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遥控指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微信提示音响起的时候,刘栋连忙划开手机,只见“正义不缺席”发来的消息写道:目标西湖公馆,那边门禁很严,希望你们在到达之前能够找到顺利进入小区的办法,祝你们好运!

    刘栋咬了咬牙,说道:“小达,他把地址发过来了,西湖公馆!”

    刘达立刻对开车的属下说道:“去西湖公馆,速度快yi点!”

    “是!达哥!”

    刘栋面带忧色地把手机递给刘达,说道:“小达,他说西湖公馆的门禁管理比较严,我们这么多人怎么进去啊?”

    刘达大大咧咧地说道:“开车进去呗!几个保安还敢拦我们不成?”

    刘栋说道:“小达,硬闯可不行,万yi动静太大,惊到了晨方晨晨和那个男人,我们就抓不到现行了!”

    刘达眉头皱了起来,说道:“那我想想办法”

    刘栋点了点头,看到刘达在思索进小区的办法,也不敢出声打扰他。

    半晌,刘达拍了yi下大腿,说道:“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刘栋连忙问道:“你想到办法了?”

    “嗯!”刘达点点头说道,“我先打个电话试试!”

    说完,他掏出自己的手机,在通讯录里翻找了yi会儿,才找出yi个号码拨了出去。

    “喂?大强!我是刘达!”刘达大大咧咧地问道,“有个事儿想请兄弟帮个忙!”

    电话那头yi个豪爽的男声说道:“达哥,有事儿说话!”

    “你这会儿在家吗?”刘达先问了yi句。

    “在啊!”大强说道,“刚从公司回来!”

    刘达又追问道:“是西湖公馆那个家吧?”

    大强不禁笑着说道:“我还能有几个家啊!可不就是西湖公馆吗?我说达哥,你该不会是想过来找兄弟喝酒吧!没问题,我今天刚好没什么事儿,咱哥俩yi醉方休!”

    大强在三山开了yi家文印公司,生意做得不是特别大,但也算是家境殷实。他生性豪爽,在yi次饭局上认识了刘达,两人yi见如故,聊得很投机。

    后来大强的公司遇到几个小混混敲诈,刘达出手帮忙解决了麻烦,因此他对刘达也是十分的感激。

    当然,他们yi个是正经生意人,yi个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混混头子,并不是yi路人,所以平时联系也不是很频繁,偶尔会约起来喝个小酒,颇有些君子之交的感觉。

    刘达笑了笑说道:“今天还真没空,下次我做东!大强,我就想请你帮个小忙”

    “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绝对没二话!”大强爽快地说道。

    刘达说道:“我要进西湖公馆办点儿事儿,不过听说那边门禁管得挺严的,我想我yi会儿就跟门口保安说是去找你的,他们肯定要打电话向你求证,到时候你帮忙证实yi下就行了!”

    “这样啊”大强沉吟了yi下说道,“没问题!”

    刘达又说道:“你放心,我也不是进小区杀人放火的,就是yi个兄弟遇到点儿事儿,要找这边的yi个业主评评理!”

    大强哈哈yi笑道:“你就算是来杀人放火,我也不怕被牵连,反正问到我的话,我就yi口咬定你确实是跟我说来找我喝酒,但进了小区之后你没有过来,那我也没办法呀!”

    刘达闻言也不禁笑了起来,说道:“没错!你就这么说!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两人又聊了几句,前面已经远远地看到西湖公馆的小区大门了,刘达这才挂了电话,转头对刘栋说道:“搞定了!”

    西湖公馆对面的出租屋里,徐友刚yi直在监听着刘栋那边的情况,听到刘达已经成功搞定进小区的问题,他立刻拿起对讲机,说道:“他们马上会小区了,你们都就位了吗?”

    “洞幺就位!”

    “洞两就位!”

    “洞三就位!”

    对讲机里依次传来了王冲三人的声音。

    “兄弟们!”徐友刚拿着对讲机说道,“最后决战的时刻到了,是成功还是失败,就看你们的发挥了!”

    “明白!”

    “班长放心吧!关键时刻咱硬骨头三连的兵从来不掉链子!”

    徐友刚的脸上露出了yi丝笑容,说道:“大家保持通信畅通,按计划行事!”

    金杯车在西湖公馆小区正门的拦车杆前缓缓停下。

    yi看不是小区内部的车,yi名保安立刻走了过来。

    刘达探出车窗,笑着说道:“我们是去找yi栋yi202单元陈新强的。”

    “稍等yi下!”保安说道,然后他拿起对讲机说道,“跟yi202的业主确认yi下,是不是有访客?车牌号是三A”

    “好的!”保安的对讲机响了yi下,传出了yi个声音。

    刘达看到门口保安室里另yi个保安已经拿起电话在联系了,他好整以暇地往椅背上yi靠,静静地等待着。

    yi旁的刘栋心情则是十分复杂,yi方面有些紧张,不知道能不能顺利进入小区;另yi方面他的心中又仿佛有yi团火在燃烧,只要yi想到自己的妻子跟另yi个男人在这个小区的某yi套公寓里翻云覆雨的画面,他就有yi种毁灭的冲动。

    很快,保安室里的那个保安推开窗户,朝这边做了个OK的手势,过来盘查的那个保安立刻后退了yi步,说道:“你们可以进去了,谢谢配合!”

    拦车杆缓缓升起,金杯面包车平稳地驶入了西湖公馆小区里面。

    刘达问道:“栋叔,具体在哪yi栋那yi层啊?”

    “他还没给我新的信息”刘栋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刘达抱怨道:“yi看就是个不爽利的家伙!就这么点儿事儿,跟挤牙膏yi样”

    刘达的话音刚落,“正义不缺席”就好像听到了yi样,新的信息立刻就发了过来,仅仅只有两个字:3栋!

    刘栋无声地把手机屏幕转向了刘达。

    “握草!”刘达骂了yi句,然后对司机说道,“开到3栋那边去!”

    “好的,达哥!”司机说道。

    金杯车在三栋旁边的停了下来,刘栋刘达以及那几个小弟都yi起下了车。

    刘达他们还算是低调,带来的家伙都藏在了外套里面,只有两个人拎着油漆桶,看起来有那么yi点点怪异。

    yi行人来到了单元门口。

    “妈的!我们不知道密码啊!”刘达说道。

    如果是在yi栋,那倒是简单了,他打个电话给大强,让大强在家里帮忙按yi下开门按钮就行了。

    但偏偏是在3栋,就算是问大强这个业主,人家也不可能知道另外yi栋楼的单元门密码啊!

    这时,刘栋突然叫道:“小达,他又发信息过来了,是yi串数字该不会是单元门密码吧?”

    “试试不就知道了?”刘达说道。

    然后他朝yi个小弟使了个眼色,那小弟会意地从刘栋手中接过手机,走到单元门前,将那串数字输了进去。

    咔哒yi声,单元门应声而开。

    “还真行啊!”刘达说道,“我们进去!”

    yi行人鱼贯走进了3号楼。

    “他没说具体的门牌号!”刘栋说道,“我们上哪儿找去?”

    刘达懒洋洋地说道:“等着吧!我确认这个见不得光的家伙yi定在某个角落里关注着我们的yi举yi动呢!都到这里了,他肯定会让我们见到那对奸夫的”

    果然,没yi会儿,“正义不缺席”的微信消息又发过来了:右转走楼梯,先上到8楼。

    “8楼!”刘栋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我们走!”刘达yi挥手,就要走向电梯。

    刘栋连忙说道:“小达,他让我们走楼梯”

    “有电梯不坐,是不是傻啊!”刘达撇嘴说道,“栋叔,别搭理他,咱们偏坐电梯!”

    说完,他第yi个迈步走进了电梯里,刘栋和他的那几个小弟见状,自然也紧走了几步跟了进去。

    “8楼是吧?”刘达yi边说yi边按下了8楼的按钮。

    没有任何反应。

    刘达有些不信邪,又重重地按了几下,那个8楼的按钮却始终没有亮起来,而且电梯也yi直都停留在yi楼。

    这时,yi个小弟指了指楼层按钮下方,小心地说道:“达哥,这是不是要刷卡才能用啊?”

    经过提醒,刘达也看到了那个黑色的刷卡区域,脸上有些挂不住的他没好气地打了那个小弟的后脑勺yi下,说道:“你看到了不早说!”

    那个小弟满心的委屈,不过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于是,折腾了yi圈,最后不信邪的刘达还是不得不按照“正义不缺席”的指示,带着大家走楼梯上去。

    持续不断地爬楼,其实是很耗费体能的。

    来到八楼之后,yi行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了。

    刘达接过小弟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两口,问道:“还是没给你发门牌号?”

    “没有!”刘栋说道。

    “我看这yi层楼也就两户人家,要不我们先去打探打探!”刘达说道。

    刘栋闻言也不禁有些动心,尤其是想到方晨晨和那个男人有可能就在这两套房子中的yi套里面,他就觉得自己yi刻都等不下去了。

    “正义不缺席”让他们来到八楼,他们自然先入为主地以为方晨晨和“奸夫”就是住在八楼。

    就在这时,“正义不缺席”又发了yi条信息过来:不要擅自行动,否则你们永远也别想找到方晨晨的真正落脚点!

    刘栋蠢蠢欲动的心理立刻又被吓了回去,他连忙说道:“小达,先等等!”

    “又有新消息?”刘达大大咧咧地问道,“到底是哪yi栋啊?”

    “他没说,只是警告我们不要擅自行动,否则后续的信息就不再告诉我们了”刘栋说道。

    刘达下意识地有些反感,他说道:“吹什么大气呢!八楼总共就两套房子,我们守也能把方晨晨守到”

    刘达越说越没有底气他这是想到了刚才电梯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那个神秘的“正义不缺席”就没有出过任何纰漏,好像yi直跟在他们身边,对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了如指掌。

    “又发消息来了!”刘栋说道。

    “我看看!”刘达把手机从刘栋手中拿了过来,yi边看yi边读了出来,“左手侧消防栓的顶部有yi个黑色盒子,把它带上”

    “到底搞什么啊!”刘达忍不住吐槽道。

    吐槽归吐槽,他还是得捏着鼻子按对方的指示办。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左侧的消防栓前,刘达亲自走过去,伸手在消防栓盒子的顶部摸索了yi下,还真找到了yi个黑色的盒子。

    “还真有东西啊!”刘达说道,“我们看看到底是什么吧!”

    盒子打开,里面是yi个比名片大yi些的片状设备,其中的yi面还隐隐能看到外壳下面的环状阴影。

    “这是干什么用的?”刘达忍不住问道,“你们见过吗?”

    刘栋和刘达的小弟们都纷纷摇头,根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

    这时,“正义不缺席”再次发了yi条消息:好了,东西拿到了,你们可以继续爬楼了,这回直接到yi7层!

    看到消息之后,刘达不禁yi阵哀嚎:“真是累死人不偿命啊!”

    刘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小达,对不起啊因为我的事情,让你和兄弟们都受累了”

    刘达摆摆手说道:“自家人就别说这些客套话了!走吧!继续爬楼”

    yi行人吭哧吭哧地yi层层往上爬,而徐友刚则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监控画面上。

    刚才刘浩军进门的时候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拉着方晨晨来了yi发,现在两人正在餐桌前吃饭。

    饱暖思,徐友刚相信,以刘浩军的性子,yi会儿吃完之后,哪怕是雄风不振,他就算吃药也yi定会再和方晨晨滚yi次床单的。

    这边刘栋他们好不容易达到了十七楼,yi行人已经累得不行了,纷纷在楼梯台阶上坐了下来,yi边大口喘气yi边小声地聊着天。

    “正义不缺席”的进yi步指示迟迟没有到来,刘栋有些焦急地给他发了很多条微信,但“正义不缺席”就好像是掉线了yi样,没有任何的回复。

    刘达这回也没精力骂“正义不缺席”了,爬了yi7层楼,让他现在疲惫不堪,就想早点儿回去洗个热水澡,然后再美美地睡他个昏天黑地

    这yi等就是将近二十分钟,在刘栋焦急难耐的时候,“正义不缺席”的消息终于到了:上yi9楼!

    看到信息的刘达也yi脸的不爽又是爬楼梯!今天爬过的楼梯可能比他过去半年都要多,现在他是yi看到台阶就想吐了

    yi行人在徐友刚的不断引导下,终于来到了yi9层。

    此时他看到监控画面中,方晨晨和刘浩军已经开始热情拥吻,并且yi边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刘浩军显得十分的急色,方晨晨身上都还穿着围裙呢!就被他yi把抱了起来。

    徐友刚看到两人已经疯狂地在卧室大床纠缠在了yi起,这才给刘栋发了yi条微信:他们就在yi902室!不过我劝你们最好还是不要敲门,先拿出我给你们留在八楼的东西吧

    “这?”刘达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卡片yi样的电子设备,“这能干什么?拿去砸门我都还嫌小呢!”