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灵江湖日记 > 第二十五章 尹捕头很尴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尹捕头很尴尬。

    若是以前,金陵城中有人讨论武功,咱们尹捕头必定是被人翘大拇指的辣一个。然而世界总是如此复杂,世事无常,一夜之间,尹捕头便感觉自己的江湖地位低了许多。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金陵府有人来报,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有人大动干戈在金陵书院闹事!

    此事成何体统,便是金陵知府不开口,尹捕头也不能忍,此事一定要管,而且要加大力度!

    于是尹捕头一声令下,金陵府所有捕快皆是以为金陵知府明示加大力度,当即“嗷”一声冲了出去。

    若是能逮到这群愣头青,他尹捕头必定不会轻饶。一路上,尹捕头已经想到了和很多抓到闹事者之后的惩罚方法,为金陵书院的学子们还一个公道,可惜还没进去,便听院外传来一阵惨叫。

    闹事之人有挂在树上的,有躺在地上的,也有骑在墙上不能动的,那场面,便是尹捕头看了也不由感觉裆下一凉。金陵书院一群挨打的学生们用敬畏与维护的目光打量着中间安静就坐的女子,尹捕头当捕头这么久,这点眼力劲儿总是有的。

    出手的肯定便是中间坐着的女子,金陵城大儒隐月旷的掌上明珠隐月兰。

    尹捕头观察过所有伤者的伤口,其中有几道如同发丝般细小的伤痕,身为江湖中人尹捕头自然看得出来,这种伤口只有以微弱的剑气才能做到。

    这种微弱不是说出手之人实力弱,而是要以极其恐怖的内力作为基础,加以精妙控制凝聚内力化为剑气,而后一剑出手不留丝毫停滞才能做到。

    金陵城中没有人能做到这种剑伤,就连他尹捕头也不可能。于是尹捕头当即决定,跑,不管接下来听到什么看到什么,权当自己聋了瞎了,若是让这位大小姐不开心……哼哼,这种级别的高手想要悄无声息除掉一个普通高手,再简单不过了。

    而后,这位隐月大小姐又在眨眼之间消失出现,然后给自己心中视为江湖高手的云老前辈一记手刀。

    从那天起,尹捕头便知道,所谓的金陵城第一高手称号,究竟有多水。

    所以当尹捕头听到司若烟在称赞自己金陵第一高手的时候,心中究竟有多尴尬,只有他自己知道。尤其是此刻眼前站着的,正是那位在自己心中被视为大魔王的隐月大小姐,而且她身边的白毛还在用极其古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等等,隐月兰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个白毛!

    还有,隐月兰都没有发现自己站在她身后,为什么这个白毛却仿佛早已察觉!

    不可能吧,这个白毛也是个高手?

    许多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逝,尹捕头右手一抖,江湖地位又要降低了……

    左手的酒杯里是装的是刚刚蹭来的美酒,尹捕头便这样举着酒杯,一脸尴尬僵在原地。

    司若烟还在叽叽喳喳说着关于尹捕头的传言,然而莫攸浅凑了凑鼻子,脸上便露出极其惊喜的目光。

    “好酒!”

    “莫公子,什么好酒?”隐月兰不解转身,随即便见莫攸浅早已转身看向身后,当即回身,正好看到一脸尴尬的尹捕头。

    “原来尹捕头也在这里。”隐月兰微笑说道。

    司若烟闻言全身僵硬,慢慢回头,面色微红的同时竟是好像比尹捕头更加尴尬。

    一股尴尬的气息弥漫在四人中间,隐月兰见状,当即开口道:“莫公子原来是盯上了尹捕头手中的酒。”

    “好喝,想要……”莫攸浅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说道。

    “等下带你过去,可好?”

    “不好,别人的东西才是最好的,我想喝他手中那杯。”

    隐月兰顿时鼓起脸看向莫攸浅,然而莫攸浅右手轻轻探出,化掌为指轻轻点出。

    尹捕头只觉自己周身仿佛被点了穴道一般,竟是丝毫不得动弹。左手手腕升起一丝麻意,自己无法控制的手指竟是下意识松开。酒杯掉落,伴随着一道掌风稳稳飘向眼前的白毛。

    然而眼前的白毛却并不接过酒杯,酒杯飘至眼前,右手反手置于杯底,内力托稳酒杯的同时师侄微曲。

    “叮!”

    尹捕头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撞到了杯底,一滴酒水赫然探出,那白毛眯着眼睛露出笑意,张口一吸,酒水便落入口中,而后露出满足的表情。

    “果然好酒!”

    莫攸浅说着又是弹出一股气劲,酒杯稳稳落入尹捕头左手之中,如同从未离开过尹捕头左手一般。

    “阿浅,不得无礼!”

    片刻之间的变故吓了隐月兰一跳,下意识便想开口阻止莫攸浅。

    莫攸浅耸了耸肩:“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还不快向尹捕头道歉。”

    “哦……”

    莫攸浅闻言乖乖面向尹捕头:“尹捕头……那个刚刚不好意思哈,嘴馋一时没忍住,还望尹捕头不要见怪。要不等下等岚岚带我找到酒,我再请你喝一杯赔罪?”

    “这位公子不用如此,看来公子亦是江湖中人,都是江湖同道,自是不必拘泥小节,况且刚刚公子出手,只是想出手试探尹某武功而已。对于江湖中人来讲,如此行为自然不算什么。”

    尹捕头摇头,并没有怪莫攸浅冒失的意思。

    隐月兰这才放心:“多谢尹捕头。”

    莫攸浅深吸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隐月兰。

    明明是隐月家的大小姐,为什么刚刚的语气跟隐月岚那个沙雕一模一样!

    一旁的司若烟眼中满是惊奇,看向莫攸浅问道:“莫公子,你跟兰姐姐是什么关系啊,为什么兰姐姐说什么你都听?”

    “她说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莫攸浅一脸茫然,“我只是知道自己做错了而已,做错了就得道歉,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刚刚不经尹捕头同意便出手,本来就是我有错在先,为什么不道歉?尹捕头,你说我说的对吧。”

    “莫公子坦荡,尹昭佩服!”

    莫攸浅闻言当即露出灿烂笑容:“尹昭?是你的名字?我叫莫攸浅,攸是性命攸关的攸,浅是深浅的浅。尹捕头你不怪我,足见你是一个大度的人,我看你顺眼,要是尹捕头不介意,请我吃顿饭,你我便是朋友了!”

    “为何是我请莫公子吃饭?”尹昭闻言也不由笑了出来。

    “当然得你请啊,我又没有银子。”莫攸浅理所当然道。

    尹昭脸上笑意更甚:“莫兄不带银子,如何行走江湖?”

    “当然是找她啊。”莫攸浅指了指身边的隐月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