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号红人 > 第2471章:无可奈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孟术海微微吃惊,思虑半响,摆手道:“你先回去忙吧,我给胡志新打个电话问问。”

    那秘书走出办公室后,孟术海给胡志新打去电话,询问那个涉案女司机的身份。

    “哎呀术海,你说她还能是谁啊?就是美美啊,你忘啦,我带她跟你吃过饭打过牌的,你还和她跳过舞,她最近还总念叨你呢,说你大方豪爽,没有领导架子,想跟你再打牌玩呢……”

    孟术海吃惊的叫道:“竟然是她?!尚美美!这事儿是她干的?”

    彼端胡志新道:“可不就是她。唉,你说她也是被我宠坏了,遇事不知道低调,打人就打人呗,打完还报出我的名号和与你的关系,我昨晚上也已经批评过她了,让她以后收敛点。怎么着,你怎么听说这件事了?”

    孟术海眼眉一挑,脸色瞬间变得有些为难,但眼中却是精芒四射,道:“这话说起来可有点难办,美美可不是打人,是砍人,砍的那家也不是普通人,是新来双河任副县长的李睿的表妹一家子。刚才李睿亲自给我打来电话,说了这个案子,我还纳闷他为什么直接找到我这个局长说这事呢,敢情这事是美美干出来的,美美还不管不顾的把你我的关系讲出来了,你说这让我怎么办?一头儿是你和美美,我总不能卖了你们俩吧;可另外一头是李睿这个副县长,我总也要照顾他的面子。”

    胡志新叹道:“唉,都是美美这个丫头不懂事,净给咱们当哥哥的惹祸。这样,我马上让美美去局里找你,当面给你认错赔罪,同时让她站出去扛罪,总不能让术海你难做吧?”

    孟术海脸上现出一抹冷淡的笑,但稍现即逝,道:“看你这话说的,咱们是不是哥们?屁大点事儿而已,还真能把美美卖出去?美美那可是我弟妹!这样吧,我想想办法,保住美美的同时,尽量给李睿一个过得去的交待,让他和他表妹一家子满意。”

    胡志新沉吟一忽儿,道:“你要是实在不好办,我这边安排砍人的那几个侄子去派出所自首得了,也算是给那个李县长一个交代。他表妹家里,我再赔一笔钱,应该也就差不离了,你说呢?”

    孟术海道:“嗨,瞧你说的什么话,弟妹咱们保,难道几个侄子就不保了?凡是自己人,咱们都得保下来!他李睿面子再大,那也是外地人,咱们犯得着给他那么大面子么?这事儿呀你就别管了,我就给你解决了。”

    胡志新笑道:“好吧,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不过得让美美表示表示,毕竟你这是给她擦屁股呢。我今天有点忙,抽不出身,让美美晚上请你吃饭,替她自己,也代表我好好谢谢你,好吧?”

    孟术海听他说这是在给尚美美擦屁股,瞬间想到了什么,双目放出两道贪婪之光,嘴上却道:“唉,都说了自己人,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不是客气,是咱们交朋友应该讲的礼数,再说美美也总念叨你呢,她也愿意请你吃这顿饭,就这么说定啦,呵呵。”

    挂掉电话,孟术海脸上现出一股邪魅之色,随即慢慢收敛,沉思半响,走到门口,把秘书叫进来,吩咐他道:“打电话给城关派出所,崔广丽一家被砍这个案子,原先怎么处理来着,接下来还是照旧。政府的李睿李县长要是问起来,就说已经立案,正在全力抓捕犯罪嫌疑人,不过嫌疑人已经逃脱躲藏,想抓到还要费一番工夫,只能慢慢等了。”

    他这个秘书并不是那种唯领导之命是从的低级秘书,还有着自己的思想,在关键时刻敢于劝谏领导的,他听了孟术海这话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局长,虽说这个案子和胡总有关,但政府李县长也不是普通之辈,就真的一点面子不给李县长吗?会不会影响您以后和他共事?”

    孟术海嗤笑一声,道:“他一个分管扶贫、招商的小副县长,能跟我共什么事?再说他是从市里空降下来的,不是本地人,我也没必要卖他面子。他就算知道我不给他面子,又能奈我何?我是司法口儿的人,他八竿子都打不着我。”

    他秘书脸色严肃的道:“可他是双河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县长,这才多大岁数,就提了副处,要说没有后台谁信?而且后台一定很硬!您就算不怕得罪了他,也要考虑下他的后台呀。”

    孟术海点点头,道:“你考虑得很周到,我之前对这个李睿的到来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必要打听打听他的底细了,抽时间我找人问问。”说完赞许的看着他道:“小光啊,你一心一意为我考虑,不枉我当初费心提拔你。以后你接着好好干,我亏待不了你,等你资历到了,就外放你去当所长,以后再想办法推荐你进班子。”

    这个被称作“小光”的秘书腼腆的笑了笑,道:“局长,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只恨我做得还不够好。”

    孟术海笑眯眯地说:“好,好,晚上你准点下班,不用跟着我了,我有约了,呵呵。”

    小光点头道:“行,那我出去忙了,先给城关派出所去电话,把您的意思交待过去。”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小光拿私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先和对方寒暄客套两句,随后将孟术海的意思讲了。对方一听是孟术海的意思,哪敢违逆,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交代完后,事儿也就算办完了,小光正要挂电话,却忽然想起被砍伤的崔广丽一家人,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嘴:“受害人一家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对方轻描淡写的说道:“在医院里躺着呢呗。”

    小光又问:“砍得挺严重的吗?”

    对方满不在乎的道:“不严重,没死没残,住几天医院就没事了,真要是重伤,咱们也不好不立案啊。”

    小光哦了一声,脸色惭愧的挂了电话,随后看着桌上自己的警帽出神,良久良久,心里一个声音响起:“许光啊许光,你忘记你当初选择加入人民公安的初衷了吗?你这两年是在为谁服务?你又是在维护谁的利益?你为了获得领导的认可重用、为了得到提拔升职,连良知都沦丧掉了吗?连老百姓的生死都罔顾了吗?你的眼里只有你自己了吗?你配穿身上这身警服吗?你对得起帽子上那枚庄严的国徽吗?”

    这么想着,他脸色越发羞惭难堪,但心底很快又响起另外一个声音:“可我不这么干又能怎样?难道我能对抗胡志新、孟术海这样的庞然大物吗?我敢不按照他们的心意办事,马上就会被打回原形,变回办公室一个普普通通的小民警,甚至被打击报复,被开除出公安队伍,如此不仅帮不了崔广丽这样的受害人,还会连累自己,更会影响自己的家庭与生活。唉,我这也是无可奈何啊!”

    先前那个声音很快说道:“嗯,行,你就这样无可奈何下去吧,看看你最后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许光想到这,眉头紧锁起来……

    ……

    直到下午三点半,李睿才见到县长陈魁,见到他后第一时间说了自己拟出的抵债计划拿经济开发区老机械厂那块地皮,抵县里欠房产商计成圣的千万保证金。

    陈魁一听就大摇其头,道:“不行不行,你说晚了,你早跟我说就好了,那块地皮县里已经卖给胡志新了!”

    “又是胡志新!”

    这是李睿听完这句话后冒出的念头,这刚跟胡志新的妹妹打了交道,转过天来,就要和他本人打交道了吗?但很快想到,不会这么快吧,从自己去国土局打听到那块地,到今天和陈魁提起,前后有四天时间吗?短短的四天时间里,那块挂牌的地皮就已经卖给胡志新了?陈魁这不是在诳自己吧?假作惊诧的叫道:“不会吧,我前两天去国土局看,那块地皮还在挂牌出售啊,这么快就卖出去了?”

    陈魁道:“就是这么快!”

    李睿皱眉问道:“胡志新要那块地干什么?”

    陈魁笑着反问道:“计成圣要那么地又干什么?”

    李睿道:“呃……”

    陈魁摆手道:“都一样,他们都是精明的商人,都看准了土地升值的巨大空间,所以已经开始在土地升值之前屯地了。”

    李睿有点着急,道:“可是我费了好多心思时间,才找到这么一个可以拿去给计成圣抵债的办法啊。”

    陈魁苦叹道:“我明白,可惜你跟我说晚了,你要是早几天跟我说,这事儿也成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再慢慢想办法了。你别急,让计成圣更别急,都欠了两年了,也不怕再多欠几天。”

    李睿听到最后一句话,脸色阴沉,心说这是你一个政府县长能说得出口的话吗?这么说与无赖相比有什么区别?也懒得再跟他废话,更不想找气生,便点了点头,道:“好吧,那再慢慢想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