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19章 谁是黄雀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他的双腿,此刻千疮百孔,全是小窟窿。

    皮肉在不断被蚕食着,有些地方,甚至都已经露出来了骨头。

    而骨头上面,也出现了许多的小孔。

    密密麻麻的小黑虫子,在小孔中进进出出。

    但是潘畅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

    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被虫子噬咬这件事,就好像根本不是生在他的身上一样。

    潘畅此刻都不知道,除了这些已经见到的,还有多少未见的虫子,已经钻进了他的体内。

    一想到这一点,潘畅只觉得全身都痒起来。

    此刻更让潘畅惊恐的是,他丹田气海内的灵气,这时候可以感觉到在不断减少。

    这些虫子,好像除了能够啃咬他的皮肉之外,还可以蚕食他的灵气。

    “不!这不可能!”潘畅声嘶力竭地大吼着。

    他猛地抬起另外一只手,抓住长剑,唰的一下,将自己的双腿从膝盖处斩断。

    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飞出去的两截小腿里面,窸窸窣窣,掉出来了很多的小黑虫子。

    而那两条小腿连同双脚落到地上后,立刻就被从腿骨里面蜂拥而出的小黑虫子给彻底吞没了,眨眼功夫,就被吃得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

    这一幕任何人看到,都会觉得毛骨悚然。

    而潘畅此时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膝盖。

    被绽开的伤口里面,没有鲜血流出,他膝盖的骨头里面,此刻挤满了黑色的小虫子,简直就像是这些虫子的巢穴。

    他的脸色瞬间惨白,身子慢慢往后挪着,虫子不断从他的伤口里掉下来,然后又朝着他爬过去。

    极端的恐惧,此刻充满了潘畅的整个胸膛,他的身子,如同筛糠一样在疯狂颤抖。

    这个时候,他眼角一动,急忙抬起头来,看到胡月此刻朝被他扔出去那一截剑柄走去。

    那一截剑柄,虽然看上去光芒四射,无比非凡,但是当时潘畅急火攻心之下,只知道那不是水镜承天剑,所以直接就扔掉了。

    此刻见胡月将剑柄郑重其事地捡起来,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妙的念头。

    “真是井底之蛙。”似乎是感觉到潘畅的目光,胡月将剑柄握在手中,冷冷瞥了对方一眼,“就连不周承天剑的剑柄都认不出,还有脸号称八大宗门的弟子。”

    “不周承天剑!”潘畅顿时目瞪口呆,脑子里面传来了轰的一声。

    他千算万算,也不可能算到,被他扔出去的那剑柄,竟然是来自藏海大帝三神器之一,不周承天剑的剑柄!

    就算不是水镜承天剑,不周承天剑的剑柄,也足够让他扬名立万了!

    刹那之间,万般的悔意,涌上潘畅的心头。

    要是早知道那是不周承天剑的剑柄,他绝对死也不会丢掉啊。

    那可是传说中的防守利器。

    如果那剑柄在自己手里的话,这个该死的贱人,就绝对没有机会向自己下手了。

    如果那剑柄在自己手里的话,自己恐怕早就把现场料理干净,现在就安心等着回去宗门领赏了。

    可惜的是,世上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潘畅此刻内心复杂无比。

    经过刚刚的惊惧之后,他此刻的心情,或许因为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缘故,竟然渐渐平复下来。

    他现在很想弄清楚的一个问题就是,对方是如何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这些虫子弄进自己的身体的。

    作为天仙宗的弟子,潘畅自然知道,这些虫子是一种蛊。

    对方施展的,正是诡诈的蛊术,如此一来的话,这个胡月,必然就是一个蛊修。

    之前对方展现出来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神修,潘畅怎么可能想得到,对方的真实身份,竟然是这样的。

    他望着胡月,冷冷道:“你是怎么让这些蛊虫进入我的身体的?”

    潘畅知道,要想让蛊术在别人体内横行的话,那就必须要先将蛊虫送入别人的身体。

    而送入进去的,不能是成虫,只可能是虫卵。

    虫卵的孵化,自然是需要时间的,所以潘畅很快就判断出来,这蛊绝对不是刚刚下的,应该是好几天之前,对方就已经暗中下了蛊。

    而要将虫卵送入人的身体,无非是两种方法,一是从伤口里放入,二来就是从一些器官,比如嘴巴里面这种。

    之前在大阵之中,虽然受了伤,但是那险象环生的境地下,潘畅不相信胡月有机会对自己下蛊。

    要知道,当时他们天仙宗的修者,可是有足足三人,胡月在那种情况下下蛊,要是被现的话,下场她绝对承担不起。

    这样一推断的话,唯一的可能,就是从口中吞入。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潘畅的脑海中,陡然闪过一道白光。

    “是你给我们喝的水!”潘畅顿时惊呼出声,“当时为了踏上祭坛,你让我们喝了那神秘的水,你一定是把那蛊虫放在了那水里面!”

    可是说完之后,潘畅却现,胡月脸上嘲弄的表情更盛了。

    “八大宗门的弟子,真是越来越不堪了,你觉得我会用破绽这么明显的手法?”胡月鄙夷地看了眼对方,“你那个师兄,当时可是和我交换了那玉葫芦。”

    听胡月这么一说,潘畅顿时回忆起来,当时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

    自己那个师兄,要比自己多疑,所以当时应该是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直接就和胡月交换了要喝下去的东西。

    而这一点,不是胡月事先就能预料到的,所以她在那水中下蛊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那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潘畅喃喃自语。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突然之间,他现右眼一黑。

    于是他疑惑地用那只还有知觉的手摸了一下。

    下一刻,他的心就凉了。

    他摸到了好几只小虫子。

    潘畅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他急忙用手朝自己的右眼抠过去。

    顿时之间,他就现,自己的右眼,眼珠子已经不见了!

    此刻那里就只剩下了一个黑漆漆的窟窿!

    而那窟窿里面,小虫子正在不断爬出来。

    “我、我!啊!”

    他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能出一声绝望的惨叫。

    如果是一下子被杀死,那也就罢了。

    可是现在潘畅经受的,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虫子咬死、啃光,但是却无法反抗的折磨。

    “告诉我!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潘畅此刻出阵阵哀嚎,甚至可以说是泣血一般的恳求。

    他的大半个身子,此刻都已经麻木了,没有感觉了。

    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喉咙,都正在慢慢被虫子塞满。

    他就要快不出声音了!

    此时潘畅用仅剩的那只眼睛,死死盯着胡月,他只想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看着黑色的小虫子渐渐爬满潘畅的身体,爬上他的下巴,胡月冷笑一声:“告诉你也无妨,你之前算是猜对了一半,蛊虫我的确放在了其中一个葫芦的水里。”

    “其中一个葫芦的水里?”

    潘畅的眸中,陡然之间,闪烁出一道精芒。

    他的脑海里,此刻回忆起一副画面。

    当时三个葫芦,一个被胡月喝了,一个被师兄喝了,一个被他自己喝了。

    还有一个……

    当时还有一个葫芦!

    潘畅记起来了!

    当时胡月拿出了四个葫芦。

    其中有一个葫芦,是给被这石台碾压死掉的师兄准备的。

    那个时候,胡月带着缅怀的神色和语气,将那个葫芦中的水,给洒了出去。

    当时潘畅和那身材魁梧的师兄,都以为她仅仅是做个形式而已,就像是他们在缅怀死者的时候,都会将一杯酒撒出去,或是倒在地上一样。

    现在潘畅记起来了,明白了,蛊虫就被下在那一个葫芦的水里。

    而那一个葫芦,是唯一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检查的那一个!

    葫芦的水撒出去后,变成了一片水雾,随风飘来,落在了他们的皮肤上,还有一些粘在了眼睛上,当时因为呼吸,也吸入了一些水雾。

    所以蛊虫的卵,就在那个时候进入了身体!

    潘畅彻底明白了。

    他吐出一口气。

    原本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捕蝉的螳螂,杀死了师兄,就可以独得这份功劳。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他这只螳螂身后,还潜伏着一只黄雀!

    而对方,从一开始,就在算计他们。

    这一切,都在对方的计划之内。

    这份心计,简直让人感觉害怕。

    潘畅此时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已经开始变得昏昏沉沉,他知道,自己已经快要死了。

    他的身体,已经彻底不能动弹了。

    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

    “你……到底是什么人……”

    潘畅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对胡月说道。

    “我?”胡月冷笑一声,却是没有说出来。

    潘畅死死盯着胡月,不久之后,他剩下的那只眼睛里,钻出来了一堆虫子。

    下一刻,他的身体表面,处处都出现了窟窿,眨眼之间,整个身躯,都被虫子覆盖,被吃得干干净净。

    胡月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这一幕,等到潘畅彻底被吃得干干净净,连一点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后,她抬起头,朝着来时的方向望去,淡淡开口。

    “我的身份?我当然就是上古时期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大妖怪,九尾妖狐玉藻前了,除了本姑娘,谁能把你们这些人类修者在掌心玩得团团转?”

    ps:上一章笔误,将天仙宗写成吹雪宗,已经修改,谢谢红枫树3同学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