亮,急忙伸手抓住。

    结果下一刻他就现,那根本就是一根再普通不过的青铜棍子。

    看看手中剑柄,再看看那青铜棍子,潘畅全身都哆嗦起来。

    他明白过来了,当时那祭坛是半透明的,像是蒙了一层雾一般,这剑柄下面,接着这根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棍子,再加上他先入为主的思想,所以就坚定地认为,这就是水镜承天剑了。

    但是事实上,什么都不是!

    自己一番苦心,九死一生闯入这里,甚至不惜杀死同门,最后竟然就得了这么一样东西!

    什么一步登天,什么光明前程,此刻一下子全都碎成了泡沫!

    潘畅顿时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朝着大脑涌去。

    片刻之后,他全身涌出来的汗水,就让他看起来仿佛是刚刚从水里打捞上来的一样。

    风一吹,潘畅只觉得四周冰寒彻骨,一个哆嗦,回过神来。

    此刻他依旧感觉脑子里嗡嗡作响,喉咙里面,都涌出阵阵血腥的味道。

    茫然地转过头,潘畅看到胡月正一步一步往后退去,看那样子,似乎是想要离开这里。

    潘畅一个激灵,猛地反应过来,刹那之间,咬牙切齿,瞪着对方:“你想去哪里!”

    这几个字,他是声嘶力竭吼出来的!

    潘畅此刻总算记起来了,来到这里,不就是这个胡月的建议嘛!

    不正是因为她说,她查阅典籍,见到有关水镜承天剑的下落,所以一行人才跟随她的指示,一路飞行而来嘛!

    杀人夺宝,自己的野心,不也正是从那时候产生的嘛。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胡月。

    现在这里没有找到水镜承天剑,一切都要怪这个胡月。

    “你别走!”潘畅此刻吼出来的声音,声音都变了调,如泣血一般,透着惨烈、沙哑,让人听到他的声音,就不由自主头皮麻,心生惧意。

    原本潘畅以为,自己大吼之后,胡月一定会加逃离的脚步,但是他这一次又失算了,胡月没有走,真的就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

    不过这一次,胡月的脸上,不见之前的柔弱和惊惶,拥有的只是冷厉。

    那一双眼睛,透着一股冰冷的味道。

    潘畅猛地心脏一凉,不由自主就停下了要追过去的脚步,隔着一段距离,和对方对视着。

    胡月的眼神,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不过很快,他就定下心来。

    自己的境界实力都高过对方,有什么好怕的。

    “胡月,你说这里有水镜承天剑,现在剑呢!吹雪宗的弟子因你而死,今天你不给一个交代,我绝对不会放过你!”顿时之间,潘畅就颠倒黑白,睁着眼睛说瞎话,把责任一股脑都推到了胡月的身上。

    偏偏此刻他的神态还是那样大义凌然,道德两个字恨不得被他高高举在手里。

    胡月冷冷瞥他一眼,淡淡道:“之前那人是你师兄杀的,你师兄是被你杀的,从头至尾,我都没有动手,他们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还敢狡辩?”潘畅一声大喝。

    但是很快,他就现不对劲了。

    胡月太镇定了。

    镇定得让潘畅都感觉有些害怕。

    此刻在潘畅看来,胡月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对方的双眸,让他都不敢去直视。

    唰的一声,潘畅一抖手中长剑,此时此刻,只有法宝武器,才能给他壮胆。

    潘畅狞笑一声,掩饰着自己心中的恐慌:“这样看来的话,我只有先砍掉你的四肢,再慢慢从你口中问出你到底有在耍什么阴谋诡计了。”

    按照潘畅的设想,说出这样的威胁后,胡月再怎么说,也会被吓得花容失色吧。

    可是偏偏的,此刻胡月看着他,似笑非笑道:“哦?那你就来试试呀?”

    “你!”潘畅顿时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恼羞成怒,就要一剑向胡月斩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猛地感觉手臂一阵酸软无力。

    眨眼之间,他持剑的手臂,竟然就没有了知觉!

    当啷一声,顿时传来了长剑落地的声音。

    “怎么回事?”潘畅大吃一惊,急忙低头看去。

    下一刻,他就看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惊悚一幕。

    前不久还好好的右手右臂,此刻竟然变成了马蜂窝一般,上面全都是一个个密密麻麻的窟窿,不仅如此,更让人头皮麻的是,这些窟窿里面,此刻还在不断地有黑色的小虫子爬进爬出。

    就在潘畅愣神的这一会儿工夫,他现他右边的肩膀,也麻掉了,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潘畅吓得脸色煞白,急忙将衣领扯开,顿时就看到,自己的右边肩膀,此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腐蚀了一样,缓缓塌陷的同时,显出一个密集的小窟窿。

    而每一个小窟窿里面,都能看到有小虫子正从里面爬出来。

    这一幕,足以让任何一个看到的人下巴都麻。

    “这、这是什么!”潘畅又尖又利地怪叫出来,惊恐无比地望向胡月。

    此刻胡月似笑非笑的表情,已经表明了这一切她早有预料。

    “我、我杀了你啊!”潘畅惊惧无比,用左手抓起落地的长剑,就要朝胡月斩去,但是这个时候,他突然就现双腿没了知觉,身子一下子就踉跄倒在地上。

    “不、不会的,不可能的!”潘畅的心脏都在颤抖,脸色难看无比,唰唰两下扯开裤脚。

    看到自己双腿的那一幕,潘畅眼前一黑,当场就要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