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22章 木子禾的身份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李和弦此刻沉默不语,虽然只是短短片刻时间,但是他的心中,已经猜测出无数种可能,还有应对的方法。

    不过有一点李和弦可以确定,就是苏妙语对自己是绝对没有恶意的,要真是想对他不利的话,现在也不会单独来和他说这些话。

    李和弦现在所担心的,是到底有多少人,知道了这个秘密。

    就在李和弦心念急转的时候,苏妙语开口了:“不打算邀请我进去聊一聊吗?”

    李和弦抬头朝苏妙语望去,下一刻展颜一笑:“是我不好,师姐请进,说起来玄妙峰的名字,还是你帮我取的呢。”

    引领苏妙语进入府邸坐下后,李和弦没有急着开口,而是笑吟吟看着苏妙语。

    “我也不和你卖关子了。”苏妙语果然如李和弦预料的那样,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入主题,“目前的情况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要是在言语上打机锋,彼此试探,那就不是李和弦认识的那个苏妙语了。

    此刻听到苏妙语这番话,李和弦收起脸上的笑容,坐直了身子。

    看着李和弦,苏妙语道:“师弟,这件事你什么时候开始做的?”

    李和弦摇摇头:“师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有关分身的事情,李和弦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而且就目前而言,苏妙语还没有讲出她到底知道了什么。

    苏妙语露出“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眼神,看着李和弦,然后道:“木子禾,这个名字,你应该比我熟悉很多吧。”

    李和弦眨眨眼,略一犹豫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你要是刚刚摇头的话,接下来的话,我就不会对你说了。”苏妙语淡淡道。

    “有些事情,我还是不会瞒着师姐的。”李某人说道,这种厚着脸皮撒谎的事情,对他来说,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木子禾和你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具体的我不会多问,因为这是属于你的秘密,接下来我要说的,是更重要的事情,想必你现在比我更希望知道。”苏妙语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眼神之中,却是一副“我早就一清二楚”的神色。

    李和弦耸耸肩,不以为意,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虽然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很轻松,但是事实上,已经聚精会神,竖起了耳朵,生怕漏掉了接下去的任何一个字。

    他本体和分身几乎没有同时出现过,本体和分身所做的事情,也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李和弦此刻很想知道,苏妙语到底是怎么将这两个身份联合在一起的,他在操作这两个身份的时候,出现了什么样的纰漏。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苏妙语说道:“陈家,陈采薇。”

    李和弦一愣,旋即脑海中闪过一道白光。

    他第一次前往陈家的时候,是以李和弦的身份去的,后来陈采薇要拜入玄月宗,给他了通讯符,因为当时情况特殊,所以李和弦使用的,是木子禾的身份。

    极为凑巧的是,陈采薇拜的师父,也是苏妙语的师父,当时苏妙语也在陈家堡中,所以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可以联想到木子禾和李和弦这两个身份,是彼此联系的。

    想到这里,李和弦眉头微微皱起。

    如果苏妙语能够从这件事推测出来的话,那么其他人必然也有这个可能,这样的话,事情的展,就对他相当不利了。

    “你从阴风谷出来的时候,和你的几个同伴,曾经和神海宗的弟子产生过冲突,你还以炼丹之术,赢了北极玄通炉的持有者段琪,这件事不会忘记吧。”这个时候,苏妙语又说道。

    “嗯。”李和弦点点头。

    苏妙语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猜到一些东西了。

    那个时候,分身和沈韵等人一同离开了酒楼,而本体却是去给分身出了口气。

    苏妙语看着李和弦:“林天翔在神海宗,不过是个小角色,没有人会注意到他,所以木子禾和他们的冲突,没有人会在意,甚至就连他们自己,恐怕都不会记得这件事了,只是当时还有一个人在场,这个人说的话,就很有分量了。”

    “段琪。”李和弦道。

    “是的,就是段琪。”苏妙语点点头,“段琪是北极玄通炉的这一代持有者,别看她现在境界不高,她在神海宗的地位,远远不是林天翔那伙人能够相提并论的。等到神海宗需要的时候,他们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将段琪的境界提升上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妙语顿了一下,看了眼李和弦,道:“根据段琪的说法,木子禾自称是你的族兄。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或许不知道这其中是什么关系,不过当时你是我带来玄月宗的。”

    苏妙语此刻说话的时候,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仿佛就像是在陈述一件和两人完全无关的事情一般。

    但是此刻,李和弦却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

    面对其他人的话,他还好糊弄过去,但是对苏妙语的话,他还真的没办法撒谎。

    苏妙语对他的身份,差不多可以算是知根知底的。

    见李和弦没有第一时间回应,苏妙语轻轻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问你和木子禾之间什么关系的意思,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我能够查到,其他人的话,只要有一定能力,并且愿意将注意力放到这里的话,必然也是可以查到的。”

    李和弦仔细品味着苏妙语这番话里的意思,沉吟一下后道:“师姐,你的意思是说龙行云一旦现木子禾和我之间有关系,就会对我痛下杀手?”

    “他暂时应该不会留意到你。”苏妙语瞥了李和弦一眼,“对于他而言,你现在还是太弱小了,龙行云身上有大秘密,这个秘密,我现在还没有查清,等我查清的话,有需要,我会告诉你。不过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小心一点了,因为随时可能会有麻烦找上你。”

    “嗯。”李和弦点点头,他从苏妙语的语气中,可以感觉得到,对方这一次来,和自己洋洋洒洒说了这么一大堆,其实最重要的,就是这最后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