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万仙王座 > 正文 第115章 破开血路,如意五层
章节错误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修复

    天空呈现出一抹血色,红得渗人,让人心慌。

    万兽宝山这个妖兽心目中的圣地,不知道多少岁月,没有被鲜血浸染过了。

    但是就在这一天,注定要再次血流成河。

    李和弦悬停半空,他的身形,比起那些妖兽,要明显小了一圈,甚至矮了半截,但是此刻,他挺直的身躯,如同一杆标枪,傲立天地之间,眼神睥睨,犹如霸绝天下的君王。

    远处陆陆续续汇聚起来的妖兽,此刻朝他望过去的时候,无论境界高低,恍惚之间,竟然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仿佛自己被对方践踏在了脚下。

    这些妖兽此刻不知道的是,李和弦的目光,都没有朝他们多看一眼。

    李和弦的视线,已经直接跳跃到了远方,那宝光吞吐的最高峰之上。

    “今日一过,我就可以前往那里了,到了那个时候,依旧如之前那样,挡我者,必死!”李和弦的心中暗暗说道,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

    也就在这个时候,汇聚起来的妖兽,已经有不小的规模了,在初期被李和弦的气势震慑之后,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已经开始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他们中几乎每一个,都知道猿族下了悬赏令的事情,那丰厚的赏赐,就连中阶通天妖王,都不免心动。

    至于高阶的通天妖王,要么志在最高峰的争夺,要么根本就不把这点赏赐放在眼里,所以此刻在这里汇聚起来的妖兽,还都是初阶和中阶的通天妖王,还有极少数的大妖。

    这些大妖,自然都很清楚,在这一群通天妖王面前,他们根本不可能争夺到一丝机会,就算侥幸获得,恐怕下一刻,也会被直接斩杀,他们想要的,就是看看有没有机会,捡一点便宜。

    此时此刻,汇聚在远方天空的,大约已经有了不下于二十个通天妖王,其中达到之前那猿妖和蛇妖级别的,足足有七个。

    在这种直面的情况下,再依靠变化成对方的样子,引起对方的内讧,已经没有可能了,而且此刻众目睽睽下变化,还会暴露自己青丘九变的能力。

    不过李和弦也不害怕,甚至心目中,此时还有着难以抑制的兴奋。

    这是对战斗的极度渴望,也是对力量的渴望。

    并且对于这种被围攻的局势,李和弦也一点都不陌生,在过去的岁月里,他已经经历过许多次了,从很早很早之前的藏海神舟,再到最近一次的东海之上。

    哪一次,他不是沦为众矢之的,最后以力破局,这一次,也不例外。

    自己强悍的战力,就是破局的最大底气!

    邪鬼蛇牙枪表面,闪电开始跳跃,在那些妖兽都没有发现的地方,枪杆的侧面,三道血红色的圆环,喷薄出犹如红日一般的光芒——自从一招毁灭烽火门的护山大阵之后,邪鬼蛇牙枪又储藏了新的恐怖力量。

    片刻之后,那群妖兽中终于爆发出来了抑制不住的怒吼。

    “是那妖狐!”

    “杀了他,可得惊人悬赏!”

    “他这次走不掉了!”

    “悬赏我要了,你们谁和我抢,就是和整个虎族为敌!”

    “凭什么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我们狮族偏偏不服!”

    “上!谁有能耐就是谁的!”

    “就算有天命之女大人的庇佑又如何,天命之女大人的手可是伸不到这万兽宝山中来的!”

    “妖狐狡诈,大家千万不要给他逃走的机会!”

    “杀!”

    骤然之中,也不知道妖兽里面,是谁先动的手,虚空猛地一震,下一刻,整个天地,仿佛都被人抓起,上下颠倒、沉沦,朝着李和弦狠狠砸来,山河无相,日月泯灭,星河爆裂、万法破碎。

    下一刻,在场数十的妖兽,齐齐朝着李和弦攻杀而去。

    “炼气皇拳!”

    “满月妖破!”

    “破天龙杀!”

    “盘古沧溟刀!”

    ……

    一瞬之间,无数的拳影、刀锋、剑芒,蕴含着极其强烈的惨烈气息,朝着李和弦狠狠攻杀儿来。

    轰来的拳影,仿佛带着上古神兽的古老意志,爆发出去,打得天崩地裂,尸山血海。

    斩来的刀光,仿佛是上千万上亿的血光凝聚在一起,轰然之间,化作神鬼莫测的杀意,猛烈摇动,化作布满天空的绝世凶刀,每一口凶刀,斩落而下,都仿佛要斩杀无穷生灵,微微一动,就血光爆发,乾坤都被撕裂。

    挥动而出的剑芒,一剑寒光,照亮九州大地,仿佛可以斩断天河,崩裂浮云,将阴阳都彻底切割开来。

    所有的杀意,在这一刻,化作一张凶戾无比的天罗地网,朝着李和弦,一下子当头罩落。

    李和弦所处的那一片虚空,瞬息之间,都变得日月无光,好像支撑天空的立柱,被直接打断,破裂的苍穹,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巨响,朝着他的头顶罩落下来,天上地下,再没有一条生路,他的下场,就只有坠落冥道,神魂尽灭。

    “之前我不想出手,是因为你们人数不够多,我凭借已有的力量,再加上一些计谋,就可以斩杀你们,不过现在,你们不仅以大欺小,而且以多欺少,自以为占着境界高,人数多的优势,就稳稳可以杀死我,那我也不介意告诉你们,你们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李和弦的声音,穿透一片轰鸣炸响,清晰地传入到了远处那一群妖兽的耳中,如暮鼓晨钟,振聋发聩。

    一片混乱之中,李和弦手持邪鬼蛇牙枪,悍然出手。

    一枪刺出,闪电一瞬之间,照亮万古长夜。

    无数的通道,在李和弦的头顶打来,一瞬之间,仿佛是一层层的天劫,从天而降,宇宙苍穹,都在这一刻沉沦,密布的雷云,朝着前方不断扩散,轰轰轰轰,将天空都印得不断阴沉下去,就仿佛是天空上面,此时有一个巨人,正在迈着巨大的步伐,将一片片天穹,给硬生生踩踏了下去,一时之间,仙雷震荡,天道崩溃,诸神陨落,巨大的声响,混乱的光芒,将那些妖兽都刺得双目酸疼,眼泪狂涌,胸膛下坠,全身战栗。

    大妖如是,初阶通天妖王如是,中阶通天妖王,也是如此!

    一瞬之间,妖兽打出的神通,就被吞没,摇撼五岳的巨响传来,炸得天地之间,一片混沌,滚滚气浪,朝着四周猛烈冲击,虚空仿佛琉璃一般破碎,稀里哗啦,全都崩溃。

    刀枪剑影,在这一时刻,全都脆弱不堪,一下子就都炸成了齑粉。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

    “那家伙境界比我们低了这么多!”

    “这力量!这力量就算是高阶大妖,也不可能做到啊!”

    “这家伙,难道压制了力量?”

    “走!”

    “快走!我们失策了!”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强!”

    “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妖兽们顿时慌乱起来,他们此刻已经感觉到了那天崩地裂一般的恐怖威力。

    虽然他们行走在外界的时候,是割据一方的通天妖王,但是此刻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他们感觉自己甚至连蝼蚁都不如。

    本能让他们感觉到恐惧,他们要逃走。

    而李和弦在这个时刻,释放完邪鬼蛇牙枪中积蓄的力量后,已经手握长枪,一声长啸,悍然朝着群妖冲杀而去。

    一个庞大的血影,在他的头顶,缓缓凝聚、浮现。

    那血影之中,包裹着的似乎是一张巨大的符箓,符箓表面,一大片漆黑,仿佛是长夜中最恐怖的梦魇,朝着那群妖兽,一把抓了过去。

    ……

    剧烈的震荡,远远传来,正在朝着主峰飞行的傲破军,此刻不仅在半空停下来,朝着远方望去。

    他可以感觉得出来,在主峰的那一边,此刻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那一片的天空,这个时候,都透出来了非同一般的色彩。

    不过可惜,他的视线,此时被眼前这高耸入云的主峰给挡住了,而且他也无意特意飞过去一趟,就为了看看那一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傲破军很清楚自己这一次的目的,一是要在所有妖兽面前,毫无争议地迎娶天狐族九公主,从此将这个天狐族、狐山,并入蛟族之中,另外一点,就是那覆盖整个万兽宝山的——神兽骸骨。

    “可能是两个高阶通天妖王对上了,呵,真是愚蠢,还没有到主峰,居然就已经打上了,真是——愚蠢至极!”片刻后,傲破军摇摇头,重复了一下“愚蠢”这个词后,继续坚定不移地朝着主峰的方向飞去。

    按照他的估计,最多两天,他就可以到达主峰,然后一路往上的话,或许一天之内,这一场万兽宝山之争,就可以彻底画上句号了。

    蛟族,将在自己手中,称为整个妖兽一族中,最强大的势力!

    距离万兽宝山主峰不远处的山脚下,一头高大的猿妖,此刻扛着猿族特有的武器长棍,仰头朝着远处天边望去。

    这头猿妖和猿族的其他妖兽不同,他的脸,一半黑,一半白。

    这种阴阳脸出现在妖兽中,是极为不祥的征兆,在过去他的成长期的时候,或许他会遭到族人的排挤,甚至是欺辱。

    不过自从他刚刚化形,就把族内一个欺辱自己,并且化形已久的猿妖的脑袋活生生扯下来的时候,猿族那一支内,就再也没有人敢小看他了。

    而现在,这脸庞一半白毛一半黑毛的猿妖,已经是巅峰级别的通天妖王,体内的上古神兽血脉,也早就已经觉醒,不需要消耗血气,就可以直接激发。

    此时望着远处的天空,他的眸中,泛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狠戾神色,片刻之后,他猛地握紧手中长棍,一声长啸,脚下一跺,在方圆数十里大地齐齐崩塌内陷的同时,他如同火箭一般腾空而起,朝着那正在发生爆炸的区域,猛冲而去,犹如七月流火,焚烧一切!

    与此同时,在主峰的另外一个方向,一个看上去风流倜傥,但是眉目之间,却透出一股桃花之意的白衣男子,手摇白纸扇,风度翩翩的样子,朝着天空望去。

    “嘿,打起来了,有点意思。”白衣男子笑了一下,露出一口白牙,摸着下巴,流露出玩味的神色,“会是谁呢,这么早就打起来了,再怎么说,也要等到了主峰的时候再说啊,现在打什么打。”

    话未说完,他的眸中,突然闪过一道厉芒,目光已经朝着前方一片看似平静的沼泽忘了过去。

    “算了,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掉吧,那边无论是谁在打,对我来说,又是有利无害的,反正主峰之前,我保存下足够的实力就行了。”白衣男子微微一笑,猛然扬起手中纸扇,向前一挥。

    白纸扇看似轻飘飘的,但是此时此刻,却是陡然爆发出来了如同尸山血海一般的恐怖味道,轰然一声,狠狠砸入沼泽。

    覆盖百里的沼泽,顿时之间,就好像是一锅沸腾的粥一般,整个炸开,其中一团赤红色的身影,从里面高高跃起。

    “还想偷袭本大爷。”白衣男子微微一笑,下一刻,面容已经变得冷厉,一跃而上,“死吧混账!”

    除了这三头妖兽之外,还有一些高阶或是巅峰的通天妖王,注意到了远处天边的变化。

    但是绝大多数,都只是目光扫了一下,就继续朝着主峰前行。

    他们这些妖兽的目的,要么是为了进入主峰,要么是为了阻止其他妖兽进入主峰,总之一切都是围绕主峰而来,远处那变化,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点波澜而已,影响不到自己,看上一眼,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就可以了。

    真正此刻冲过去的,恐怕就只有那阴阳脸的猿妖罢了。

    李和弦此刻经历的这番战斗,并没有引来万兽宝山中最巅峰的那一批战力的注意。

    不过对于此事和他战斗,或者准确来说,正在被单方面屠杀的那些低阶和中阶妖王而言,此事他们经历的,绝对是生命长河之中,从未有过的灭顶之灾。

    唰!

    李和弦长枪贯气如虹,一下子击穿了面前这头初阶通天妖王的护体真罡,然后直接把对方像是一个豆腐一样,绞得粉碎。

    在这之前,李和弦杀死初阶通天妖王,就如同切西瓜一般,现在境界提升,自然更不在话下。

    “唰!”

    此时此刻,长枪又是一个猛烈横扫,眼前的站成一排的三头妖兽,脸上还写着错愕的神色,脑袋一下子就飞了起来,身躯痉挛一下,血泉从腔子里喷射而出,顿时就栽落下去。

    “杀!”

    有一个中阶通天妖王想要反抗,李和弦一枪甩出,直接把他钉在了天空之上,然后同时猛烈挥拳。

    他的拳头上,绽放出煌煌如日的光辉,仿佛可以熔金华铁,烈焰焚尘。

    “光帝曜日神拳!”

    唰!

    一拳轰出,绽放而出的光芒,笔直惊天,一瞬之间,化作万千长枪利剑,将周围的妖兽,身体直接洞穿,鲜血仿佛瀑布一般,从天空上面喷洒而下。

    有通天妖王想要逃走,李和弦一步前踏,跨越数十里,半空之中,拉出一道长长的虚影后,五指向下一罩,一抓,直接就把对方的脑袋抓走了。

    剩下那群妖兽,原本以为李和弦失去了法宝武器,实力会得到下降,但是谁知道,李和弦不仅没有变弱,完全利用身体的他,反而在这一刻,让人产生出一种所向披靡的绝望来。

    扬起手臂,如天神开山一般劈下,面前的妖兽想要用法宝阻挡,但是仅仅一个触碰,这妖兽之中光芒闪烁的一柄雨伞,就炸成齑粉,巨力滚滚,轰然而下,如同历史的巨轮向下碾压,这妖兽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在李和弦的面前,直接化作一滩血肉泥浆,浓稠的血浆,在半空凝而不散,热气腾腾,散发出浓烈的血腥味道,叫人呼吸一口,都仿佛是坠入了鲜血的海洋一般。

    眼见李和弦连续斩杀,仿佛是杀神降世一般,陡然之间,妖兽之中,有中阶的通天妖王,眼中一下子绽放出不可思议的神采。

    这个通天妖王,像是洞悉了什么一般,猛然之间,身体一颤,瞪大眼睛:“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不是妖兽一族!”

    这个大吼,在一片厮杀和惨叫的现场,来的极为突兀,但是发出来的刹那,整个现场,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周围那群已经几乎破了胆的妖兽,缓缓转过头,一脸不敢相信地朝李和弦望去。

    他们自然不是因为李和弦的身份而惊讶,而是因为对方的实力。

    妖兽之中,能够越阶挑战的情况,和人类修者中一样,是极为罕见的,而人类修者,低阶的能够挑战高阶妖兽,这就更不仅仅是实力的不对等了,更是种族的不对等。

    要知道,同一个境界的时候,妖兽的实力,是绝对要强过人类修者的。

    而现在的情况,不言自明,也正是如此,李和弦此刻那深不见底的实力,才让在场这些妖兽,一个个感觉到了从骨髓里渗出来的寒意。

    他们一个个在没有进入万兽宝山之前,都是各自领地中的巨无霸,就算是人类修者中一门的掌门,都不敢轻易找他们的麻烦,对于通天妖王而言,要不是人类修者喜欢抱团,群居,他们一己之力,杀死一个掌门,简直易如反掌。

    但是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家伙,如果真的是人类修者的话,那么他的境界,都不足以担任掌门。

    可现在,就是这样一个事先人人眼中的蝼蚁,却是爆发出来了惊人的实力,仿佛是杀鸡屠狗一般,将他们杀得毫无还手之力,甚至就连逃走的可能都没有。

    现场沉寂了片刻,然后李和弦一声长笑,将这些妖兽拉回到了噩梦一般的现实:“那又如何!你们给我死吧!本命符箓!”

    轰隆一声,李和弦五指张开,仿佛一片青天,在他手掌下无限延伸,形成一张大网,将在场剩下的妖兽,全都笼罩其中。

    然后积蓄已久的本命符箓,沉厚如山,深邃如海,朝着他们,碾压下来。

    噼里啪啦!

    这些妖兽,绝大多数,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一下子就化作血肉泥浆,死的不能再死,有少数施展神通,拼了死逃过这致命一击,但是下一刻,他们就绝望地发现,他们的下场,还是死。

    原因很简单,被李和弦本命符箓造成的伤势,哪怕是凭借他们强悍的身躯,竟然都没有办法愈合。

    身上那些割裂般的恐怖伤口中,一团诡异的黑气在涌动,朝着四周渗透、扩散。

    这些黑气,就像是无形的刀子一般,将他们的伤口不断扩大,直至拆骨分肉。

    片刻之后,那些从本命符箓的攻击下侥幸逃过一死的妖兽,都在绝望中身体四分五裂,滚滚鲜血,仿佛是一场暴雨,从半空倾盆而下。

    大半个天空,此刻都像是浸饱了血浆一般,红得吓人,粘稠得吓人。

    这股血气,哪怕是飓风,都没有办法吹散。

    李和弦屹立这片血海之中,身体一震:“血肉磨盘!”

    轰隆一声巨响,虚空一晃,巨大的磨盘,凭空出现,顿时之间,就研磨起来。

    周围的血浆,都被卷入其中,很快就化作澎湃的血气,注入到李和弦的身体里面。

    以李和弦这一路走来打下的惊人基础,每一次提升,哪怕仅仅是一层境界的提升,带来的变化,都是惊人的,甚至可能超越普通修者的几十倍,上百倍!

    他就仿佛是一块干燥且巨大的海绵,对周围力量的吸收,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大片大片的血肉泥浆,浇筑在血肉磨盘上,让血肉磨盘上鲜血斑斑驳驳,同时也变得越来越大,淹没的速度虽然没有明显加快,但是每一次淹没时转化的力量,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着。

    这一次斩杀的妖兽不仅数目众多,实力也强悍,不需要片刻,李和弦已经趋于稳定的如意境四层境界,再度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而且不只是境界的变化,与此同时,李和弦还感觉到自己左手臂,也产生出一股发烫的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裂而出一般。

    李和弦扯起袖子,顿时就看到,自己之前左手臂上浮现的龙爪纹身,这个时候,竟然绽放出一股叫人心悸的血红色,乃至于他的整条手臂,都仿佛要化作一根燃烧的火炬。

    不仅如此,这一片红光的包裹中,李和弦还发现,自己的左手臂上,竟然还开始隐隐约约,出现了鳞片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