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红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白色的狼妖王缩成拳头大小,蹲在黑色大狼的脑袋上,目光威严的打量着四方。

    狼群左侧,是几头粗野的猴妖,它们褐色的皮毛在阳光下闪耀着柔和的色彩,手中却挥舞着从野地里顺路拔下来粗大树干,咋咋呼呼,一副狂暴的模样——不知道的,说不定还会以为它们的母猴子被牛头人拐走了。

    狼群右侧,是一群身材肥硕的野猪妖。这些力大无穷、头脑精明,却又长着一副憨厚模样的家伙,正瞪着两颗猩红的小眼睛,顶着一双惨白的锐利獠牙,漫不经心的在草地上挖着坑,打发它们焦躁的情绪。

    此外,狼群对面还有漫山遍野的蛇妖、汇聚成群的牛妖;狼群头顶还有展翅翱翔的鹰妖、往来如闪电般的燕妖;甚至包括那些灌木丛生的草地间、石缝里,都会冷不丁冒出石妖、水妖、树妖的身影。

    总而言之,这是一幅万妖汇聚的盛大景象。

    倘若在平日里,这些领地观念都非常严重的妖魔们在野地里碰面,怕是不需要一个眼神,两边就能把脑子打出来。

    但是今天,无论是凶残的狼妖,阴险的蛇妖,还是暴躁的猴妖,莽撞的牛妖,都谨慎的守着自家的小圈子,对几米开外的陌生妖魔们视而不见。

    这让这片草原上平白多了几分和谐共处的气氛。

    当然,不论是蛇妖王还是狼妖王都知道,所有这一切和平的情景都只是假象。只需要一点引子,比如那股让所有妖魔闻着都几欲发狂的味道再次出现,那么眼前这幅平和安详的场面就会彻底崩溃,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中。

    一想起那股能勾起自己血脉深处渴望的味道,狼妖王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直觉告诉它,如果能够吞掉这股味道的携带者,它一定能够突破野妖的桎梏,成为一头真正被大妖们接纳的妖魔。

    想到这里,白色狼妖目光阴狠的扫了一眼左右的‘邻居’——倘若不是它们虎视眈眈,自己早就把那群小巫师连皮带骨吞干净了,哪里还需要追着那股味道穿越大半个草原!更不会在追逐途中,遇到十七八群种类不同、形态各异的妖魔!

    微风卷着几根枯草,从狼妖王的眼前飘过。

    白色的狼王深深吸了一口气。

    风中,除了那些蛇妖身上骚臭的气息之外,隐隐约约还能捕捉到一丝奇异的味道。狼妖王猩红的眼珠陡然亮起,身形骤然变大,仰头长嚎一声——是这里,没错了!

    那群小巫师就在这附近!

    那股充满诱惑的味道,也就在这附近!

    狼妖王的长嚎仿佛一声号角,令原本平静的场面立刻多了几分骚动。每一头稍微带点儿野心、带点儿欲望的野妖,猩红的眼珠子都开始发光了。

    ……

    当狼妖王的嚎叫惊动草原上大大小小的妖魔之时,四象法阵之内,刚刚放松下来的年轻猎手们也重新陷入了鸡飞狗跳之中。

    郑清用力晃了晃脑袋,睁开眼。

    他感觉自己似乎刚刚才把眼睛闭上,就被迫再次睁开了。

    眼皮有些生涩、有些沉重,也有些细微的,仿佛针刺一样的痛感。年轻巫师认为这只不过是强行睁眼的后遗症,并不以为意。

    “发生了什么?”他哑着嗓子,挣扎着从草地上站起身,低声问道。

    站在他身前的几位猎手稍稍挪开位置,亮出一道缝隙。

    郑清立刻看到法阵外面黑压压的一片妖群,顿时倒抽了一口气。

    旁边,琥珀正在与其他人激烈争执着。

    “这不可能!”占卜师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妖魔,脸色煞白:“四象法阵绝对可以遮蔽巫师的气息……妖魔们不可能发现我们的!”

    “但事实上,它们已经发现了。”张季信黑着脸,瞥了一眼占卜师。

    辛胖子原本在给伊势尼的小青蛙背上涂抹白鲜香膏,闻言,立刻站起身开始打圆场:“发现或者没发现并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令现场的气氛愈发沉闷。

    周围那么多妖魔,无论是使用挪移符转移,还是冲出去与妖魔拼命,都是风险非常高的选择。但如果什么都不做,呆在原地,似乎更令人难以接受。

    郑清没有参与他们之间的话题。

    他睁着眼,凝神观望片刻,忽然开口打破场间的沉默。

    “不,它们并没有发现我们。”宥罪猎队的前队长摇摇头,轻声说道:“如果它们发现了,那么现在就不应该在外面徘徊不定……你们注意它们的眼神,并没有集中在我们身上,而是在这片区域扫视着。”

    “这意味着它们还没有发现我们!”欧米伽兴奋的低吼一声,用力挥了一下胳膊。

    “但是,它们怎么能够发现这道四象法阵呢?”琥珀的表情仍旧有些困惑:“这道法阵中夹杂了‘奥斯特的守护’,绝对是屏蔽妖魔感知的不二利器!”

    听到‘奥斯特的守护’这几个字,郑清立刻有了几分恍然。他想起在入学前跟着托马斯在大明坊的遭遇。

    那次,也是在奥斯特的守护之下。

    想到这里,郑清脑海一道灵光闪过,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慢慢变得苍白起来。

    随之,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右眼蔓延开来,令他忍不住捂着眼睛闷哼了一声。

    “不要紧吧?”张季信担忧的看了他一眼。

    作为密友,也作为曾经一起在入学专机上抵抗过妖魔的同伴,张季信非常清楚郑清身上的痼疾。

    “头疼又犯了?教授不是帮你治过了吗?要不要紧?”辛胖子也注意到郑清的异常,连声追问道。

    其他人也停止了争论,不约而同的把目光集中在年轻巫师身上。

    一股活跃的温热感觉从眼眶涌入手心,令郑清心底一颤。

    “不要紧。”他含糊的说着,抬起头,亮出另外一颗完好无损的眼睛,示意道:“大家先做好准备。这么多妖魔,我们肯定打不过的……”

    这句话仿佛一把钥匙,顿时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也打开了所有人的话匣子。

    郑清捂着眼睛,回身走向那个小水坑,装出取水的模样。

    然后他在水坑前悄悄松开捂着右眼的手。

    借着微白的天光,一朵鲜红色的火焰正在他的手心欢快的跳着舞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