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44章 凭什么饶了你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王友此刻忍不住留下了屈辱的眼泪。

    堂堂烽火门的掌门,如意境九层巅峰的修者,半步真君,什么时候,被人这样狠狠踩在脚下过。

    王友眼泪哗哗哗流,他心里又是愤怒,都是后悔。

    早知道对方实力这么强,早知道就连上门都帮着对方说话,之前自己还嘴硬个什么劲啊!

    “木领主,我错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找的是什么人。”王友此刻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说,“我没有抓过你的人,可能是我们门下谁抓的,我、我现在就把他找出来,交给你处置。”

    “可是你之前和我说的是,抓我的人,那是看得起我。”李和弦似笑非笑。

    王友脸色越惨白。

    李英卓心里也是一个咯噔,暗骂王友真是绝世大白痴,这样的话,你对一个普通散修说说也就罢了,可是眼前这个人,是你能这么讲话的吗?

    李英卓此时大致也估计出来了,恐怕就是王友的这番话坏了事。

    以东海领主就连洪荒境的道尊都敢硬撼的脾气,把你这区区一个真人按在地上摩擦,那还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虽然这东海领主本身也是个真人。

    “好了,具体的事情过会儿再说,我给你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我必须要见到我的女仆,而且要知道这期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李和弦抱着胳膊,“其他的事情,等这些办完了再说。”

    一听到李和弦这番话,在场众人,顿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他们此刻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虽然他们一个个都是宗门的执事、长老、掌门,境界都要高过李和弦,但是他们在李和弦面前的时候,都被他的气势给死死压住,心情的一张一弛,都由对方操控,而这种现象,一般都是只会出现在上位者对普通人的压制上。

    有了李和弦这番话,烽火门这边的修者,再也不敢怠慢,而且有两位上门的真君亲自监督,所以整个事情的进展,相当得快。

    虽然烽火门被李和弦破坏得七零八落,而且还被杀了不少弟子,但是这毕竟是一个宗门,真要严查一些事情的话,还是很容易的,特别是他们现在查的,也根本不是多大的机密。

    李和弦给他们的时限是半个时辰,但是事实上,只花了不到这一半的时间,事情就已经查清楚了。

    李和弦背负双手,坐在椅子上,看着天喝茶的时候,烽火门那一边,由李英卓和柯良兵两个真君率领,烽火门掌门和副掌门押着一个有些谢顶的老头子走了过来。

    这个场面,对于烽火门来说,绝对算是前无古人了。

    此时此刻,这个老头子面无人色,双目透着仓惶,全身都在颤抖,冷汗从他的头上,不断流淌下来,全身衣衫,都湿透了,看上去仿佛是刚冲了澡一般。

    这个老头子,正是之前撺掇王友的那个,平日里只会在烽火门倚老卖老的童长老。

    王友此刻耷拉着光秃秃的袖子,跟在后面,目光死死瞪着童长老,眼眸之中,带着无尽的愤怒和怨恨,可以说,完全就是因为这个老秃子,他才短短数个时辰,就从半步真君,跌落到了现在什么都不是的地步!

    “木领主,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查清楚了。”来到李和弦面前,李英卓对李和弦拱手道。

    这个时候,在场众人,都已经默认,只有真君才有资格和李和弦交谈了。

    李和弦继续望天,没有回应,但是李英卓却不能不开口。

    “事情的起因,是荣家有两位星河境的修者失踪了,他们怀疑这件事和木领主有关,于是派人调查,这童长老虽然不是荣家的人,但是和荣家也有些关系,和桃花镇的柳家,也有些一些来往,于是就行使手中的权力,让烽火门的执事,去和柳家联手,在桃花镇调查了一番,只是……”李英卓说到这里的时候,言语有些滞涩,因为接下去的内容,他也不太好意思说出口。

    就在这个时候,没有出声的李和弦接口道:“只是既没有找到我,也没有找到证据表明荣家蝼蚁的失踪和我有什么关系,于是就把气撒在了我才化凡境的女仆身上,啧啧,真是厉害啊,一个家族,一个宗门,只敢找化凡境小女仆的麻烦,真是——叫人大开眼界啊。”

    李和弦的话,让在场众人越听越觉得胆寒。

    虽然李和弦脸上在笑,但是在场众人,都感觉自己仿佛全身都被浸泡在了冰水中一般,就连骨髓,都要被冻住,身体都控制不住得颤抖起来。

    “我、我错了木领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不要杀我,你的女仆就在烽火门,我府邸的地牢内,绝对没有少一根汗毛!还有那个史家的族人,我们把他们抓回来之后,没有亏待他们!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了!”童长老此刻挥出来了他老死不要脸的精神,眼泪鼻涕一起流,跪在地上,不停求饶。

    在听到童长老这番话的时候,王友的眼睛越瞪越大,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和弦的女仆,竟然真的就在烽火门,就在他的眼皮子地下,而他什么都不知道!

    李和弦扫了李英卓一眼,李英卓立刻转身,对烽火门的副掌门呵斥道:“还不快把人带过来!想死吗!”

    副掌门早就吓傻了,此刻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急匆匆领着一群人跑走了。

    童长老这时候依旧在不停磕头,看他的样子,仿佛这已经是驾轻就熟一般:“具体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呀木领主!真的!我可以誓,我只是负责联系了一下柳家和荣家,其他的事情,我真的一点都不知情,而且你就看在你女仆毫无损的份上,就饶过我这一次吧!”

    他话刚说完,李和弦突然站起来,扬手就挑飞了他一条胳膊。

    不等童长老惨叫出声,李和弦扬手,又挑飞了他一条大腿。

    童长老的脸瞬间都扭曲起来,眼珠子都撑裂了眼眶,嘴巴张开,正要叫喊,一道冷厉的光芒闪过,他口中的舌头,顿时炸碎成一团血花,整个人也跌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片刻之间,鲜血就糊了他全身,让他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血人。

    “饶了你?”李和弦居高临下,冷冷道:“那让我怎么面对史家被你斩杀的族人,我木子禾还怎么在仙灵大陆立足,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