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42章 这只是一个误会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整个赤霄教中,除了极少部分的一群人,其他的高层,全都表示,一定要查清真相,尽可能拉拢木子禾,就算不能和他结下善缘,也绝对不能让对方记恨自己。

    于是赤霄教不仅派了李英卓来,还派了老沉持重的柯良兵。

    此刻柯良兵看着脚下大地的一片狼藉,微微失神。

    作为上门的真君,他自然知道,烽火门的防御大阵,可是连他都打不破的。

    以他的实力来看的话,就算是每一下都竭尽全力,不眠不休轰炸三天三夜,都不可能在烽火门的防御阵上留下一道印子。

    但是现在,烽火门的防御阵不仅被打破了,整个宗门,更像是被巨兽过境一般,放眼望去,都看不到一座完好的建筑,方圆数百里的山峰、森林,也全都不见了,此刻整个现场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的话,就是惨不忍睹。

    目光转移到李和弦身上,柯良兵沉吟一下,遥遥朝李和弦拱了拱手。

    李英卓见状,也赶紧朝李和弦拱了拱手。

    一方面是震慑于李和弦恐怖绝伦的力量,另外一方面,他们是带着赤霄教的任务来的。

    而且从他们两人的心底而言,对于眼前这个才如意境一层,就可以从东莽诸多宗门、家族口中夺食,而且是夺到了那么一大块肥肉的修者,他们心中同样也有着一般人拥有的好奇和敬佩,毕竟对于仙灵大6的修者而言,任何一个人都是资源的竞争者,各个大域之间,更是如此,现在北域的修者,从东莽那边抢来了资源,北域的修者,自然都暗爽不已。

    李和弦朝他们两人点了点头,然后就看着柯良兵和李英卓从半空落下。

    倪思晴见状,也赶紧飞了下来,落到李和弦身后。

    面对两个真君,倪思晴自然没有办法做到李和弦那样的云淡风轻,此刻身子还有些微微颤抖,不过此刻她能有勇气站过来,李和弦对她还是比较赞许的。

    “赤霄教柯良兵,李英卓。”柯良兵为自己和李英卓做了介绍,“我们是为阁下和烽火门之间的误会而来的。”

    柯良兵一句话,就把李和弦几乎打爆烽火门的这件事,定义为了误会。

    这已经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么简单了,简直就是把一颗足以毁灭大6的陨石,描述成芝麻粒那般。

    听到他的话的刹那,倪思晴愣住了,附近那一群烽火门的长老,也全都愣住了。

    特别是烽火门的那一群长老,看他们的表情,他们好像都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坏掉了一样,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

    宗门被毁成这样子,长老被扒光衣服在半空吊着,掌门被人扯掉了一条胳膊,居然说是误会?

    现场一时之间,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安静之中,甚至就连远处砂石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声音,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就在这安静的环境里,王友突然幽幽醒了过来,对于一个如意境的修者而言,断掉一条胳膊,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大伤,只要有灵丹妙药,很容易就可以重新生长出来。

    刚刚让王友急怒攻心晕倒,是因为李和弦一把挖走了他的金丹,金丹之内,贮存的可是一个修者七八成的灵气,一旦没有了这金丹,王友境界的跌落,那是稳稳的,并且这一辈子,都别想着再回到原本的实力。

    而今天之前,他可是仅差一步,就可以成为玉皇境真君的存在!

    这种巨大的落差,当时没有把他活活气死,就算不错的了。

    此刻醒了过来,王友第一眼就见到了柯良兵和李英卓。

    作为烽火门的掌门,自然是见过李英卓的,因为李英卓一向就是负责联系下门的修者,而柯良兵负责更高一层的事务,王友并没有见过他。

    不过此刻对于王友来说,见到李英卓就足够了,这可是上门派来,专门为自己报仇做主的真君啊!

    立刻之间,两行热泪就从王友的眼眶里涌了出来,哽咽大吼道:“李真君,你可一定要为烽火门报仇,斩杀这个叫做木子禾的邪修啊!”

    王友这句话,饱含愤怒、哀怨、不甘、绝望、悲伤等等负面情绪,感染力极强,在他看来,这两位上门真君不为他报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结果是,他这一嗓子,刹那之间,吓得李英卓和柯良兵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们急忙朝李和弦的脸色望去,见到李和弦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李英卓和柯良兵心情顿时越忐忑起来。

    他们不知道眼前这个木子禾和烽火门仇怨到底怎么样,但是他们这一次,是带着赤霄教的任务来的,现在任务还没有开始,就要被王友这个蠢货给破坏了,李英卓眼中的怒意,几乎一瞬之间,化作喷的火山,再也抑制不住!

    一步走到王友面前,李英卓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把王友打进了地里。

    王友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顿时就重重砸进了地面,半个脑袋,一瞬之间,都被鲜血给糊满了。

    他一时之间,根本不明白李英卓为什么要打自己。

    你不是来给我和烽火门报仇的吗?

    而烽火门那群长老和弟子,喜色还没有来得及爬上脸颊,就一下子凝固住了。

    “这都怎么回事啊!”

    烽火门的这些长老和弟子,面面相觑,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来了惊恐的神色。

    难道之前上门传来的那张通讯符,不是伪造的?

    李英卓一巴掌打翻王友之后,偷偷朝李和弦瞥了眼,见对方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他顿时一咬牙,抽出一把剑来,唰的一声,就把王友另外一条胳膊齐肩斩断,同时大声骂道:“王友,你一辈子都活到狗身上了嘛!我之前给你的通讯符,你难道没有收到?你居然敢污蔑木、木领主是邪修,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你担待得起吗!”

    王友此刻趴在地上,仰着头,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耳中嗡嗡轰鸣,李英卓骂的话虽然大声,但是此刻听在他的耳朵里,绝大多部分,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轰鸣。

    他被李英卓刚刚那一巴掌给打懵了,怎么也想不明白,现在明明是烽火门遭难,为什么挨打的是他?而且现在还对着他大声喝骂?

    至于李英卓此刻喊出来的话,只有寥寥几个词语,钻入到了王友的耳朵里。

    他隐隐约约,听到好像什么“木领主”这样的话,就在这个时候,王友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一个激灵,下一刻,全身都被冷汗浸透了,一瞬之间产生的惶恐,甚至都让他忘记了失去双臂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