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流纯真年代 > 448章 营养快线广告上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一间废弃的旧教室里,白发的老太太头上倒扣着一口铝锅,闭目坐在那儿怎么拉都不肯动。

    儿女在旁边苦求:“妈,你别练了,咱去医院吧,大夫说你这病不难治。可你再这样耽搁下去,就真来不及了。”

    “你们懂什么?”老太太恼火说:“我这小肿瘤,大师说了,只要三天,真气入体就能消掉。你们是安的什么心,要拉你们的老娘去挨刀?!”

    “……妈啊?!”

    几个儿女互相看了看,知道劝不了,索性也不管了,找了个机会架起来老娘就走。

    好不容易把人送到医院了,算一算,“妈,手术费我们这还差点……我们先前给你看病那些钱呢?”

    “干嘛,还想要回去啊?我买了信息锅,交了真传弟子拜师礼了。”

    老太太态度蛮横,从病床上跳下来就往门外冲。

    儿女们哭着拦,哭着劝。

    老太太也哭,哭得比子女们更凶,“你们不让我去练功,不让我治病,你们这是想我死啊。我怎么生出来这么歹毒的东西?!”

    谁能想到,原本勤俭慈爱的母亲,会有一天变成这样。

    广场角落,年轻的少妇看见了人群外的那个人影,慌了一下,快步往人群里躲。

    “站住,臭娘们你给我站住。”一个男人冲进来,表情愤怒加憋屈,吼:“你昨晚哪去了?你一个女人,你鬼迷心窍了?……还你那个什么大师,你xx不得好死。”

    他想再往前冲,可是被大师的弟子们拦住了。

    “就你那龌龊心思想的恶心事。”女人站在人墙后头说:“大师给我传功,叫你想成这样……离,我要跟你离婚。”

    周围人为她一阵喝彩,纷纷说她肯定能练成真功。

    遥远的山区,老人身体病痛多了,用一生仅有的积蓄买了一颗“神药”,恭恭敬敬,满心希望地吃下去。

    ……

    像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多,怀着恨的和看得懂的人其实也不少,只是大势之下,没有几个人敢站出来说话,而且就算有人开口,分量也都不够。

    直到终于一天,站出来的这个人,叫做韩立。

    一个虚无缥缈的人,偏是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气功界自己捧起来的领袖,出面否认气功的玄虚,硬怼整个气功界。

    所以,声明一经登出,两面的人站过来的其实都有,韩立大师的拥护者并不少。

    除此之外。

    “从前有个萧炎,孤身一人约战天下气功大师,特异功能大师,夷然无惧……”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但是深大其实也挺贼,做这事唯一的目的就是让自身抽身事外,让热点转移到韩立大师本身和气功界的冲突上去。

    校方帮忙联系的报纸影响力哪怕在深城都不算大,而且深大方面特意遮掩了其中关系。

    就这样,一边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人,谁都不认识,而另一边是各种气功协会,各种大师,各种社会关系,这事是人都会权衡声明没有报刊愿意转载。

    气功界保持着沉默,哪怕偶有回应,也只说事情作假,不予理会。

    在一段时间内,事情看似就这样渐渐淡去了。江澈也毫无办法。

    意外地变化出现在七天后,深大校办办公室突然接到了一个来自燕京城的电话。

    学校无奈私下派人把江澈叫去了。

    “你好,我叫李泊。”电话对面的声音苍老而清晰,语气中似乎还有些激动。

    “你好。”江澈平淡地回应。

    身边的学校领导却急了,推他胳膊,着急地小声提醒说:“这可是咱国家新闻界的元老,臭小子你给我恭敬点啊。”

    电话对面,李泊恭恭敬敬地说:“那个,请问我是否有机会和韩立大师本人对话几句?”

    江澈:“……”

    “小友不要见怪,老朽实在是有份谢意,经年一直没有机会表达。”对面态度诚恳地继续说道:“我的孙子,就是韩立大师亲手救下来的。说起来那已经是他第二次现身,在盛海摧毁人贩团伙那会儿的事了。”

    “哦。”江澈犹豫了一下,心说好的,我知道了,然后说:“可是我们也找不到他啊。”

    “那……”对面也犹豫了一下,大概本意是想说,那你们是怎么保持信件往来的,想了想,毕竟还是心思成熟,忍住了没抬杠,改说道:“那看来真是没办法了。另外我想问一下,这次的事,它确实是韩立大师的意思和愿望吗?若确实,我想我大概可以为他做点什么。”

    打完这个电话后,江澈想办法把“韩立大师亲笔回复的原件”匿名寄了出去。

    短短几天后,数家非官方直接管理,同时又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报刊杂志相继转发了韩立大师的这份声明。

    而且文末还加上了李泊亲自下场为韩立大师背书做的声明。

    信件原件经字迹专家反复研究对比,确认与九转金身功出自同一人手笔,即,确实出自韩立大师。

    至此,事件引发的关注和讨论已经堪称轩然大波,整个气功界和特异功能界,也终于被逼到了墙角。

    截至1994年,这毫无疑问是有史以来对气功界和特异功能界最猛烈和沉重的一次打击。

    同时“萧炎”两个字,也继韩立之后,响彻了全国。

    …………

    “你现在什么感想?”郑忻峰看了看江澈问。

    “没什么感想。”江澈心说我大概也就毁了两本网络小说神作的主角名而已。

    说话时两人坐在运动馆里,正看着唐连招正在擂台上跟着三名教练苦练,挥汗如雨。

    “你说”,郑忻峰指了指台上,“会有人来打吗?”

    “不知道,大概是不会了。”江澈想了想说:“只听见叫嚣的,却没见一个真的要来深城,或摆下擂台迎战。唯一说愿意打的那个,还说要跟萧炎隔空用气来打,有人问他这样如果两边都没事怎么算,他说就算平手。”

    “……厉害了。”

    “是啊,其实没有也好,这事过去了以后就跟咱们没关系了。”江澈想了想说:“怎么说,至少它能多点醒几个人,少让几个人被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耽搁吧?几个也好。”

    “也是,功德无量嘛,信仰之力……”郑忻峰指了指头顶,戏谑说:“看见了吗?就在这里盘旋。”

    两人说着话,一边翻着新出的报纸杂志。

    “这老头还没停手……”江澈数出来几分报纸,感慨说:“还真是重情重义啊,而且好刚。事实上他的压力应该不小。”

    江澈想了想,拿出电话给老头打了过去。

    “对的,韩立大师说这事到此为止就好了,不论他还是你,尽人事即可。”江澈顿了顿,语气诚挚说:“还有……谢谢,老先生辛苦了。”

    “哪里,新闻人本职而已,不必客气。有机会的话,请代我向韩立大师问好。”对面李泊笑着回应,说:“年轻人,很有办法也很有勇气嘛……挺好,行差踏错,是人都会有,但是担当两个字,少人有。”

    这里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江澈正想再说点什么。

    一旁的郑忻峰把电话抢了过去,“李爷爷,李爷爷你认识央视的人吗?……嗯,对,我这有个广告要播,不过时段不太好,你看……”

    真正的商人,从来不尴尬。

    1994年4月底,营养快线央视广告,终于准备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