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96章 身份超然的皇族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哦?”李和弦眼神不善,朝着桃花镇镇长望过去,“你们官府来欺负我这个无依无靠的散修了?就因为我是散修,你们就可以随便欺负?”

    “尼玛啊!关我屁事啊!”被李和弦目光一扫,桃花镇镇长吓得全身骨髓都渗出寒意,心中把这个中年修者全家女性都问候了一遍,“你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会把你当哑巴!”

    桃花镇镇长当然害怕,作为一镇之长,自从李和弦来了之后,他可是亲眼见识过对方的恐怖。

    就连烽火门那样的庞然大物,都被对方碾压,他区区一个镇长,真要是被对方记恨上了,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此刻,对方既然把他抬出来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一步,朝李和弦拱拱手道:“木真人,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是说我错了?”李和弦斜睨对方一眼,一个神识攻击砸了过去。

    镇长呜咽一声,捂着脑袋,满脸痛苦蹲到了地上,眼泪都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李和弦倒没有继续下重手,对方刚刚说出来的信息,显然还有其他的意思。

    “木大人,之前的事情,的确是我们不对,我们狗眼看人低,得罪了您,受到惩罚,也是应该,我们心中没有怨恨。”被挑飞一条胳膊的男修,还是很识时务的,他硬生生咽下这口气,爬起来后,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块金属的身份牌,展示给李和弦,“我们是皇城护卫,这是我的身份牌,阁下可以验一下,我们的身份,桃花镇的镇长,也可以作证。”

    “皇城护卫?”人群之中的小倩和倪思晴,此刻齐齐发出一声惊呼。

    李和弦在踏上仙路之前,混迹市井,身份低微,对于仙灵皇朝的了解,微乎其微,后来进入玄月宗之后,虽然有目的地大量阅读,但是所阅读的,也是各种修炼方面的知识。

    相比于整个仙灵大陆的历史,仙灵皇朝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滴水滴,其中的各种官府的门道,李和弦就没有去涉猎和了解。

    毕竟修者一旦境界高了,未来一个闭关,就是几百上千年,到时候出关的时候,你仙灵皇朝还存不存在,都不好说。

    一旦改朝换代,官府体系自然也会随之变化,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多了解。

    所以对于这中年男修皇城护卫的身份,李和弦和云竹她们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

    而小倩就不同了,她过去所在的商会,就让她必须要对这方面的知识相当了解。

    倪思晴所在的家族,则就是为仙灵皇朝做事的,所以也很清楚皇城护卫意味着什么。

    “皇城护卫不是负责保护皇城安危和皇族安全的嘛,你们出现在这里做什么?”倪思晴问道。

    中年男修不知道倪思晴的身份,不过有之前的前车之鉴,此刻对于倪思晴的问题,他不敢不回答,于是道:“皇城护卫职责所在,是保护皇族安全,不过也会负责其他一些方面的事务。我们这些人,是夏妃手下,并且只听从夏妃的命令。”

    李和弦已经听对方连续好几次提起夏妃了,不过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于是用询问的眼神,望向小倩。

    李和弦前短时间离开的时候,小倩还在沉睡,没有醒来,今天回来一见,李和弦顿时感觉,小倩的气质,和过去相比,似乎有了变化,整个人的身上,都透出一股明媚的味道,光彩照人,清纯之中,还包含种种风情,让人看上一眼,就忍不住心头狂跳。

    小倩见到李和弦的眼神,也是心头一阵小鹿乱撞,不过她赶紧抛开脑中的胡思乱想,束气成音,对李和弦道:“主人,夏妃在我们仙灵大陆,可是一个极具传奇色彩的奇女子。”

    “嗯?”李和弦眨眨眼,脑中回忆一下,发现的确没有关于这个女人的记忆。

    小倩见他神色,就知道李和弦对于夏妃肯定不了解,于是详细解释道:“夏妃不是她的名字,她的名字,我们这些普通人,是没有办法知道了,只知道先皇当年对她的册封,就是夏妃。从辈分上来说,夏妃比当今圣上还要高一倍,因为她是先皇的妃子。

    传说之中,夏妃拥有惊人的修炼天赋,更有传闻,说她是可以影响到仙灵皇朝气运的天命之女,所以先皇当年,才会把她接入宫中,纳为妃子,不过夏妃入宫后没有多久,先皇就去世了,变成了当今圣上登基。

    当今圣上似乎对夏妃天命之女的说法不以为意,但是又不好公然违逆先皇的意思,毕竟仙灵大陆对于传承,对于祖训,还是很看重的。

    所以当今圣上对夏妃,就是抱着不问不管的态度,夏妃平日里做什么,他也不去过问,不过该给的礼仪,当今圣上却没有减少。

    可以这么说,夏妃在整个仙灵皇族中,是最自由的一个人,没有任何束缚,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因为她的实力和天赋,也没有人敢小觑她。

    这些年来,仙灵大陆不少地方,她都踏足过,也做出了不少惊天动地的大事,所以在各界,对她还是比较信服的。

    打个比方,可能主人你不太愿意听,不过可以比较方便你理解,夏妃在仙灵皇朝中的地位,大致就和龙行云在玄月宗中的地位差不多,但是她更加自由、洒脱一些。”

    “还有这样的人啊。”对此李和弦倒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将小倩的讲述,再和刚刚那男修的话联系起来,李和弦心中,大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么说来的话,难道当年在红枫山脉中,窥视我的那股神念,就是来自那个夏妃?”想到这里,李某人心中顿时一阵不爽,嗤之以鼻,“当时我境界那么低,她比我高出那么多,居然还隐匿窥视,现在更是有脸来找我,真是恬不知耻。”

    要是夏妃此刻知道李和弦心中所想,恐怕会气得直接和他翻脸。

    心念一动,李和弦不动神色,望向失去了一条手臂的男修:“那就姑且相信你说的是真的,那么我问你,我和你口中的夏妃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来找我麻烦?想死吗?”

    李和弦的话,说得一点都不客气,这男修的脸,唰一下子就通红一片。

    因为夏妃让他来,是有其他事情的,找麻烦是因为他和他的手下把事情做差了,和夏妃没有一点关系,甚至来之前,夏妃还吩咐过,要他们和颜悦色,很显然,夏妃也很清楚,皇城护卫因为身份的缘故,面对一般修者的时候,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