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95章 夏妃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咔嚓!

    轰隆!

    连续两声巨响,闪烁的夺目光芒,让在场众人双眼都一阵酸痛,几乎没有办法睁开,眼睛里面,全都是泪水。

    每一个人脸上,此刻都不由自主,露出来了惊恐的神色。

    不过云竹等人反应过来后,立刻之间,心中都充满了欣喜的情绪,因为她们都感觉到了,这一次回来,李和弦的实力,再度有了提升,而且还很明显。

    至于那几个修者,他们并不知道李和弦的底细,此刻完全被打蔫了,恍惚之间,甚至觉得自己灵魂都已经从体内飘出去了。

    闪电之中,那个中年修者的全身,泛出一抹白色的光芒。

    “护符?”李和弦眼睛眯起,阴森森笑道:“故意用护符,是在嘲笑我打不破它吗?”

    “不、不是的啊!”中年男修惊恐大吼。

    他此时已经被李和弦的实力给吓傻了,他原本因为自己境界比对方高,就算对方可以越阶,自己也不至于败在对方手里。

    但是谁知道,现在已经不仅仅是被打败了,而是完完全全的碾压。

    这中年修者甚至连反击的念头都还不曾提起,就被按在地上摩擦了。

    “我没有嘲笑的意思,这护符不是我激发的啊!”中年修者此时看清了李和弦的实力,吓得胆子缩进大肠,生怕自己像是之前那个手下一样被彻底打爆,顿时手舞足蹈,急忙大声解释,此时他又是害怕,又是委屈,眼中含着两大泡眼泪,活像一只青蛙。

    不过李和弦才不听他说什么,手臂一扬,握住一柄长剑,在半空凝聚出来一道虚影,发出稀里哗啦锁链碰撞的声音,直直斩落下来。

    砰的一声,这个中年男修的身子一下子被砸进地里,身上护符的光芒剧烈摇曳着,仿佛是被狂风吹着的烛火,随时都会熄灭。

    虽然护符挡住了李和弦一剑之威,没有让他死去,但是那剧烈的震荡,却是透过光芒,传入他的体内,几乎把他的五脏六腑都震得粉碎。

    此刻中年男修脸色一阵青红变化,下一刻,张嘴噗吐出一口血箭。

    抬起头来,就看到李和弦再度举起长剑,中年男修顿时吓得魂都要飞出去了,此刻再也顾不得其他,一声大吼:“阁下还请住手!我们没有恶意!”

    “我也没有恶意。”李和弦长笑一声,再一次把对方砸进了地里。

    地面被轰出一个大坑,这个男修口中的鲜血,像是不要钱一般涌出来,即便有护符保护,他的身体表面,也出现了犹如瓷器一般的裂纹,看上去无比惨烈,好像下一刻,就要被李和弦给彻底打碎一般。

    中年人此刻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对方出手,就毫不留情,他之前就绝对不会纵容手下了。

    “阁下请住手……我、我们真的没有恶意……”他张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有气无力道。

    “这话你留着到下面再说吧。”李和弦扬起长剑,锋芒犹如大日朝阳,恢弘磅礴,狠狠压下,仿佛一座钢铁高山,都能被一下子烧融。

    “阁下还记得红枫山脉嘛!”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杀意,中年修者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绝望之下,一声大吼,将最后的底牌亮了出来。

    说完之后,他感觉自己眼前的一切金色,都被剑芒代替了。

    唰!

    剑芒在距离他鼻尖不到一根发丝的地方停了下来,嗡嗡的剑芒,猛地一个舒展,唰的一声,就将中年男修的护符像是鸡蛋壳一样打碎了。

    中年男修吓得全身都湿透了,此刻趴在地上,身体不受控制颤抖着,眼睛都变成了斗鸡眼,视线集中在了眼前的剑锋上,冷汗大颗大颗,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红枫山脉?”

    李和弦的声音,仿佛是从另外一个时空传来的一般,此刻飘入中年男修的耳朵。

    眼见这中年男修像是被吓傻了一般,趴在原地一动不动,李和弦眉头微蹙,剑气往前一掠,顿时就将这中年男修的法袍一下子撕开。

    唰啦一声,中年男修的后背,连同大半个屁股,顿时就暴露在空气里。

    此刻他还在兀自颤抖不停,所以一眼望去,那圆滚滚的大屁股,此刻也在抖动不止,看上去无比滑稽。

    不过在场众人,却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中年男修剩下的两个手下,还有桃花镇的镇长,此时脸上的表情,简直比哭还要难看一万倍。

    李和弦没有再发出声音,其他人于是就连呼吸都不敢大声,整个现场,一时之间,安静得一根针落到地上都可以听见。

    “当时是你跟踪我?”猛然之间,李和弦开口,下一刻,愤怒的他手腕一抖,就将这中年男修的一条胳膊挑飞了出去。

    唰的一声,滚滚血柱,像是不要钱一般,从中年男修的伤口里狂涌而出,瞬息之间,染红大地。

    这个男修愣了一下后,随即痛苦得满地打滚,变成了一个血人。

    李和弦此刻的愤怒,是有道理的,他记得很清楚,当时从红枫山脉出来后,他被一股比当时的他强大许多的神念给锁定了。

    当时那股神念,也不知道怀着什么心思,就一直隐藏在暗处,悄悄窥视着李和弦,也亏得他神识惊人,当时才可以发现,然后花了一番手段后,才摆脱了那股神念。

    这件事过去之后,对方一直没有再出现,时间久了以后,李和弦也就没有再多关注,偶尔想起来,也就觉得可能是路过的修者。

    不过以李某人的脾气,当时受的气,以后如果有机会,还是要报复回去的。

    这中年男修显然就是主动撞了过来,他不提那件事还好,现在一提,顿时就惹起了李和弦心中的怒火,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自然不会再客气,直接挑飞对方的胳膊,这还算是客气的了。

    “你故意提起这件事,是想羞辱我吗!啊?”李某人一脸不善,朝着对方走过去,手中长剑的剑尖,有意无意在中年男修两腿之间来回比划。

    中年男修此刻伤口剧痛无比,同时又感觉裤裆传来一阵凉飕飕的感觉,这感觉让他头皮发麻。

    这时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伤,他也不敢再继续隐瞒,赶紧忍住剧痛道:“当时跟踪阁下的不是我,是夏妃,我们是夏妃手下的人,桃花镇的镇长可以坐镇!我们来自官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